哥哥拆迁弟弟两套房(弟弟拆迁哥哥来要补偿款完整版)

杜家的老宅子拆迁了,一共分到了两套房子和100多万的拆迁款,这两套房子在西直门附近,也就是二环以里,放到现在,价值上千万。

哥哥拆迁弟弟两套房(弟弟拆迁哥哥来要补偿款完整版)

二环以里

而杜家一共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两套房子和100多万的拆迁款,全被小儿子杜泽宁一人独吞了,他只给了哥哥和姐姐一人5万的补偿。

大哥找杜泽宁要一套房子,他说,老宅子是他盖的,理应有他一半的份额在。

那么,为什么老家拆迁,所有的拆迁利益都被小儿子拿走了呢?要知道,西直门可是在二环,放到现在,房价都在10万以上了。

杜泽宁真的把拆迁利益全都独吞了吗?他真的狠心,不给哥哥一点吗?

请大家继续往下看。

小弟成家

1954年,杜家在八间房村里有一处老宅,当时只有四间房,而杜家共有三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包括爷爷和奶奶在内,一共是9口人住在这四间房子里。

哥哥拆迁弟弟两套房(弟弟拆迁哥哥来要补偿款完整版)

四间老房子

到了1968年,20岁的杜家大哥杜书清应下乡的号召,去了湖北当知青。

1969年,杜家小弟杜泽宁也去了内蒙当知青,从这时开始,家中就剩下三个姐姐。

杜家老母亲就跟大女儿说,“你们呀,去找点材料,把这个西屋给盖上,等你弟弟回来,留着结婚用。”

杜家老母亲提到的这个弟弟,是她的大儿子杜书清,而大女儿就应老母亲的要求,把两间西屋给盖好了。(一间房拆成两间房)

1973年,杜书清作为下乡知青,先行回到了北京,并在老宅子里住了下来,母亲说,“这两家西屋就给你了,这就是给你准备的婚房,你以后结婚也在这里。”

杜书清说,“行,这两间西屋就是我的了。”

1980年,杜泽宁回到了北京,也住在这个老宅子里,过了一年,老母亲就找到大儿子杜书清,说,“你弟弟现在没结婚也不是个事啊,都给介绍了好几个了,也没有一个成的。”

杜书清说,“那肯定的,现在谁家嫁女儿,都得看房子,你要是没有三间房子,没人愿意嫁给你。”

老母亲说,“你弟弟也不是农民,村里也不给宅基地,不让盖房子,你说这可咋办好。”

杜书清知道,家里一共就两个儿子,三个女儿都已经嫁出去了,他自己也早就结婚了,唯独弟弟杜泽宁没有结婚,而杜泽宁的婚姻大事也就成了家里的头等大事。

老母亲为了小儿子的婚房发愁,而就在这时,事情突然有了转机,原来,杜书清的妻子是农村户口,村里给批了一块宅基地,正好可以盖三间房。

老母亲再次找到大儿子,说,“那你去外面把房子盖了,说实在的,你老在这住着,咱家也没房,三间北屋,两间西屋,你们住着,那三间北屋怎么弄呀,再说,你们要老是这么住着,那你弟弟怎么结婚。”

杜书清说道,“行。”

于是,杜书清在母亲的劝说下,为了给弟弟腾房,选择搬离了老宅子,在妻子申请的宅基地上,盖了三间房子,从那以后,杜书清一家就住在了新房里,户口也一并迁到了新房里。

杜书清走后,家里就剩下杜泽宁和老母亲了,一共五间房,只有4个人住,杜泽宁也顺利地在老宅子里成了家。

老宅翻新

1986年,老母亲找到两个儿子,她说,“现在不行了,咱家的这个老宅子,从54年住到现在,都30多年了,快塌了,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杜书清说,“既然塌了,那就都推了吧,推倒重新再盖。”

哥哥拆迁弟弟两套房(弟弟拆迁哥哥来要补偿款完整版)

老宅翻新

杜泽宁也同意哥哥的意见,不过在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不富裕,他说,“可是盖房得花不少钱呢,咱上哪去找这么多钱呢?”

老母亲就跟杜书清说,“你现在虽然出去单过了,不过,老房子翻新,你是搞建筑的,你比你弟弟有经验,你帮着盖。你也出点钱,出点力,等房子盖好了,我也走了,到时候,房子有你们一半。”

杜书清说,“行,那我们就一起盖,工人的那个工钱,我也掏。”

在那个年代,结算工钱的时候,还需要给粮票,另外再加上钱。

盖房子的时候,杜书清一家,早上六点,就拉着那个小推车,从八家一直拉到西直门,那里有个木材厂,去那里拉檀条去。

这次盖房子,是举全家之力,总共花费了5000元,其中,大姐给了杜泽宁200元,还有一箱子玻璃,二姐给了杜泽宁400元,三姐给了一辆三轮车的木头和150元,大哥给了300元和100多斤的粮票。

而盖房子的所有费用是5000多元,剩下的就是杜泽宁自己出的,总结来看,杜泽宁出得最多,一共出了4000多元,在那个年代,这可是一笔巨款。

大哥杜书清说,“那个时候我也没钱,我的工资才50多元。”

而为了盖房,杜书清跟单位请了半个多月的假,等房子盖起来以后,整个主体都盖完了,就剩下最后的刷漆了,于是,杜书清一家人就撤了,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而杜泽宁一家和母亲继续住在这里。

老母亲曾经承诺,这五间房子有大儿子一半,也仅仅是口头承诺,并没有落在书面上。

1989年,母亲去世了,大哥杜书清把全家人都叫到了老房子里,他说,“咱妈已经走了,现在就剩下这5间房了,这五间房怎么分,咱是不是先分一分,五兄妹,一人一间房。”

杜泽宁说,“大哥,我家里这么困难,孩子还这么小,你们要是分了,我就剩一间房了,我该怎么住呢?”

杜书清明白弟弟的处境,他想想也是,弟弟一家生活本就不富裕,孩子才刚上学,如果兄妹几个真的把老宅子就分了,弟弟一家就真的只剩一间房子可以住了,他也就不好意思再开口分房。

不过,杜书清还是对弟弟说道,“那这样,咱这个房子先不分,你呢,只能在这里居住,如果牵扯到变更名字,或者说,你想要卖这个房子,你必须得有姐姐和我的同意才行。”

杜泽宁点头答应,说,“这是咱杜家的祖宅,永远有你们一份。”

哥哥拆迁弟弟两套房(弟弟拆迁哥哥来要补偿款完整版)

祖宅

当时五兄妹都在,为了照顾弟弟一家生活困难,所以由大哥做主,就把分房子的事搁置了,但也约定,弟弟只能住,不能卖,而这一切都只是口头约定,因为当时,哥哥与弟弟的关系还挺好。

拆迁开始

1993年,村里进行了大普查,把那些没有宅基地证明的人,都给重新办了红本。

所以当别人给杜泽宁测量老宅子时,杜泽宁跟大哥打电话,说,“别人来量房子了。”

杜书清就回到了老家,杜泽宁对大哥说,“哥,来量房了,一会儿你看看,对不对。”

杜书清说,“行,我去看看。”

过了一会儿,杜泽宁接了个电话,他转身对大哥说,“哥,三姐来电话了,要分房产,咱不能测量了。”

杜书清想着,老宅子还有三个妹妹的份额,既然三个妹妹也要分房产,那确实不能再测量了,得等五人开个会,商量个结果来,再重新测量。

杜泽宁对大哥说,“哥,要不你先回去吧。”

然后,杜书清真的就回去了,到了下午1点多,杜泽宁又把测量的人给叫了回来,重新进行了测量,完事之后,对方就问杜泽宁,“现在都是谁在这里住,都有谁的户口在。”

杜泽宁说,“只有自己一家在这里住,房子里也只有自己一家的户口在。”

对方听完就走了,本来,杜泽宁不是农民,所以他不可能拥有宅基地,但是因为他的父母是农民,留下的这栋老宅子是属于杜家老父亲的,而杜泽宁一直在这栋老宅子里居住,户口也在这里。

所以,最终这栋老宅子就顺其自然地放到了杜泽宁的名下。

后来,杜泽宁为了能多挣点钱,就在老宅子的基础上,又盖了两间南房,然后把原来的院子给封上了,用于出租,陆陆续续的盖了10间房,全都用来出租,租金大概在3000元左右。

而杜书清知道弟弟出租房子这件事,也都同意了。

2009年,杜泽宁住的老宅子遇到了拆迁,他就跟大哥把这事说了,大哥说,“小弟,我家里人口多,你得给我弄一个购房指标。”

哥哥拆迁弟弟两套房(弟弟拆迁哥哥来要补偿款完整版)

购房指标

杜泽宁说,“哥,你想要一个购房指标,不太现实,我这就一个户口,还有三口人呢,都要给购房指标,人家不一定给,要不这样吧,咱谁也别说这房子是谁盖的,咱直接就去蒙他们,我就跟他们说,你也在这住,给你一间房,这样或许能多给你一个购房指标。”

当时,杜书清同意了,可是到了第二天,杜书清又反悔了,他对弟弟说,“一间房不行,一间房太小了,你得把这西屋的两间房给我,西屋两间房本来就是我的。”

杜泽宁说,“那你想要多少,老房子一共才五间房,一人一间,你要走两间房,那我三个姐姐回来找我,我怎么给她们房子。”

所以这次两兄弟就没谈拢,而在之后的家庭会议中,这件事也一直没商量出个让大家满意的方案来。

2010年4月,杜泽宁去签了字,房子也被拆了,因为他再不去签字,就拿不到提前搬家的奖励了,那可是30万的奖励。

而当杜书清一家人得知这个消息时,他们却连老宅子的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房子已经被推平了,杜泽宁一家也早就买了新房子,搬走了。

而在拆迁之后,杜泽宁拿到拆迁补偿后,单方面的愿意给哥哥和姐姐一定的经济补偿,他愿意给哥哥7万,三个姐姐每人5万,一共是22万。

而可笑的是,大哥一家认为弟弟给的钱少,并不同意这种分配方案,可他却把钱给收下了,而这时候,大哥却说,“我是收了,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钱,怎么理解都行。”

可事实上,弟弟并不欠大哥的钱,那么请问,既然你不同意你弟弟的方案,为何你要把钱收下呢。

钱收下了,又想做好人,又想反悔,又不承认了,可能吗?

从2010年以后,虽然因为拆迁,大哥与小弟闹了矛盾,但杜泽宁作为小弟,他还是在过年的时候,拿着礼物去看大哥,年年都去。

可是当他到了大哥家里时,却并不被待见,大哥看见他来了,扭头就进屋了,而杜泽宁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也没有人搭理他。

他心里很难受,待了有20分钟,只好起身离开,而就在他出门时,大哥就把他拿的礼物全都给扔了出去。

哥哥拆迁弟弟两套房(弟弟拆迁哥哥来要补偿款完整版)

走亲戚

所以,他对于这些拆迁款,有着自己的想法,是自己的,他一分钱不给别人,而不是自己的,他也不会多要。

而拆迁时,是按照户口分的,杜泽宁家里有三个户口在老宅子里,所以分到了两个购房指标,一个是三居室,一个是一居室,他想换成三个一居室的购房指标,人家都不愿意给。

他用110万元买下了这两套回迁房,然后又拿出22万补偿给了哥哥和姐姐,但至于补偿款一共有多少,他并不愿意说。

而大哥给出了自己的想法,他想要那套一居室,剩下的所有拆迁利益他都不要,不过被弟弟拒绝了。

最后,杜泽宁愿意再拿出5万给大哥,至于房子,他是绝对不会给大哥的,也不会给大哥的儿子。

总结:

第一,大哥杜书清一家,在村里也有自己的宅基地,所以大哥一家属于拆迁被安置人,他们已经被安置过了,也拿到了自己的拆迁房。

而如今,他们又想去弟弟家里再拿走一套拆迁房,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这是很过分的事。

第二,杜家祖宅,一共有五间房,五个子女一人一间房,这是没错,但是拆迁时,一共有10间房,追根究底来说,杜书清也仅仅是享有一间房的拆迁利益。

农村的宅基地并不是遗产,所以当杜家母亲去世之后,杜家的五个子女都不能继承这块宅基地。

但是,杜泽宁一直在老房子里住,他虽然不是农村户口,但是因为某些历史原因,你总不能把他赶出去,不让他住吧。

所以,在普查时,这块宅基地的顺理成章地就落到了杜泽宁名下,他的户口在这,也住了几十年了了,除了他,其他人都没有资格。

而大哥能得到的,仅仅是那一间房,意思是,这一间房子的砖瓦值多少钱,就给你多少钱,而事实上,砖瓦根本不值钱,杜泽宁肯给大哥7万的补偿,我觉得已经很多了。

而且,我奉劝大哥,弟弟愿意给你多少,你就拿着吧,因为你能得到的,也就是那一间房的材料钱,老宅子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即使你把你弟弟给告了,也是你输。

我个人认为,大哥杜书清一家还是挺贪心的,自己家里拆迁了,又跑到弟弟家里分房子,弟弟一共才分了两套房,你居然还想要走一套房,可能吗?

请问,如果你是杜泽宁,你会分给大哥一套房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8:14
下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8: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