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小狼狗很黏女主(男主缠着女主不放很粘女主)

《他又炸毛了》 轩家沐言

这世上,许初年最爱的是苏南沫,只爱苏南沫。

苏南沫刚出生,八岁的许初年就迫不及待地将她搂进怀里,好奇的不得了,阿妈问他喜欢不喜欢,他望着怀中粉嫩的小脸,甜甜的笑。

“喜欢!”

从此,他带她呀呀学语,蹒跚学步,被宠溺成习惯的她,本以为他是无坚不摧的。

终于有一天,到了叛逆期的小南沫凶巴巴。

那是他第一次哭,哭的委屈坏了,死死地抱着怀里的她,下巴就搁在她颈子里,脸庞紧密地贴着她的脸,发出断断续续的抽噎。

“沫沫说讨厌我……”

大颗大颗的泪水沿着脸落下,眼睫毛也覆着水汽,唇瓣颤抖着抿起来,整张脸猛然埋进去,溢出哀哀嘶哑的哽咽声:“沫沫……不能……不能讨厌我……”

阿妈的额角不由得一跳,隐隐作痛,转而望向他怀里的小丫头,脸色一沉:“沫沫!”

她大眼睛登时瞪圆了,吓得依偎进他怀里,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箍在腰上的手,低柔唤道:“阿年哥哥……”

他闻声抬起头,露出一双湿润的眼睛。

她的心一紧,软嫩的小手便覆住他眼皮,轻轻地擦拭,声音娇软:“刚刚是气你的,我最喜欢阿年哥哥了。”

只这一句,泪眼里瞬间烁出亮光,巴巴地眨了眨眼。

他浑身的气力也一瞬松软下去,仍心有余悸,连忙吻了吻她的脸,温柔的唤着:“沫沫,沫沫……”

少年眼眶通红,笑得满足:“我也最爱沫沫!”

高洁文,双c,无女配,特别甜,男主从小对女主专一痴情,身心尤其干净纯洁。

言言书评:轩家沐言的小说一般都是这个配方,男主粘人精缺爱偏执系,女主善良天使温暖救赎,文笔还可,推荐!!!

下面是言言节选

被暗暗的夜色勾勒着,他眼是摇摇欲坠的不安,不敢相信,乌黑的凝视着她,戳的她胸腔发疼,想好的诱哄到了嘴边忽然鲠住,继而揉成了一团乱。
他满身的执恋,安安静静,却深浓刻骨。
坠进他的目光里,她不由自主地放软声调,溢着温柔的感情,摩挲着他面颊靠近,贴贴他的鼻梁:“我也爱你,阿年。”
身前贴合着的胸膛一震。
她转而开始蹭,又拱又唤:“阿年——”往后退了些,举起被捆的双腕,在他眼前晃晃:“解开吧。”
他恍惚地又眨巴下,巴巴的瞧着那小鼻头疏远开,只在自己的鼻梁上依稀留着温软的感触,撩着心里的渴望更加汹涌,滚烫难耐,看向面前的双腕,又看向她,犹豫着,还是选择将她抱紧,低声道:“不。”语调很平静,听着却莫名的有些委屈:“你也就会哄我。”
苏南沫惊愣。
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拒绝!
怀里的身体僵硬住,一时失去任何动静,许初年委屈着,低头往下看,就对上女孩深受冲击的样子,有些呆呆的,见她还在出神,不满地过去亲了亲,软软的唤:“沫沫!”
直到她清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还是热热的呼吸刷拂着面颊,烹着黏湿,他目光里的渴盼,已经蓄的格外浓厚,刚尝了甜头,现在怎么都不满足,依旧温柔,嗓音里隐隐溺着糖,悄声,“再哄哄我好不好,过一会就把沫沫松开。”
这一次,换做她不信他了。
苏南沫抿嘴,两因为被捆在一起,无论怎么摆放都不舒服,脾气上来,她索性翻个身背对他,伸展开臂,努力轻松些。
“沫沫——!”
身上跟着一重,不罢不休地掰回来,重重压进怀里,她敌不过这力气,只有偏头不去看他,下颔就发痛,被有力的指箍住也生硬地转过去,见他脸色森寒,扭曲着泄露出狠戾,低语了一句,“这就不想看我了?”
所有的温存一点点弥散。
尼龙绳的软毛贴着皮肤,有一点刺,她焦烦的皱眉,冷冷回答:“对,也不想再跟你废话了。”
这句话清清楚楚,气血骤然沸腾,许初年的眉棱往下压沉,捏着她下颔的跟着收紧,戾气眨眼暴涨:“……你说什么?”

《嗜宠记》柔南

“宝贝,你想要什么?”
“自由。”
“我能给你所有,除了自由。”

她从不知道当他喜欢上她之后,会变成一个神经病,早知不惹他了(T▽T)。

阅读提示:

①男主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是个好人,是个彻头彻尾的蛇精病。

②如上。

言言书评:这本男主扮猪吃虎,前期苟着温柔解语花的面具一边在跟女主相处的过程中让女主依赖上他喜欢上他,一边是各种心机手段让女主对男二厌弃,婚后男主开始暴露真实面孔,过分变态的偏执占有欲让女主开始后悔,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后期还有囚禁梗,这本很好的是女主的性子开朗乐天,在调整自己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改变男主,结局HE,姐姐那对追妻火葬场也很不错,强推!!!

下面是言言节选

另一头,被裴延拉着走的杜青宁忍不住再次劝道:“你把裴律与庄映儿给治了吧,好不好?”
  裴延低头看她:“我说过,他走,我便治,这已经是我的退步。”
  杜青宁:“他不走,我们走便是,我们不是快要搬去序月水渊吗?”
  裴延冷笑:“说起来,我恨不得他消失在这世上,这又如何够呢?”她不懂,每每只要思起昨晚的那一幕,他就恨不得直接把裴律给杀了。她不懂,他究竟有多看不得她与别的男人纠缠,那是一种让他发疯到甚至连她都想掐死的感觉。
  可他通通都忍了。
  感觉到他握着自己手的力道突然加重,仿若有股子阴冷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出,渗入她的骨中,她不由颤了下身子。
  她鼓起勇气看着他那张阴晴不定的脸,突然有一种无力到想哭的冲动:“我记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我记得之前你也会讲道理的。”
裴延突然停下脚步,紧盯着她:“莫不是你在嫌弃我?”
  杜青宁赶紧道:“我没有。”
  裴延将她拉入怀中抱紧,与她耳鬓厮磨间,道:“我什么样子,都取决于你,只要你好好对我,我便会很乖,可你怎么能与裴律有瓜葛呢?你可知道我有多难受?”
  这也是他想让她看到的代价。
  她怎么可以不离裴律远点呢?
  杜青宁:“我一直都有好好对你,以后也会好好对你,我也与他没有瓜葛,但你不要胡闹了可好?”
  裴延只固执道:“我没有胡闹。”
  杜青宁当真是感觉与他怎么说都说不通,脑中那想与他分开的感觉,不由越发强烈了些。
  她任他抱着,未再语。
  裴延捧住她的脸开始亲她,命令她:“不准过问别人的事,别人是死是活与你无关,你的眼里只能看到我。”
  她握了握拳头,道:“是不是只要我不过问别人的事情,你便什么都依我?”
  裴延:“那要看是什么事?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抬眸鼓起勇气道:“我们分开几天,让我冷静冷静可好?”她真的感觉快被他压的喘不过气了。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裴延搂着她的力道立刻重到仿若要将她嵌入自己的骨血中,他开始撕咬她的耳朵:“以后别有这种痴人做梦般的心思,嗯?”
  他使的力道不轻,密密麻麻的疼痛,让她缩起了脖子,道:“我只是想想想该如何与这样的你磨合,我没有别的心思。”
  “不可能。”他仍是拒绝,“姑且不说只要离你远点就会出状况,单是离开你一会儿,我就会难受,很难受,很难受。”

《病娇我一口一个》金氏女

第一个故事已完: 黏黏糊糊甜甜的病娇兔子精

第二个故事已完: 哭哭啼啼求负责的超奶被子精

第三个故事已完:变态恋足的痴汉鞋子精

第四个故事已完:很奶很黑很绿茶的弟弟

不定期更新一些脑洞。

言言书评:这个是小短文一篇,作者脑洞很大哈哈哈,被子高跟鞋成精的故事,文笔不错,强推!!!

下面是言言节选

程今今有个癖好。
  她喜欢裸睡。
  尤其以冬天为甚。
  寒冷的冬天,整个人钻进被窝,没过一会儿,被子里就会越来越暖和。
  这条被子买过来一年了,她一直喜欢得紧。
  放假最喜欢做的事,也就是窝在被子里一天都不下床。
  但这些都不妨碍她大早上居然看见与她亲密接触的被子君不见了,压在她身上和她亲密接触的居然变成了一个少年!
  程今今瞪大眼睛看着身上还闭着眼睡得正酣的少年,只觉得扛着千斤顶,浑身难受。
  重点是,他没穿衣服!!!
  捂住快要溢出来的尖叫,程今今赶紧使了浑身力气把少年推到一边后,三两下把衣服穿好。无论如何,不能让母亲大人发现。
  “今今别闹。”少年似是醒了,睁开朦胧的睡眼,眸子曜黑明亮,眼神很纯净,像不谙世事的孩童般。嘴唇如同花瓣一般美好,此刻他那白皙细瘦的胳膊自然地搭在了程今今的腰上,唇角愉悦地弯了起来。
  程今今再也忍受不了,临近崩溃边缘的她直接发了狠力,一脚把少年踹了下去。
  这下少年彻底醒了,坐在地上一脸委屈地揉着摔疼的部位,眼里都是对她实行暴力的控诉。
  程母果然被这动静吸引过来,走到房门前唤她,“今今,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妈,我不小心摔地上了。”程今今慌忙给少年使眼色,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少年觉得好玩,倒是乖乖听话没有出声。
  程母对自家这么大孩子还能摔表示无奈,“这孩子,没摔疼就赶紧起来。早饭做好了。”
  “知道了。”程母的脚步声走远后,程今今松了一口气。
  目光触及少年还光着身子,她崩溃地捂住眼睛,“喂,你的衣服呢?赶紧穿上!”
  “我没有啊。”少年委屈地说。
  顾不得什么,程今今只好先随便扔了件长袖给少年,看他蠢得连衣服都不太会穿,好不容易别别扭扭地穿好后,她正斟酌着言辞质问少年,他倒先贼喊捉贼指控她,“今今为什么要踢我,我好疼。”曜黑的眸子里泛着水光,更显得他可怜巴巴。
  程今今一时无言,又给他抢先说,“我要今今揉揉。”
  这是什么无耻的要求!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程今今再也忍不住,低声地质问他。
  这话激得少年清亮的眸子里染上了怒火,不停地小喘着气,说出的话活像被抛弃的小媳妇,“你睡了人家这么久,居然问我是谁?程今今,你太过分了!我不要原谅你了。”
  “你你你不要乱讲!我还未成年呢,莫名其妙出现在我的床上,我还没告你非法入室呢!”程今今也又惊又怒,万一给她妈碰见了,他到时候也这样一通乱说,她不得给她妈打死!
  少年沉默地低着头不说话了,程今今正以为他心虚了,要说他两句时,什么东西砸落在地板上。
  不要是她想的那样吧!
  程今今紧紧地盯着少年的脸,“喂,你……”
  少年抬起头,眼泪无声地划过俊秀的脸颊,顺着他的脖颈全滑入他的衣服。
  “你别哭了!你哭什么?我还没欺负你呢。”程今今急了。
  少年还是无声地哭泣着,漂亮的眼睛很快就哭的红肿。“你就是欺负我了。”干净好听的少年音指控着她犯下的罪行。
  “好了,我,我给你揉揉还不行吗。”程今今小心翼翼地靠近他,想了想别扭地说。
  她视死如归地揉上他的身体,“哪里疼?”
  “这里,这里,这里”少年指着自己的腰,腿和屁股,委屈巴巴地补充交代,“都好疼。”尾音上扬,如同撒娇般。
  程今今刻意忽略了屁股两个字,给他敷衍地揉着腿和腰,饶是这样,少年还是时不时发出几声令人脸红心跳惹人误会的喘息声。
  “喂,你不要叫了!”程今今无语地停下了揉的动作,重新上床离他远远的,警惕地瞪着他。
  少年本来因为目的达成已然带了几分笑意的脸又耷拉下来,“今今~”他爬上床,要跟她挨得近一点,伸出的手却被程今今无情挥开。
  程今今冷着一张脸,“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偷溜进我家了吧。”
  少年见她执意这么说,眼眶又红了,“我没有!你欺负我。”他再笨也感觉出来程今今在跟他撇清关系。
  程今今问不出什么,只好不耐烦地顺着他的话问,“你倒是说,我哪里欺负你了!不就是踢你下床了,我不是还给你揉了?”
  “你睡了人家这么多次不负责!我们都那么亲密地睡过了。没有我你早就冻死了。”少年和程今今大眼瞪小眼。
  程今今懒得再跟他沟通别的,从他嘴里也问不出什么话。她实在是觉得他有妄想症。再问下去她也就发疯了。“我的被子去哪了?你把我被子还给我。”
  她刚刚看过床底下了,整个房间里,她的被子竟然不翼而飞了。
  “怎么了?今今还想睡觉吗?”少年倏然红了脸,羞答答地看着她。
  再一次感到莫名其妙的程今今干脆冷傲地点了个头,而后她就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床上多了一床熟悉暖和的被子。
  嗯,的确是她的。
  程今今揉揉眼睛,确定了自己一早上都是在做梦。
  她重新回归温暖的被窝,刚还想再赖会床,就听见熟悉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今今,枕着我,舒服吗?”好好的干净清爽少年音硬生生带了点娇羞的意味。
  程今今惊地从床上弹起来,“你在哪?你出来。”
  “我就在你身上呀。”声音充满了不解和委屈。
  几乎是眨眼间,原本覆在程今今身上的被子又变回了那个少年,此刻他们还维持着刚刚的姿势——程今今被少年紧紧地搂在怀抱里,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今今,我就是你的被子吖~

《就想缠着你》轩家沐言

余青身为他的保姆,算是非常尽职了,就在她离开前的一个月,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听到的风声,知道她要离开,于是牵起她的手火急火燎的跑到卧室里。

偌大的梨木衣柜,他一手打开柜门,不等她回过神,后背一沉,接着整个人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她竟然被关了起来!

随后身边又是一紧,他紧紧地挨着她坐进来,拉上柜门,手臂再缠住了她。

怀里的温软柔腻,透着一股独属于她的香气,他呼吸颤了颤,抱着她又往怀里收,粗重地喘息着,脸颊贴住她柔软的发顶,闷闷的蹭了蹭。

他喜欢这样狭小黑暗的地方,因为狭窄的空间能带给他安全感,正如他的那位心理医生对她说的话。

“在这里,你逃不掉,也没有人会从他身边将你夺走。”

男主温柔不会讲话,对女主分外依赖,有自理能力,后期会有自己的事业宠溺女主,女主则热爱反撩,甜甜蜜蜜的宠来宠去,高洁,1v1,双c

言言书评:又是一篇轩家沐言的文,男主偏执自闭症,女主温柔小保姆,男主前期不会讲话对女主依赖很深,后期在女主的陪伴下慢慢强大,是一个治愈和被治愈的故事。强推!!!

下面是言言节选

森冷的风刹那拂来,穿过她雪白的面颊,拂起耳边乌黑细软的发丝,那发丝又渐渐停息,只余发梢在轻微地曳动着,她呼吸急促,眼里映出他苍白的脸。
  他的胸口激烈地起伏,沉沉地盯着她,一边发出紊乱的鼻息声,细碎的额发覆在眉棱上,眉目那样清隽,薄黑的长睫毛低垂,在眼睑洇开一片暗影。
  她知道他生气了,可心里也窝着一团火,就是不肯过去,他长得又高又瘦,她的个子只能够到他胸口,便扬起下巴,杏眸朝他瞪得许大,理直气壮的说:“我说了我不舒服,不喜欢被捆着,你就是不信任我。”
  陆璟琛的目光幽黯,长腿一动,大步走到她面前,手臂一揽将她整个人抱进怀里。
  他抱得太紧,双臂的力气还在不断地收着,箍得她全身的骨头“咯咯”轻响,迸着疼痛,她疼的咬住唇瓣,脸上却露出从未有过的倔强,打定主意不再妥协他。
  有柔嫩的肌肤滑过颈窝,是他的脸深埋了进去,发丝蹭着她颈间泛起一点酥痒,她不舒服的动了动,忽然触到滚烫的湿濡。
  接着,一颗又一颗的水珠滑落下来。
  耳边静寂到极点,渐渐响起他抽动的鼻息声。
  余青浑身一震,胸口跟着狠狠地窒住,仿佛猝然被人用力捶了一拳,一口气鲠在那,心还怦怦地跳,掀起密紧的钝痛。
  这感觉陌生到极点,越来越强烈,她怔怔的浑然不知所措,只是在想,他竟然哭了……
  陆璟琛紧紧抱着她,细弱地抽噎着,四处全是她的味道,亦如初见的温暖美好,心里刀绞一样的剧痛终于褪去,唯有她的气息充盈进来,悄无声息的渗进四肢百骸,渐渐安心。
  过了许久,他才略微松开了她。
  陆璟琛一言不发,湿漉漉的睫毛长长地耷着,眼眸通红,充满了委屈,脸颊上全是湿润的泪痕,不等她有反应,执起她的手强硬地往门外拽,一路离开房间。
  手贴着他冰冷的手心,她胸口又闷又疼,一时酸涩到极点,只能勉强压下去,跟着他重新来到书房。
  然而这次,他并没有用毛线拴住她,只是将座椅挨得她更紧,原来便很紧了,这会坐下去直接挤到她胳膊,手还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害怕她随时会消失不见。
  其实,这样被人挤着的姿势也很难受,余青却不想惊扰他,放下手机,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然后抬起他下巴,一张白皙清俊的脸上有未干的泪水,眼皮微耷,薄红的唇瓣抿得细直,蔫蔫的完全失去了活力。

《骗婚》 君茗我心

婚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爱情的归途,还是世俗的压迫?宋七夕不想结婚,至少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但是……她想要娃啊……生一个巨萌巨萌的闺女、再养一条巨萌巨萌的狗狗是宝宝控跟绒毛控宋七夕今生最大的愿望,所以……

我必须承认男主他不是啥好人,自私又神经,但女主她是聪明又大方啊,只是她反射弧有时候有点长?

简而言之,其实这就是一个大龄不婚女青年被“骗婚”的故事,也是一个漂亮到惨绝人寰的神经病被救赎的故事。

言言书评:男主小时候被母亲虐待导致精神出现问题,女主正常人,这本如题就是前期男主设套使计将女主套牢的故事,后期女主知道真相后火葬场模式启动,男主其实挺惨的,强推!!!

下面是言言节选

宋七夕尖锐而崩溃的声音狠狠地刺激着苏辰的神经,垂着眼眸,颤抖着指尖,他将文件袋中的东西抽出来一看,障碍性精神分裂症几个大字,瞬间就撞入了他的眼眸。
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明明想要嚎啕大哭,却依旧强忍着眼泪,那样惶恐,难过的宋七夕,这一瞬间,苏辰的大脑终于空白了。
其他的他不怕,她伤心,她难过,甚至恨他,他都可以弥补的,因为他知道她爱他,只要她还爱他,那些所有的事情,他都能解决。
可是她知道了,她知道了这个,那她还会再爱他么,她还会爱一个精神病患者么?
这一瞬间,苏辰将宋七夕所有的反应都归诸于他的病上。
难怪她的反应这样激烈,她害怕了是不是,嫌弃他了是不是,甚至想要离开他了,是不是?
心脏疼得受不了,大脑也开始尖锐的疼痛起来,死死地盯着宋七夕,他终于开口说了事发后的第一句话。
“所以你想要怎样,离开我么?”
所以,她想要怎么?所以,这一切都是真的,对么?
他一直都在骗她,她所拥有的幸福,快乐,爱恋,原来都是假的。
难怪他从来都不告诉她,他的过往,难过他不想跟她生孩子,难怪……
心瞬间像是被一把尖锐的刀剖成了两瓣,剧烈的疼痛终于让宋七夕忍受不住,伸手就甩了苏辰一个响亮而疼痛的耳光。
眼泪再也忍不住像大雨一般倾盆而下,她哭着冲着他崩溃地喊着。
“苏辰,你混蛋,你骗我,你竟然真的骗我!”
什么都没有了,她的爱情,她的幸福,还有她的苏辰,都没有了,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没了。
无法再忍受这一切,无法再看他一眼,站起身来,宋七夕本能地想要逃离这所有的一切往外跑去。
可她的动作却严重地刺激了苏辰,此刻,他的脑海中只回荡着这一句话,她想走,她想要离开他,她不要他了。
不,不行,她是他的,这辈子是,下辈子是,下下辈子更是!他不会让她离开他的,她是他的。
几个大步蹿了过去,将马上就要跑出门的宋七夕抓住。
苏辰的大力更是让宋七夕的恐惧与难过达到了顶端,自打结婚后,即便是吵架,他也从来没舍得弄痛过她。
可是眼下,手臂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却不及她心痛的万分之一。
这不是她的苏辰,这不是,她爱的苏辰不会弄痛他,她爱的苏辰一定不会骗他,所以,这不是苏辰,她要离开,她要跑,她不要再看到他。
想着宋七夕就拼命地挣扎着想要往外跑,可她的动作却让苏辰彻底失去了理智。
不顾她的拼命挣扎,也不顾手下的力气,他用力地紧紧抱住了她,喃喃道。
“你要干什么?要离开我么,要走么?”
有人总说,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同样当你站得越高时,摔得也就越痛。
如果说宋七夕从未爱过苏辰,或者说没有那么爱他,此刻她的感觉就不会像是天都塌了那般崩溃。
你最爱的人一夕之间变得面目全非,你最眷恋的幸福原来不过是一个骗局,这种感觉真的是恐怖到了极致,这让她怎么接受,这让她怎么原谅?
怔怔地看着前方,宋七夕轻声道。
“苏辰,我们完了,我们,真的完了……”
完了,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概念呢?
当我们把一件事搞砸了时候,我们会懊恼地说完了,完了。
当我们努力了那么久,却终究还是失败的时候,我们会沮丧地说,哎,完了。
当我们跟好朋友吵架时,也会生气又难过地说,某某某,咱俩完了。
可当宋七夕跟苏辰说,我们完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抱着她,苏辰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一直最害怕的在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怔了好几秒钟,他将她转过身来,两个人面对着面,看着她的眼睛他轻声问道。
“完了?你告诉我,我们完了是什么意思?”
苏辰的语气很轻,轻到有种虚无缥缈,仿佛伸手一碰就消失的感觉。
这样脆弱又难过的他疼得宋七夕心里几乎千疮百孔,可是现在,她早已顾不得他了,因为她比他还难过伤心百倍、千倍,万倍。
他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她沉浸在其中的幸福,她爱着的男人,都是假的。
从头到尾,他都在骗她,那么是不是说,他爱她,其实也是假的?
是了,肯定是了,不然他为什么连孩子都不想跟她生,一定是这样的。
没有什么比连爱情都是假的更让人崩溃,钻进了这个牛角尖里,此刻宋七夕甚至想不起了知道他欺骗她时的不可置信,知道他对付李程的不折手段,知道他对待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残忍时的感觉了。
这时她的脑子中只空荡荡地回荡着一句话,他不爱我,原来他从来都没爱过我……
这句话足以让宋七夕心中的最后一道屏障彻底崩溃,眼泪像雨水一般倾泻而下,无边的疼痛让她再也无所顾忌。
隔着模糊的眼泪,她看着他,浑浑噩噩道。
“完了就是我们分手,我们离婚,我们这辈子都别再相见!”
她那么爱他,爱到就算没有最喜欢的孩子也可以忍受,她曾想要跟他在一起一辈子,直到他们老到一起死去。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了,当他根本就不爱她时,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分手?离婚?这辈子都别相见?
宋七夕每说一个词,苏辰都觉得心如刀割。
在认识宋七夕前,苏辰别说这种感觉了,他压根连难受这种情绪都不会有。
因为正如那句话所言,无欲则刚,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拥有过什么,或者失去了什么,自然更不会在乎别人是不是因为他是精神病而害怕他,远离他。
可是现在,他却确确实实地尝到了难受到想要死的感觉。
双手握着她的手臂,他的眼泪不自觉地氤氲中眼眶中,忘记了那些勾心斗角,忘记了那些阴谋阳谋,忘记了那些残忍与狠毒,此刻,他只是一个脆弱到随时可以死去的孩子。
“分手?离婚?怎么能这样呢?媳妇儿,我们是夫妻,怎么可以分开呢?“
说着他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像个受到了天大的委屈的孩子一般,将宋七夕紧紧地抱进了怀中,嘴里还不停地呢喃着。
“对,你不会离开我的,你是我媳妇儿,你不会离开我的。”

言言有话说:Hey小可爱们好,这里是专注推文及电影的言言,每一篇大家根据自己口味还有对作品内容的接受程度自行挑选,祝大家看书愉快!!!!

为方便阅读,大家也可以关注日更公众号:收集气泡,来气泡群里一起聊天吧~

以及推书不易,路过的小言少女点赞评论打赏支持一下吧!!

蟹蟹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4日 上午10:35
下一篇 2022年5月14日 上午10:3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