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保尔柯察金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图文创作打卡挑战活动#

1.

2021年伊始,迎来的不是欣喜,而是始料未及的伤害。

那一个瞬间,忽然发现我对“生”是如此的眷恋。剧痛之后,从最初的惊魂中缓过一口气来,我才知道,如果那一刻我再也醒不过来,我是会有遗憾的。而我一直以为此生再无牵挂。

那一个恐怖的瞬间,让我意识到,我还有那么多想做还没有做的事情,我还有几句想说还没有说出的话。我的人生其实还有那么多遗憾。

设想过人生的尽头会是怎样,却没有设想过那个尽头的猝不及防。

水泥地面的冰冷,深深地印入骨髓。心中的惊恐长久地留在脑海深处,偶尔午夜一个激灵醒来,是无尽的寒冷和恐惧。

夜,未央。

长夜漫漫无穷尽,夜如何其?夜未央。

《小雅》夜未央,人生长乐未央。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保尔柯察金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2.

半生至此打个结。痛苦又别扭。

生活一下子乱了套。

疼痛,无助,恐惧,愤恨,慌乱,恍惚中,找不到主题。

披着坚硬的盔甲外壳,笑着对周围的人说:“我没事”。

也许,这就是生活赋予一个女人的最厚实的外套。

忙乱而繁琐的述警、就医、归家之后,按照医生的严令:卧床。此时,从大脑到内心还有身体,都疲惫不堪到急需一场安静的睡眠。

小子和姑娘出门去帮我处理一些杂事,让我好好睡一觉。臭宝不肯跟着哥哥走,安静又不安地卧在我旁边。

电话响了,我还能镇定地笑着跟侄女通话,安排了侄孙女的一件要事。电话的那一头,侄女没有听出我声音有任何的不妥,她压根不知道姑妈刚刚死里逃生。

直到有一天,她从弟弟那里知道了真相,侄女自责不已。我却觉得,她应该为姑妈自豪。

成年人,最大的自律,就是把慌乱留给自己。

吉姆?罗恩说过,“我们都得承受二种痛苦中的其中一种:纪律的痛苦或后悔的痛苦。差别在于纪律感觉几盎司重而后悔是几吨重。”

成年人的自律,不需要“纪律”的约束,生活早已约束了我们。

我们早已习惯,把微笑留给众人,把眼泪留给自己。即使痛彻心扉,也不会有人看见我们的泪水。

因为,成年人没有资格脆弱。

一个中年女人,即将步入老年的女人,更没有资格软弱。生活早已经把我们打磨的刀枪不入。

柔弱,是年轻女孩儿才有权利拥有的奢侈品。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保尔柯察金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3.

幸好,还有小子,已经成长为合格男子汉的孩子。

当年,我尽全力照拂他的时候,从不曾奢望有一天我会得到这孩子的反哺。他小的时候,我只是心疼他;他渐渐长大,我只是希望他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够让小子达到最好。

一直以来,在我心里,他都是个孩子,我愿意把他护在我的翅膀之下,做一个老抱鸡般的护着他们。即使他早已经是个大小伙子,我得仰着头跟他说话,在我心里,他依然是个孩子。

他的成长让我开心,即使在单位已独当一面,可我还是觉得他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可以做得更好。

一颗老母亲的心,总是挑剔不已的。

就算,他已经大到,我不能再亲亲他的小脸蛋儿,后来是我不能再牵着他的手散步,再后来是不能再摸摸他的大脑袋,可是,在我心里,他还是那个我很爱很爱的孩子。

明朝一部佚名的《四贤记·寻亲》中有这样的描述:“小儿赖君照拂,老夫感戢无涯。”

我不是谦谦长君,也不是朗朗大夫,我只是一个爱孩子的普通女人。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保尔柯察金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4.

作家@素老三在她的文章中描述过,她去照料患病的母亲,她的儿子每天去她家照料她的大乖。

@素老三这样写到:“每天早晚,儿子带大乖出去玩,会给我发来大乖吃饭和玩耍的视频。……放心大乖的同时,我也对儿子有了一层认识。原来,他也是一个蛮有担当的大哥呢。”

这段话触动了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我忍不住给她留言:“我在前不久的一场意外中,发现孩子其实远远比我以为的爱我,是带着责任感的爱,这样的爱和回报让我默默落泪。”

我说:“家长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收获孩子的爱,发现孩子长大了,能担负责任了。”

他家的孩子和我家的小子,都是这样,某一天,忽然就让我们看到了他们担当。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早已长成了参天的大树,能够为我们遮风挡雨了。

在我卧床的那些日子里,臭宝的哥哥每天两趟回来,一是照料臭宝,二是照料我。等我能出门稍微走几步的时候,不少人都跟我说看到臭宝跟着哥哥玩得开心。

说实话,我非常心疼孩子。这个“每天两趟”,对小子来说,意味着每天就增加了差不多近一百公里的路程。跟素老三母子不同的是,我家和小子的家是在城市的两个对角。

我从来不知道,小子愿意这样为我付出。我从来都觉得,我为他付出是应该的,但从来没有觉得,孩子为我付出是应该的。

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有对孩子说过一句“我爱你”,从小到大,孩子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句话。可是,就算工作以后,孩子回到家来,进门先找的一定是我。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保尔柯察金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5.

我害怕这样的日子长了,会有依赖心。在我的内心深处,从来没有想过要依赖谁。我坚信生活的千疮百孔早已把一个受尽宠爱的女孩儿,打磨成了刀枪不入的女汉子。

可以独自去逛街,独自去看电影,独自吃火锅的事也不是没干过,独自去医院做手术也是有过的。孤独的十级算什么?

两个老人,一个在家里一个在医院的时候,发着高烧,照常奔波于医院和家里,那也不算是个大事儿。

你们不要想偏了,独自去手术,是因为长了不小的一个脂肪瘤在胳膊,必须切除。而小子,让他留在家里陪着老人。

@素老三在同一篇文章里还有这样一段话:“我怕有人陪着,有了依赖心,怕我心里的那些棱角被依赖和柔情磨软,再也无法坚强。”

这个,也是我的写照。也是大多数中年女人的写照。依赖可比独立容易多了。

我一方面是心疼孩子的奔波,另一方面是不希望自己有依赖性。于是,刚刚能下地的时候,我就尽量去减轻孩子的负担,试着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

先是晴天的时候,让孩子只回来一趟,后来是下雨天的时候也只让孩子回来一趟,再后来,也告诉孩子,安心工作,有需要我喊你。

小子虽然是个男孩儿,却很细心,昨天就提醒我该去复查了。就算工作那么忙,整整三周都没有休息一天,小子还能记得医生让我复查的时间。

就在这样的尝试中,我发现,其实我可以。会累会痛会依然有噩梦,会有时候忍不住想落泪,可是,终究是一天天的在好起来。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保尔柯察金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5.

一场猝不及防的意外,身体上经受了痛苦,精神上经历了折磨,却也收获了两个孩子的爱,比我以为的还要多的爱。

看到了陈松伶对婆婆的态度,我决定要对姑娘再好一点,今后,在我家尽量不让女孩儿受一点委屈。因为姑娘对我可比陈松伶对婆婆好太多了。当然,我对姑娘也比邢玉珍对陈松伶好太多了。

这场意外,也给我了一次再度跟孩子天天相处的机会,这是让我很欣慰的。自从小子搬出去住之后,再也没有了天天见孩子的机会。自从他有了女朋友以后,我也自觉地尽量退出他们的生活,不让俩孩子感到来自我的干扰。

2021年,让我知道,只要我需要,他们随时在我身旁。

地理上的距离,不算是距离;心理上的疏远,才是遥远的距离。

还好,俩孩子跟我,其实只有物理空间的距离。

这个发现,是我很大的财富。

孩子,我爱你们,过去,现在,将来。

还有一个收获,就是体重。[捂脸]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保尔柯察金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我是@青衣的书影世界 说书影,聊情感,洞见人生人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上午11:30
下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上午11: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