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冬雁谈新冠病毒起源(新冠病毒为什么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4月6日,法国病毒学家、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蒙塔尼耶在电视采访中放出惊人言论,他的原话是,新型冠状病毒有人工操作的痕迹,有人添加了艾滋病病毒的序列片段。他还将矛头指向了武汉病毒所的 P4实验室,认为新冠病毒是实验室中被人为造出,最终病毒意外泄漏,导致了后来在人群中的广泛传播。

蒙塔尼耶的这番言论一出,一些对中国不甚友好、在新冠疫情上急于甩锅的政客和媒体,似乎感觉到了“来自诺贝尔奖的加持”,迫不及待地欢呼和传播;但另一方面,学术界对于这一说法的反应可谓“错愕”,许多学者表示完全不能理解,并立刻发出了反对声音。法国《巴黎人报》在4月17日,就发表了一篇报道,题目为《为什么蒙塔尼的理论不可靠》。

金冬雁谈新冠病毒起源(新冠病毒为什么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作为多年从事分子病毒学研究的专家,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在接受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专访时指出,蒙塔尼的观点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金冬雁表示,吕克·蒙塔尼耶类似观点最早是印度科学家提出来的,但提出来以后由于过于荒诞饱受各方批评,已经主动撤稿了,并且这个观点其实不难证明“是完全错误的”

他解释道,新冠病毒确实有一些独特的序列,跟蝙蝠和穿山甲之中的类似病毒相比,多了一点东西。这多出来的一点东西从哪来?我们现在不知道。但是没有任何的根据表明它们是由人工插入的,或者是故意从艾滋病毒搞一些序列来制造疫苗的。这些独特的序列最大的可能是病毒自然进化的产物,其进化方向和目标就是更适应人类等高等动物,更有效地感染这些新宿主。如果说这个新冠病毒是人工制造的话,它不可能凭空制造,应该有一个模板,但现在在实验室中根本就找不到这样一个模板。

金冬雁指出,一些科研单位太注重诺贝尔奖、诺贝尔获奖者的光环,把他们捧得太高,实际上他早就不够格担当学术领袖的重任。吕克·蒙塔尼耶在科研生涯里面被人质疑的事情有很多。他又质疑吕克·蒙塔尼耶对逆转录病毒懂得很少,否则不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

“你只要是懂得分子病毒学、生物信息学,会数据库搜索的大学生或者是研究生,你只要自己去基因库里面查一下,马上就给你答案,就知道这个东西绝对不可能。”

金冬雁批评,说这个病毒是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实验室故意制造的,或者是实验的意外,这完全是含血喷人。把中国和世界上对人类冠状病毒的动物溯源特别有贡献的学者污名化,把脏水泼到功臣的头上,不仅是无知,根本就是别有用心。把研究病毒的功臣骂倒,病毒杀的人只会更多。

以下是采访的文字实录:

秦玥:刚刚您说对这位法国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吕克·蒙塔尼耶还是比较熟悉的?

金冬雁:对,我对他比较熟悉。首先我们先讲一下他的论点。他的论点就是认为新冠病毒里面被插入了HIV包膜蛋白的其中几个小片段。其实这个观点最早是印度科学家提出来的,但提出来以后由于过于荒诞饱受各方批评,已经主动撤稿了。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难证明是完全错误的,要证明的问题是什么呢?他说新冠病毒跟蝙蝠还有穿山甲的类似病毒相比,有几个小片段是多出来的,他把这几个小片段、也就是那么五六个氨基酸的序列叫做插入。印度的学者说他这个东西跟HIV艾滋病毒是一样的,所以就一定是有人把艾滋病毒的基因拿来插到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上面来,然后就说这是人工制造的,肯定不是自然的,当时他是这样说的。

我们做生物信息学、分子生物学的人,如果想要亲身验证此事,只要把这插入的片段去基因库里面比一下,一比就能比出来。如果他这个立论是成立的话,那么疟原虫或者其他很多自然界存在的病毒都是被插入了HIV了,也就是说,他那几个序列在现有基因库里面出现的概率是很高的。而且在成千上万株艾滋病毒里面,只在一个印度的艾滋病毒毒株里面找到跟它有点像,其它是根本不搭界的。也就是说大多数艾滋病毒根本就没有这些序列。

这位吕克·蒙塔尼耶他也是说可能是因为需要造疫苗,如果真要人工制造艾滋病毒的疫苗,至少要找大多数艾滋病毒共有的序列,不能用只有少于万分之一的机会出现的印度毒株的序列。所以说新冠病毒是人工制造艾滋病毒疫苗的产物,完全没有任何根据,吕克这一个立论是完全不成立的。

但是这几个插入的序列是怎么来的呢?现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最初的“祖爷爷”是蝙蝠病毒。而在新冠病毒进化形成的过程中,其中与细胞上的受体结合的序列可能来自它的某个远亲穿山甲病毒。除此之外,这几段插入的序列确实是它特有的,新冠病毒的纤突蛋白里面是确实多了几个氨基酸。这多了的氨基酸是从哪来的呢?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港大的陈鸿霖教授最近做了一个实验,他把这个病毒在 Vero-E6非洲绿猴肾细胞里面传了几代,其中的一个片段就丢掉了。而丢掉的结果就是这个病毒减毒了,毒力减弱了。有一些生物信息学家也在推测这个片段到底是在什么时间从哪来的,一种可能是在几个月到几年之前,从现有的蝙蝠病毒和穿山甲病毒以外的第3种病毒进化而来的,这是一个最合理的推断。现在没有根据,但有待于将来从事新冠病毒动物溯源的学者去把它找出来,它是从第3种病毒来的,跟人工改造,跟什么艾滋病毒,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这位科学家他所讲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多数的科学家对它的认识是这样的,新冠病毒确实有一些独特的序列,跟蝙蝠和穿山甲之中的类似病毒相比,多了一点东西。这多出来的一点东西从哪来?我们现在不知道。但是没有任何的根据表明它们是由人工插入的,或者是故意从艾滋病毒搞一些序列来制造疫苗的。这些插入的序列最大的可能是病毒自然进化的产物,其进化方向和目标就是更适应人类等高等动物,更有效地感染这些新宿主。如果说这个新冠病毒是人工制造的话,它不可能凭空制造,应该有一个模板,但现在在实验室中根本就找不到这样一个模板。

说这个病毒是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实验室故意制造的,或者是实验的意外,这完全是含血喷人。把中国和世界上对人类冠状病毒的动物溯源特别有贡献的学者污名化,把脏水泼到功臣的头上,不仅是无知,根本就是别有用心。把研究病毒的功臣骂倒,病毒杀的人只会更多。

我们以 SARS冠状病毒为例,它的情况跟新冠病毒在动物里面所找到的这些亲戚几乎是一模一样的。SARS冠状病毒难道又是谁制造的呢?完全是无稽之谈。蝙蝠的病毒跟人的新冠病毒,这两者有96%是一模一样的。有些人他不懂分子病毒学,或者是半桶水的人说,哎呀这就是一样东西,所以说新冠病毒肯定是从实验室来的。SARS冠状病毒它也有一个跟蝙蝠里面的病毒是95%一模一样的。你能说它又是谁制造出来的吗?那都是病毒在人类中暴发流行好多年以后,几位华人科学家一直坚持不懈去追踪病毒的来源,最后在蝙蝠里面找到类似病毒。怎么能说他们在蝙蝠找到类似病毒,SARS冠状病毒就是他们制造的?

还有一个例子,港大袁国勇教授和胡钊逸教授在2007年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蝙蝠里面存在跟MERS冠状病毒很像的病毒。然后他们就预测将来这些病毒很可能会在人里面找到。结果2012年的时候,中东呼吸综合征就被发现了,难道可以说是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也就是MERS冠状病毒也是人造的吗?从来没有人质疑MERS冠状病毒是人造的,相反,科学家继续追寻终有所获,发现中东这个病毒是在单峰骆驼里面早有几十年了。只不过我们现在在穿山甲、在其他的动物里面还没找到有跟新冠特别像的。这有待于科学家去找,但是它跟MERS的情况有可能相像,MERS是在2012年以后的几年内,在单峰骆驼里面找到跟它几乎完全相同的病毒。三个病毒相比较,这些情况都是非常相近的,你怎么能说新冠病毒是人造的呢?一点根据都没有。

关于这位学者吕克·蒙塔尼耶,因为我也有做逆转录病毒研究,所以知道他过去在逆转录病毒研究里面确实有一些贡献,但是他在科研生涯里面被人质疑的事情也有很多。其中第一个就是他当年在巴斯德研究所做实验室主任,他是大老板,发现HIV的这个工作具体是由他的女弟子、另外一位诺贝尔奖得主Fran?oise Barré-Sinoussi做的。后来大家回忆,这位实验室主任,他其实对逆转录病毒懂得很少,经常要靠弟子去跟他解释,然后他才慢慢开始有点明白。

金冬雁谈新冠病毒起源(新冠病毒为什么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现在看来确实也是这样,他如果对逆转录病毒很熟悉,怎么会犯这么多常识性错误呢?

当初发现逆转录病毒时,在法国最主要是他的弟子所做的贡献。而在美国主要是 Robert Gallo(罗伯特·加洛),加洛当时在美国国家肿瘤研究院NCI里,他是第一个认定了艾滋病是由逆转录病毒引起的,而且他是第一个用实验证明HIV就是引起 AIDS的病原。但是后来大家觉得加洛在报道病毒序列的时候有瑕疵,他说所发表的序列来自于美国旧金山的样品,但实际上也是来自于法国样品,所以加洛受到一些诟病,与吕克分享了专利权,最后诺贝尔奖委员会没有把诺贝尔奖授予加洛,引起很大的争议。之后很多学者都认为罗伯特·加洛当之无愧,应该是诺贝尔奖的遗珠。

在这以后吕克·蒙塔尼耶的故事还有很多,包括他要到上海交通大学建研究院,很多内地学者也批评他,认为几乎是伪科学,最后也没有得到国家支持。这一点大家也要注意,一些科研单位太注重诺贝尔奖、诺贝尔获奖者的光环,把他们捧得太高,实际上他早就不够格担当学术领袖的重任,到今天他基本上是非常落伍的。所以他发表了这些个言论以后,他自己的学生也对他提出了一些批评,还有其他的很多行内人,都直斥其非。所以他的整个发言,我们从科学上看来一无是处,没有一点根据,根本不靠谱。

金冬雁谈新冠病毒起源(新冠病毒为什么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秦玥:现在其实还有很多人,特别是西方国家都比较质疑新冠病毒的病毒源问题,您刚才说了很多,已经批驳了吕克这个人的一些说法,但其实从病毒源上来看,现在有没有一些根据能判定新冠病毒是是从哪种动物的身上来的?

金冬雁:现在关于新冠病毒的来源,跟它最接近的两个病毒,一个就是蝙蝠里面的病毒,跟它的一致性达到96%。还有另外一组的病毒来自穿山甲,那就是管轶教授以及内地一些学者发现的,他们是从东南亚走私的穿山甲里面发现的这一组病毒。这一组的病毒整体序列来讲,跟新冠病毒相差有10%左右,就是两者有90%的一致性。但是问题来了,如果说这个新冠病毒是从蝙蝠来的,然后再传到中间宿主穿山甲,那么穿山甲的病毒应该更像新冠病毒才对,一致性不应该比蝙蝠病毒的96%还要低。如果我们套用SARS冠状病毒的情况,它的原始来源是蝙蝠,然后可能由蝙蝠通过某种形式传到果子狸和其他的几种动物里头。这么比较的话,在果子狸面找到的病毒跟SARS冠状病毒是99.8%一样的,几乎是百分百。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动物里面的病毒跟新冠病毒有这么相像,有99.8%的相像,现在找不到。

理论上有三种可能,一种可能还是在蝙幅,一种可能是在穿山甲,最后一种可能是在第三种动物宿主,有待于我们科学家把它找出来。找出它在天然情况下会感染哪个动物,到底这个是蝙蝠、是穿山甲还是另外一种动物,我们现在不知道,还有待证明,这一步还没有找出来。但是,蝙蝠肯定是这个病毒的祖爷爷。

穿山甲这个病毒虽然不是直接来源,因为它比蝙蝠病毒相差更远,但是它其中的一些序列,特别是它与受体结合的区域,就是我们叫的受体结合域,在穿山甲病毒跟新冠之间很像,比蝙蝠病毒更像。这一点就说明,穿山甲的病毒就算不是新冠病毒的直系亲属,但是他们在新冠病毒进化过程中还是有贡献的,因为它其中的一个受体结合域很像,这一点大家也是有共识的。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就是说在另外一个动物,这种动物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的穿山甲,有可能是蝙蝠,也可能是第三种动物,在里面可能穿山甲的病毒跟这些蝙蝠的病毒可能交换了一些个基因,换句话说就是它对新冠病毒的形成“有所贡献”,这一个推断是最合理的。

而且就新冠病毒的序列来看,根本就不可能是人合成出来的。因为首先它最像的病毒在蝙蝠里头,这个蝙蝠里头的病毒从来就没有被发现过,是发现了新冠病毒以后才倒回去找出来的。就是说,过去从来就没有人、全世界都没有人去研究这个跟新冠病毒很像的蝙蝠病毒,从来没有人认真地研究过它,至今这个病毒也没有分离出来。你都没有分离出来一个病毒,也没有一个确切的序列,你要人工合成,怎么去合成呢?这根本是完全讲不通的。

所有关于人工合成的这些推测,基本上都属于阴谋论。但是蝙蝠的病毒在新冠发现之前,根本就没有被发现过。而且这一个病毒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把它分离出来研究过。既然都没有人有这个病毒,怎么能够凭空制造出一个新的病毒?而且还这么特别,致病性跟传染性都这么强?以人类的知识与能力,根本不可能造出这么一样东西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生物自然进化的过程。我们从它的序列就能认识到它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而不是人工插入的。人工插入或者人工制造,是根本做不到的。至于说哪个人被蝙蝠咬了或者怎么样,也是根本不能自圆其说。事实上武汉病毒所至今是零感染。

吕克有个观点是说制造艾滋病疫苗的时候,然后插入基因不小心造出来,这是完全没有任何根据的。首先就是说,现在新冠病毒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已知的艾滋病毒抗原。没有抗原怎么做疫苗?

秦玥:如果不是艾滋病疫苗,有没有可能是做SARS冠状病毒疫苗?

金冬雁:新冠病毒与SARS冠状病毒的一致性只有82%,从2004年之后SARS再没出现,中国也从来没有人研究用与SARS冠状病毒类似的动物病毒作为疫苗,因为也不可能为了做SARS疫苗而制造出新冠病毒。现在所发现的新冠病毒的纤突蛋白里面这些特别的序列,它跟艾滋病毒抗原完全没有关系,跟您刚才说的 SARS冠状病毒的已知抗原也没有半点关系。所谓这个东西跟艾滋病毒有什么关系,完全是牵强附会。你只要是懂得分子病毒学、生物信息学,会数据库搜索的大学生或者是研究生,你只要自己去基因库里面查一下,马上就给你答案,就知道这个东西绝对不可能。

往蝙蝠病毒里面加了一些个艾滋病毒的东西,然后做疫苗,这完全是异想天开。而且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人去拿冠状病毒作为一个载体去做疫苗,没有这么一个先例,只是某些热衷于幻想的人自己乱想出来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9日 上午10:33
下一篇 2022年5月29日 上午10:3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