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精选8篇)

  • 段子手经典语录150条

    推荐度:

  • 中秋晚会台词

    推荐度:

  • 婚礼司仪台词

    推荐度:

  • 结婚司仪台词

    推荐度:

  • 元旦双人台词

    推荐度:

  • 相关推荐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精选8篇)

  想要进行单口相声的表演,那么都有哪些单口相声的台词呢?下面是小编分享给大家的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精选8篇)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1

  今天啊,我给大家说这么一段单口相声,这段相声呢不是现在的事。那位就问了是什么时候的事呢?是60年以后的事,那位又问了60年以后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您啊,就甭管了。

  这一段里头有这么一位,姓抽,叫抽上瘾。这为什么叫抽上瘾了呢?他打小就爱抽烟,小时候就偷他爸爸烟抽,从小就落这么个名字,抽上瘾。张大了以后就更没有人能管的了他了,一天能抽上个五六包香烟。他不但抽烟,他还有歪理儿。怎么说:“早晨两包烟,精神你一天,中午两包烟,逍遥乐无边,晚上两包烟,赛过活神仙。”你说他这不是倒霉催的吗?

  有这么一天啊,这抽上瘾住的这个城市啊成了无烟城市了,都不让抽了,这下可把着抽上瘾急坏喽!这可怎么办啊?(表演,有表情动作)唉!有了,咱不在着住了,咱搬到别的地方去得了,准备好了好几十麻袋香烟,自己在那大沙漠上搭建了这么一个小房子,自己呢在那爱怎么抽怎么抽。别人不知道啊!远远的看去只有那么一道黄烟,“呦!这怎么个意思?沙漠上怎么还冒黄烟啊?”不知道是他在那抽烟。可是这好景不长,没几个月啊全国都成了无烟国家了,没办法这位只好是坐船出国去抽去了。他坐在那船上远远的看去那真是“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烟头一点红”!好嘛,就这么着自己把自己弄外国去了。在外国抽烟也就不到两年的工夫吧,世界卫生组织就宣布地球成了无烟世界。您看看这寸劲的,你不能眼看这他上烟瘾憋死不是?最后一商量就把他一人送月球上去吧!

  就这么着他就上天上抽去了!他在月球过了16年啊,有这么一天家人把他给接回来了,回来一看这位是雪白的头发雪白的胡须啊!下来时候还背着一麻袋香烟。有人就问他:“您这是怎么话说的怎么还背着烟啊?”再看这位,眼含热泪,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嘴巴颤颤微微的说了四个字:“我没带火”!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2

  同学们好,我叫xx,今天我来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

  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讲究的是说、学、逗、唱。

  说,我最在行,先来个成语接龙。“一心一意、意气风发、发奋图强、强词夺理、理屈词穷、穷山恶水、水深火热、热火朝天、天天向上、上天入地、地久天长、长驱直入、入木三分、分久必合、合家欢乐”。

  再来段颠倒歌“黄昏后做早操,看见老鼠抓个猫,狗吃草,马长角,吓的板凳满街跑,吃牛奶,喝面包,背着汽车上书包,你说颠倒不颠倒”。这还不过瘾吧,再说段新鲜的,叫做“开字几”,就是把我学的生字连起来背诵,开始“开数一三五七九,二四六八十拍手,首先猫找小白兔,哥俩哗啦浇树木,目光低看弯着腰,吃草为了长肥膘,标明方向奔前途,驱蹄远征垦荒芜,无腿蝌蚪蛙泳练,蛤蟆伸舌窜条线,限制调皮不消停,总想蹦跳没正形,行为机警勿笑笨,课余劳动巧用劲,尽到职责爱服务,各行工作都接触,处置问题别灰心,懒惰多疑积后悔,挥迎锦秀万年长,黄灿玉米排金垛,秋收割稻镰闪烁,硕士挥毫雁翎抹,篇章墨迹画卷裹,果汁乏味浅杯盛,畅游智海喜洋盈”!

  逗和学已经穿插在以上的表演中,接下来该唱了,先来首流行歌曲,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你象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你象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再来首大家熟悉的儿童歌曲《哪吒》主题曲,“说一段神话,话说那么一家,这家夫妻俩,生了个怪娃娃……要问他的名字叫什么,哪吒,哪吒,小哪吒”。要问我的名字叫什么……

  我的表演完了,祝大家新年好,谢谢!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3

  今天说的这个故事,是明朝时候的事儿。

  在山东临清有一家财主。家里有一个少爷,叫张好古。从小就娇生惯养,也没念过书。长大了,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天天儿吃饱喝足,提笼架鸟,满街遛。因为这个,大家伙儿都管他叫“狗少”。

  有一天,张好古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相面的,围着一圈子人。他想看一看,刚往那儿一站,相面的一眼就看见他了,知道他是狗少,想要奉承他几句,蒙两个钱。假装看了看他,说:“这位老兄,双眉带彩,二目有神,可做国家栋梁之材。看阁下印堂发亮,官运昌旺,如要进京赶考,保您金榜题名。到那时我给您道喜。”

  张好古要是明白,当时能给他一个嘴巴。因为他不认字啊,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上来,上京赶考?拿什么考呀?可是他这狗少的脾气没往那儿想。他想:“我们家有的是钱啊,要想做官那还不容易嘛。”他不但不生气,反倒挺高兴。说:“准能得中吗?”“决不奉承!保您得中前三名!”“好!给你二两银子。真要中了,回来我还多给你。要是中不了,回来我可找你没完。”相面的心里说:等你回来我就走了!

  张好古回到家里,打点行囊包裹,带了些金银,还真上北京赶考来了。他也不想想,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就赶考?这不是浑吗!可是遇见那样社会就有那样事情。他动身那天就晚了,赶到北京正是考场末一天。等到了西直门,城门早就关了。事也凑巧,正赶上西直门进水车。明、清两代的皇上,都讲究喝玉泉山的水,叫老百姓半夜里由城外头往进拉水,还得是当天的,水车一到,城门开了。张好古也不懂啊,骑着马跟着水车就往里走,看城的也不敢问他,以为他是给皇上押水车的哪,就这样他进来了。

  进了城,他不知道考场在哪儿,骑着马满处乱撞,走到棋盘街,看见对面来了一群人,当中间有个骑马的,前边有俩人打着气死风灯——这是九千岁魏王魏忠贤下夜查街。张好古这匹马眼神一岔,要惊,他一勒丝缰没勒住,这马正撞上魏忠贤的马。要搁在往日,魏忠贤连问都不问就给杀了,因为他是明僖宗皇上最宠信的太监,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今天魏忠贤想问问他,一勒马。

  说:“你这小子,闯什么丧啊?”张好古也不知道他是九千岁啊!说:“啊!你管哪!我有要紧的事。”“嗬,猴儿崽子!真横啊!有什么要紧的事?”“我打山东来,我是上京赶考的,要是晚了进不去考场,不就把我这前三名耽误了吗?”“你就知道你能中前三名?”“啊!没把握大老远的谁上这儿来呀!”“现在考场也关了门啦,你进不去呀!”

  “进不去我不会砸门吗?”魏忠贤一想:他就知道他能得中前三名,准有这么大的学问吗?不能!这是大话欺人,他这是拿学问唬我哪。随着说:“来呀!拿我张片子,把他送到考场去。”魏忠贤要看看他的学问怎么样。可是魏忠贤也浑蛋,你要看看他的学问,你别拿片子送他呀,你就叫他自己去得了。他这一拿片子,张好古倒得了意啦,本来他不认识考场,这一来有了领道儿的了。

  差人带着张好古来到考场,一砸门,把片子递进去。两位主考官看是魏忠贤的片子,赶紧都起来了,这个就说:“这人是九千岁送来的,一定跟他有关系,咱们可得把他收下!”那个说:“不行啊!号房都满了。”“满了咱们也得想办法呀!你想九千岁黑更半夜送来的人一定是他的亲戚。

  依我说,赶紧给他腾间房。实在不行,哪怕咱们俩人在当院蹲一宿哪,也得把他留下。”“好吧!那咱们就在当院蹲一宿吧!”这叫什么事!两位主考官把张好古让进来以后,他们俩人又嘀咕上了。那个就说:“咱们给他送题去。”这个说:“别去!咱们也不知道他温习的什么书啊?咱们要是给他一出题,他要做不上来,这不是得罪九千岁吗?”“那么怎么办哪?”“怎么办哪?这不是有卷子吗?干脆我说你写!”嘿!他们俩人全给包办了!写完了一想:“这要是中个头名那可太不下去了,得啦!来个二名吧!”张好古一个字没写,弄个第二名!

  到了第三天,凡是得中的人,都得到主考官家里拜老师,递门生帖。全去了,就是张好古没去。他不懂啊!两位主考宫又嘀咕上了。这个说:“张好古太不通人情了。虽然他是魏王送来的,要没有咱们哥儿俩关照他,说死他也中不了啊。怎么着?现在得中了,连老师都不拜,这也太不通人情了。”“别那么想,咱们得冲着魏王。你想魏王黑更半夜拿着片子把他送来,这一定是魏王的亲支近派。将来他要是做了官,咱们还得仗着他关照咱们哪。他不是没来吗?没关系!咱们不会看看他去吗?”这倒不错,老师拜徒弟,倒了个儿了!

  两位主考官见了张好古。说:“那天要没有九千岁那张片子,这考场你可就进不来了。”张好古也不知道哪儿的事啊,就含糊着答应。等他们俩人走了以后,一打听,才知道九千岁是魏忠贤。心里说:哎呀!要没有这张片子,考场就进不来了。他可没想他不认字!又一想:我得瞧瞧九千岁去!买了很多的贵重礼物,到了魏王府,把名片、礼单递进去。魏忠贤一看名片,不认识。

  有心不见吧,一看礼单,礼物还很贵重。说:“叫他进来吧。”张好古进 去一说:“那天要不是九千岁拿片子送我,我还真进不了考场。也是王爷福气大,我中了个第二名。”魏忠贤一愣,啊!真有这么大的学问?怪不得那天说那么大的话哪!既然有这么大的学问,将来我要是面南背北之时,这人对我有很大的用处啊。当时吩咐设摆酒宴款待。张好古足吃一顿,吃饱喝足,告辞,魏忠贤亲自送出府门。

  这下子,北京城哄嚷动了,文武百官都知道了,大家纷纷议论:“咱们不论多大的官,谁进魏王府拜见也没送出来过呀?怎么新科进士张好古去了,魏王亲自送到门口哪?”那个说:“他是魏王的亲支近派。”“看九千岁把他送出来的时候,还是恭恭敬敬的,说不定张好古许是魏王的长辈。”“既然是魏王的长辈,咱们应该大伙儿联名,上个奏折,保荐一下。将来他要做了官儿,一定对咱们有很大的关照。”“对!”大家联名保荐新科进士张好古,说他有经天纬地之才,安邦定国之志,是国家的栋梁。皇上一听,说:“既然有这样的人材,应该入翰林院啊。”他又入了翰林院了!

  到了翰林院,这些翰林都知道他是魏忠贤的人,又听说他是大家联名保荐的,大伙儿谁敢不尊敬他呀?有写的东西也不让他写,不但不让他写,大伙儿写好了,反倒给他看:“张年兄!您看这行吗?”“行!很好!很好!”就会说这么一句。不管人家问什么,都是“很好!很好!”就这句话他愣在翰林院混了一年。

  转过年来,魏忠贤的生日,文武百官都送很贵重的礼物。张好古除去送了很多贵重礼物之外,他打四宝斋纸店又买了一副对联,可没写,拿着就进翰林院了,大伙儿一瞧。说:“张年兄,这是给魏王送的寿对儿吗?”“是啊!”大伙儿打开一看。说:“哟!没写哪?”“可不是吗。”

  大伙儿说:“您来了一年多了,我们就没看您写过字,想不到今天我们要瞻仰瞻仰您的墨宝。”“不!你们写得很好,还是你们给我写吧。”大伙儿彼此对推,谁也不写,其中有一个人聪明。心里说:张好古别是不认字吧?当时他眼珠儿一转。说:“我写!”就编了一副对子,大骂魏忠贤,说魏忠贤要谋朝篡位,写完了说:“张年兄!您看行吗?”张好古一看说:“行!很好!很好!”还好哪!

  这一天,张好古拿着礼物给魏忠贤去拜寿。魏忠贤把礼物收下,把对子挂上,还没看明白什么词儿哪,皇上的圣旨、福寿字也到了。魏忠贤摆香案接圣旨去了。所有来拜寿的文武百官都看见这副对子了,可是谁也不敢说,因为魏忠贤这人脾气不好。比如:有人骂他,你要一告诉他,说:“某人骂您哪。”他一听:“噢!他骂我?杀!——他骂我他一个人知道啊,现在你也知道了,一块儿杀!”您想这谁还敢告诉他呀!就这样,这副对子溜溜儿的挂了一天,魏忠贤愣没看出来!

  又过了几年,换了崇祯皇帝。在魏忠贤家里翻出来龙衣、龙冠。魏忠贤犯罪下狱,全家被斩,灭门九族,所有魏忠贤的人一律杀罪。就有人跟皇上说:“翰林院有个学士叫张好古,也是魏忠贤的人。”

  皇上说:“那也得杀!”旁边有一个大臣跪下了,说:“我主万岁,张好古不是魏忠贤的人。”皇上说:“怎见得呢?”“因为某年某月某日魏忠贤办生日,张好古送给魏忠贤一副对子,那词句我还记着哪。上联‘昔日曹公进九锡’,下联:‘今朝魏王欲受禅’。他拿魏忠贤比曹操啦!说他要谋朝篡位,这怎么能是魏忠贤的人哪?”皇上说:“那不是啊!”“不但不是,这是忠臣啊!”“好!既是忠臣,死罪当免,加升三级。”

  一群浑蛋!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4

  南北大街东西走,十字街头人咬狗,

  拣起狗来砍砖头,倒叫砖头咬了手。

  有个老头才十九,嘴里喝藕就着酒,

  从小没见过这宗事儿,三轮儿拉着火车走。

  哎!您听这象话吗?

  今天啊,我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这里面啊就有这么一个不象话的`人。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呢??这事啊发生在清朝时候。说呀有这么一大财主,家财万贯,在北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这老头呢,有俩儿子,大儿子不管办什么事都十分的沉着冷静,为人非常的干练。这老二呢?为人到还可以,就是有个小毛病,好和口小酒。他好到什么分上呢他把那床头上吊一个酒葫芦,晚上睡醒了就打开葫芦喝几口,上厕所也不好好上,把厕所门口放个酒坛子,上完厕所他都得喝上几口!!!

  就这么着,他是天天喝天天醉,天天醉天天喝。

  终于有一天啊,老头子不行了,得了重病,马上就要咽气了。他把俩儿子叫到跟前,嘱咐完了后事,把大儿子单独留下了,和老大说:“我就要不行了,我临终最大的心愿就是叫你弟弟把酒给戒了,咱们家纵是有万贯家财也经不起他这个喝法啊!!!”老大点头称是。老头子说完就死了,俩儿子把老头的后事办完,老大就开始着手给兄弟戒酒。有人和老大说啊,老二这是撞上酒魔了!!!得请老法师做法驱魔,老大就相信了,叫我说啊,这就是病急了乱投医。花重金请了一帮法师,没成想这帮人是一帮二把刀啊,整天在家里念那个《葡萄经》。那位问了什么是《葡萄经》啊其实就是骗子念的那:“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啊,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念唱)其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

  就这么着,驱魔没成功,叫老大把那些人轰出去了。又有人说老二这是身上招酒虫子了,得晒酒虫子。三伏天呢同志们,就把个大活人用绳子吊起来晒啊,那受得了吗甭管受的了受不了,老大是真下狠心了。结果还是不行。又不了了之了。

  要不说呢,还是老大聪明,他叫人找了口大海缸,这位又问了什么是大海缸呢大海缸就是早年间五六个壮汉才能搬动的大水缸。说找这么个大水缸干吗呢您别急啊,听我慢慢讲啊!!!老大弄这大缸装进去满满一缸陈年好酒啊,装好了就把老二仍进去了,还弄了口大磨的磨盘把口给盖上了,然后又贴上封条,封条上写着:“哥哥上封只为戒酒,封起酒戒醉死活该”。这弄好后就走了,这可把老二高兴坏了,终于可以大喝一顿了,他在里面一边喝一边还唱:“醉死我不要紧啊,埋在那酒坊边呀,闻这大曲的香啊,我快乐就似神仙啊”!!!(唱),您听听这词还不错。可是老二他媳妇在家坐不住了,这要是把当家的醉死喽她还活不活啊!!!连忙就跑到那水缸边上,敲敲水缸,“当家的,你没事吧”?老二一听老婆来了,还乐了,“嘿嘿,老婆大哥封条不必开,你若是还有夫妻情,给我拿块咸菜来”!!!

  他老婆一听 嘿!!!你怎么还喝呢?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5

  郭:(下去先学张老师溜肩膀)。

  郭:啊,是啊,那我这边儿(换个方向继续溜肩膀)对称,他好看。

  张:哎。

  郭:来的人不少,头一排都快坐到台上了。

  张:你瞧啊。

  郭:适才啊,是我娘舅啊,老老师多坏啊,刘坏水儿他叫,说的一段儿双簧。

  张:恩。

  郭:让两位老老师下去苏息一下子。

  张:对。

  郭:换上我们爷儿俩来。

  张:哎。

  郭:大伙都熟悉学习心得体会,张文顺张老师,相声界的老先辈。

  张:不敢当。

  郭:自幼从艺,北京市曲艺团头一科的学员,那一班的大学长。

  张:就我年龄大。

  郭:是不是啊,北京市面儿上这几位相声名家,都是跟着您长起来的。

  张:那会儿我十九他们十二三。

  郭:是不是啊。

  张:对。

  郭:老先辈啊,干了许多年,厥后呢,让团里开除了。

  张:你提他干吗啊。

  郭:现在这事就不叫事了。

  张:那会儿叫什么。

  郭:那会儿人封建啊。

  张:你说你说。

  郭:同学的家长们不干啊那会儿。

  张:咱可说明一点啊,女学生,女同学可没意见。

  郭:对对对对对。

  张:倒霉倒在这帮老封建上了。

  郭:有道理,有道理,得亏国家拦着您啊,要否则老艺术家早就成老地痞了回到家,到家找不到门儿了,忘了自己在哪儿住了,瞅瞅这边,看看那边。他媳妇出来了,嗨,在这儿干嘛呢?进来,进来呀。敷衍一瞧,哟,这胡同有干娼的。你爷们在家吗?你撑的你,进来。

  张:不敢当。一把手把他拽出来了。到屋里一瞧,墙上挂一相片,相片是他母亲,已往还细看看,这娘们儿是谁啊,这娘们儿看着眼生。哦,是白毛女。

  媳妇:嗨嗨嗨,谁白毛女?适才来电报了,老舅死了。

  老舅?谁是老舅?

  咱妈的老兄弟啊,咱妈去不了,你连忙买车票去德州,上人家去一趟,人到礼全,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书包、饭盒、钱都给你装好了,你连忙上德州,买票走。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6

  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语言艺术有很多,有脱口秀、诗朗诵,还有三句半等等等等。特别是三句半,在咱们群众联欢当中,很常见。像“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指导。甭管演的好不好——别跑”“今天气氛真高涨,大家把节目来欣赏。感谢领导到现场——鼓掌”。

  其实三句半不是现在才有,从古时候就有这么个形式,不叫三句半,叫十七字诗,跟西方那十四行诗不一样啊,这十七字诗是四句,头三句每行五个字,最后一句俩字,这么种形式。这十七字诗谁做的最好呢?那得说古时候一位秀才,名字特别秀气,叫三狗。

  有一年啊,三狗这县大旱。县官特地去求雨。三狗知道这事啊,就写了这么一首十七字诗:“县官去求雨,万民皆喜欢。昨夜推窗看,还干。”三传两传,传到县官耳朵里了。县官一听,还干像话么?刺政!抓起来。把三狗拿到大堂。“本县命你,作诗一首,夸夸本县。”三狗倒也不含糊“老爷坐大堂,衙役站两旁。为官清如许,米汤。”米汤那清的了吗?县官生气了,混账,来人,打他十八板。三狗挨打了,又作一首“作诗十七字,被打一十八,若写万言书,打煞。”县官一看三狗这模样,倒乐了,叫夫人,看看这活宝。夫人一出来,三狗又作上了:“环佩响玎珰,夫人出厅房,金莲三寸小,人胖。”把夫人也得罪了。县官一瞧,拉倒吧,问了个发配南阳。

  临行那天,三狗的舅舅来了,三狗这舅舅说起来也是个文人,就是眼睛受过外伤,一只眼看不见,行动不太方便。听说三狗出事了,前来送行。爷俩抱一块哭啊,舅舅说:“要说你喜欢作诗啊,倒也难得,今天临行,咱爷俩作个诗,我说头两句,充军到南阳,见舅如见娘。”三狗对:“两人齐落泪,三行!”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7

  今天演出啊太着急了,差点来晚了,出事了,我呀那个公交卡里头一分没有,每回上车的时候我就用那个卡假装刷一下,嘴里学(噔),就上去了,今天我还这样,往车上一坐(噔),司机给我轰下来了,我打的是出租车,给忘了,我这人呐就是节省,什么那些你们拿的奢侈品我都不认识那牌子,贾玲买一包嘛,迪奥的,不认识那牌子,拿拼音拼,贾玲你这包不错,d i a o雕牌,当然了,我身上也不是一件名牌都没有,您看看我这鞋,这个,我大爷的脑袋,老人头的,花了2万越南盾,合人民币20块钱,正经名牌,一点毛病没有,为什么这么便宜呢,一只38号的,一只42号的,我一算,我应该穿40号的鞋,38加42除以2正好40号,鞋不花钱,袜子不花钱,我那袜子买回来之后不撕商标,这样15天之内可以退回去再换一双,有一回我出门,我们街坊还说呢,方清平你走道怎么跟僵尸似的,俩腿合一块往前蹦啊,我说嗨,这袜子这商标啊缺德,把俩袜子给粘一块了,这要是撕开啊人就不给退了,我只能这么往前蹦。

  在家吃那个零食不花钱,商场里不有那免费品尝吗,路过那糖果柜台抓一把糖豆搁嘴里了,服务员还拦着我,您不能吃,先尝后买,那是狗粮,替我们家狗尝尝,吃饭不花钱,从这个商店出来路过眼科医院,那天是国际爱眼日,眼科门诊搞活动,免费摘除眼球,我给我媳妇打电话,亲爱的,免费摘眼球呢,你说我摘不摘,我媳妇一听急了,摘啊,免费的还不摘,摘了好,你一只眼睛看电影去就能买半价票,多会过呀,赶上一实习大夫说什么也不给我摘,不过他倒给我提了一个建议,他说让我上火葬场看看去,那兴许有免费火化的,我也没客气,我说你先免费把我弄死,跟我贫嘴,我这人就是会节省,这是家传,我爸爸那辈就节省啊,我妈跟我爸说,哎呦老头子你看看我这梳子又掉一齿,买一新的吧,我爸急了,那么浪费啊,掉一齿接着用,用不了啦,掉的是最后一个齿,就剩一个木头把了,我小时候那个塑料凉鞋一过年就长一岁脚大了穿不了,我爸不给我买新的,拿火上烤,烤软了用脚一撑,大了,还能再穿,第二年又小了又烤又撑,一直撑到18岁啊,我那鞋都跟那塑料布那么薄了,还让我撑着穿呐,小时候就教育我,方清平你要学习那勤俭节约的人啊,千万别学那个司马光,败家子,把那缸砸碎了,一缸多少钱呐,学这个匡衡,凿壁偷光,省多少电呐,我挺听话,给我们家墙啊凿了一窟窿眼,我爸又给堵上了,隔壁是澡堂子。

  简短单口相声段子台词8

  Hi~ hello~ how are you? 老头一回头,“干哈呀?”好嘛!一口大茬子味儿,东北啊!

  郭:对。我,有了解的吧?大电锯吗?

  加了十万屡次还没到,这西天在哪儿呢?不行,师徒四人一合计,咱得问问路。一捏闸,“吱!~~~~”悟空下来了。一瞧,嗬!这是什么地儿啊?怎么这么荒啊!见一老头正锄地呢,连忙就已往了。

  “大爷,这西天怎么走啊?”

  “拿刀子往脖子上一抹就到了。”

  “那这儿是哪儿啊?”

  “铁岭!”

  好嘛,走反了。那就往回走吧。又加了十万屡次油,回长安了。

  八戒一寻思:“徒弟,这事儿不对呀,我们这么走得走什么时间去?油箱太小,咱得换个大的。”那仨人一下子就瞅见猪八戒的大饭盒了。猪八戒介个不乐意啊。没办法,拗不过这仨人,谁让你用这么大的饭盒。便是它了!就这饭盒了。嘎噔一下子,就给装上了。油箱变大了,一次能加二零多块钱的油了。这也没大多少啊。得!这就不易了。

  “嘟~~~~”又起来了。飞了半年多,加了两万多回油。这天啊,到了火焰山了。大火苗子,嚯~!八八四八米,飞不已往啊。师徒就合计,能不能让铁扇公主拿扇子给咱扇已往?孙悟空是铁扇公主的小叔子,去套套瓷,嗯,没准儿行。

  郭:来了这么些人,我很欣喜。打内心我这么痛快啊。我高兴,待会儿我给你们一一些字儿,

  于:啊?

  郭:今天有不少人是求字儿来的,

  于:求您的字儿?

  郭:不知道?

  于:我知道什么?

  郭:目光如豆哪。你给刮了。

  于:我什么罪行?

  郭:寡人吗?

  于:寡闻便是刮人,你说的

  郭:孤陋刮人吗?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知道什么事啊。

  郭:你不了解我?

  于:不,不,不了解

  郭:你不看报啊?

  于:报上有您?

  郭:哎?!

  于:这什么感叹词啊?

  郭:我对你很扫兴啊。不看哪。您买本挂历,月份牌什么的?月份牌。

  于:您?

  郭:啊

  于:挂历,月份牌?

  郭:都有我。那些个都有我。不知道?

  于:没看过您啊。

  郭:哎。这您得学习啊,同志。不学习您就落伍了。

  于:恩。我是没看过。

  郭:在写这个方面我是专业。

  于:写什么啊?

  郭:什么都写

  于:书法吗?

  郭:都有。

  于:毛笔的?

  郭:都有。毛笔钢笔铅笔。都,都写。

  于:铅笔都写?

  郭:大文学家

  于:嗬。文学家用铅笔。

  郭:啊。我还写,写电视剧,影戏

  于:编剧。

  郭:对。我,有了解的吧?大电锯吗?

  于:木匠啊?

  郭:便是影戏的电锯吗?

  于:编剧。编剧,编写脚本。

  郭:编剧。

  于:对。不是电锯

  郭:你这嘴有毛病你知道吗?

  于:我有毛病?编剧。

  郭:诶。大编剧。

  于:对。

  于:是啊。

  郭:前些日子刚写一个。《卡拉是条狗》我写的。正写续集哪。

  于:是啊。

  郭:《于谦是个猪》。

  于:有这么捧人的吗?

  郭:我捧你啊我。我一捧你就红了。

  于:真的?

  郭:你看?单凭你自己的名义像是(缭绕的?)

  于:嗬,咱们俩这最都该直溜

  郭:最近我这个样儿的,我捧你,你就红了。

  于:您捧我我就红了?

  郭:对。我捧你就红了。咱这学问,咱有文化(学烙烧饼的动作)

  于:您中午吃的烧饼是怎么着?

  郭:讨厌。

  于:您这儿烙烧饼呢。

  郭:就我这个学问哪(接着比划)上这么些年学。大学里待这么些年。是吧。

  于:您还大学毕业?

  郭:哎?!

  于:咱别老用这感叹词。

  郭:大学(xiao)生

  于:大学生

  郭:啊?

  于:大学生。

  郭:大学生。

  于:诶。

  郭:大学生

  于:你哪学校毕业的?

  郭:你管哪?不怀好意。不怀好意

  于:这有什么不怀好意的呀?

  郭:你,你歹毒,你亏心哪你。

  于:我就问问。

  郭:你你你你是好人吗?你凭什么问我?我干吗就得告诉你,我跟你过这个吗?你死不死啊你?

  于:我招你啦?

  郭:全讲理。管得着吗?我跟你过这个吗?

  于:不是。我这不是关心您吗?好赖不懂。我就问你哪学校毕业。我这不是关心您吗?咱就聊天儿

  郭:是啊。是啊。

  于:你哪学校毕业?

  郭:清华的。

  于:清华池啊?澡堂子出来的。

  郭:瞧这脸长的倒霉德行。

  于:你先别说我。

  郭:你说那是虎坊桥那儿

  于:您不是这儿?

  郭:我那是湖广会馆对过儿。

  于:那是一个地方。

  郭:哪儿啊?

  于:都是一地方。

  郭:哪儿啊?

  于:清华池啊。

  郭:呸。后头啊,清华池后头

  于:烧锅炉。得热水啊这个。

  郭:锅炉后头哇!

  于:倒脏土。

  郭:带刀了吗递给我。

  于:借它干吗?

  郭:我攮死你。

  于:你想杀人都不带凶器你能好的了么?

  郭:(用手比划枪)说着事儿你小瞧人。我打小上学。葱花大学上这么多年学。打这么大

  于:打住吧嘿

  郭:校长逃走好几个,你知道吗?

  于:你上学。你刚才说什么?葱花大学。清华吗?

  郭:啊。对啊。清华,葱华。清葱华吗?你问这个干吗呀?!甭问

  于:你记住了啊,清华大学。以后这么蒙人去。啊。

  郭:清华!

  于:对。

  郭:对吗?清华。

  于:对。清华

  郭:我是那儿的大学生

  于:那儿毕业的。

  郭:诶!琴棋书画,钣凿斧锯,我都学过我

  于:怎么还是木匠?

  郭:学吗?大学什么课都有。

  于:都什么课啊?

  郭:都有。画画儿,画画儿(比划长发)

  于:书画。烫头发这是

  郭:讨厌。你说这人怎么说,没文化。写字懂吗?!

  于:书法吗?

  郭:毛笔字儿。(带大身上)

  于:墙上写?

  郭:墙上不让。现在不让。

  于:咳。什么时候也不让。

  郭:纸上啊。纸上啊,写嘛。(指挥交通)

  于:哪找这么大纸去?

  郭:写字儿嘛,写毛笔字儿嘛

  于:也练书法

  郭:废话。废话。也练。就专业干这个的

  于:专业书法

  郭:练完练完写完卖去

  于:还卖去?

  郭:多新鲜哪?

  于:还挣钱?

  郭:嗬嗬。学校的房钱哪儿来的?写字卖钱卖完了支持我的学校教育

  于:就说交房钱就完了

  郭:对呀。写字儿,写完了,卖去

  于:还卖去。

  郭:卖去卖去

  于:您在哪个画廊卖啊?

  郭:(看于谦)哪个发廊卖。不卖。买?

  于:我这是打听您工作的事儿,私生活我不管

  郭:怎么回事?

  于:我说您哪儿卖的画儿。画廊!

  郭:不是画廊,写字儿嘛。

  于:写字儿您不得卖吗?

  郭:画廊干吗?

  于:哪儿卖啊?

  郭:街上啊

  于:大街上

  郭:对啊,街上,小区门口都行

  于:这地方啊?

  郭;为人民服务吗?哪儿需要哪儿去

  于:奥。在哪儿卖

  郭:要是庙会这是最好这个

  于:赶庙会?

  郭:庙会卖的多啊?哪地的庙会哪个公园赶上这发财了。平时差点,平时差点儿。当然了,为了满足北京老百姓,是吧?我们也得加班家点。诶,早上一睁眼就得排队等着。求字的人都站好了,这儿都站着,这儿都站好了。

  于:排着队,

  郭:诶,我跟这儿,我跟这儿,我把字台都置好了。

  于:多少钱一张?

  郭:啊?

  于:您的字多少钱一张?

  郭:你外行吧?字儿有论张的吗?

  于:字儿怎么不论张?

  郭:那裱好了得论套。

  于:写字论套?

  郭:对啊?人裱得了,一套一套的吗?

  于:精装的是吗?

  郭:哎!对呀。裱得了这儿都站好了。“师傅,来一套”“等着”。一套一套的。那,庙会还行,一般反正百十块钱,几十块钱也有,这闹天要了亲命了。二三十块钱也是有的。

  于:就一套。

  郭:就一套。当然了,咱们也不辛苦,几分钟就一套。你也不受什么累。

  于:您这一套,几分钟就一套。

  郭:对。我这儿站着哪。我这笔,砚台都准备好了。跟这儿等着吧。

  于:是。

  郭:逐个儿都来了。站好了“站旁边别闹。你,几套,两套是吧?”拿过钱来,搁好了,给他们先做纸。

  于:这纸都现做是吗?

  郭:你看你得对得起人两块钱哪。少弄些油来人不让。

  于:两块钱?

  郭:你打算卖三块你要疯啊?人都两块!指着这个你想蒙人门都没有啊!你卖的是老主顾。

  于:太便宜了。

  郭:咱是面向公心。知道吗?为老百姓找想,你这你卖五块你要疯啊?对吗?你卖两块钱就行啦。做纸

  于:怎么做纸?

  郭:做面筋纸。

  于:哎呀,你这越说越不象话。写字这怎么,宣纸啊!

  郭:你这不行。这不能宣,知道吗?面筋纸,面的,面做的。金,金,金颜色的

  于:面做的!

  郭:这要了亲命了。这人没早起过,我告诉你。面筋纸

  于:怎么做啊?

  郭:面做的!金,金色的!

  于:往上撒金

  郭:呸!你这是坑我们。连字台都得饶进去你知道吗?这金黄色,有鸡蛋不就能做成金黄色了吗?

  于:把面摊好了上面搁一鸡蛋。

  郭:先弄面,面弄好了我们有这特制的笔一转。拿过鸡蛋来(磕鸡蛋,摊煎饼的动作)翻个儿,这边有这个课本,镇纸,镇纸这么长的(比划果子)拿过来卷,有人愿意吃课本儿的

  于:薄脆,油条!

  郭:拿过这毛笔来,知道吗?给这写字儿。我这墨都搁砚台里面了,墨墨糊糊,甜不丝儿的于:甜面酱

  郭:这样,“要朱砂不要?”“少来,少来”

  于:朱砂来多了辣

  郭:好,一套,这是您的

  于:摊煎饼哪?!

  郭:讨厌

  于:废话。您这一套可不是摊煎饼吗?!

  郭:做学问吗?

  于:我也早起我也见过这个。

  郭:你跟这外行你怎么说话?哪懂这个去是不是?做学问

  于:这是什么学问

  郭:你看,这咱实话实说啊(提裤子)

  于:手脏了可不能干吃食

  郭:我这儿有搌布擦

  于:行了行了行了,别提裤子这儿。

  郭:做,作文章嘛。我们大学校都是葱花大学的嘛。我们这作台一年四季都生活你知道吗?于:对要不您这文章怎么作?

  郭:大小这砚台。这边课本一摞一摞的

  于:别提这个了啊,您那是一堆作料这是。

  郭:讨厌。瞧不起人。很多的文人墨客到我们学校来参观

  于:还有文化人

  郭:有一个人你不知道啊。金庸

  于:金庸我知道。

  郭:啊?

  于:大文学家这是。

  郭:你,你知道金庸?!

  于:怎么不知道啊?

  郭:你也看小人书?

  于:小人书里哪儿有金庸?

  郭:好些个都是人写的吗?!

  于:是好些个啊。

  郭:《鹿鼎记》啊,〈〈天龙八步〉〉啊,〈〈金瓶梅〉〉啊,西门大官人啊

  于:没有,哪有这么些书啊

  郭:都是金庸写的吗?

  于:您就看过这一本儿吧?没有,您那不是

  郭:我挺喜欢他的,人家了不起,在香港住

  于:对

  郭:称是武侠中的圣人

  于:写的好

  郭:金圣人

  于:是

  郭:金圣人在香港啊,一瞧报纸上登,北京有高人,叫郭德纲,文章非常可口,

  于:人饿疯了是怎么着?

  郭:这样人高兴啊。咱得得着啊。啊?得着吧。

  于:什么地儿

  郭:在九龙那儿买长途汽车票,到六里桥这儿

  于:太长了吧这也

  郭:六里桥下车,倒300,坐到二环这儿,和平门,倒地铁,奔着学校就来了。

  于:您这儿到真成

  郭:到学校门口,我们大伙儿正作早操呢。

  于:早操。

  郭:练字儿呐,正练字儿呐

  于:别提这练字了

  郭:一人一个写字台,金庸来了,同学们很热情,推着字台都过来了,您瞧瞧这个

  于:回来,您在给人吓着。

  郭:别着急,每一个同学,我一定挨家的品尝一下啊。

  于:呦,胃口还不小。

  郭:别着急,不着急校长过来了,哎呀,金先生,您好,您好,久闻大名啊。今天来到我们这儿蓬壁生辉啊,茅房生彩

  于:茅房都刷漆了

  郭:高兴嘛,客气嘛。

  于;客气,没有说茅房的

  郭:反正就是您来了,太好了,给大伙儿讲个话吧。

  于:说两句

  郭:站在这儿“各位同学,早就听说你们学校高人挺多的,今天金某人来到这儿领略一下贵校的风味。

  于:是

  郭:今天这样吧。与“才子不可交臂而失之。今某人出一道题,试一试各位才子,不知校长是否赐脸否。”就是说我打算考考他们,校长,赏脸吗?校长说:“行,出题吧。”多糊涂?不该答应人家啊。他是金圣人啊

  于:人有学问

  郭:你弄得不合适你再喉着人家你不合适

  于:您这跟题有关系吗?

  郭:校长答应了那开始吧。

  于:是啊。

  郭:金先生拿一粉笔头儿蹲在地上写诗。

  于:怎么蹲地下写啊?

  郭:不写地下写哪儿啊?

  于:写黑板上啊。

  郭:黑板都做了字台了。写完了,金先生扶着,看着啊!“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用脚指)

  于:拿手指!这鞋底还不错

  郭:来吧。大伙来吧。大伙都知道这是露脸的机会啊。别等着了,赶紧吧。操场上兹啦兹啦,

  于:这跟诗都不挨着

  郭:大伙儿忙乎吧。完了,来,金先生,您尝我这个。

  于;反正没这诗什么事了

  郭:金先生看看我们的文章(咬一口)你这个墨研阴了

  于:那面稀了!

  郭:(咬一口)呸,呸,你搁这么些朱砂干吗啊?!

  于:辣椒多了

  郭:品尝了四百多份文章最后到我这儿了,金先生堂堂堂吃完了,眼睛直放光,这篇华饭,华翰,华饭

  于:您作的就是华饭

  郭:此篇华翰哪位才子的文章啊?我赶紧过来了,先生,我写的。好啊,可称饱学鸿儒啊。可能照此文章再摊一篇?

  于:嘿!话都说滚了都

  郭:区区不才,在下这有何难?呲啦,来俩鸡蛋,你来哪个?来镇纸的给我。(拨电话)喂?哎,对我是,我是老金,对,喂,是,我是庸子,是

  于:庸子?!

  郭:(转圈)信号不好,

  于:移动电话

  郭:喂(下蹲)这清楚点儿,(躺下)

  于:(拉郭起来)

  郭:对,对,我是金庸,好,好,谢谢,再见再见再见。搁好了,老师,门口儿哪儿卖充值卡啊?

  于:打一个电话就没电了。

  郭:没钱了。刚才这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来的电话,在香港那儿缺一个超等总理,你们这郭君德纲,草学宏图,顾若等伸,我认为他去挺好。校长说,好,您多栽培。我一听吓坏了,这我能去吗?

  于:怎么啦?

  郭:他让我去那儿当一个超等总理。

  于:这官儿可不小。

  郭:谁告诉你的?这官累的不挣钱。

  于:怎么哪?超等总理

  郭:你琢磨跟香港抄个铲子在那儿站着总也没人理

  于:这么个超等总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8日 下午7:23
下一篇 2022年6月28日 下午7: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