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秘录》王阳陈三天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阴阳师秘录》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北国之鸟写的一本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虎子天真无邪的声音就这样突兀地传到我们的耳朵里,一群人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齐刷刷地看向虎子,以及正牵着虎子的虎子妈。啪!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虎子妈狠狠地扇了虎子一巴掌。"小孩子乱讲什么?谁让你一大早瞎...

《阴阳师秘录》 第004章头七 免费试读

虎子天真无邪的声音就这样突兀地传到我们的耳朵里,一群人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齐刷刷地看向虎子,以及正牵着虎子的虎子妈。

啪!

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虎子妈狠狠地扇了虎子一巴掌。

"小孩子乱讲什么?谁让你一大早瞎跑出来的!"

虎子妈说话的时候,有些心疼地看着被她一巴掌打得小脸通红的虎子,眼中露出心疼,但是更多的却是仓皇无措。

虎子妈抬头看向我们这边,和母亲对望了一眼,我看不出她们那是怎样的眼神,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是一种对某种畏惧的讳莫如深。

在王家村,老树不能砍,老井连提都不能提。

王家村的集体死亡事件将原本平静的王家村推到了风口浪尖,从那天以后,王家村就多了许多行色匆匆的陌生面孔,他们有时候在王家村周围的荒野搭帐篷住下来,一住就是个把月天,有时候则拿着铁铲在王家村的周围挖着什么,我和小伙伴们到地里玩耍的时候时而会看见一个又一个被刨得很深的坑,没人知道他们在挖什么。

王家村的集体死亡事件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整整二十七条人命,一夜之间全部离奇死亡,法医也没能查出这些人的死因,这些人没有中毒,内脏完好无损,体表也没有任何伤痕。

这些死者之间基本没有什么关系,唯一的共通点就是都属于陈三天的施工队,而且死的人都是那天动手砍树的人。

但凡看过他们死状的人,谁都不相信那是人能够干出事情。

警察将王家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盘问了一遍,可他们一点眉目也查不出来,王家村的口供都出奇的一致--祖宗留下的祖训,那棵树,不能动。

那些警察没办法,最后只能去调查我爷爷,作为当事人的爷爷先后被他们带到警局问了三次,同样也没有调查出什么线索。

后来,有两个警察来又来找爷爷,当时我和小伙伴们正在麦场上玩陀螺,爷爷在旁边抽着旱烟,爷爷一见两个警察向来他走来,主动打招呼道:"警察同志,这正看着孙子辈的小孩玩耍,走不开,条条杠杠地都审问三次了,难不成怀疑我是杀人犯不成?"

其中一个年轻警察面无表情地说:"据我们最新了解到的线索,陈三天在砍树之前和你有过争执,而且他还拿你的孙子作威胁,是否有此事?"

爷爷磕了磕他的烟斗说:"的确有这么一说,不过那又能怎样?我身为王家村的书记,理应劝他几句才是,意见不合自然撂了几句口实,他不听话非要惹那东西,死了还能怪旁人?"

"那东西?你指的是那棵树,还是树里的野鹅?"年轻警察对爷爷的话不以为然,他阴阳怪气地讥讽爷爷,眼中露出一丝轻蔑之色。"身为干部,却带头整一些旧社会的封建东西,要不是局长有令不能为难你,你以为你还能在这里好好坐着?"

爷爷一听这话,嘿嘿笑了一声说:"还算那小子识相,小伙子,你们局长的亲娘看着我都得当座上宾,你在这里跟我谈什么张王李,读了几本书就充起科学家还是教育家来了?"

年轻警察哼了一声,语气更加不屑地说:"总比不读书靠关系上位的强。"

爷爷说:"是不是靠关系的你可以问问你们局长,小伙子,我看你还年轻,奉劝你一句不要再碰这王家村的事儿,否则惹火烧身跟陈三天的下场一样。"

年轻警察不以为然地看着爷爷,说:"你这是威胁我吗?"

爷爷抬头望了一眼面前的警察,我知道以爷爷的性格,一旦动了怒,这小警察都不够他一只手捏的,可是爷爷盯着面前这警察的眉梢看了一会,语气突然又缓和了很多。

"警察同志,话说倒这份上已经没什么谈下去的必要了,你不信邪的话可以去把梧桐树的根刨了,你说的野鹅还都埋在里面儿,自己有本事自己去调查好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光靠张嘴皮子问别人能问出什么门道?"

"你!"那年轻警察被爷爷呛得气结,他身旁年纪稍长的中年警察拦住了他,然后递了根烟给爷爷,笑着说:"王书记,这是我侄子,刚到局子不到半年,小孩子脾气冲,您见谅,其实我们来也没什么事,那您就陪孙子们玩,我们就先走了。"

爷爷板着脸说:"不送。"

"你狂什么狂!"年轻警察指着爷爷的鼻子说。

中年警察硬是把年轻警察拖走,年轻警察还是很不服气地说:"明明调查出他以前在山东当过土匪,为什么不问问?如果他还是黑社会的人就有可能把那些人都谋杀!"

两人还没走远,说的话自然都让我们听了进去,爷爷年轻的时候曾经当了两年山东的响马,具体他干了什么没人清楚,但他当过响马的事情在我们村并不是什么秘密,稍微调查一下就可以问得出来。

中年警察面色尴尬地看了一眼我爷爷,他让年轻警察先走,然后回头走到爷爷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整包的桂花烟,爷爷的眼睛亮了一下,接过那中年警察递来的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抬头说:"我看你还会做人,就给你提个醒,你这侄子钻了牛角尖,头顶盖着黑纱,肯定会犯忌讳,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你最好还是远离他,免得被拖下水。"

中年警察一听这话被吓懵了,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拍着脑门说:"看看我这记性,王书记,我这才想起来您是谁,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舅舅是在镇上医院的老中医,他之前跟我多次提到过您,刚刚真是多有得罪,我叫刘全,我侄子叫刘勇,以后王书记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吩咐,您看我那侄子……"

之后这个叫刘全的警察和爷爷又聊了些什么我没注意听,只知道刘全和爷爷那天聊了很久,像是商量什么事情一样,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就像是莺莺细语,比一只蚊子的声音大不了多少。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王家村集体死亡事件后的第二天。

陈三天那帮人死了后,王家村的人就再也不敢有人晚上出门,晚上我起床撒尿的时候总要把母亲叫醒陪我一起去,不然我总会觉得那群死人好像就在某处看着我一样。

原本每天夜里被高大的梧桐树笼罩在阴影内的王家村,也在梧桐树倒塌后终于完整而清晰地映照在如水的月光中。

到了白天,本以为那棵遮天蔽日的梧桐树倒塌之后,沐浴在阳光里的王家村会变得敞亮且温暖,可谁也不曾想,从那天开始,王家村的气温却骤然变冷,不仅是王家村,周围十里八村的村民们都感受到了一股冷意。

酷暑七月的冷意让很多人联想到了王家村的集体死亡事件,各种各样的谣言开始流传开来让本就人心惶惶的王家村村民更加惶恐不安,哪怕是大白天忽然听到狗叫都能吓得汗毛乍起,更何况是到了晚上。

人们都说,王家村被凤尸杀死的二十七个人下了诅咒。

那些天,王家村到了夜里就变得寂静无声,就算是人高马大的壮汉也不敢独自走夜路,总觉得背后有人盯着,尤其是路过梧桐树所在的村头。那里现如今已经变得空旷开来,而住在最前面的那几家住户早不知搬到了哪里去。

直到陈三天死后的头七那天,在埋葬凤尸的地方,又死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