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先生的心尖宝贝》免费阅读 连姝聂慎霆在线阅读

主角叫连姝聂慎霆的小说叫《聂先生的心尖宝贝》,它的作者是素面妖娆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009章睡完了,一笔勾销“你还不进来?”随着话音,那门,也慢慢地打开了一点点。都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连姝就算再怎么忐忑,也只能进去了。毕竟,她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这么失了自己的气势。不就是男女之间...

《聂先生的心尖宝贝》 第009章 睡完了,一笔勾销 免费试读

第009章睡完了,一笔勾销

“你还不进来?”随着话音,那门,也慢慢地打开了一点点。

都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连姝就算再怎么忐忑,也只能进去了。

毕竟,她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这么失了自己的气势。

不就是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么?有什么好怕的?

这么想着,她给自己壮了壮胆,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聂慎霆端着一杯酒,慵懒的坐在沙发里,意味深长的看她。

在监控里面看都不太清楚,当她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聂慎霆倒是很想皱眉了。

在他的印象中,连姝是一个漂亮,干净,看起来如同扶桑花一样美丽的女子。

但是,面前这个浓妆艳抹到完全看不出来原本五官的奇怪女人,到底是谁啊!

这是同一个人?

啧啧,女人果然是神奇的物种啊!

聂慎霆这样想着,就忍不住再次凑过去,上下仔细地将连姝给打量了一番。

的确是,完全看不出还是一个人的样子。

聂慎霆想要吐槽她的打扮,却一下不知道应该从何开口,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你去先洗个脸吧。”

连姝其实是故意打扮成这样的。

她做足了心里准备,好不容易才出现在这里,但是,真的要这样献身给一个男人,她还是觉得自己其实没办法接受啊,于是想了半天,最后只能是画了个浓妆,用脸上那些厚厚的脂粉,作为最后的抵抗吧。

可是连姝也没有想到,她一进门,聂慎霆就要求让她去洗脸。

洗掉……

这样的让自己心安的唯一的伪装,也要离开自己了么?

连姝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说:“你想怎样?”

他想怎样?聂慎霆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既然已经成了年,我以为你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否则你也不会来了,不是吗?”

连姝鄙夷的看他:“陪你睡一觉,是吗?睡完了那事儿就一笔勾销?”

她倒说得直白!聂慎霆不禁莞尔。

他将手里的酒杯放到一旁,身手揽过少女纤细的腰肢,菲薄的唇轻轻在她耳边吐出:“不是睡一觉,是睡一晚。”一晚可以有很多次,不是吗?

连姝听懂了他的潜台词,唰的一下,一张俏脸顿时红透了天。

老流氓!她在心里腹诽。

“去吧,”聂慎霆笑眯眯的拍了拍她挺翘的臀部,“先把脸上的脏东西洗干净。”

连姝很郁闷的去了洗手间,洗脸,卸妆。

可是她又不甘心就这么把自己献出去,所以她在里面蘑菇了很久。

直到聂慎霆不耐烦的在外面道:“你掉马桶里了吗?”

你才掉马桶里。你全家都掉马桶里了。她恨恨的,出来了。

卸完妆的连姝,一下就变回了聂慎霆脑海中那朵挥之不去的扶桑花。

她局促的站在浴室门口,双手紧紧地揪着衣服的下摆,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毕竟是第一次,总是有些难为情的。

聂慎霆坐在床沿,双手摊开放在床沿,深邃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距离这么一贴近,他就感觉到了连姝身上那种清澈的香味。

Ivoire。

这个香味异常地干净,充满了诱惑力。

他的目光仿佛带着穿透力,即便穿着衣服,连姝都感觉自己无所遁形。

她被他看得非常地不好意思。

她后退了一点点,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你躲什么??”聂慎霆笑了起来,“怎么,害怕了?”

“谁,谁害怕了?”连姝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他朝她勾勾手,“那你还不过来?”

连姝挺了挺胸,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她强迫自己不能在这个可恶的男人面前露出自己软弱而胆怯的一面。

可是身体还是忍不住有些微微颤抖。

聂慎霆挑眉:“杀人都不怕,还怕这个?”

连姝被激怒了,她一咬牙,一跺脚,然后,她豁出去了一样,义无返顾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

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钻进了被窝里,一把将被子蒙过头。

聂慎霆哈哈大笑。

他去扯她的被子:“你在害羞?”

连姝懒得理他。

她紧紧地抿着自己的嘴唇,不搭腔。

聂慎霆也知她紧张,但就是忍不住要逗弄。

她越是紧张,他就越是逗弄。

她那种小心翼翼地颤抖样子,还非要努力忍住的表情,就足够让他觉得小腹仿佛升起了一团火焰。

他忍不住了,终于覆身过去,吻住了她……

连姝感觉自己仿佛被分成了两半。一半随着聂慎霆的每一个动作起伏。或者是雀跃的,或者是失落的,或者是欣喜的,或者又是不满足的。

而另外一半的自己,则是完全无法容忍这样的屈服。

她很难受。

她紧紧地抿着嘴唇,手指用力地扣着床单,仿佛这样就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一般。

可是,到底还是没忍住,眼泪就默默地,顺着眼眶低落,沾湿了枕头……

她默默地承受着。

很痛,一直都很痛,那些说好的痛多第一下就会舒服的人都是骗子,骗子!

连姝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在痛,那里在痛,眼睛在痛,被他啃咬的背脊在痛,连胸口……也一直都闷闷的痛,痛到她恨不能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揉碎了一般!

为什么这么痛?

这样的酷刑还要持续多久?

连姝不知道。

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要被那一下一下的动作给撕裂了。而且聂慎霆还在她身后不停地说话,只是具体说了些什么,连姝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听进去。

感觉就好像小虫子一直环绕在自己耳边的嗡鸣一样。

就只是这样而已。

她只能这样胡思乱想的,转移注意力。

然后,那种酥酥的,痒痒的感觉,再一次弥漫上来,慢慢地扩散到全身,就好想浸泡在温水当中一样,暖暖的,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那温暖的水流,犹如巨大的漩涡,将她一点点地往下拽着,拽着……

连姝迷迷糊糊地想着,原来,那种事情,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她的声音渐渐地大了起来,慢慢地,彻底地被拖入了那漩涡之中。她就仿佛是被他暖好的古琴,随着身体的滑动,便能奏出那高高低低的华美乐章。

最后,在愉悦的最高点来临的时候,男人紧紧的扣着她的腰身,喘着粗气道:“记住我的名字。我是聂慎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