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入婚局:傅先生,我们离婚吧》江一澜沈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独家小说《妻入婚局:傅先生,我们离婚吧》是青辞辞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一澜沈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五章过来,这是你三婶想到还放在她包里的项链,在傅青恒的视线中,江一澜缓慢的点下了头。“那是我一位叔叔留给我的东西,除了我没人能取出来。”她知道爸妈对她的好有一部分也是因为那个,但之前她想着是一家人所...

《妻入婚局:傅先生,我们离婚吧》 第五章 过来,这是你三婶 免费试读

第五章过来,这是你三婶

想到还放在她包里的项链,在傅青恒的视线中,江一澜缓慢的点下了头。

“那是我一位叔叔留给我的东西,除了我没人能取出来。”

她知道爸妈对她的好有一部分也是因为那个,但之前她想着是一家人所以也都没计较,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做的这面决绝。

“那天酒吧的监控记录包括周围的都没有了,可我查到那天有三个人接近你,一是江晓筠嫁妆的工作人员,二是一个大约三十岁头戴鸭舌帽的男人,还有个身材妖娆的女人。”

傅青恒不疾不徐的将他知道的说了出来。

“你那天只喝了三杯酒,却醉的不省人事,应该是这有人下了药,驾着车撞了宋茉儿。”

你怎么还没死?

我希望你去死!

脑海中一直回响着这两句话,江一澜失声笑了出来。

多么讽刺啊!

她那么爱的男人不信她,恨不得她去死,她的家人为了利益,毫不犹豫抛弃她,可这个才见了几面的陌生男人却帮她调查真相。

傅青恒俯身亲吻着她的眼睛:“这么漂亮的眼睛,可不是用来流泪的。”

江一澜瞬间僵住,还没来得及流出的眼泪就那么被他温柔吻去,好像她是无与伦比的珍宝。

她不自然的略微别开头。?

傅青恒却毫不在意,摩擦着江一澜脸上已经结疤的伤口,问道:“要去掉吗?”

摇了摇头,江一澜此刻眼底没有半分的情绪波动:“它的存在就是提醒着我受过的那些罪,还没抓到凶手,我怎么能把罪证消灭掉。”

“宋茉儿已经脱离了危险,转入了普通病房,应该近期就会醒来了。”

傅青恒短短一句话却听得江一澜呼吸一窒。

宋茉儿和江一澜就像是两个极大的反差。

她骄傲跋扈,她温柔知性,她是男人眼中的梦中情人,她是所有人眼中高不可攀的明珠,可就是性格相差这么多,她们两个还是最要好的朋友。

即使她变成这样是因为宋茉儿,她也从没怨过她。

“想去看她吗?”傅青恒的声音里带着诱惑和鼓动。

“想。”她回答的干脆。

接着她就看到傅青恒点着自己的唇,笑得肆意:“亲我一下,我就帮你。”

江一澜:“……”

“宋茉儿的病房外可是有里里外外三层保镖守护着的,一个吻换,不吃亏。”

说着的同时他捏着江一澜的手也不老实:“逾期不候,我倒数了,5、4、3、2……”

“可以了吧。”堵住傅青恒嘴两秒后,江一澜推开,冷漠的脸上仿佛丝毫不为刚才的事动容,但那粉色的耳朵却暴露了。

没有揭穿她,傅青恒似乎特别喜欢咬着她的耳朵,身体轻颤的江一澜快要忍不住推开他的时候,就听见了他磁性的声音:“隔壁就是宋茉儿的病房,想去就去吧。”

他这是早就知道了她会去?

似知道她内心的想法,傅青恒唇微弯:“如果不了解,怎么能和你做到心意想通呢!”

江一澜:“……”

别以为她没听出来这话里面的深意。

等她从病床上下来的时候,已经被傅青恒占了不少的便宜。

这家医院是沈氏企业旗下的,也不知道傅青恒用了什么办法让她进了茉儿的病房,一路畅通无阻。

看着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的女人,江一澜几乎是跌宕着到了她的旁边,握住了她还在打着点滴的另外一只手。

“茉儿,我好难受,所有人,包括沈临他们都恨不得我去死……”

这些话,她没地方说,而唯一的听众至今还昏迷不醒着。

她一点一滴的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宋茉儿,她知道不能久留。

“茉儿,我先走了,下次我会带着害你的人来看你。”

把宋茉儿的手放在辈子里的时候,江一澜突然看到了她手臂上有个很深的指甲印。

沈临不可能会伤害茉儿,也不会允许别人碰她,那她这伤口只能是在车祸前的,可是会是什么人在她的手臂上留着这个印记的?

江一澜还想再看的时候,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她担心会再次撞上沈临,只能躲在了窗帘后面。

可是清脆的高跟鞋声音,怎么也不可能会是沈临吧?

偷偷的拨开了点窗帘,江一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波浪头发女人正拿着一个针管准备要注射进宋茉儿的手臂里。

她瞳孔猛地一缩,想也不想,她就冲了出去。

女人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人,吓了一跳,转身就想跑。

和监狱的那群疯女人度过的那几日,她学到了一些防身手段,直接伸出腿踹在了她的腿弯处,那里会让人暂时性的麻痹腿部。

她趁机夺走了女人手里的针管,可女人却突然从窗户边跳了下去。

江一澜追到窗户的时候,只能看着她一瘸一拐的离开。

她想去追,可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她后面的沈临。

糟了!

沈临浑身的煞气就像是从地狱来的恶鬼一样浓厚,那双黑曜的双瞳里燃烧着怒火和恨意。?

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来掐死她!

江一澜身体控制不住颤抖,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她手里拿着针管,这里又只有她一个人,这情况即使她跳黄河都解释不清,更何况在沈临这里,她还有前科。

她该怎么办?

该怎么解释?

“你这是想对我未婚妻做什么?”?

突然,身后一个低沉冷漠的声音响起。

江一澜猛地回头,看着依靠在门边上单手插兜的傅青恒,发抖的身体突然放松了下来。

他又救了她一次。?

沈临却没回头,看江一澜的目光如同看垃圾,却也没有了之前的杀意,嘲讽的说道:“这种女人你都肯要?就不怕那天夜里的时候她杀了你?”

迈着优雅的步伐,傅青恒走到江一澜的身旁,搂住她的腰,挑起她的下巴,颇为亲昵的在她的唇上摩拭着:“能死在她的床上,我甘之若饴。”

冷哼了一声,沈临竟是没再发火,反而平静了下来:“三叔,奶奶让你回去见她。”

三叔?

江一澜瞪大了眼睛看向傅青恒。

摸着下巴,傅青恒神情很是无辜:“我好像忘记告诉你,我是随母姓,我父亲姓沈。”

姓沈?

难道……

“你想的没错,就是那个沈家。”

江一澜嘴里发涩,眼底带着点星火:“你没告诉我,你是沈家的人……”

难怪她能这么轻易调动这个医院的人,难怪沈临没找她的麻烦,原来他是沈家人。

感觉到她的防备,傅青恒点了点她的鼻子,眼底尽是促狭:“嫁给我多好,你看你平白多了个大侄子。”

江一澜:“……”

“过来,这是你三婶,喊人。”

沈临:“……”

眼底的恨意都快将江一澜射穿了,沈临冷冷的说着:“三叔最好能一直护着她,不然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两个人的视线交融,傅青恒丝毫不以为意,微凉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意味深长:“作为你的三叔,我给你上的第一课就是尊重你的长辈,她是你的三婶。”

沈临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却又不得不在傅青恒面前妥协,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那就麻烦三叔把三婶带出去,这里不欢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