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成婚,萌宝很乖》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黎西洛时千遇小说全文

主人公叫黎西洛时千遇的小说叫《日久成婚,萌宝很乖》,是作者冬一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早上,黎西洛陪同女儿一起洗漱,下楼的时候刚好碰面风眠。和小家伙们去了餐厅,早早吃过狗粮的哈士奇也屁颠颠地跟着进去,一股浓郁的黑烟味传来,他们又齐齐地退了出来。“麻麻,着火了吗?”舟舟好奇地问。着火倒不...

《日久成婚,萌宝很乖》 第15章 追求你 免费试读

早上,黎西洛陪同女儿一起洗漱,下楼的时候刚好碰面风眠。

和小家伙们去了餐厅,早早吃过狗粮的哈士奇也屁颠颠地跟着进去,一股浓郁的黑烟味传来,他们又齐齐地退了出来。

“麻麻,着火了吗?”舟舟好奇地问。

着火倒不太可能,毕竟这别墅的设施相当先进。

气味是从厨房传来的,黎西洛让他们守在外面,她独自冒险进去,不出她所料,商业大佬在厨房成了孙子。

可能太过专注,时千遇没注意到黎西洛的到来,两只不曾沾过油烟的手,不娴熟地捣鼓锅具。

“你是想把厨房炸了吗?”黎西洛开口。

他侧首看了眼,眼底略过慌乱后仍然镇定自若,“你去外面等吧。”

厨房油烟大,黎西洛目睹他为了煎鸡蛋,报废身上价值不菲的手工衬衫。

前后忙碌了半个小时,时大总裁的煎蛋和培根终于新鲜出炉了。

看着还有模有样的。

怕他们饿着,佣人也准备中式早餐。

有舟舟偏爱的小笼包和黎西洛喜欢的无糖酸奶。

黎西洛望着桌上的三份煎鸡蛋,略显好奇,“为什么只有三份,你不吃吗?”

“厨房鸡蛋不够用。”他淡淡解释,抽了张纸巾擦了下蹭到下巴的灰尘,“我让人买了。”

“不会吧,我刚才还看到很多呢?”

“用光了。”

为了煎好这三个鸡蛋,他用三十个鸡蛋作为代价。

煎鸡蛋不难,看一下就会,只是他想让鸡蛋的形状更完美,刻意表现下自己。

“口味如何?”他问得随意,内心还是有那么点小紧张。

“还好吧。”黎西洛点头,能吃到他做的饭,还是值得夸赞的。

“要是喜欢的话,可以带着孩子常来。”

“……”算了,为了不让他浪费更多的鸡蛋,她还是少来吧。

厨房鬼才到底还是鬼才,除了万中挑一的煎鸡蛋,还有烤断了的培根和烤糊的面包片。

风眠起先没注意,尝了口培根后发现太咸了,不由得放下,却被时千遇直接发现,男人口吻有些落寞,“不好吃吗?”

风眠不忍让他伤心,眨了眨眼睛,“好,好吃。”

于是他把培根又咽了下去。

时千遇温柔体贴地又端来一盘子培根,“好吃就多吃点。”

风眠:……

他昨晚就不该多嘴。

“好了好了。”黎西洛看穿儿子的好意,插话道,“既然吃饱的话,收拾收拾书包,可以去学校了。”

等孩子们走后,时千遇没有顾忌,几乎将一桌的早饭都推到黎西洛的跟前,刻意温柔了语气,“多吃点。”

习惯了他几乎没有情绪的语调,黎西洛乍一时反应不过来,浑身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你这是怎么了?”

“看不出来吗,我在追求你。”他继续保持刚才的口吻,“有句话说的是,如果女人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应该抓住他的胃,反过来也一样适用吧。”

所以,他是想用自己“高超”的厨艺来挽留她的心?

黎西洛好笑道:“这句话本身就是错的,你见过哪个男人,是因为小三做饭好吃才出轨?”

话糙理不糙。

强行伪装出温柔斯文的男人像是受了不小的打击,英眉微微蹙着,“你似乎在拒绝我。”

“不是似乎,我就是在拒绝。”

她说的很果断,没有留有余恋。

不管他会不会做饭,温不温柔,她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喜欢到不可自拔。

对于喜欢自己的人,会做饭是加分项,但对于不喜欢自己的人,只会是零分。

听见外面舟舟的呼喊,黎西洛直接起身走了。

她现在是有孩子的妇女,而不是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少女,不是三言两语,更不是一顿早饭就能哄骗得了的。

时千遇空坐了会,听觉外面有动静,以为是她回来了,神经微微绷紧。

来人是苏则,领着苏菲菲,风风火火地冲进来。

“老时,我又带着女儿来蹭早饭了。”苏则说着,不客气地坐下,督促女儿,“赶紧吃,马上要迟到了。”

时千遇淡淡提醒,“好歹也是有女儿的人,能早点起床吗?”

“我这不是,晚上加班嘛。”苏则说着,用叉子夹了块培根放嘴里,没嚼三秒,直接吐了出来,“**,这什么东西,难吃死了。”

吐出来的正是时千遇煎的。

苏则没发现对方阴沉的脸色,自顾自地道:“你家厨师脑子坏了吧,这么难吃的培根也好意思端上桌?”

时千遇走过去,将苏则连人带衣领揪起来,“不吃拉倒,滚!”

苏则父女两蹭早饭蹭得不是很愉快。

苏菲菲吃过饭后,在院中看见了同班同学。

她和她老爹一样自来熟,走过去,坦荡直接地问风眠,“今天做游戏的话,你能和我一组吗?”

明明是问句,却硬气十足。

风眠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为啥总是找他说话,直接摇头,“不要,我要和妹妹一组。”

“你那个妹妹笨得要死,你和她一组肯定会输掉的。”

“没关系。”

“为什么不和我一组,我们强强联手,一定可以拿到第一的。”

“抱歉。”风眠很利落地拒绝,拉起舟舟的手,“我们要上学了。”

把孩子送到幼儿园,黎西洛接到了乔景致的电话。

“不好意思。”乔景致轻声道,“我昨天出了点事,没能帮你接孩子。”

“没关系。”怕他担心,黎西洛没有把她和孩子在时千遇那里的事情说出去,“你公司是不是出事了?”

“嗯,公司股份出了点问题,父亲让我尽快回去。”

乔家家业很大,不会那么容易出事,黎西洛很快察觉到不对劲,“是不是时千遇搞的鬼?”

“有可能,但关系不大。”

“他就是无赖。”黎西洛恨恨道,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不该牵连到你。”

“傻瓜,和我说这些话做什么。”

黎西洛犹豫了下、“对了,我昨晚发现我身上有纹身,为了避免万一,我想把它洗掉。”

尽管纹在**上,但万一要是被发现的话,她和孩子的身份就暴露了。

“纹身不大的话,我可以帮你洗。”

“不是很大,但我……不想让你洗。”

“别跟我客气。”

他们算是好些年的朋友,连买墓园的钱都是他出的,黎西洛自然不会和他客气,只是……

良久她还是略微尴尬道:“那个,我的纹身在**上,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