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此星辰非昨夜》顾蔓林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顾蔓林弈的小说是《似此星辰非昨夜》,本小说的作者是月半倾明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村里人都睡得早,尤其是在这样的寒夜,整个村子万籁俱寂。月光静静洒下,路上的积雪反射着白光,地面上有不少冰,短短一段路,顾蔓就跌了两个跟头。等到了村子最后面,她才看到靠山脚的位置有一幢简陋的屋子,连带着...

《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十章 那件红棉袄 免费试读

村里人都睡得早,尤其是在这样的寒夜,整个村子万籁俱寂。

月光静静洒下,路上的积雪反射着白光,地面上有不少冰,短短一段路,顾蔓就跌了两个跟头。

等到了村子最后面,她才看到靠山脚的位置有一幢简陋的屋子,连带着一个大大的牛棚。

顾蔓呼了口气,小跑过去,屋里黑漆漆的,看样子人早睡了,顾蔓想了想,捡了块石子轻轻扔在了窗户上。

牛棚里只住着林弈和林秋生祖孙俩,林秋生上了年纪,晚上睡不安稳,林弈也向来浅眠,因此窗户上一声轻响,两人都睁开了眼睛。

林弈一把按住林秋生道,“爷爷,您别动,我出去看下。”

他的眼里带着警惕,悄悄从门后拿了一条凳腿在手,才低喝道,“谁?”

林家祖孙在村里身份特殊,早几年常有不怀好意的人过来砸窗户,泼粪水,让林老爷子吃够了苦头。

因此林弈担心又是来捣乱的村人。

哪知他屏息半晌,却听到一个结结巴巴,娇细的宛若奶猫叫的声音道,“林大哥,我,我是你救下来的顾二妮……”

天冷的厉害,顾蔓的声音都带了些发抖,她怕说自己的名字林弈不知道,就说了自己的小名。

木门吱呀一声被拉开,林弈诧异的看着面前站在雪地里,那个纤纤瘦瘦的小姑娘。

淡白的月光下,小姑娘穿着一身半旧的棉袄裤,脸颊鼻头都冻得通红,拢着手在雪地里瑟瑟发抖。

林弈十分惊讶,他对顾二妮当然有印象,前些日子这小姑娘掉到冰河里,他拼着命把她捞了上来。

之后他发烧了两天才缓过劲来,顾家也没什么动静,根本没人来道谢。

他也不以为意,他知道村里人对他什么印象,原也没指望顾家有什么表示,只是连一声都不吭未免让人心寒。

却没想到这黑天冻地的,这小姑娘居然跑了过来。

“有事吗?”他神色不太好,连屋子都没走出来。

顾蔓没介意他的态度,从怀里把包着的饼子拿了出来。

因为捂得严严实实的,上面还带着些热呼气,她向他递过来,小声道,“那天谢谢你救了我,我没什么东西,这些饼子,你和林爷爷拿去吃吧……”

林弈一愣。

小姑娘瘦瘦弱弱的,这么细声细气的向他道着谢,就像有一只猫爪子从他心里挠过,让他十分不自在。

没想到这小姑娘倒是个知恩图报的。

林弈口气缓和了一些,却没有接,依旧板着脸道,“不用,你拿回去吃吧!”

现在家家户户粮食都紧张,光看这小姑娘大晚上的跑过来,就知道肯定是背着家里人来的。

顾蔓不吭声了,手却固执的朝他伸着,大有他不接她就不走的意思。

她知道林弈的性子,她若是把饼子放在地上,他宁愿冻成石头也不会吃的。

两人僵持了半天,直到屋里传来林秋生的声音,“小弈,谁啊?”

“没事爷爷……”

林弈回头应着,转过头,就看到小姑娘冻得直吸气,身子摇摇晃晃,他都能听到她牙齿咯咯打架的声音了。

林弈没办法了,走出来道,“我真不……”要。

话音还没落就见小姑娘跑了过来,把那饼子往他怀里一塞,转身就跑。

林弈张大嘴,只看见那道小小的身影宛若雪地里的一只雪兔,一溜烟就跑了个没影。

手中的布包还带着淡淡的热气,林弈呆了半晌,才转身回屋。

顾蔓回到家,轻手轻脚的溜回屋里,身上还带着一股寒气。

顾茵居然还没睡,听见她悉悉碎碎上炕的声音,疑惑的问了一句,“二丫,你去哪儿了?”

“有些拉肚子,蹲的久了点。”顾蔓面不改色的撒谎。

顾茵半点没怀疑,翻了个身发愁道,“二丫,明天顾红红她们就回来了,你说妈咋不给我穿那件红棉袄呢?我穿红的真的显老?”

“哪能啊,那件棉袄颜色那么亮,你穿着肯定好看……”

黑暗中,顾蔓弯了弯唇,“上次红红姐也说想要件红棉袄呢,你穿上她肯定得羡慕你。”

“真的?”顾茵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那行,明天我就穿那个,嘿,妈要不给,我就去她柜子里拿!”

顾茵怀着兴奋的心情睡着了,顾蔓望着漆黑的屋顶,期待着明天的好戏。

顾茵被惯坏了,凡是她想要的,一定要得到,而且还会不分场合的大闹。

上辈子她也是惦记着这件红棉袄,却被赵秀莲三言两语糊弄过去了,这辈子她倒要看看赵秀莲怎么哄她这宝贝闺女。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顾家的人就全都起来了。

顾洪生早早就把院子扫的干干净净,然后和兄弟顾庭生去村口接人,顾老两口打扫上房,赵秀莲和妯娌周梅在厨房热火朝天的做早饭。

虽说顾家三兄弟早就分了家,但老两口规定,老大回来的时候,全家人必须聚在一起吃饭,口粮是老两口出。

顾蔓也被早早叫起来干活,生灶火,烫白菜,磨地瓜秧拌猪食,一早上被使唤的团团转。

吃老两口的口粮,赵秀莲可没啥舍不得了,直接舀出了半盆子白面,掺了一点玉米面。

周梅看见,脸当场就拉了下来,皮笑肉不笑道,“嗬,这不吃自家的,二嫂就是大方,这么想吃白面,二嫂咋不从家里带点儿?当占谁便宜呢……”

赵秀莲怒了,把瓢一摔,冷哼,“爹妈还没心疼,三弟妹倒心疼上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爹妈的家当都是三弟妹的呢……”

周梅与赵秀莲两妯娌同住在一个院里,却向来不合。

顾老两口偏疼三儿子,再加上周梅又给生了个小孙子,才刚刚三岁,简直是老两口的命根子,因此平时有什么吃食,都会贴补给三房。

这会儿看赵秀莲舀这么多白面,周梅当然不乐意了。

她立即回嘴,“我是当不了爹妈的家,就是心疼爹娘吃了上顿没下顿,我们可比不了二嫂,昨儿个还听说二嫂家还有大半袋子白面呢,合着这是自家不舍得吃,专吸老的血……”

听着这阴阳怪气的话,赵秀莲快气死了。

要说占便宜最多的就是这三房,偏偏这会儿拿她说嘴!

她没周梅嘴利索,一眼看见旁边生火的顾蔓,心头顿时火起,伸手就照她的脸颊掐去,恨恨怒骂,“都是你这个丧门星……”

要是没有她,谁知道她家有白面!

小说《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十章 那件红棉袄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