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下的战争小说 金崇焕闵秀小说叫什么

《末世下的战争》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科幻小说,作者是剑斩千钧,小说主人公是金崇焕闵秀,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第七章全国暴动(六)凌晨三点半的普尔夜景灯火灿烂,被灯光晃的明亮的夜空看不见丁点繁星,作为连接普尔北部高速公路的某座高架桥却是出现了有些离奇的一幕,高架桥上虽然是车流不息,但那只是指上高架桥的车,与之...

《末世下的战争》 第七章 全国暴动(六) 免费试读

第七章全国暴动(六)

凌晨三点半的普尔夜景灯火灿烂,被灯光晃的明亮的夜空看不见丁点繁星,作为连接普尔北部高速公路的某座高架桥却是出现了有些离奇的一幕,高架桥上虽然是车流不息,但那只是指上高架桥的车,与之截然相反的是,从高架桥下来的车辆却是寥寥无几,只有零星几辆,如此反常的情况让跑了好十几年大货车的李树诧异不已。

“今天的进普尔的车怎么这么少?真是奇了怪了。”

李树开着大货车沿着高架桥一路开着,空旷、宽敞的车道,让李树这个开了十几年大货的老司机一点也不习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诶?今天进站那边的口子怎么这么少啊?”

同样开了十几年大货的老司机张山在开进普尔高速收费站北站的时候,同样观察到了不同往日的异常情况,这边上高速的出站口的五个通道口的车辆排着不长不短的车队,而那边出站口的通道里,从高速路上下来的车辆却是少之又少。

“真是少见啊?估计那边路看来是出了什么大车祸了全堵了。”

张山想了想,却是没有深究,因为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听说过,听说以前高速上出大车祸的时候,那个高速公路能堵上好半天。

“李哥,今天进站的车子怎么这么少啊?是不是那边路上出事了?”

“那边发消息说,有座桥塌了,已经封路了。”

“哦,难怪,哈哈,那群跑大货的人可就惨了,全都得误工,都得转路。”

……

“二级信息:普尔汉江,封锁解除,预测,南朝政府已经放弃普尔,感染作战计划初步成功,主要目标变更为开展全国性扩散,所有人在五点半之前撤离普尔,时间X,上传者XXX。”

“三级信息:普尔临近京辙道开始对从来自普尔市的所有人进行隔离。”

“三级信息:普尔临近X市开始对从来自普尔市,感染隔离。”

“三级信息:普尔临近Z市开始对,进行感染隔离。”

……

“三级信息:普尔市及其周边军区调动路线,实际,预测,区域”

……

金崇焕看着手机上最近收到的信息,快速的将其整理、消化、解析。

他很清楚明白,南朝放弃普尔只是时间问题,而普尔附近军区的军队也被调集一圈之后发现早已无法控制、封锁区域感染的扩散,被命令自守保存有生力量,静待局势发展,等待命令。

而将军队直接调进市区的话,那么当整个事件暴露之后,普尔的秩序绝对会瞬间崩溃,而秩序崩溃之后的混乱造成混乱所产生的伤亡将更胜于感染的爆发,经过南朝政府专家的推测,根据感染者的行为特征判断,虽然有组织在人为的扩散感染。

但就是在最坏的情况下,四十八小时之内普尔市的人口伤亡最多不超过三成,也就是说在四十八小时内普尔最多也只有不超过三百万的感染者,而存活者将会超过七百万。

但是!如果军队贸然进入市区,感染信息暴露的情况下,社会秩序崩溃后产生的混乱将会造成更高的伤亡!如果那个扩散感染的组织针对性破坏的话,不到十万数的军队毫无计划准备的进入千万人口的普尔就像是溅如水缸的一颗石子一般,连自己也会深陷其中。

基于感染者黑夜无法视物的状态,在太阳升起前的那一刻!南韩将调动了三十万军队将于清晨五点突进普尔市,以三面包围的的方式开始镇压普尔的感染暴动!

金崇焕很清楚,感染暴动并不是最可怕的,因为这种丧尸黑暗中无法视物,今晚在普尔感染的人数顶多不过十数万人口而已,但这种感染最重要的是能传递一种恐慌,这种集体性的恐慌,它能使一个社会的秩序崩溃!

“根据信息中的军队调动,南韩大概会白昼来临之前下令突进普尔,以南韩军队的能力大概能在三十六小时内完成对普尔全市的镇压”金崇焕脑海中冒出普尔市的全市地图,估算的普尔的面积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完全镇压,“普尔大小六百平方公里,如果南朝军队镇压成功的话,三十六个小时感染的人数预计不会超过一百万!伤亡不会超过一成!”

“现在时间是三点三十一分,那些携带感染血液样本的人应该已经到达南朝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市级城市,只要再过两个小时,感染便可以扩散到南朝本土内陆全境!”

“五点半之前必须撤离普尔,而南朝军队驻扎、调动是在普尔的上方、左方、右方,尽可能不接触军队,那么只有普尔的南部可以通行,但是普尔南部是最早的感染扩散区域,如果自驾的话,可能会遇到不必要的危险,那么火车?飞机?二星组的金钟国在大佃,按照之前收到的消息,所有从普尔出去的人都会被隔离检查,那么能中途下车?”

金崇焕脑海中浮现出普尔市的整张地图,一条鲜红曲折的长线印在地图之下——那是他这一路负责感染扩散的区域,在他手上变成丧尸的人已经有七十四个了,而他选择的一些人群密集点,间接感染的人数更是不下千人,他从幸信火车站下车,在汉江沿岸拿到了四星组通过无人机飞过汉江传输的感染血源,从汉江沿岸出发,一路扩散,至普尔K区。

金崇焕将车停靠在路边,掏出手机,通过订票软件购买了一张五点半前往大佃的普尔火车站火车票。

“二组的金钟国在大佃,三组的金正国去了南朝北部,四组的XXX去了南朝中西部,,至于军队的隔离检查。”

“不出意外的外,根据感染的速度,这些,这些,火车站站点应该全都被感染了,如果在大佃,大佃附近的C军区是南朝六大军区之一,驻扎四万人,拥有……”金崇焕将脑海中自己那辆火车所可能经过的站点信息,以及沿途的军区信息一一标记了出来。

“蹦!嘶,喇,”一辆轿车从金崇焕的出租车飞驰而过,瞬间闪过的速度让任何一个开过车的人都可以很直观的看出!这辆车居然在市区中疯狂的开到时速一百公里以上!

且很不幸的发生了车祸,撞在人行道旁栽的树上,整辆车的前盖已经完全消失了,四散的碎片甚至溅出了一百米开外。

金崇焕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发生的惨烈的车祸,启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再沿着这条线,把感染再扩散一次。”

脑海中的显现的地图,又现出一条鲜红的路线,与原来的有些曲折的红线不同的是,这条红线没有那没么多曲曲折折,路线的的尽头便是普尔火车站。

“时间三点三十六分,还有一个小时零五十四分钟,距离十一公里。”

小说《末世下的战争》 第七章 全国暴动(六)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