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神农》小说免费阅读 刘大伟欧阳伊雪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刘大伟欧阳伊雪的书名叫《天眼神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风已远走创作的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呵呵,这是团伙讹诈来了。若在几天前,这东西被自己捧着来这受到这番待遇,估计这腿也软了。可如今不同......刘大伟也不声张,神色平静如水看着,没有变化。既然是做戏的,这戏份演足了,也该他们收场的时候。...

推荐指数:10分

《天眼神农》在线阅读

《天眼神农》 第7章 欺我见识少? 免费试读

呵呵,这是团伙讹诈来了。

若在几天前,这东西被自己捧着来这受到这番待遇,估计这腿也软了。

可如今不同......

刘大伟也不声张,神色平静如水看着,没有变化。

既然是做戏的,这戏份演足了,也该他们收场的时候。

果不其然,一番装模作样后,邱国龙站起身,满是惋惜的眉头都皱着:“这么好的东西,就这么......”

李国华只差拍着胸脯痛嚎,神色悲怒,一转身便指着刘大伟:“就是这不识相的乡下人,太莽撞,将我这上好的青花瓷贡品撞碎了......”

说完不解恨的咬咬牙,猛的一跺脚:“大师,您说我这保守估价是多少。”

“这么好的东西,按照市价得一个数......”

小伙子凑上去:“一百万?”

刘大伟听得心头一震。

“一千万......”

你妹的,这惊天高价,听的刘大伟心里咋呼着,跟炸了鞭炮似的,声声脆响,听的心里燥的难受。

这一千万,若真的,卖了自己都还不上人家这皇朝贡品。

可这看上自己怀里的银锭子,不要说这一千万,这一个亿也足够他们说的。

这一唱一和的黑脸红脸演完了,便齐齐看向场中的主角:“我说你这农村人,手脚怎么这样不利索,这东西碰碎了,若少了,和气生财,也不与你计较,可这一千万......你说吧,怎么赔。”

李国华做出一副慈善态。

小伙计双手叉腰,等着看好戏。

刘大伟一副诚惶诚恐形态,把一堆银子搂得更紧:“你们可别欺负我见识少,我这满怀抱的银子也值不了一千万。”

说完,又把银锭子放在地上:“俺家的银子值不了几个钱,刚才那小哥也说了,说俺这银子是今年产的......”

说完,他指着那小哥,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这可让俺怎么好,俺在家种花生,种地瓜,一年不收几个钱,让俺用什么赔你?这不是要俺命吗?我看还是报警吧,让警察把我抓去,蹲几年大牢,还你们这......这啥贡品。”

李国华朝着伙计哼了一声,伙计识趣,赶紧过来一把扯住刘大伟的袖子:“你这小厮哭什么,报警就解决了?你想得美,这银子不值钱,也得看我们老板收不收你的银子。”

说完,仿佛仁义似的,口气也软和了:“我们老板仁慈,我瞧你这男人也可怜,我就给你这份情面和老板说说,把你的银子给老板,赔了就赔了,还能把你炸了皮,抽了筋骨赔偿不成。”

刘大伟心里嗤笑,但也不露声色,依旧低垂脑袋,沮丧万分的样。

他故意放声大哭,引了不少看热闹的,这厅堂本不大,前前后后挤了不少人,来这的都为了凑巧找个好古董。

所以这有人哭,还以为买古董赔了大价钱,也想来凑个热闹,踩人家的痛处找个经验。

眼看着碎了一地的古董,无不唏嘘有声。

“这怎么回事?碎了一地的古董片......”

“谁知道呢,你瞧这男人蹲在地上只是哭,这古董给人家碰碎了,我瞧这品相,这东西估计没有万把个数拿不下来......”

“男人倒霉了......”

来这么多人也不是好事儿,但凑热闹的懂得的没有。

李国华这仁义劲做尽了,也知道该收场,继续闹下去,万一来个识货的,这把戏拆穿了,别到头来偷鸡不成蚀把米,狐狸没抓着惹了一身骚。

“大家听我说,我李国华是这附近出了名的仁义,如今这乡下小哥来我这儿,把我这价值连城的古董给碰了。”

说完,又不无惋惜的摇摇头:“这农民也不容易,收成一年也不得几个钱,咱们大家伙吃个饭也抵上这农民的一年收入,就算我倒霉,运势不好,赔了就赔了。”

”这小哥怀里的银子年份不好,不如就抵着我这古董,大家说如何,也不枉我好心一片,大家给做个证,收了这银子,赔了我家古董,银货两讫,还了这小哥的自由。”

话刚完,如水潮的低头交耳,啧啧有声:“这怎么成?那可赔大了,这银锭子既然是现今年份的,又能值几个钱。”

“可不是嘛,这李老板果真仁义。”

“就算仁义,可这价值连城的古董,当真可惜,这银锭子......”

接连咳嗽几声,李国华知道该收网了:“赔几个钱无所谓,仁义在,金钱不长久......”

说完看向刘大伟,不用言表,即可明白。

看的刘大伟心头一阵冷笑,自己是这场事故中的主角,偏偏他们一唱一和,全替自己做了主。

眼瞧着,他们愿意用现今年的银子去抵偿他们那千百万的古董,看来这堆银锭子价值不菲。

他们可劲的找鉴别师,又演了这么一出戏,还把自己排除在外,呵呵,演的好。

如果自己再不出声,怕这恶名,小气,乡下人的没见识,毛手毛脚的罪名便扣定了。

刘大伟抱着银子站起来,身形颤颤巍巍的,乡下人人的可怜没见识,情态毕现:“我这银子是我老祖宗传下来的,不是现今年出的银锭子,大家都是识货的,可我们农村人固然贫穷,可不占人家便宜。”

说完,瞧这里里外外围着的人潮又道:“我这银锭子到底值几个钱,我愿报警,由公安局局那面出人找人鉴定。”

话刚完,又有人开始咋呼:“这小伙子疯了,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

“感情这银子也有猫腻,人家这质朴,也不想占人家便宜,刚才这小伙子不是说了吗?愿意报警。”

“这李老板素来名声臭的很,如今装起一副大仁大义来,我瞧着有几分假,不如咱们再瞧瞧,替他做主报警。”

一听旁边有人报警,李国华不干了,撸起袖子拉起架势,指着刘大伟鼻梁骨:“你这小子不识好歹,我荡了这青花瓷贡品,就为了成全你这农村人不容易,你倒好,还想报警......”

“可不是,我看你瞎了狗眼,这次你愿意私了,我们老板也不会跟你私了了。”

小说《天眼神农》 第7章 欺我见识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