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公子江枫叶青璇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天才公子免费完整版

主角叫江枫叶青璇的书名叫《天才公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陌上猪猪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浩和江平刚从外边进来,就是见着父亲被丢了出来,二人先是一愣,而后赶紧跑上去将江景云扶了起来。“爸,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江浩担忧的问道。江景云被摔的不轻,又被两个儿子看到这狼狈的一面,顿觉一张老...

推荐指数:10分

《天才公子》在线阅读

《天才公子》 第04章 众叛亲离 免费试读

江浩和江平刚从外边进来,就是见着父亲被丢了出来,二人先是一愣,而后赶紧跑上去将江景云扶了起来。

“爸,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江浩担忧的问道。

江景云被摔的不轻,又被两个儿子看到这狼狈的一面,顿觉一张老脸丢了个干净,站起身来,推了江浩和江平一把,厉声说道:“我没事。”

“是不是江枫那畜生干的?”江平很敏锐的尖声道。

“江枫,又是他?他打了我不说,居然还敢打父亲你,我看他是不想活了。”江浩立即愤怒的说道。

江景云这才看到江浩脸上那五根通红的手指印,却是没想到江枫先打了江浩又打了自己,那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深呼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走,跟我进去,我倒是想听听那个小畜生,怎么跟我解释。”

宽阔的客厅内,此刻所有的人脸色都精彩纷呈的很。

往常大家见惯了江枫懦弱好欺的一面,下意识的都认为江枫是个不成气候的酒囊饭袋,烂泥扶不上墙,又有在花田跑马场追叶青璇一事,导致江家所有人都颜面大损,被人嬉笑嘲讽,心中都憋着一口恶气。

是以,所有人都赞成对江枫采取惩罚措施,免得他做过更过分更丢脸的事情,让江家遭受更大的损失,却是没想到,江枫竟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听老爷子的话也就罢了,居然还将江景云给丢了出去。

要知道,他最怕的两个人,就是老爷子和江景云啊。

“这是怎么了?”所有的人都迷糊的紧,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看向江枫的眼神,就是少了几分小觑,多了几分忌惮。

赵无暇吃惊的看着江枫,下意识的推了推眼镜,心情微有些起伏,如果说一个星期前,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仅仅是稍稍让她有点意外的话,今天的事情,则是让她无比震惊了。

“难不成,他是真的变了?可是,一个人的变化,怎么会在短短几天时间,变的会这么大?”她不解的想着。

如果说所有人中,唯一还对江枫还有所关心的话,就是站在人群中并不起眼的一个小女孩了,小女孩十六七岁的年纪,一脸担忧之色的望着江枫。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让人怜惜。

蓦然间,外边一声怒吼声传来:“江枫,你这个畜生,给我出来受死!”

就见江景云父子三人,气势汹汹的从外边走了进来,江浩瞪眼如铃,死死的盯着江枫,恨不能将江枫抽皮剥骨。

江枫眉头拧起,他讨厌麻烦,却偏偏,才进家门,就接二连三的招致了一身的麻烦。

这些人,还真是无聊的紧。

“怎么,不敢说话了?你这个**,打了我不说,居然还敢打我爸,你怎么就没摔死呢,我们江家,从来没有你这种废物!”江浩口沫横飞,恶狠狠的吼道。

**?

闻言,客厅内好些人脸色微微一变,那坐在老爷子左手侧,一直打着瞌睡的江汉宇,慢慢抬起头来,看了江浩一眼,眼神微有些愠怒,寒声道:“闭嘴!”

江浩脸色遽变,情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表情一阵惊惶,竟是吓的一连后退两步,躲在了江景云的身后。

江景云和江明非相视一眼,又是迅速移开视线,江景云眼神闪烁不定,沉沉的盯着江汉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一会才冷硬的说道:“汉宇,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我需要一个解释。”

“一点小事而已,我看就算了吧。”江汉宇慢条斯理的说道。

“小事?那你告诉我,什么才是大事?”江景云几乎是吼出来,要知道,以往他可没少当面训斥过江枫的啊,什么时候江汉宇为江枫说过好话了?怎么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这让他有点心慌,还有点不知所措。

江汉宇淡淡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是追个女人而已,不是小事又是什么?而且,你们认为枫儿配不上叶青璇,我倒不这么认为,这世上之事,谁说的准呢?说不定哪天,燕京第一美女就成了我们江家的儿媳妇也不一定。”

江景云目瞪口呆,鼻子里喷着粗气,怎么都没想到向来不关心家事的江汉宇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不过吃惊归吃惊,若说江枫能够追上叶青璇,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哦,听你这么说,倒是我们在无理取闹了?”江景云强忍着怒火说道。

“都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把事情闹的太僵,我看就大家各退一步吧。”江汉宇不置可否的说道。

这下,不仅是江景云愕然不已,便是其他人,也快要被江汉宇给绕晕了。

要知道,他们可是来兴师问罪的啊,怎么一下子变成是他们胡搅蛮缠,对不起江枫了?

江枫也是觉得奇怪,在他的记忆中,江汉宇,并不是太关心他,以往他被江浩和江平欺负,也从未为他打抱不平过,也因如此,江浩和江平才会肆无忌惮的变本加厉,使得他在江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而且,老爷子膝下的三子一女中,江景云为人最为强势,又善钻营,大房一家在江家地位如日中天,凌驾于其他三家之上,地位超然的很,久而久之,基本上,只要老爷子不发话,不管大事还是小事,都是交由江景云定夺。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话语权,江汉宇更是透明人一样的存在。

当然,对于家族地位,江枫是一点都不在乎,只要别人不欺凌到他的头上来,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当然,如果敢欺负他,那么他一点都不介意,让他十倍百倍的吃足了苦头。

唯一让他困惑的是江汉宇的态度,江汉宇的几句话,完全是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听起来轻飘飘的,没什么分量,也并无多少维护之意,但不是维护,胜似维护。

这让江枫多少有点奇怪,这还是记忆中,那个对自己不闻不问,从来不曾给予自己半点父爱,只会种花遛鸟的父亲吗?

那个世界的他,是一个没有父母亲人的孤儿,对这一世的亲情,本就颇为憧憬,也对这个便宜父亲,有着血缘上的亲近,且不管之前江汉宇对他是何种态度,这几句话,就是赢得了他不少好感。

眼睛微微眯起,江枫打量了江汉宇一眼,见他表情依旧谦和,好似,当真没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放在眼底一般。

这样的态度,要么是不在乎,要么是极其自负。

江枫更愿意相信江汉宇是属于后者,嘴角慢慢浮现出一抹笑意,看来这个便宜的父亲,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差劲。

而且他看人的眼光何其毒辣,江汉宇的几句话,看似有不讲道理的嫌疑,实则处处充斥着霸道,这个没什么大作为的父亲,并不简单。

其他人的反应,他自是也一一看在眼中,假装沉吟了一会,说道:“爸,今天的事情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道个歉是应该的。”

江汉宇看他一眼,慢吞吞的说道:“你不是觉得自己没错吗?”

“我是没错。”江枫理所当然的道。

“那你还道歉?”江汉宇故作好奇的问道。

“我就是觉得,都是一家人,如果我道歉能够让大家心里舒坦点的话,我愿意道歉。”江枫很大度的道。

“说的好,不愧是我江汉宇的儿子。既然要道歉,那就一碗水端平,你道歉,他们也跟你道歉。”江汉宇毫不吝啬赞美之言,一副老好人的姿态说道。

“做梦!”

“不行!”

“不可能!”

……

父子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一唱一和之下,致使所有人都是有苦说不出来,自然是争相反对,而那原本有一肚子怒火的江浩,几乎是要疯掉。

只是江汉宇虽说在江家地位不高,却也不是他这个小辈所能忤逆的,一时间又气又急,眼巴巴的看着父亲江景云。

江景云这时也气的要疯,他今天之所以发起家族议会,责罚江枫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要借由江枫这一事,彻底巩固他在江家的地位。

反倒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引起了江汉宇的反弹,哪会不清楚,江汉宇,肯定是察觉到一丝端倪了,不然绝对不会是如今的态度。

但不管是小事大作也好,还是骑虎难下也罢,事件发展到了如今这一步,他就算是想退后一步,那也是万万不行了。

“汉宇,江枫所做的事情,你我都一清二楚,你是他的父亲,维护他我不怪你,但无论如何,都必须要给我们江家一个交代。”江景云气势不减的说道。

不过这次他学聪明的,不是说要给自己一个交代,而是给江家一家人一个交代,无形之中,就是将江家上下都拉到了统一战线,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对父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追个女人也需要交代?”江汉宇一脸奇怪的说道。

江景云快要吐血,他处心积虑手段百出,江汉宇一个太极推手就化的干干净净,江明非见状,就要说几句话,稍一犹豫,那话却是没说出口,只是看向江汉宇的时候,眼神更是玩味起来。

“江汉宇,看看你养的好儿子。江枫就是这样被你们给宠坏的,明白人知道你是在关心他,不明白的,还以为你是要害死他呢。”一直没开口的大伯母吴秀丽终于尖酸刻薄的说道。

江枫之前一直都没注意到吴秀丽的存在,这时看去,就见吴秀丽一脸贵气,只是那眼睛有点倒三角,一看就是心胸狭窄之辈,都说最毒妇人心,吴秀丽这话,看似一片好心,实则字字诛心。

江汉宇斜睨她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大嫂,我要是没听错的话,你这是在教我怎么管教孩子对吗?”

吴秀丽被江汉宇逼的脸色一变,旋即尖声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你看看他做的那些事情,简直是丢尽了我们江家的脸。”

“江家的脸要是这么容易就丢了,那也没存在的必要。”江汉宇轻描淡写的道。

吴秀丽瞬时呆若木鸡,如果说今天江枫的所作所为,已然让她大开眼界的话,那么江汉宇的态度,则让她几乎觉得太阳是不是打从西边出来了?

江景云怒了,彻底怒了。

从来没有哪一次,他如此愤怒过。

“汉宇,就算所有事情真如你说的这般,那江枫把我丢出家门,又算是怎么回事?”他咄咄逼人的质问道。

江汉宇摆摆手,微微一笑:“大哥你大人有大量,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平白让外人看了笑话。”

笑话?

江景云震怒,狗屁的笑话,他要是今天不把场子找回来,他才是最大的笑话。

脸色一寒,江景云狞声说道:“汉宇,不是我斤斤计较,但今天的事情,要是没个说法,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可别怪我六亲不认。”

他这话说的很重,使得大厅中诸人心中悄然一跳,哪会不知道,以江景云的脾气,这是要动用他自己的手段,来挽回自己的颜面了。而一旦那般做法,江枫就算是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往后在江家,绝对没有一天好日子可过。

有人目光闪烁,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对江枫报以同情,不过在江景云的高压之下,却是没有人开口说话。

江枫怎会将江景云的威胁放在心上,也是对江景云的死缠烂打烦不胜烦,冷冷一笑,淡淡说道:“江景云,说这话也不怕被风闪了舌头,你什么时候有拿我当你的亲人了?至于所谓的不会善罢甘休,你放马过来就是,我保证一一接着,绝对不让你失望。”

旁边的人,正被江景云的话语所惊,一个个对江枫的前途报以担忧,一听这话,又俱是哭笑不得,那脸色一连好几变。

这哪里还是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嘴的废物,简直就是一混世大魔王,就都是七嘴八舌的声讨起来,就连赵无暇,美眸中都是闪过一抹愠色,显然,是对江枫失望到了极点。而那江景云一家四口,更是口沫横飞,将江枫批驳的体无完肤,看那架势,恨不能让江枫羞愧的自杀一般。

江枫对这些自然不会去在乎,他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委屈自己去逢迎讨好别人的时候不是没有,但那都是实力不济的情况下明哲保身之举,不过若想让他下跪,那是绝无可能。

更何况,今天这事,他从不觉得自己错了。若不是因为父亲的态度,他先前根本就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吵什么吵,都给我住嘴!”老爷子一拍桌子,起了身来。

老爷子常年位居高位,这一发作,声势非同小可,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闭上了嘴巴。

老爷子略显得浑浊的目光,落在江枫的身上,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没错?”

“还请爷爷明确告诉我,我哪里做错了?”江枫一副诚心请教的模样说道。

“既然你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那就给我去好好反省反省,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来见我!”老爷子怒喝道。

“爸,他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仅仅是关禁闭思过,是不是太轻了。”江景云急忙说道,他今天被江枫弄的颜面大失,都恨不能让江枫去死,哪里知道老爷子竟然是雷声大雨点小,轻描淡写的放过了江枫。

关禁闭,这畜生被关的次数还少了吗?哪一次有真的悔改过?他可不认为这样子对江枫有什么作用,更何况,这样做,根本无法挽回他的颜面。

“就这样,此事我自有定夺,我累了,都散去吧。”老爷子最后深深的望了江枫一眼,挥了挥手,让众人散去。

众人虽然百般不情不愿,却也无人敢忤逆老爷子的意愿,一个个带着怒火离开,随后,江枫被佣人带到了自己的住处,变相软禁起来。

江枫的住处也是在别墅群区域,不过他住的别墅,比之老爷子住的别墅,面积上小了许多,但豪华程度不减,而这些,都是江枫自己的手笔。

江枫是笑着进入房间的,对于是不是关禁闭,他自是一点都不在乎,对于老爷子突然转变的态度,他也懒的去想。

他现在想做的事情只有三件,一件是尽快熟悉这个社会,第二件,则是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善这具身体的体质,第三件,查找花田跑马场的幕后推手。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坠马是一起意外事件,但江枫很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谋杀。

而之所以是这样的排序,是因为江枫非常清楚,不管是在什么样的社会中,实力,永远都是保全自己的第一要素,

没有足够自保的实力,做什么都会变得束手束脚。

而且对方既然敢在花田跑马场那样的场合做文章陷害他,有了第一次,那么就会有第二次,如果不尽快提升实力的话,他可不会认为,自己还有这样的好运气!

并且,有过天元大陆那种残酷的生存秩序经验的江枫,从来就不相信运气这回事。

他可不想好不容易有一次重活的机会,就又不明不白的挂掉了!

Ps:虽说已经写了几本书了,但基本上还是个新人,新书期间的成绩对一本书非常重要,肯请诸君多多红票和收藏支持。

另新书期间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章更新,中午十二点和下午六点各一章,偶尔会有加更,求各种支持。

小说《天才公子》 第04章 众叛亲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