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全文免费阅读 慕容妍柳离天逍小说最新章节完整版

主角是慕容妍柳离天逍的小说叫做《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雾月烟雨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刚才对你舍身相救,你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离天逍像个无赖一样,单手扣住了慕容妍柳的手腕压在了头顶。慕容妍柳挣扎了几下难以挣脱,她的动作让她和离天逍的距离更近,原本只是打算逗逗她的离天逍突然之间变得...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第十章 逃离! 免费试读

“我刚才对你舍身相救,你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离天逍像个无赖一样,单手扣住了慕容妍柳的手腕压在了头顶。

慕容妍柳挣扎了几下难以挣脱,她的动作让她和离天逍的距离更近,原本只是打算逗逗她的离天逍突然之间变得有些燥热。

他看着慕容妍柳倔强的眼眸,再次情难自禁的亲吻着她柔软的唇。

这一次,慕容妍柳没有闪躲,她觉得自己似乎找不出拒绝的理由。虽然,离天逍答应了给她充分的选择权利和自由,但是她毕竟是名正言顺的麟王妃,离天逍要了她的身体是属于合理合法的。

慕容妍柳悲伤的闭上了眼睛,离天逍的每一下触摸都让她想起了在大相国寺的那个晚上。她的泪水顺着眼角落下,后来哽咽的强忍着哭泣。

离天逍停止了动作,他看着慕容妍柳痛苦承受的模样,他觉得他仿佛回到了初见慕容妍柳的那一天。

黑暗之中,慕容妍柳无法反抗,无法挣扎,她内心的绝望想必和现在一模一样吧。

他已经毁掉了她之前设定好的人生轨迹,若是他再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要了她,那就真的变成**小人了。

“你如果真的不愿意,那....算了吧!我不会勉强你的!”

离天逍温柔的话语在慕容妍柳的耳边响起,她睁开眼睛愤怒的瞪着离天逍,反问道:“真的吗?”

“真的!”离天逍回答的很诚恳。

“那好!”慕容妍柳气愤不已,她讨厌离天逍在做了伤害她的事情之后,再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虚伪模样。

她趁着离天逍不注意的时候,狠狠的在他的伤口上掐了一下。

离天逍猝不及防,剧痛让他龇牙裂齿,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离开了覆盖着慕容妍柳的身体。

“哇,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离天逍虽然很疼,却也没有真正的生气,他始终觉得,这件事是他有错在先。

“离天逍你给我听着,你违反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我对你很失望!”慕容妍柳很清醒离天逍及时停止,但是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保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啊!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呢?”

“消失!”慕容妍柳指着门外说道。

“不好吧!”离天逍很为难,眼中露出了奇怪的光芒。

慕容妍柳不管这些,扯过离天逍的胳膊就把他拖到了门外,狠狠的甩上房门,吼道:“离天逍,你敢踏进房门半步我就要你好看!”

慕容妍柳惊魂未定,她轻抚着自己的胸口,等到屋子内彻底安静下来,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其实很过分。

但是,她真的无法交出自己的身体和心。那天的事就好像是一根刺一样留在了她的心上。

她低头看了看那半块玉佩,若是不能找到这个人报仇雪恨,她这辈子都不会快乐。

离天逍懵了,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他如此凶悍!

“王爷....”李实初有事禀报走了过来,看到离天逍的模样愣住了。

离天逍看了看自己此时的模样,衣衫不整,十分狼狈!更重要的是,他是被自己的王妃从房间里轰出来的。

大概没有那个男人,会比他更惨了吧!

“王爷,晚上风大,要不....您先去书房换件衣裳?”李实初谨慎的提醒道。

“找本王有事?”离天逍恢复了昔日冷漠,棱角分明的脸上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怒火,让李实初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是的,属下查到一些事,需要向王爷禀报!”

“去书房等本王!”

“是!”

李实初退了下去,在书房等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离天逍已经穿戴整齐走了进来。

“何事,说!”离天逍在椅子上坐下,不怒而威。

“王爷,属下刚刚接到消息,送入京城为皇上贺寿的贡品血珊瑚,在江陵城境内被劫走了!”

“什么?”离天逍暴怒,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凌空一掌打在了李实初的肩膀上,怒斥道,“这么大的事,为何现在才让本王知道?你应该明白,血珊瑚对本王来说有多重要!”

李实初早就料到离天逍会发脾气,他强忍着肩上的伤,咬牙站了起来,低头说道:“属下也刚刚才得到的消息。”

“这件事还有什么人知道?”

“暂时还没有人知道,不过隐瞒不了多久,过不了多长时间消息一定会传到京城来的。”

离天逍的胸口不断起伏着,他暗中经营了这么多年,他已经安排好将太子离天恪密谋篡位的证据放在血珊瑚之中,利用朝廷的军队名正言顺的送入宫中交给皇上。

没想到在最紧要的关头功亏一篑!

“有没有查出劫走血珊瑚的究竟是什么人?”

“王爷,属于已经派出人去调查,不过时间太短,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

“你下去疗伤吧,天亮以后你在手底下挑选几个信得过的手下,你亲自去一趟江陵城,无论如何要把血珊瑚找回来。”

“是!属下立刻去办!”

书房之内安静了下来,离天逍的心情就很烦躁。他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不明白为什么今天会那么沉不住气。

以前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去了哪里?

第二天清晨,果然如李实初所说,血珊瑚被劫的事情被上奏朝廷,立即引起了朝野震动。皇上盛怒之下下令悬赏捉拿劫走贡品的人。

离天逍回到府中,看到慕容妍柳的贴身丫鬟站在房门口,见他走过来竟然吓得瑟瑟发抖。

“什么事?王妃呢?”离天逍直觉慕容妍柳出来什么事。

“王爷饶命啊....”丫鬟竟然跪了下来,哭着说道,“不关奴婢的事,请王爷饶命....”

“别哭了,王妃呢?”

“请王爷过目!”丫鬟小心翼翼的将一封信高举起来,交到了离天逍的手里。

离天逍看着清秀的字迹,哭笑不得!

这竟然是一封慕容妍柳留给他的休书!

不对,准确的说,这是一份慕容妍柳用他的口吻写下的休书,并且她自己已经在上面签字画押表示同意。

这叫什么事儿!

小说《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 第十章 逃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