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宠》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辛萝唐非聿)

主角是辛萝唐非聿的书名叫《掌心宠》,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小七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辛萝还是想得太简单了。辛萝虽然算不得养尊处优,可平时的任务就是读书和玩乐,对于家务的事从来不曾接触。有些看来起来极为简单的活,其他的人干起来非常的轻松,但辛萝亲自去做,却难于登天。两天...

推荐指数:10分

《掌心宠》在线阅读

《掌心宠》 第010章 让她一个人做 免费试读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辛萝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辛萝虽然算不得养尊处优,可平时的任务就是读书和玩乐,对于家务的事从来不曾接触。

有些看来起来极为简单的活,其他的人干起来非常的轻松,但辛萝亲自去做,却难于登天。

两天以后,辛萝的手上多出几个血泡,都是做家务磨出来的。

两个女仆分别叫阿芳和阿菊,辛萝并不知道她们的真名叫什么。

在唐家,所有的仆人都称为阿x,辛萝从来没有听过谁叫出完整的名字。

辛萝猜想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叫唤,另一方面可能就是唐非聿的因素了,他要让所有的仆人明白,在这里,你们唯一的身份就是辛萝的仆人,你们的名字也只是一个代号,毫无意义。

这个**果然是有极强征服欲的人,也或许他根本就不能算是人。

他是恶魔,没有人性的恶魔。辛萝一看到他,心里就会腹诽:“你这样的祸害怎么不去死?”

“阿芳,我的书桌上怎么会有水渍没有擦干净?我不是说过不许用湿毛巾擦拭我的书桌的吗?”那个**从书房走出来,厉声呵斥道。

阿芳没有说话,只是怯怯地看了辛萝一眼。

“那书桌是我擦的,不用湿毛巾,怎么擦得干净啊?”辛萝倒不是装英雄保护阿芳,只是事实上那书桌确实是她擦的。

“阿进,你没有跟她交待过,我的书房和卧室的家具需要专门的清净剧来清洁吗?”唐非聿转身看向管家,冷冷地说。

“这个……”阿进低下头,不敢说话。

他之所以不敢说话,是因为他是向辛萝交待过的,只是辛萝嫌用那种清净剧小面积地慢慢清洁太费事,所以就自己作主用湿毛巾擦了。

“他有跟我说过,只是我觉得那样擦效率太低,所以我就用湿毛巾擦了。”辛萝不想让阿进为难,就又主动招供。

唐非聿走了过来,一步步向辛萝逼近。

他又伸出手捏住辛萝的下巴,用力地将辛萝的头往上抬,他的手太有劲,捏得辛萝生疼,还不敢叫痛。

“你是不是还没有完全明白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佣人,你是刚进来的,所以你资历最浅,你的地位都没有阿芳她们高!她们一直都按我说的去做,你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认为你是辛家的大小姐?还是误以为你是我妻子?如果你真这样认为,那我告诉你,你什么也不是!你就是唐家的佣人,而且是最低贱的佣人!”他盯着辛萝的眼睛,眸色冰冷。

“我知道。”辛萝淡淡的回应。

他又一愣,他应该以为辛萝会和他争辩,但事实上这女人没有,只是平淡地承认她就是一个佣人。

“你知道?”

“我现在对于当辛家大小姐没有兴趣,至于当你妻子,我更没有兴趣。”辛萝垂眸,无争无辩。

这话显然打击了他,他狠狠地盯着辛萝,“阿芳,从现在开始,你们放假三天,所有的家务,都让她一个人来做!”

“先生,这……”

管家应该是想为辛萝求情,但被他喝止:“难道你也想违抗我的意思?”

“我做就是。”辛萝又淡淡地说了一句。

他冷笑:“好!每件家务都要做好,做不好,阿芳她们就无限期放假,直到你做到让我满意为止!”

“没问题。”辛萝依旧表情平静。

辛萝无所谓的态度,彻底地激怒了他,他高高举起了手,应该是想打辛萝,但又放下,转身走开。

场面上的胜利带来的后果其实相当严重,辛萝必须得从早上五点起来就开始干活,家务这种事,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但其实琐碎而复杂。

唐非聿对辛萝的要求苛刻到变态,他会亲自检查辛萝做的家务,如果做不好,他会马上让她重新做,所以辛萝一般都会干到凌晨还在忙。

好在他一不在家,阿芳就会马上帮辛萝干活,她干活的效率很高,她一出手相帮,辛萝就可以赢得更多的休息时间。

现在辛萝才知道以前觉得,佣人做那点事情很简单,其实佣人真不容易,辛萝现在才真正明白。

辛萝的手开始变得粗糙,完全找不到原来千金小姐的细腻柔滑。

但因为每天做很多的家务,辛萝的身体却越来越壮实,内心也越来越安静,辛萝感觉自己在慢慢地蜕变,变得更加理性和成熟。

辛萝以极快地速度成长着,完全不再用以前那种稚嫩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以前辛萝一度想到过一死了之,但辛萝现在不会那样想了,她得好好活着,如果死掉了,经历的这些苦难就太不值了。

为了妈妈,为了乐达家,为了辛萝自己,辛萝都得好好活着。

辛萝几乎不再正眼去看唐非聿,他吩咐自己做的事,辛萝会努力地做好,便从不和他交流

他骂自己的时候,她就听着,不管他骂得多难听,辛萝都不还嘴。

辛萝觉得,唐非聿肯定是变态,她都这样了,他还找各种理由来为难自己,不管他怎么为难,辛萝都一声不吭。

这一天吃过晚饭,辛萝照例是系着围裙继续收碗筷,唐非聿却在厨房门口拦住她。

辛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有事你吩咐。”

“这些家务,你可以分一些给阿芳他们做了,你不必一个人承担了。”他冷冷地说。

辛萝当然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暗想,妈的,有猫腻。

“我的话你没听到吗?”他又沉声问。

“听到了。”辛萝简单地答,本来都不想答,只想‘嗯’一声就算了,但辛萝又担心他误会自己是答应他,于是就说‘听到了’。

听到了只是代表辛萝的耳朵听到他说的话,不代表会按他说的去做。

“那你现在就把这些碗筷交给她们收拾。”他冷冷地说。

辛萝嘴角浮起一丝嘲笑,“这是我的份内事,我是佣人,现在唐家的碗都归我洗。”

“可是明明有洗碗机,你为什么不用?非要用自己的手去洗?”他问。

“我愿意。”辛萝又简单地答了三个字。

“你是不是在用你的沉默向我示威?”他哼笑一声,声音低沉。

“没必要。”辛萝再次用三个字回答他。

辛萝发现这种三字经的回答方式很有意思,不但能将简单的意思说清楚,还能表达自己对他的不屑。

他果然动怒

“你不会说人话吗?为什么你总是只说三个字?你就不能多说一个字?你是不是脑残了?变成**了?”唐非聿即使动怒也很冷静,只是气势更加低沉,让人不寒而栗。

阿芳他们听到他在怒斥辛萝,以为辛萝又犯了什么事,都站得远远的观察,不敢走过来。

“我没有。”辛萝再次使用三字经。

这个回答辛萝自认为很妙,只是说没有,但并没有说什么没有,没有什么,更加有力地表达辛萝的不屑。

“你敢再这样三个字地说一次?”他举起了手。

辛萝抬头看着他,他的脸棱角分明,此时因为愤怒而微微阴沉,辛萝看到他眼里的怒火,心里一阵痛快。

“想打我?”辛萝还是只有三个字。

他举起的手还是没有打下来,只是狠狠地推了辛萝一下,辛萝立刻摔倒,手里的碗掉在地上立刻发出响亮的破碎声。

辛萝什么也没说,开始收拾破碎的瓷器,甚至都没有戴手套,那尖锐的破片角很快划破辛萝的手,在雪白的瓷器片上留下点点血印。看起来像绽放的春花,有鲜艳的残忍。

其实很疼,但唐非聿在这儿,辛萝忍着。

不管是否有血流出,依然一声不吭地继续收拾残片。

他在旁边愣愣地看着辛萝所做的一切,脸上没有同情,渐渐面上的愤怒收敛,但变为好像那血不是从辛萝体内流出,倒像是从他体内流出一样,让他愤怒。

“你疯了么?”他突然出声,粗暴地将辛萝拉开,不再让她收拾那些碎片。

辛萝看着他,一言不发,这一次,连三个字都懒得说。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她包扎呀!”他对着一边的阿芳她们大吼。

阿芳她们被他吼得心慌,赶紧去找消毒水和纱布去了。

上次的事件,辛萝算是以割伤手为代价在气势上完胜了唐非聿。

一个人不管他如何强大,当你能将他的愤怒和挑衅都视若不见时,他的挫败感会越来越强烈。

强势的人都有极强的征服欲,他们靠征服来证明他们的统治地位,显示他们的与众不同。

和他们自认为必要要体现的价值,当他们感觉到无法征服时,他们就会表现出动物般的暴躁,进而采取更凌厉的征服行动。

唐非聿,显然就是这样的一只有着极强征服欲的动物。

在他面前,辛萝处于极度的弱势,就像狼和羊羔的关系。

但是狼可以吃掉羊羔,却未必能让羊羔对他心悦诚服。

唐非聿可以随意羞辱辛萝,却无法征服她,至少在精神上他做不到,辛萝可以卑微地向他下跪,但那是为了乐达家族的企业。

辛萝要让他知道,除了他的钱能帮辛家的公司走出困境之外,他这个人本身在辛萝心中一文不值。

小说《掌心宠》 第010章 让她一个人做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