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纵宠之顾少的挂名娇妻》免费阅读 杜若玖顾行止在线阅读

主角是杜若玖顾行止的小说是《一世纵宠之顾少的挂名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夜中月创作的总裁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某个国级的研究所。位于建筑中心的一间研究室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身影,手中执着一支试管,那里面的淡绿色液体微微起伏着。这时,一名工作人员推门而入。“所长,我们查到那位的行踪了。”“哦?”“是的,所长,那位...

推荐指数:10分

《一世纵宠之顾少的挂名娇妻》在线阅读

《一世纵宠之顾少的挂名娇妻》 第3章 三年之后 免费试读

某个国级的研究所。

位于建筑中心的一间研究室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身影,手中执着一支试管,那里面的淡绿色液体微微起伏着。

这时,一名工作人员推门而入。

“所长,我们查到那位的行踪了。”

“哦?”

“是的,所长,那位将会出现在华国。”

“华国是中草药之都,她出现在这里,倒是不奇怪,你们找到她之后,争取将她请回来。”

“所长,那位,真如传说中那样厉害?”

“世界上疑难杂症高发地一直有病例传出,可是这三年间,那些病例,全都消失了,而那些地方,都出现了‘神医’的传说。”

“这样的人,你说厉不厉害?”

“这……不知道是真是假。”

“无论真假,将这位‘神医’级别的人物请回来,我们研究所自然会成为万众焦点……”

……

某处超级财团。

位于黄金地带摩天大厦顶楼,那硕大的会议室中,光线昏暗。

那些围坐于会议桌旁的人,亦是面目模糊。

“我听到消息,大人物的义女回来了。”

“是么?这倒挺意外。”

“不管意不意外,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如果我们能够把她拉到我们这边,我们在华国的发展,恐怕得一日千里了。”

……

入眼便是漫天黄沙,本是人迹罕至的沙漠地带,却是有着一栋工业风格灰色的建筑。

雇佣兵总部。

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前,一个身影正静静正注视着窗外那浑浊的天空。

“Boss,听说那人现在位于华国,我们要追过去吗?”

“华国?难道那边有什么动静?”

“华国最近似乎没有什么赛事,那人好像是因为私人原因回去的。”

“唔,这样,你们追上去,争取让她加入我们。”

“这样的人,无论是哪个组织,都会抢着要。”

“我们,自然是不能落后。”

***

三年说来不算太长,但绝不短,足以发生一些变化。

杜若玖静静地伫立,外面的街景倒映镜片上,变化万千。

不只是这座城市,人,也变了。

杜若玖素手轻抬,纤细的手指将墨镜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双清透的,充满了坚定的眼眸。

此时的杜若玖一身利落的风衣,长发披肩,腰身笔直,目光坚定,整个人平添一抹英气。

这个时候,若有旧识见到杜若玖,也肯定是不敢相认的。

这位坚定的女子,还是之前那个瘦弱不堪,风一吹就倒的弱女子么?

“爸爸,你放心,当年迫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杜若玖红唇微启,柔和的声音吐出的却是坚定的话语。

说罢之后,杜若玖不再停留,径直往外走去。

一个小时之后,她站在了一栋摩天大楼前,神情复杂地看着大楼前的牌子。

杜氏药业集团有限公司。

这十个字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但是这十个字的背后,杜若玖印象中一直很新的大楼却充满着破败的气息。

当年,这栋大楼是这片商业区中最新的,一直是这块区域的地标,附近大楼里上班的职员们路过这里的时候,都会用带着羡慕的目光仰望它。

然后现在,周围大楼林立,倒显得杜氏的办公大楼不合时宜。

杜若玖轻轻摇头,发丝晃动,挥去了心中那说不上来的惆怅,目光重新变得坚定。

定了定心,杜若玖莲步轻移,行至公司对面的一间咖啡馆。

咖啡端上来之后,她一手支颐,侧脸看着对面公司的方向。

不久之后,一个中年人走出公司,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杜若玖神情一动,迅速拿出手机,拨了过去。

不一会儿,就见到那个中年人接通了手机,脸上浮现惊讶的神情。

他往四周看了看,然后看向了咖啡馆的方向,脚步挪动,向这边走来。

咖啡馆在杜氏大楼的对面,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那栋辉煌不再的大楼。

杜若玖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微低头,抿了口咖啡。

“小玖,好久没有见过你了。”

中年人坐在对面,看着杜若玖,神情有些激动。

是的,这是杜若玖回来第一个找的人。

赵国华,是父亲的老下属了,对父亲忠心耿耿,以前过年的时候,他还来过他们家,杜若玖一直称呼他为赵叔叔。

“赵叔叔,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你说。”

杜若玖的手微微捏紧,她看着赵国华,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当年那件事情,究竟经过谁的手?”

闻言,赵国华一愣。

不过,他显然是知道那件事是指哪件事。

只见愣了片刻之后,他抬眼看向杜若玖,却先是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当年这件事情,我也觉得有问题,其实当时参与的人不多,因为那个单子不大。”

杜若玖安静地听着,抿了抿唇角,轻声问道:“赵叔叔,那你知道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赵国华想了想。

“要说是青山做的,我是万万不能信的,但是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听到此处,杜若玖心顿时一紧,难道说,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赵国华再次沉思片刻,毕竟过去了那么久的时间。

所幸没过多久,他便是再次开口道:

“你可以去找一个人,当年的单子是他处理的。”

听到这里,杜若玖的眼睛顿时亮了亮,有线索就好。

赵国华转身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老旧的通讯录,低头翻了起来。

像赵国华这样的父辈,仍旧是在用这种老式的记录方式。

随手翻了几下之后,赵国华似乎是翻到了,将其中的一面纸撕了下来,说道:“给,幸好我还留着。”

将纸张递给杜若玖的时候,他看了杜若玖一眼,叹息了一声。

“现在的杜氏,再也不是之前那样了,要是青山没有出事该多好。”

杜若玖从赵国华的手中接过了纸张,看着赵国华,有些不解,眸光闪了闪,问道:

“现在的董事长是大伯吧?”

大伯杜青河没有好好打理杜氏么?

赵国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旋即又是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想再多说,他低头看了看时间,道:

“我还有工作,就先走了。”

杜若玖的视线扫过赵国华胸前的工作证,心里微微发酸。

以前,赵叔叔是很受父亲器重的,三年过去,他竟然降职到了一个小小的部门主管,这可不是一个有能力的老员工应得的待遇。

杜若玖看着面前这个比印象中苍老了很多的中年人,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如果父亲还在,赵叔叔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赵叔叔,谢谢你。”

杜若玖将赵国华送出咖啡馆。

站在门外,赵国华转过身来,看着她说道:

“小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只要能帮,我一定帮。”

看着满脸皱纹的赵叔叔,杜若玖冰冷了许久的心忽然就是一暖。

她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看着赵国华的身影消失在杜氏大楼中,杜若玖方才转过身来,扬起手挥了挥,一辆计程车便是“兹”地一声,停在她的面前。

“小姐,你去哪?”

杜若玖坐上车,计程车司机大着嗓门问道。

她垂首看着赵叔叔写了地址的小纸片,对着微微暗黄的纸,将上面的地址报出来。

“董事长,董事长?”

杜氏大楼门前,西装革履,身形挺拔的中年人转过头来,不悦地看了旁边的人一眼。

跟在董事长身边的秘书身体一颤,低了头,将手往前伸,低声说道:“董事长,您的电话。”

杜青河冷哼了一声,这才将手机接过来,一边将手机放在耳边,一边瞥了一眼对面咖啡馆的方向,面色有些阴沉。

秘书也顺着往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咖啡馆前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

计程车在公寓楼前停了下来,一个清瘦的身影迈了出来。

看着面前的公寓大楼,杜若玖的眸光闪了闪。

按照地址,杜若玖很快就乘坐电梯来到了一扇门前,确定了是面前的这扇门,她伸出纤纤玉手,按下了门铃。

“谁啊!来了,来了!”

门铃响了两声之后,里面就传来了应答声。

脚步声停在门后,门板被拉开。

看见站在外面的杜若玖的时候,里边的人愣了一下。

“你是……”

“……钱叔?”

杜若玖开口,看着面前这个面向敦厚的中年人。

听见杜若玖的称呼,中年人再愣,仔细地看了她几眼之后,有些迟疑地喊道:“小,小玖?”

五分钟之后,杜若玖坐在老旧的沙发上面,看着坐在对面的钱强东。

跟赵国华一样,钱强东也是父亲手下的老员工了,忠厚老实。

没想到,三年前出了那件事情之后,钱强东也被辞退了。

“都怪我,要不是我没有检查清楚,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钱强东双手捂住脸,有些颓丧地说道。

看着这样的钱强东,杜若玖心里也是不好受,回到都城到现在,看见的这些父亲的老下属们,似乎生活都不是很如意。

她还记得以前跟随父亲跟这些老职员们一起聚餐的情景,她记得那时的钱强东跟父亲说话时精神饱满的样子。

杜若玖的眼眸暗了暗。

三年前的那件事情,毁掉的可不只是父亲一个人。

想到这里,杜若玖想要查出真相的决心就更加坚定了。

“钱叔,我记得您一向小心谨慎,那批药品到达的时候,您有没有检查过呢?”

那批送到杜氏的药品,最终却将她的父亲杜青山送上了法庭。

“检查过,怎么会没有检查过呢!”

听见杜若玖的问题,钱强东将脸抬起来,他的眼中泛着血丝。

“小玖,公司每到一批货物,我都是要检查的,一遍不够,我还要检查三遍,无论多么小的单子都是这样。”

钱强东的情绪比较激动,杜若玖连忙安抚地点点头,柔声说道:

“钱叔,您别着急,我相信你。”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只是当年的事情,我还想听听细节。”

当年这件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几乎是一眨眼,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父亲就被控告走私窝藏毒品。

然后,父亲就被……

那是不能触碰的回忆,只须忆及一点点,心头就像是被匕首狠扎一刀,痛得难以忍受。

杜若玖深吸了一口气,如今不是徒增悲伤的时候。

“我检查过,当初警察问我的时候,我就是这么说的。”

钱强东看着杜若玖,嘴唇颤抖着说道。

不难看出来,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很深。

“我这三年来,一直在想,一直在想,我明明是看过的,那些药品,就是最普通的药品,怎么就会变成了毒品?”

听到这里的时候,杜若玖皱了皱眉,看向钱强东,问道:

“钱叔,当初是你最后一个检查的么?那批药品,还有没有别人碰过?”

钱强东苦笑了一声,道:

“是我最后一个检查的,仓库的钥匙在我这里,没人能够进得去。”

“仓库的钥匙,就只有您有么?”

杜若玖不死心地追问。

闻言,钱强东沉默了片刻,最终抬眼看向杜若玖,点了点头,说道:

“有,还有一把钥匙。”

听见钱强东的话,杜若玖眸光顿时便是一闪。

然则,钱强东随之而来的话又让她的希望破灭了。

钱强东看着杜若玖,说道:“还有一把钥匙,在杜董事长……你父亲的手上。”

钥匙在父亲手上,那也就是说,唯有父亲才有可能接触药品。

杜若玖叹息了一声,她早知不会这么顺利。

然则,只要那些人还在,找到突破口只是时间的问题。

便是于杜若玖沉思的时候,碰碰碰,粗暴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钱强东看了杜若玖一眼,起身开门。

“你们找谁啊?”

“让开!”

杜若玖整理好思绪,将脸转过来的时候,就见到钱强东被挤到一边,两个人也紧跟着出现。

小说《一世纵宠之顾少的挂名娇妻》 第3章 三年之后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