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鼎韩月仪小说阅读 陈鼎韩月仪小说玄宗末战

小说主人公是陈鼎韩月仪的小说叫《玄宗末战》,本小说的作者是杭州城市公子写的一本历史军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回到特等餐车,陈鼎霍然站起,因为动作太过剧烈的缘故,以至于带动了桌子上的餐盘,带酱的牛排一下子就落在他衣服上,顿时变得脏兮兮。陈鼎的动作惊动了其他人,餐车正在就餐的贵客们愕然地看着陈鼎,不明白他为何如...

推荐指数:10分

《玄宗末战》在线阅读

《玄宗末战》 第2章 阿修罗场 免费试读

回到特等餐车,陈鼎霍然站起,因为动作太过剧烈的缘故,以至于带动了桌子上的餐盘,带酱的牛排一下子就落在他衣服上,顿时变得脏兮兮。

陈鼎的动作惊动了其他人,餐车正在就餐的贵客们愕然地看着陈鼎,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失态。

那是因为,陈鼎感觉到一股强大而邪恶的气息,正弥漫在火车的远处。

火车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厉害的气息呢?若是有玄裔存在,根本瞒不住陈鼎。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前去观察一番的时候,片刻又听到了砰砰的枪声,随之餐车车厢一震,火车慢慢地停了下来

津浦线贵客云集,沿途马匪遍地,因此火车上是配备有持械乘警的。陈鼎对于枪械略有研究,光听枪声就非常耳熟,乃是汉阳造。砰砰的枪声不绝,显示起码有数个乘警在连续不断地开火,难道有马匪来劫车了?但是那强大而邪恶的气息又是怎么回事呢?

餐车里面的贵客听到枪声以后开始惊慌起来,有的人抽出随身携带的手枪护身。

突然,有人大刺刺地闯了出来,冲出餐车,奔向枪声响彻的车厢。

陈鼎一怔,定睛一看,居然是那位猎装小姐,莫非真以为自己是福尔摩斯?那些保镖、奶妈和丫鬟,也马上追出来,大呼小叫赶上去。

陈鼎摇摇头,自己胆色居然还不如一介妇人,不由得大为惭愧,于是立即拔腿上前,跟在后面。

餐车位于火车最后一节车厢,之前是特等车厢和一、二等车厢,没有几个人,或是去餐车就餐了,或本来就人数不多,前行非常顺畅。倒是在车厢里面的那几个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手中已经提着行李了,一旦火车停驰,立马夺路下车。他们以为马匪来劫车了,毕竟前几年刚刚发生过临城劫车案,连洋人都不放过。

最前面几节是三等车厢,本来人满为患,然而此刻车厢里面大乱,乘客们砸开车门,蜂拥而出,男人的大喝、女人的尖叫、小孩的哭声响彻一片,人们相互踩踏,在车厢里面留下了满地的鞋子和行李。

陈鼎在汹涌的人潮中艰难逆行,心念转动,便施展了乘风术中的一个招式“风雨无阻”,聚集周围的阴气与阳气,在周身形成一层半寸厚的气息,他就像敷了油的泥鳅,灵活地在人潮中穿梭,接近他的人,都不由得被他身上的那层气息所滑开,轻易地挤过人潮,要进入另外一节三等车厢。

越接近那节车厢,强大而邪恶的气息越明显,使得陈鼎不由得心跳加快,他还从来没有单独面对过如此强悍的对手,究竟是何方高人?

陈鼎正要从两节车厢之间的通道冲过去,进入另外一节车厢的时候,突然左侧被人一顶,有人强行挤过来,由于两节车厢之间的通道本来就不宽,两个人并排在一起,顿时都卡住了。

陈鼎扭头一看,居然是那位猎装小姐,她本事倒是不小,强行穿过汹涌的人潮。至于保镖、奶妈和丫鬟,不知道去哪里了,估计被人潮给冲散了。

那位小姐大怒,冲着陈鼎喝道:“**,你干嘛挡我道,我急着去救人,你知道吗?”

陈鼎长身玉立,但是这位小姐个子修长,也不矮,陈鼎稍微低头,正好和她的怒目接触,只觉得这位小姐生气倒是亦为可爱。

陈鼎心想:明明是我先过来,还不晓得是谁挡谁的道。好男不和女斗,我不会和你计较的。

那位小姐可不管他,气喘吁吁地用力挤过去。她虽然是一位女性,力气还不小,顿时挤了上前,连带陈鼎都被拉过去,只是用劲不免过猛,两人都失去平衡,噗通一下,向前扑倒,恰好进入了另外一节车厢。

两人都被摔得灰头土脸,来不及吵架就赶紧先爬起来,他们一抬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与其说这是一节装人的三等乘客车厢,现在不如说是一节装货的货车车厢,货物当然是肉——人肉。

车厢里面的场景,简直是一片阿修罗场。

首先,闻到的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随后,能够看到夺目的血痕溅在车厢壁上以及地板上,使得长长的车厢里面被染成了一片血红。

既然有鲜血,那么自然也有死人。

死人的景象非常凄惨,近处,可以看到几条肢体,是人腿、胳膊,胡乱落在车厢里面。肚肠、肝肺等内脏,更是胡乱飞散,数米长的肠子缠在天花板上,好像是一条红色的长虫,还在吧嗒吧嗒的滴下消化物,构成一幅怵目惊心的妖异画卷。远处,则有几具死尸,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坐在硬板椅上,两眼死不瞑目地瞪着天花板,口角流出一道血痕。他们的胸腹部,好像有一颗炸弹曾经埋在里面爆炸了一样,掀开了整个胸腹部,柔软的腹部爆出了一个大洞,即使有坚硬肋骨保护的胸部,骨头也被撕裂开,白森森的骨头露在鲜红的血肉外面,好像一排篱笆。

死者的肚子已经完全空了,里面的内脏被巨大的冲击力喷散,这就是车厢里面遍布内脏的缘由。

如此恐怖的场面,连曾经亲历军阀混战,见识过战场一枚炮弹下来,肢体横飞、内脏四溅的陈鼎也不由得脸色白了,究竟是什么可怕的力量,导致了这种场景。

“哦哦哦!”

陈鼎听到了旁边的异声,借着眼角余光瞄过去,这位喜欢扮演福尔摩斯的小姐,心理素质却未必有福尔摩斯那么强韧,见到了如此惨烈血腥的场面之后,腹部一阵翻腾,忍不住跪在地上呕吐起来。

此刻陈鼎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寻找那股奇异的强大而邪恶的力量上,他断定,就是那股力量在作祟,所以无暇顾及豪门小姐。

这位小姐倒是也坚强,吐完以后,用袖子擦擦嘴巴,站了起来,随后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陈鼎又偷瞄了一眼,不禁被吓住了。那是一把左轮手枪,与其说是手枪,还不如说是大炮,枪管足足有一尺来长,口径大得吓人,别说打死人,就是铁甲车也打得穿,小姐那弱弱的胳膊,能够撑得住这么猛的火器吗?

这位小姐拿出了手枪以后,就觉得胆子顿时大了十分,于是抬起右脚,把大皮靴踩在铺满鲜血和内脏的通道上,步步为营,小心地搜罗。她舞着枪管四下里打量,秀眉紧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们似乎吃了炸药一样,炸药在肚子里面爆炸,掀飞了内脏。如此骇人的杀人场景,即使她通读侦探小说,阅览怪案卷宗,也从未听闻过。

小说《玄宗末战》 第2章 阿修罗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