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家药娘》小说阅读 越绣宁林炤小说

《天家药娘》是作者今年霜降時分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天家药娘》精彩章节节选:越榴红着急的跺了跺脚,道:“哎呀我不是说不让你回来,我是......你怎么样啊?你三叔找了你好半天,伤的那么重,怎么还到处乱跑的?快叫我看看,先给你包上......”说着伸手想看看她的头发。越绣宁笑着...

推荐指数:10分

《天家药娘》在线阅读

《天家药娘》 第19章跟二婶的冲突 免费试读

越榴红着急的跺了跺脚,道:“哎呀我不是说不让你回来,我是......你怎么样啊?你三叔找了你好半天,伤的那么重,怎么还到处乱跑的?快叫我看看,先给你包上......”说着伸手想看看她的头发。

越绣宁笑着忙往后躲:“头上的不用包,就那么放着好了,几天也就愈合了,记着不要碰到了水。小姑你也松开吧,包着反而不容易好,而且头上的伤口,真的要敷药包扎,也必须将头发剃了,这样胡乱弄着哪儿行啊。”

越榴红一听要剃头,已经是连连摇头了。

她自己也不想这样包着,三哥给她包的歪七扭八的,多难看啊,她这样的年纪爱美都是天性,要不是全家人都在这边盯着叫她包起来,她一个人实在难以说服那么多人的话,早已经不肯了的。

听了越绣宁的话马上就动心了,问道:“不用包就可以吗?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常识。”越绣宁笑着伸手帮她将头上包的拿下来,不知道谁给小姑包的,倒是一圈又一圈的,但像她这样的大夫一眼都能看得出来,其实根本就没有包扎到伤口。

头部的伤口比较难包扎,必须将伤口周围的头发剃了,清洗了伤口之后上药,然后垫上棉纱,贴住就行了。

昨天越绣宁就已经看过了,小姑的伤口不深,大约半寸长,出了点血,只要保持清洁,不要乱动不要碰水,三五天就能好了。

越绣宁自己头上的伤口也没看,但是也不打算包扎了的,主要是太麻烦了。她这几天打算不洗头,梳头不碰伤口,吃点鱼腥草等具有消炎作用的菜就可以了。

刚将越榴红头上的棉布拆下来,就听见身后有动静,几乎同时越榴红叫了一声:“二嫂,你要干什么?!”

因为大约已经知道顾月娘想要干什么了,所以越榴红的声音因为严肃而显得有些厉色。

越绣宁忙转身,但还是晚了一点,眼角余光看见顾月娘伸着手正往自己脑后挥,她已经来不及躲了,只是下意识的侧了一下头。顾月娘一巴掌没打实,但手指尖还是打在了她的头上,正好就碰到了越绣宁的伤口。

越绣宁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并且马上火冒三丈!

炕上做了一半的鞋垫子,顺手抓了起来,一下子就照着脸挥了过去!

越绣宁不能让顾月娘也养成随手就揍自己一顿的习惯,得叫她知道,自己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打得。越赵氏对自己动手,自己不能还手,因为还手的话不管是二叔、三叔还是小姑都会生气,原本自己在理,也变成没理了。

但顾月娘不一样,三叔和小姑未必就觉着她的所作所为都对,尤其她之前帮着越赵氏动手打了吴玉,吴玉可是她大嫂。既然顾月娘自己都没大没小了,那就别怪别人也这样对她。

鞋垫子实实在在的扇在了顾月娘的脸上,反倒是比手打在脸上更疼,针扎了一样,顾月娘真真的被打愣了。

连越榴红也愣住了。

越绣宁厉声叫道:“别以为我和我娘一样好欺负,你敢再打我一下试试!”

顾月娘这才反应过来了,顿时气炸了肺!她恼怒越绣宁是因为她不干活,白天跑的人影不见的,以前还有越榴红可以做饭,顾月娘便依然能躺在床上不动弹,但是越榴红受伤,婆婆那边就没好脸色,今天冷着脸将她叫下床命去做饭,中午做了一顿了,顾月娘满肚子的气,看见了越绣宁就想动手打两巴掌出出气。

万没想到居然反而被扇了一巴掌,还是被鞋垫扇的,这可是奇耻大辱!顾月娘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双手呈爪样没头没脑的就冲着越绣宁的脸抓了过来!

“啊!你敢打我?你个小**敢打我!我抓花了你这张......”

越绣宁在她愣住的一刹那就准备好了,等她刚作势冲过来,便提起裙子一脚就给踢了过去!

她今天也是安了心要好好教训一下顾月娘,免得她觉着自己和母亲一样是随手就能打的人,越绣宁今天是一定要改了顾月娘这个毛病的。

一个窝心脚,正踹在了胸口,顾月娘被踹的往后跌去,一**敦敦实实坐在了地上,大约是尾椎骨受了力,顾月娘发出了一声更加凄厉的嚎叫。

越绣宁并不乘胜追击,只站着看。

一眨眼的功夫就打成这样了,越榴红才刚来得及站起来而已,叫了一声:“啊呀别打......”急忙的伸手想要抓住越绣宁。想不到却非常的容易,直接就抓住了,越榴红一下又松开了她,慌忙的去看地上顾月娘。

“二嫂,你没事吧二嫂?”

她慌里慌张的将顾月娘扶了起来,顾月娘喘了口气再次要一鼓作气的冲上来狠狠揍一顿越绣宁,不然这口气真真要憋死的了的时候,身体突然就像是飞出去了一样,直接就被人从后面扯住了往后踉跄好几步,被拖出去了门去。

“啊,相公!那个小蹄子......”顾月娘下意识的以为是越民耕,因此乱喊了一句,谁知道一扭头看见从旁边走进去的是越尚耕,说话的声音一顿,然后回头看身后,刚刚扯自己的到底是谁?

身后却没人了。

“你跑哪儿去了?找了你一天。”越尚耕跟越绣宁说话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将手里的纸包递过来:“快点把药敷上。”

越绣宁接了过来,点头:“知道了,谢谢三叔。”

越尚耕转头看见越榴红又将头上包的取下来了,顿时恼怒的道:“你又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包着拆了干什么?”

显然,家里头这几天闹得天翻地覆的,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开始闹腾,这让越尚耕心情也非常的不好,加上他的脾气有点随越赵氏,也算是暴躁的,所以更加的没好脸色。

但心地不同,越尚耕就算是脾气不好,但做出来的事情跟越赵氏就是有天壤之别。

顾月娘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扯自己的应该是越尚耕,顿时不干了,冲过来叫道:“老三!刚刚是谁扯我?是不是你?你现在愈发......”

小说《天家药娘》 第19章跟二婶的冲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