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阅读《喋血荒漠》羽虎佳曲梦如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羽虎佳曲梦如的小说叫《喋血荒漠》,是作者虎勇所编写的都市兵王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知就里的梦医生,看着他们两个人像公鸡打架眼对眼对视着,扑哧一笑再说:“嘎嘎嘎——你们两个别演戏了,好好笑耶——”羽队长一听不好意思啦,瞪了一眼小赵说:“你老年痴呆呀?宝贝提包忘了?那可是阿里巴巴的宝...

推荐指数:10分

《喋血荒漠》在线阅读

《喋血荒漠》 第五章无人区 免费试读

不知就里的梦医生,看着他们两个人像公鸡打架眼对眼对视着,扑哧一笑再说:“嘎嘎嘎——你们两个别演戏了,好好笑耶——”

羽队长一听不好意思啦,瞪了一眼小赵说:“你老年痴呆呀?宝贝提包忘了?那可是阿里巴巴的宝库,知道了......”

“切——说提包不就完了?干嘛说的题不达意?我还以为......”“呵呵——臭小子没有一点点丰富的想象力幽默感,赶紧的取出来。”羽队长得意洋洋的说。

媚眼如丝的梦医生,文静的看着他们俩个人掐,艳如桃李的面容含着微笑,就像慈眉善目的观世音菩萨。小赵在床铺底下拉出一个大提包,羽队长从里面取出了一包市面上不多见产自上海的巧克力奶糖,抓了一把给梦医生。

诧异的梦医生伸出凝脂般的手接住一看,惊骇的说:“巧克力奶糖?你你——你们——怎么会有这么高级的东西......”

“这是一个故人送给我的礼物,高级吗......”“那当然了,这是产自上海的巧克力奶糖,市面上看不到买,我们这里就更加是看不到了,这可是奢侈品......”“哦——这么稀罕?那你就多拿些吃......”“这怎么好意思?够了——够了——”梦医生客气地说着,把自己的口袋都装满了。

羽队长给小赵抓了一把说:“你也吃,消消气,今天把你对不住了,师傅我不是故意的。常言说无巧不成书,赶巧了,别往心里去唵——去通知一班长集合队伍去洗澡,完了吃饭。”

赵群里的口袋里装了一大把糖,吃了一块甜如蜜,高高兴兴的出去了,羽队长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呵呵——小孩子打疼了吃块糖就过去了。”

梦医生不解地说;“哦——你打他了还是训他了......”

“哈哈哈......都没有。”他笑着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梦医生一听忍俊不止,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眼泪都笑出来了。抬起素手擦了擦杏眼说:“你真逗,这么大的房子里没地方吐水?非要吐到小赵脸上?你这个人真坏......”

“呵呵——是吗?你看我什么地方坏......”“嗯——你坏的地方可多了,别的地方现在还看不出来,就看你看我的贪婪目光就包藏祸心,居心不良......”“呵呵——谢谢夸奖,算你识货,这是我欣赏的目光。欣赏是有品位的,诗经的开头就说:鹳鹳之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不是?漂亮美丽是造物主赐给人们的精神食粮,如果不懂得欣赏,岂不是暴殄天物?辜负了造物主的一片苦心了?当然,欣赏里面自然少不了下作、贪婪、欲望、怀旧、感恩等等,这都是人之本能,每个人的一生,都不是一个纯粹的过程,难道你不食人间烟火?”

美女医生静静的听着他表白,粉嘟嘟的艳唇微微张开,看着眼前的这个大兵有些出乎意料,不拘言笑,光明磊落,襟怀坦白,还是有些水准,没名得就有些心慌神乱的感觉,怀春少女怎么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到这里就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红着脸就走,找理由说医务室里有病号需要处理。

萍水相逢,匆匆相见,羽队长自然不敢造次挽留,打开门送出门外,抬起手想握手,梦医生杏眼迷离的置之不理,背着药箱仓皇逃了,失望的他看着离去的背影,眨眼之间眨不见了,抬起来的手尴尬的没理由放下来空悲切,郁闷的对着手心呸了一口,腹诽道:这么点事情都办不成,提出批评,下不为例。

“师傅,洗不洗澡呀?”手里面拿着洗漱用品的赵群里问道。

沉浸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中的他,突然缓过神来,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其他人都走了,唯有小赵在等待他,感激的看了一眼,啥话不说,飞也似的跑去洗澡堂。

下饺子似得浴池里人头攒动,人满为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赤条条的泡进去无比享受,苦尽甘来不过如此。新环境,新生活,新起点,就从这一刻开始了。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厚德载物。

“嘀嗒嗒嗒......嘀嗒嗒嗒......”凄厉的军号声划破了高原边关的黎明,惊醒了一时半会儿恢复不过来的军人们,好几天都没有听到过相伴已久的军号声了,此刻听起来自然不陌生,也知道该干什么了,可温馨舒适的床铺是温柔乡,还没有睡醒的瞌睡沉甸甸压在头上,不弃不离拖后腿,不愿意起来,要是能有片刻的时间,再......

羽队长的一夜可谓香甜入梦,船到码头车到站,一路上提心吊胆的不安,随着身子躺下就烟消云散了,接下来干什么不知道,起码是安全抵达了目的地,虽说是有几个水土不服的病号,经过诊治没有大碍,这一段历程就算是完美的画上了句号。

起床号响起,他一骨碌爬起来准备穿衣服,感觉到头昏昏沉沉不清楚,还有些隐隐作痛,习惯性的举起手拍打了几下依然如故,侧过头看了看年轻的小赵,他同样在拍打着头,也是不舒服,是不是昨晚上的欢迎晚宴喝多了酒?此刻才感觉到头痛欲裂?小赵没有喝酒呀?他怎么会头痛?更何况,一张桌子上只有一瓶酒十个人喝,还能叫喝酒啊?充其量就是表面文章做样子嘛,华而不实的形象工程,意思意思而已。

酒篓子黑子吃过饭跑过来,死缠烂磨要喝酒,他不好拒绝,把水壶里的酒给他喝,他还挑三拣四不想喝,骂骂咧咧的要喝刘副司令送的茅台酒,他怎么舍得?没好气地说:“哥们,好东西谁不愿意去喝呀?总得有那个命不是?就那么几瓶酒糟蹋完了,万一有用得着的时候不就挡住手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些东西都是大家的,你和我私自独吞了好意思吗?好钢用在刀刃上,只要活着,就有过不去的坎,明白了......”

“去——我们一个穷当兵的,吃粮当兵,当兵吃粮,今天有酒今天醉,明日无酒喝凉水......”“滚一边去,你那是叫花子过日子,我们千里迢迢跑来干什么来了?这么多弟兄们怀揣梦想,不就是想建功立业,光耀祖宗吗?实现梦想是一天两天的买卖吗?来日方长小伙子,谁知道下一分钟后发生什么?有备无患。哼哼——水壶里的酒想喝就喝,不想喝拉**倒,有得喝就不错了,你娃还挑挑拣拣,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看在你今天配合默契,出手歹毒,表现神勇的份上让你喝一口,要不然门都没有。”羽队长提示到。

黑子一听没戏了,就这不好的酒在这里都是稀罕物,还要坚持可就鸡飞蛋打了,岂不是后悔莫及了?赶紧的拧开盖子灌了几口。

羽队长一看他势头太猛,赶紧夺过来水壶说:“啧啧啧——不要命了吗?这里是高原,空气稀薄气压低,喝多了会死人,慢慢适应了放开喝,回去休息。这几天累坏了,把病号操心好,有什么问题及时汇报......”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会操心的,有时间好好喝一场酒解解乏气,明天见——”“明天见——”......

头晕目眩的羽队长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也不至于醉酒呀?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雷打不动的出操不能耽搁,赶紧穿好衣服,站起来就找不到重心了,摇摇晃晃,跌跌撞撞,更让他匪夷所思。好好的人怎么会是这样呀?尽管这样,还是勉勉强强的拾掇好打开门。

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眉头紧蹙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满眼全是白茫茫一片,什么时候下雪了不知道,好大的一场雪,能埋住脚面,走在上面吱嘎作响。

起床了的军人们一看就有些发怵,一个个疑惑着想,队长不会出操了吧?拥挤在门口观望着,就听见羽队长大声地说:“全体都有,在我面前集合——”

畏畏缩缩的军人们一听,一个个动如脱兔,从门里面蹦出来,有些动作慢的人就被一声口令钉在半道上。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1、2、3、4、5、6、7、8......”报数到三十几个时就完了,还有十几个人没有出操,就大声地说:“稍息——人员不够怎么回事?一班长......”“到——”一班长马百善大声的回答道:“报告队长,我班里昨天有四个人生病了,今天又有两个人爬不起来,报告完毕。”

其他的两个班同样有新兵号增加,他一听心里面沉甸甸的,略一沉吟大声地说:“同志们——你们感觉怎么样?”

大家一听就七嘴八舌的说开了,有的说头疼,有的说胸闷气短,有的说疲乏无力,有的说耳鸣头晕。

羽队长听说后和自己的症状差不多,看了看乱哄哄的队列说:“弟兄们,这就是高原反应,我们每个人都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从低海拔的内地到高海拔的高原,都有一个适应过程,绝大多数人都会挺过去的,也许有极个别的人适应不了怎么办?没办法,不适应环境只有淘汰出局,打道回府了,你们可想好了?到这里来是拼命,受不了不要硬撑,到哪里都是报效国家,希望大家对自己的身体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今天下雪路滑,容易摔倒了,我们就不出操了,解散以后清理门口积雪,解散——”

“哗啦啦”四分五裂,战士们一个个跑回去找工具清理积雪,哪有那么多工具人手一把?陌生的地域两眼抹黑,不知道哪里去找?几把扫把就成了救命稻草,大家轮番上阵,绿色的军装在洁白的积雪里显得特别耀眼,充满了勃勃生机。

吃过饭八点钟不到,基地司令员已经坐在了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一尘不染,桌子上除了一部手摇电话机,还有几摞形状不一的文件,整整齐齐码放在一边,椅子背后两个书柜,里面摆放整齐的各种书籍资料,最显眼的就是毛泽东选集,各种版本都有,封面颜色也是风格迥异,精装版普通版都有,马恩列斯的著作也在其中,满满当当的没有空隙,预示着主人在这里有年头了。

坐北朝南的办公室宽敞舒适,北面一堵墙上悬挂着毛主席和马恩列斯的巨幅画像,对面的窗户间隔里是书法字画,能挂在这里的一定是名家作品,还有一面墙上被墨绿色的帘子覆盖着,一定是军事地图。

窗台上有几盆草花生机盎然,金钱树,月季花,海棠,文竹,都是些不值钱大众货,能在这里生根发芽,安营扎寨活下来,已经就算是奇迹了,那些娇贵的生命,怎么能适应的了高原边关的恶劣环境?

曲司令喝了口茶,看了看郁郁葱葱的草花有些欣慰,来到跟前欣赏了片刻,看了看窗户外面皑皑白雪,脸上飘过一丝愁绪,没理由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担心什么?

刚才,曲司令已经让通信员通知有关部门的头头脑脑到这里开会,主管军需的陈金生助理,主管车材的王权元助理,主管物质的吴占忠助理员,还有新到的二一八车队羽队长。

一阵的功夫,就听见办公室门外面报告声不断,通知前来的各部门一把手陆续到来了,曲司令随口说道:“大家随便坐,我叫你们来安排工作,昨天二一八车队已经到了,接下来就是抓紧时间整装待发。陈助理,今天你就把高寒服发下去,天气寒冷,战士们还穿的是棉衣棉鞋的平原服装,会冻坏了他们......”

“是——请首长放心,等一会我就发下去。”陈助理答道。

“王助理员,下午把三十台汽车也发下去,让他们尽早熟悉。吴助理员,送到一线的物资准备好,尽快装好车,所有的生活保障要做的仔细周到,预计四十天的吃喝拉撒,不可马虎......”“是——请首长放心,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羽队长同志,你的任务就是把这里的物资送到指定的地方,安全准时,不可延误,具体的行车路线会有人告诉你,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你们要去的地方是荒漠无人区,自然条件异常恶劣,是从来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我们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没办法给你提供预案,只能靠你们自己的实力水平完成任务。为什么调你们来去执行这次任务?就是因为考虑到你们技术全面,作风强悍,能力超强,你们每个人都有十万公里的行车记录,经验老到,军区才让你们为测绘大队的上千人,保障后勤补给,听明白了吗......”“报告首长,听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羽队长站起来回答道。

曲司令一口气布置完了工作,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和颜悦色的说:“就这样,没有别的事就忙去吧。”

其他人一听都起身离座出去了,羽队长却忧心忡忡地说:“报告首长,我的兵有十几个人病倒了,请指示......”

“我知道,我已经指示基地医务室的梦医生去看了,有什么问题她会处理好的,病情严重的就送到基地医院住院治疗,你放心就是了。嗯——三十台车开得动吗......”“报告首长,没问题,现在还有三十六个兵,他们如果再不要倒下......”“那就好,你还有一个星期的适应期,在这一个星期里熟悉车辆,适应气候,你身体怎么样......”“报告首长,我还行,就是一些头疼胸闷,四肢无力,别的没什么......”“这就是典型的高原反应,过几天就没事了。嗯——军区刘副司令昨天晚上打电话来,对你很关心。哦——还有,你昨天下了我哨兵的枪,你胆子不小呀?打狗还得看主人,你这样无法无天,让我怎么办......”“报告首长,事情太紧急有些鲁莽,错是我的错,我甘愿受罚。不过......”“哦——不过怎么啦......”“那小子缺乏教养出言不逊,目中无人,太嚣张了......”“哈哈哈......太嚣张了?他有嚣张的资本,你还没有见过他嚣张的时候,现在已经算是改邪归正了,你就知足吧——嗯——这件事不算完,有时间我和你慢慢计较,忙去吧......”“是——”羽队长立正敬礼转身离去。

出得门来寒气袭人,脚底下积雪吱嘎作响,他碎脚步走着,脑子里全是前路未知的荒漠无人区,多么新鲜的名词?以前就没有听说过,多大的荒漠无人区?既然是无人区,跑那里干嘛呀?会不会有绮丽的风光?会不会有迷人的景色?或者......

他边走边想,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班宿舍区,推门进来,大家一看都齐刷刷的站起来让座问好,他点了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眼前一亮就看到了美女医生给病号看病,就有些激动不已,梦医生抬起头看了看他,天生丽质的漂亮脸上古井无波,没有任何表示,低下头继续工作。

羽队长走上前去说:“梦医生辛苦了,战士们的状况怎么样......”

“还好,其他的两个班我都看完了,极个别的人还是比较严重,大部分都是高原反应,休息几天就好了......”“这个——比较严重的兵不能掉以轻心,还望梦医生费心,不行就住院治疗,留在这里我们大家都不放心......”“我知道,我这里没条件收治他们,忙完了我就送他们去医院,嗯——估计得送五六个人......”“你是医生你说了算,你看我需不需要送医院......”“啊——你——你想耍滑头?门都没有,我治不了别人,治你绰绰有余......”“哦——这个——梦医生,我也有些高原反应,浑身上下不舒服,你就可怜可怜我,我——”“好吧——等一阵送走了他们,我就给你治一治好不好......”“那就感情好,谢谢你啦——嗯——梦医生,我的兵一个个生猛剽悍,一下子怎么倒下了这么多......”“很正常呀——吃五谷得百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换个地方自然就会有些不适应,尤其这个地方是高原地区,空气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一半,空气稀薄,有些先天性疾病就适应不了,心脏病,高血压,肺气肿尤为突出。不过身体的各个器官都有调节功能,你们现在头晕目眩,就是心脏还像内地一样供血,血压就太高了,过几天就会减低血压正常了。高和低是两个极端,太低了也会适应不了,比如说潜水运动员,在水里面下潜到六十米就受不了了,每下潜十米,压强就会增加一倍,五脏六腑都会压出体外。经过训练的优秀运动员,有记录的已经下潜到一百三十米了,已经是人类的极限,海豹却能轻松的下潜到三百米,明白了没有?”梦医生娓娓道来。

羽队长一听有些大跌眼镜,这个美女还是个博学多才的知识型人才,什么就六十米?一百三十米?是不是满嘴跑火车谁知道?看她振振有词的样子,不像是胡编乱造的无聊,一定是涉猎广泛的文化人。

羽队长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突然想起来什么,对马百善说:“你立刻去统计一下每个人的服装型号,等一会就要换高原服装了......”

“嗷嗷嗷......”大家一听嗷嗷叫,齐声欢呼。

“我的服装型号从头到脚都是一号,下午发新车......”“啊——真真——真的吗——那可就太好了,我们可以开新车了了——哈哈哈......”战士们高兴的欢呼雀跃,一个个充满了期待。高寒服?新汽车?好奇心极强的年轻人,永远都充满好奇,一个个迫不及待的问他,他也不知道就说:“切——一阵子就知道了,着什么急呀——”

梦医生履行完了自己的职责,起身告退,走到门口转过身来说:“我回去打电话要救护车,队长你就不用操心了,送不走的轻微患者,下午我过来就是了,忙你的去吧......”

“谢谢你梦医生,你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咯咯咯......同志,这是我的工作,用不着你歌功颂德,别在那里假惺惺的唱高调,再见——”“再见——”

梦医生走在雪地里,宛如一片清新的绿叶在漂移,雪光映照着她洁白的脸面,更加是晶莹剔透,美艳不可方物,看得羽队长灵魂出窍,痴呆呆的自言自语地说:“我这么虔诚道谢,怎么会成了假惺惺的了?苍天呀——大地呀——我的热情就像一把火,没有人理解,真正是知音难民觅,悲惨世界啊......”

“嘎嘎嘎......”已经走远了的梦医生听到了,她笑弯了腰,转过身戏语道:“你的热情像一把火,怎么不把这雪融化?怎么不把这寒冷驱除?死是个吹,小心闪了舌头......”

“哈哈哈......我要是能融化这冰封的世界,世界就不会有路有冻死骨了,我——不吹了,到我那里去......”“不去了,我还有事,有时间我来看你,听你吹......”“好——谢谢,等着你来访问。”羽队长信心满满地说。

羽队长挥了挥手,梦医生回眸一笑百媚生,轻盈盈的走了,谨小慎微的搓着小步,害怕滑倒了。

不知道为何?羽队长把空空如也的手,拿到眼睛跟前细细观察,仿佛在寻找什么?看了半天秃废的叹了口气,了无生趣的放下来插到裤兜里,看到赵群里喜滋滋的跑过来说:“师傅,走——领新衣服去。”

新衣服新汽车,激动坏了长途跋涉而来的军人们,整个下午,每个人都沉静在欢乐气氛中。汽车是新型研制的三桥驱动越野车,高大威武,性能优越,马力强劲,羽队长因势利导,给大家讲解了汽车的性能和不同于普通车辆的特点,心里面总觉得沉甸甸的。

荒漠无人区?一个未知的地域,去哪里执行任务谈何容易?开车相对于每个人来说不成问题,即便是暂时生疏,熟练几天就应对自如了,而不了解状况的陌生地域,就有点吃不准了。

以前跑过的路,是为汽车而修建的路,无论是高山峻岭,还是峡谷沟壑,都是畅通无阻,就是有困难也可以求助,再大的困难都可以想办法解决,现在要去无人区?一定是没有道路的荒漠,汽车怎么走?高山大河,千沟万壑怎么过?想想都毛骨悚然。

既然是国家选择了自己,有理由值得自豪,那就豁出去想方设法完成任务就是了,现在想这些无法想像的事情,也是多此一举,唯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应对无法想像的困难,才是重中之重,至于以后发生什么?鬼知道是什么。

头痛欲裂。吃过饭就有些萎靡不振,草草的开完了队务会,把留下的病号看了看病情稳定,还是不放心送到医院的病号们状况如何?来到办公室,赵群里高兴的说:“师傅,新汽车真带劲,我还是头一回开新汽车,我要好好呵护,像眼睛一样爱和它......”

“那当然,汽车是我们无言的战友,你付出多少,就会得到多少。现在的汽车比我刚当兵时先进多了,我那时候还有烧柴火的蒸汽汽车,开车和烧锅炉差不多,一天下来烟熏火燎,受罪死了。现在科学技术不断进步,突飞猛进,汽车也越来越灵活机动,这就是国家实力的标志......”“师傅,喝口茶,新泡的......”“切——晚上不可以喝茶......”“呃——喝个茶还分什么早上晚上?想喝就喝呗——”“切——死是个年轻,没有听说过谚语吗?早酒晚茶五更色,阎王爷把你鼻子摸?茶叶里有茶碱,也就是兴奋剂,白天喝了无所谓,活动量大,晚上就要睡觉了,喝茶了就兴奋睡不着觉了,懂不懂......”“哎呦呦——你从哪里知道这些原理的......”“看书学习呀——每一本书都是一本教科书,总有一种知识让你过目难忘,日积月累就博学多才了。嗯——谢谢你泡的茶,我去梦医生哪里了解一下情况......”“啊——这么迟了你还去呀?说不定梦医生已经睡觉了。你这么辛苦,就早些睡觉嘛......”“我去看一看就回来了,如果她睡觉了就算了,没有睡觉问一问就回来了,要不然睡不踏实。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细节决定成败,千条万绪的事情还要从头做起,马虎不得,稍有不慎就前功尽弃了......”“说的也是啊——早去早回,我等你......”“不用等我,你自己先睡......”“那怎么可以?你是我师傅,你教会了我开车,一直以来关心我照顾我,我无以为报,你可要注意身体,我们这么多人指望你带领我们去闯无人区呢......”“切——我是你师傅,教会你开车也是工作,用不着耿耿于怀。照顾你是因为你还年轻,缺乏生活经验的积累,应当应份的么——部队上就是要互相关照才能走得更远,一枝独秀不是春,众人拾柴火焰高嘛——”羽队长说。

赵群里麻利的往洗脚盆里倒好水说:“师傅,烫烫脚吧?我为你只能做这些......”

“呵呵——你还想干什么?就这让我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你,我可就享大福了。”他烫着脚,看着越来越懂事的徒弟,已经没有了刚当兵时的匪气,知道理解人疼人了,今非昔比。

出得门来忘记了穿大衣,小赵赶紧给他拿出来,新展展的皮大衣就像火炉子一样,穿在身上立刻感觉到了保暖性出奇的好,把寒冷隔绝开来。光亮亮的月亮特别巨大,仿佛挂在门口的探照灯,在积雪的映衬下,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昼,还有低垂的星光,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布满天空,唾手可得。

羽队长惊奇的发现,高原的夜空如此美丽?平常看不见的星星,在这里遥相呼应,熠熠生辉,真正是群星灿烂,密不透风。一条天河横贯天际,跌宕起伏,北斗星摇摇欲坠,三颗星排列整齐,齐头并进如日中天,整个夜空仿佛像灯火辉煌,五彩缤纷的大城市里万家灯火,看起来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转着圈的看也看不够,来到了基地医务室门口一看,窗户里的灯光预示着她还没有睡觉,不假思索的抬起手敲了敲门,就听见天籁之音:“谁呀——”

“是我——二一八车队羽虎佳,我不放心我的兵,想问一问他们的状况。”话音刚落门就开了,一股热流加杂着药味道扑面而来,刺眼的灯光从门里面逃出来,刺得眼睛睁不开。

梦医生一只手扶住门看着他,一脸的宝光莹莹,雪白的衬衣束在裤腰里,盈盈一握的腰肢上面,兀突的耸立着不真实的高度,就像凭空突起,没有缓冲地带,他仰起头看了看就有些鼻孔膨胀。

“进来吧,外面冷。”梦医生看着他松开手让他进来,他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得,懵懵懂懂的不知所措。

“坐吧,有什么事坐下来说话,站客难打发。”梦医生关好门走过来,拉过来一把椅子说道。

医务所一片白色,白炽灯,白色的地面,白柜子,白桌子,白色的床单,白色的门窗,就像置身在白色海洋,看得人眼晕。更有梦医生欺霜赛雪的肌肤柔嫩玉润,隐隐的能看到血管,夸张的酥胸傲然挺立,挽起袖子的手臂洁白如玉,白色的拖鞋,白色的袜子,唯有军绿色的裤子是与众不同的地方。

羽队长看着她齐肩的短发像瀑布一样自然垂下,就有些本能的自然反应了,心跳加速,血压升高,一双无处安置的手,局促不安的找不到适合的地方,放在哪里都有背叛内心感受的嫌疑,无所适从。

梦医生却大大方方坐在他对面,一张俏脸落落大方的展现在他眼前,莞尔一笑说:“你是来询问你的兵情况如何吗?嗯——下班的时候,我打电话去医院咨询过了,医院说你的兵不会有危险,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话?跑过来还要问一问是吧......”

“我——不是——不相信,我的兵到这里来人生地不熟,他们一定会感到孤独无助,我是他们的大哥哥,不关心他们就说不过去了,他们还小......”“嘻......小还能当兵呀?当兵就是成年人了,就会有自己的世界观,自己处理好自己一切事务的能力,你这样不是宠坏了他们吗......”“嗯嗯——怎么会宠坏了他们?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初来咋到就病倒了,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幸,我们战友们就是唯一的亲人,关心呵护必不可少,很快就会恢复健康。我们是一个团队,每个人息息相关,休戚与共,都是不可或缺的一份子,缺失了关心呵护,还能走多远......”“哦——看来你很会带兵,怪不得这么大的军区会抽调你来去执行无人区的任务,首长的眼光独到呀——你的兵年龄最小的十九岁,最大的二十六岁,你二十四岁......”“哦——你——这——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嘻嘻嘻......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呀?不看看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医生耶——到这里来的所有军人,身体健康状况,年龄大小我都不知道,我是吃干饭的......”......

“......”

小说《喋血荒漠》 第五章无人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