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荒漠》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羽虎佳曲梦如小说阅读

主角是羽虎佳曲梦如的小说是《喋血荒漠》,本小说的作者是虎勇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兵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报告——梦医生,首长让你去办公室一趟。”门外面突然响起了通信员的报告声,把沉静在莫名其妙意境中灵魂出窍,飘飘荡荡的两个人惊醒了。羽队长也算是人中翘楚,低下去的头轻车熟路就要开花结果,大显身手,突然听...

推荐指数:10分

《喋血荒漠》在线阅读

《喋血荒漠》 第八章紧急抢险(1) 免费试读

“报告——梦医生,首长让你去办公室一趟。”门外面突然响起了通信员的报告声,把沉静在莫名其妙意境中灵魂出窍,飘飘荡荡的两个人惊醒了。

羽队长也算是人中翘楚,低下去的头轻车熟路就要开花结果,大显身手,突然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浑身一颤,一个急刹车终止了接近目标,停在了方寸之间,鼻息咻咻的看着艳若桃李的美景不忍离去。

浑身酥软的梦医生灵魂附体,返回人间,娇弱无力的回答道:“知道了。”

门外面的通信员听到了答复转身离去。

羽队长做贼心虚,害怕被人看到抓现行,那可就有口难辩没活路了,赶紧的把扶不起来的梦医生扶起来。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软软的坐不住,自己先穿好衣服,看了看软歪歪的她说:“嗯嗯——你怎么了?首长在叫你,赶紧的去呀?是不是中邪了......”

“哼哼——你——你才中邪了?你——你这个土匪兵好大的胆子?竟敢把医生抱在怀里?是我给你检查身体,还是你给我检查身体?你干了什么?”姑娘不依不饶地说。

羽队长一听就是一个趔趄头大了,干了什么?想了想没有干什么么?就看到她抬起素手提住衬衣扣扣子,有些故意敞开衣领开闸放水,高耸的胸脯一览无遗,傻小子傻傻的站在那里发呆,目光不离锦绣山河,陶醉在其中。

她扣好扣子站起来,媚眼如丝来到他跟前,似乎要追究责任,反攻倒算,他已经做好了接受美丽风暴惩罚的准备。

个头矮他一头的姑娘,即便是爆发出浑身解数,也不过是幼稚园的小孩子与阿姨之间的较量,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她想找回平衡动起手来,大不了让她发泄好了。好男不跟女斗,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他还故意的昂首挺胸,一副贼无赃硬似钢的凛然气势。

“你——看到了什么?”姑娘抿嘴一笑说。

“我——哦——看到了什么?这个——没没——没看到什么嘛......”“且且——你不是瞎子吧?没看到什么为什么心跳加速?是不是有些心辕马意......”“你——我我——我是七情六欲正常的男人,自然有正常的反应......”“嘻嘻嘻......说的不错,能让你怦然心动,说明你眼到心反应灵敏,说明我还是有些化学反应。坐下来,看你如临大敌的样子,害怕我吃了你呀——”姑娘的举动出乎意料,他乖乖的坐下来,怔怔得看着她不知所措。

姑娘伸出手捧住他的脸看了看说:“不怕,我不会怪你,我是医生,我知道男女之间有什么反应都是正常的,即便是做了什么,也是情至所归的自然反应,你说是不是......”

“啊——我——没有做什么嘛......”“嘻......你想做什么......”“我我——我想做什么?哪哪——那可就......”“有时间再说吧,我现在赶紧去见首长,站起来,我给你穿好衣服,抽时间到我这来量血压,记住了......”“嗯——”他木呆呆站起来,梦医生给他穿大衣,前拽后扽的拉妥帖。

姑娘的温柔体贴让他深受感动,像春风一样掠过心田,有一种万物复苏的冲动,山山水水都开满鲜花,荡漾着温馨烂漫,他身不由主的伸开臂膀,把她轻轻的拥在怀里,体会着不期而遇的艳遇。

“松开手,没时间温存了,去迟了首长会发火......”“你——我......”“切——吞吞吐吐的干什么——走吧——”姑娘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把恋恋不舍的他送出门外说:“回去吧,明天见。”梦医生急匆匆向基地司令部去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羽队长无限惆怅的叹了一口气,腹诽道:这是怎么啦?为什么看见她就心慌意乱把持不住?自己的孤傲矜持哪里去了?幸亏人家宰相肚里能撑船,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不计较自己行为失当,要不然认真起来,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自己从内地大老远跑来,并不是寻花问柳找女人来了,而是带领弟兄们赴汤蹈火去完成任务,建功立业,可这个女人不是那种让人寻开心的女人,而是过目不忘的亲情感觉,就好像是家里人一样,能容忍自己的过失,仿佛是慈眉善目的母亲一样,这怎么可能?她的岁数与自己相仿,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搞不懂,真的搞不懂了——让我如何安抚自己?算了吧?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算是人生道路上从未领教过的一种心跳,顺其自然吧。

夜里又俏无声气的下了一场雪,天使一样的雪花呼朋唤友,成群结伙从遥远的天际结伴而来,毫无怨言的飘落在贫瘠的大地上,仿佛扑向母亲怀抱,万山沟壑,戈壁沙漠不嫌弃,把母亲**的难堪怀抱覆盖的严严实实,仿佛有什么阿里巴巴的宝藏密不示人。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一个人想入非非的时候,梦医生斜靠在床头上,拿着一本厚厚的医学书籍,静悄悄的看着,字里行间全是拨动心弦的那个人,调皮的身影在捣乱,还能看的下去书吗?冥冥之中总有一种预感,这个人就是苦苦寻觅的那个冤家路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心仪之人吗?

装模作样的看不下去书,捏在手里死沉死沉,放在一边就胡思乱想起来。妈妈抛下父女俩孤身南下,去服侍年老病重的老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返边关?爸爸身体积劳成疾,病情严重不断恶化,虽然自己是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医术精湛却无力回天,无能为力为父亲减轻病痛,眼看着一天天消弱下去力不从心,痛煞心扉。

父亲走过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炮火硝烟,残酷的战争,恶劣的环境摧毁了他的身体,到现在体无完肤,伤痕累累,如果有妈妈在照顾爸爸,一定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妈妈不在了,爸爸就需要自己照顾,自己还让妈妈照顾,怎么能照顾好父亲呢?想到这些,蕴满泪水的眼睛里,挡不住的泪水悄然滑落,在光洁如玉的脸上清凉凉肆意横流。

随着泪水的流出,思念妈妈的心思减轻了许多,紧接着突然就想到了让她怦然心动,血流加速的那个人,医务室发生的情景像放电影一样在脑子里一帧一帧上演,没名得还是血流加速,脸红心跳,下意识的低下头看了看高高耸立的胸脯,不相信的摸了摸还在,无论是站着还是躺下都不变形不走样,就连闺房秘友都羡慕不已想抹一把的酥胸,怎么好意思展露在男孩子面前?藏着掖着始料不及,真正是大意失荆州,惹得他贪婪的目光像狼一样贪婪。

想到这里不由得笑从双脸生,一手扶摸着胸脯腹诽道:为什么见了他总有一种不自然的感觉?而且还特别想亲近他,没有了平时凛若冰霜的矜持。自己知道自己貌美如花,走到哪里都有登徒子一样的人垂涎欲滴,就拿出自己不屑一顾的冷艳表情,让他们不敢恣意妄为的胡言乱语,久而久之,给人们的影响就是带刺的玫瑰,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睥睨天下。

为什么见到他就没有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心态?还有装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淑女姿态,期盼着让他搂搂抱抱,或者更进一步的憧憬?和他呆在一起就觉得身心愉悦,有说不完的话,即便是不着边际的废话,听起来都是圣经,令人身心荡漾,这是怎么啦?身为医生,怎么没有诊断的灵感?是哪里出问题了?

寒彻透骨的黑夜里,精灵古怪的小精灵们从天际飘落,掠过窗口时,偷窥一下沉浸在甜蜜之中的美人儿,一跟头栽下去找到了归宿,精疲力竭的沉睡过去了,什么时候才能重返天庭,遥遥无期......

高原的天空特别湛蓝深邃,经过昨夜晚雪花的洗擦,仿佛是蓝宝石一样,更加是一尘不染,透明清澈。太阳离的很近,仿佛唾手可得,耀眼的光芒刺的人眼睛睁不开,放眼望去漫山遍野,沟沟岔岔,全部都是雪域茫茫,原驰蜡象。

羽队长戴着宽大的防雪镜,像黑头苍蝇似得,皮帽子,皮大衣,大头鞋,都是这次发下来的高寒服,焕然一新。

坐在黑子的车里面不觉得寒冷,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返回基地,赶回去就开饭了,今天跑了这么远,来回几百公里路,再有几天就可以完成新车磨合了,弟兄们的熟练程度也会大大提高......”

“切——整天价开着空车跑个什么劲?太没有意义了,什么时候才能出发就不会快点嘛?磨磨唧唧,拖拖拉拉的愁死人了?有什么活我们干什么活不就完了吗?”黑子牢骚怪话的说。

“哈哈哈......有吃有喝你着什么急呀?干什么都有个未雨绸缪的统筹安排,哪能稀里糊涂的仓促上阵,霸王硬上弓?你不看看我们这次来,一下子躺倒了那么多的弟兄们,损兵折将出师不利,如果不搞好适应性训练,万一到无人区再倒下了怎么办?还不是死路一条呀——那可就麻烦大了,完不成任务不说,就连命都顾不住了。呵呵——没文化不是你的错,也不能胡说八道呀——”羽队长戏语道。

“切——学文化的事就留给儿子吧,我这辈子就算是煮熟的鸭子飞不了了,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活着吧——咦——虎子,你家里来信了没有?我这几天心惊肉跳的,家里上次来信说妈妈有病,也不知道最近怎么样了?我在等信......”“早就好了......”“啊——你你——你怎么知道......”“切——你属猪呀?上次来信距离现在起码半个多月了,还能不好呀?我们到这里来才几天,怎么能收到家里的来信嘛?即便是收到了,也是个把月以后的事情了,你再不要疑神疑鬼了,赶紧加快速度......”“啊——还还——还要加快速度呀?雪地里行车危险,后面的新兵蛋子们吃不消,稳稳当当的走就是了。嗯——我说哥们,这几个星期如果接到家里来信,我妈的病好不了的话,你能不能请假让我回家去看看妈妈......”“闭上你的乌鸦嘴,几个星期过去了,**病早就好了,别想着回家。哎呦呦——我还指望着你当先锋官,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你都超期服役好几年了,能不能转自愿兵,今年是关键一年。你我都是农村娃,回家去没什么希望,只有在部队上好好干,还能给家里面减轻负担。如果这次任务你表现突出,我会全力以赴的为你摇旗呐喊,达成心愿,要不然你就哪里来哪里去吧......”“切——你说的那叫人话吗?我为了转自愿兵,老娘都不要了?还是人吗——咦——你为什么把你的老妈那么要紧?我的妈就不是妈了?你这个思想有问题,还说我没文化?依我看,你娃文化也好不到哪里去......”“哈哈哈......听不懂人话啊?我是给你娃宽心哩,希望你妈早日康复,让你安心当兵好好干,反过来说我没文化?你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是不是欠揍?回去了在雪地里摔跤,谁输谁请客......”“呵呵——好的很——我还害怕了你娃了?小心我把你娃的病取干净,到时候可别哭鼻子......”“嘿嘿嘿......把你死的愁,小心风大闪了舌头,吹牛不上税......”“哈哈哈......吓死你娃?到了,翻过前面那座山就到了,你就搓热**侯着。”黑子得意的说。

基地司令部气氛严肃,曲司令员的办公室里五六个军官面色凝重,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都不言不语的等待着什么,曲司令员抽着烟,一口接口的抒发着内心的不安,焦急的表情挂在脸上。

“回来了,回来了——”沉静的办公室,突然响起了通信员的声音,大家举目一看,新崭崭的汽车首尾相连从大门口鱼贯而入,曲司令员从椅子上站起来,快步来到窗口一看,披着雪尘的车队,风尘仆仆归来了,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似得,说:“通信员,立刻通知羽队长到我这里来......”“是——”通信员转身离去。

还没有走出门,曲司令觉得不妥,又说道:“等等——还是我亲自去通知他,训练一天辛苦了,不要让他来来回回跑了,这样节省时间。”他说着话往外走,其他的军官跟在后面。

羽队长下得车来,站在停车场中央,看着一辆辆汽车井然有序停泊,突然看到曲司令和五六个军官阔步走来,急匆匆样子,好像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故?冲着还在忙碌的战士们大声的吼道:“全体都有——集合——”

大家一听浑身一颤,搞不懂这是怎么啦?好端端的干嘛一惊一乍呀?放眼望去有大首长到这里来了,自然是集合部队列队欢迎,这是自然规律,每个人都知道,动作娴熟的聚集在羽队长的面前。

羽队长的口令连续发出:“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

部队整理完毕,曲司令员也到了,羽队长一转身立正敬礼后报告到:“报告首长,二一八车队训练归来,一切正常请指示......”

“请稍息,我有事要和你说......”“是——”羽队长举手敬礼,一转身说:“稍息——”部队齐刷刷的滑出右脚。

羽队长看着曲司令严肃的表情说:“首长,有什么事......”

“我们基地有台小车去五号兵站执行任务,本应该早就回来了,可到现在也不见踪影,我担心会有事情发生,我命令你派一台车去营救,有困难吗......”“报告首长,没有困难,我立刻派车派人,保证完成任务,请首长放心。”羽队长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曲司令员一看他信心满满,欣慰地说:“你准备好了就出发,你对这里不熟悉,这里有一张地图,我已经标注好了五号兵站的路线和具**置,如果你需要什么物资,尽管到各部门去领取,我在办公室里等你......”

“请首长回吧,我这就安排,完成任务是我们的习惯。”羽队长决绝的说。

曲司令员一行人回去了,羽队长脑子里飞速运转,派谁去合适?这里万山沟壑,冰天雪地里充满危险,眼看着就要黑天了,更加是困难重重,弄不好就会出乱子,影响车队声誉,那可就损失惨重了。

战士们每个人的状况在脑子里一本账,派谁去都没有派自己去放心,总比呆在家里干着急强得多,想到这里就说:“赵群里——”

“到——队长有什么指示——”“你的车加满油,多带两根钢丝绳,两个喷灯。嗯——黑子,你去食堂拿几个馍馍,最好是夹些咸菜,其他人晚上有一班长负责组织学习,解散——”羽队长急急地说。

哗啦啦队伍乱套了,一下子围在了羽队长跟前,一个个都表决心要去执行任务,你争我夺,积极性空前高涨。

羽队长欣慰地说:“大家别争了,回去洗洗就开饭了,想执行任务,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就这样了。”

大家一听没戏了,都有些心灰意冷,可黑子笑嘻嘻地说:“老战友,我和你去吧?我们大家去了你不放心,你去了我们也不放心呀——我和你一块去那就万无一失了,大家都知道我和你是黄金搭档,你和小赵一个新兵蛋子能干什么......”

“哦——呵呵——我怎么把我们俩个人黄金搭档的这茬给忘了?忘了就忘了吧,记起来再说。嗯——我出去了有你在家就不会乱套了,再说了,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万一有问题就会伤筋动骨,那可就没有余地了。你赶紧去弄些吃的,我肚子好饿——听见了没有——”羽队长戏语道。

黑子一看还是没戏,转过身跑去食堂里,其他人一哄而散,羽队长来到了正在加油的赵群里跟前说:“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不要临到用时方很少,就会贻误战机。嗯——还有,再把我的好酒拿上一瓶......”

“知道了师傅,你放心吧,对我还不放心呀?”赵群里戏语道。

曲司令员坐在家里的餐桌前,看着强强给他费心尽力炒的菜没有胃口,难以下咽,愁眉不展。

稚气未脱的强强就催促道:“曲叔叔,你就吃一点嘛?我炒的菜没有姐姐的好吃,我觉得还可以。姐姐你不用担心,羽队长亲自出马去营救了,我敢保证姐姐会平安无事的回来......”

“唉——你这是宽我的心吧?五号兵站离这里一百多公里路,都是崎岖不平的山路,平时不下雪都充满危险,现在冰天雪地里行车,危险系数大大增加,还有沙漠......”“不会有事的曲叔叔,今天开车去五号兵站的是技术一流的张高丽,我想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吃点饭,我陪着你。”小兵强强安慰道。

曲司令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叮叮咣咣的已经敲响了晚六点的钟声,他叹了口气,无尽的担心挥之不去,想象着自己心爱的宝贝此刻在哪里?是否安然无恙......

残阳如血,映照在满目苍凉的高原上,到处都是红彤彤一片,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山峰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在夕阳里犹如火炬一样熠熠生辉,互相辉映,壮观无限。

一辆墨绿色的军车穿行其中,就像凤凰涅槃中临危不惧的火凤凰,沐浴在红艳艳的血色中,拖着老长的雪尘,仿佛是彩虹一样在不断的延伸着。羽队长一边开车,一边饥饿难耐的吃馍馍,一副狼吞虎咽的气派。

旁边的小赵同样在吃馍馍,一只手里举着水壶,开车的羽队长顾上喝水的时候喝一口。汽车速度很快,在万山俊岭中犹如一点跳动的音符,爬上高山跌进低谷,一转弯就看不见了,再次出现的时候,路边的景物就不同了。

油门踩到底的汽车风驰电掣,迎面扑来的风呼呼作响,还嫌不够快,坐在旁边的赵群里担心地说:“师傅,慢一点,我们去救别人,可别让别人救我们......”

“我有把握,救人就是和时间赛跑,早一分钟到就有一分钟希望,人命关天的大事情,冒风险值得。如果不是火烧眉毛的危急情况,大首长也不会亲自来给我下达命令,大首长虽然没有说事情有多严重,可我已经感觉到了严重性。说话听声打鼓听音,这么冷的天,不要说发生事故了,就是汽车出故障抛锚了都会冻死人。所以说,我们就得分秒必争加快速度,早一点到达,就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嗯——你看看地图,我估计快拐弯了,尽量在天黑之前找到岔路,要不然就费事了。”

小赵放下手里的东西,打开地图看了看,抬起头来查看四周的地形地貌,核准后说:“师傅,还有五公里路就拐弯了,分分钟就到了,不着急,离天黑下来还有半个小时......”

“太好了,已经跑出去几十公里路了,我担心找不到岔路口,这下放心了,只要拐过弯,就不担心找不到受困的汽车了。这一条路是唯一通往五号兵站的路,再没有其他路。你看好地图,早点提醒我,可别超过了......”“我知道师傅,你放心。你再吃一点馍馍,一个馍馍吃不饱......”“不吃了,压压饥就行了,吃东西影响开车。”羽队长说。

岔路口分分钟就到了,小赵提醒道:“师傅,前面就是岔路口,放慢车速......”

“知道了。”羽队长抬起油门,汽车自动滑行接近岔路口,拐过弯停下车说:“我们下去看一看汽车留下的车辙,是不是我们要去营救的那台车......”

“切——师傅,我们怎么能知道是去营救的车......”“这里是无人区,除了军队的汽车跑这里,其他的汽车是不会到这里来的。你看看路上只有一道车辙,说明只有进去没有出来。嗯——下这么大的雪,如果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情,基地不会派车到这里来,下去看看车辙,是进去的还是出来的?”羽队长说着话打开车门子跳下来了。

寒冷刺骨,下得车来立刻感觉到跳进了冰窖,寒冷让人不由得打冷颤,羽队长赶紧的把皮帽子戴好了,扣上皮大衣扣子,来到车辙跟前单膝跪地查看起来,若有所思的说:“这就是基地的车留下的车辙,你看这压瓷的雪块是往后倒的,说明汽车就往前跑。嗯——雪块的压瓷程度不紧密,说明是轻便的小车或者的救护车,我们赶紧的走吧,天气太冷让人受不了。”

上车来继续前进,几个冲车提起速度来,小赵迷惑不解的说:“师傅,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经你分析我也知道了......”

“切——这有什么?我是老兵了,自然就知道的多,这是起码的常识。如果你到我这个年纪,说不定知道的比我还多......”“不可能,我怎么会有你这么长时间的兵龄?你现在是四个兜,我这一辈子不可能穿上四个兜了......”“且且——怎么没有信心?只要你好好干,机遇机会就在前面。不过,像你这样的城市兵,复员回家了还能安排工作,开车在地方上来说也是热门行业,哪一天你回家了开车,可别忘了我这个师傅......”“怎么可能啊——你是我的师傅,也是我的授业恩师,如同父母再造,你教会了我不仅仅是开车,还教会了我任何做人做事,如果我不是来当兵,在地方上我早就闯天祸了。上次洗澡,你看到我身上有那么多的伤疤,你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不好意思告诉你,害怕说出来你看不起我......”“切——那有什么要紧?年少轻狂是自然规律,谁没有发飙的时候......”“呵呵——我的伤疤就是发飙的见证,我在西安解放门公社是出了名的一霸,没有人不知道我。去年你家访到我家,你看看我那帮弟兄们,一个个彪呼呼的,都是危害一方的亡命之徒,我是老大,你想想是什么货色?我爸爸妈妈把你感谢不尽,就是因为你让我变了一个正常人,知道了饭香屁臭,为人处事,也是因为你无私的帮助我,我才留到了今天,要不然我早就回家鱼肉乡里了......”“呵呵——说什么呐?你现在是解放军,可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灭了你......”“哈哈哈......就是因为我怕了你,才跟着你勇闯高原。嗯嗯——记得又一次,我家里大包小包的给我寄来了很多东西,你一看就火了,硬生生逼着我把所有的东西又寄回家,并且警告我说,如果再让家里寄东西,我就把你寄回家,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你说,我们当兵的告别家乡离开父母,就要学会自立自强,不能依附于家里的照顾,要不然怎么能无牵无挂的报效国家?我们是父母手里面放飞的风筝,无论走到哪里,父母亲都放心不下,偶尔寄一点东西说得过去,不能没完没了不是?寄东西就说明爸爸妈妈对部队生活不放心,影响军队在老百姓当中的声誉,从那以后,爸爸妈妈不敢寄东西了。咦——说来也怪,我爸爸妈妈都管不了我,为什么你就能管得了我?我还愿意让你管。”赵群里喜滋滋地说。

羽队长看着前方道路,换了个档位说:“呵呵——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危害一方的古惑仔、地痞流氓啊——怪不得你深藏不露。部队是个大学校,都是年轻气盛的优秀青年,像你这样的人有的是,经过刻苦训练就会大为改观,也是自然规律。我是带兵人,自然知道如何让你们心悦诚服,那就是让你们没有闲暇之余犯错误,把一天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把旺盛的精力消耗在工作学习中,每个人都在眼皮底下,没有独处的机会......”

“可不是吗?我总觉得只要眼睛一睁,就有干不完的工作,哪有时间胡思乱想犯错误啊——咦——师傅,我如果回家了,想你怎么办......”“呵呵——这还不好办吗?给我写信,给我寄好吃的......”“啊——给你写信可以,给给——给你寄东西就不敢了,你会给我寄回来的,你一次就把我的病取干净了......”“哈哈哈......我又不是大夫,怎么能给你取病?咦——想起来了,又一次我们和地方上的一个小青年打架,别的人躲躲藏藏畏缩不前,就你一个人临危不惧,出手歹毒,三两下就把他制服了,我就觉得你小子不一般,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你是地方上混混中的老大呀——真正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无眼更难认贵人,失敬——失敬......”“师傅,你笑话我?以前那也是环境所迫,没地方上学就上山下乡,成群结伙的打架斗殴,现在想想真是浪费青春,荒废了一寸光阴一寸金的大好时光......”“啧啧啧——你小子不简单?能有这番觉悟,也算是迷途知返,为时不晚啊......”“呵呵——这还不是幸亏你的言传身教,金玉良言,让我大彻大悟。我爸爸妈妈可看重你了,说你是我们家的大救星,要不是你把我改造了,不知道我会是什么样......”“切——还能怎么样?成王败寇自古如此,大不了一鸣惊人,或者遗臭万年。嗯——别闲骗了,集中精力看路边,已经十点多钟了,预计快到了出事现场了。”羽队长提醒道。

“轰隆隆”的汽车马达声,震撼着山川大地,满天星斗稠密的挤在一起,低垂的仿佛唾手可得,眨着眼睛窃窃私议。羞羞答答的月亮,犹抱琵琶半遮面缺了一半,看着风驰电骋的汽车在黑夜里急匆匆前进,匪夷所思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汽车的前大灯雪亮如柱,在积雪的反光下更加是耀眼的如同白昼,把道路上仅有的车辙照的清清楚楚,小赵看着车前头没完没了的积雪说:“师傅,累不累?我来开吧......”

“哦——还是我开吧,冰天雪地里行车危机重重,一不小心就车毁人亡,尤其这里道路崎岖,特别滑,掌握不好就容易出事故。我是师傅,这么危险的地方,怎么能让你担惊受怕?”羽队长关爱的说。

徒弟一听深受感动,羽队长发现道路上的车辙有些变化,就说道:“咦——小赵,你看看车辙怎么一下子变宽了?有没有发现路两边有车呀......”“没有啊——师傅?路两边我一直在盯着看,没有发现有什么状况......”“嗯——不对,单车车辙纹丝不乱,现在看来有些不同了,好像是两个车辙叠加在一起。嗯——我停下车,你下去看看压瓷的积雪倒向哪里?”羽队长嘱咐道。

赵群里跳下车,在汽车灯光里详细观察了解车辙变化,用手刨着积雪诊断,想了想来到了驾驶室跟前说:“师傅,压瓷的雪块是反方向的,是不是返回来的车辙......”

“啊——”羽队长一听吃了一惊,拉紧手刹车跳下车,看了看车辙里的积雪,悔恨不已的说:“这这这——是不是我们俩说话的时候错过了?赶紧上车,掉过车头找。”

公路掉头娴熟自如,几个倒车调转车头过来,加油冲车的一刹那,就发现一道车辙驶离了道路,冲向了深不见底的峡谷,羽队长踩刹车想停车,踩下刹车,汽车的速度反而更快了,赶紧抬起刹车抢低挡,速度立刻减下来了,轻点刹车才停住车。

拉紧手刹车,打开车门子跳下车了,谁知道脚落地后不听指挥闹分裂各行其是,分崩离析,高大的身体失衡,一个仰八叉摔倒了。摔倒了的身体在雪地里滑行了好几米才停下来,赶紧的向小赵发出警告,紧随其后的他还是同样的结局,躺在雪地里哎呀声唤,是不是受伤了......

“......”

小说《喋血荒漠》 第八章紧急抢险(1)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