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荒漠》羽虎佳曲梦如大结局在线阅读 第七章体检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喋血荒漠》的小说,是作者虎勇创作的都市兵王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曲司令一听哈哈一笑说:“哦——还没有调到那里去你就护上了?你怎么敌我不分?他闯你的岗,就是目无组织纪律性,我不严肃纪律,司令部的威严何在?其他的军人都像他一样,岂不是乱套了......”“啊——不不—...

推荐指数:10分

《喋血荒漠》在线阅读

《喋血荒漠》 第七章体检 免费试读

曲司令一听哈哈一笑说:“哦——还没有调到那里去你就护上了?你怎么敌我不分?他闯你的岗,就是目无组织纪律性,我不严肃纪律,司令部的威严何在?其他的军人都像他一样,岂不是乱套了......”

“啊——不不——不——曲叔叔,你要处理也是我的失职,与他没关系,我甘愿接受处罚,你不知道他从你的办公室里下来后说的话......”“哦——是不是我说了他两句心生不满了......”“没有,他下来后一看我还被辖制着,给他的兵说放人,他的兵把我的手枪递给他,他接过来就让他先走了,看着他的兵走出门不见了,把我手枪弹夹退出来,子弹从弹夹里一颗一颗取出来,才把手枪给我,害怕我有枪后对他的兵不利,然后突然向我立正敬礼说:对不起同志,事出紧急,被逼无奈出此下策,请你原谅,这件事与我的战友没关系,不服气就冲我来。告诉你——为了我的兵,别说是你这个小小的司令部,就是中南海都不在话下。说完就大踏步地走了,你说说他有多大得的胆量?我想如果在他的手下当兵,一定会错不了。所以,我就想跟他去闯雪域高原,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累死累活无怨无悔,曲叔叔行吗?”小兵诚恳地说。

一个老将军,一个稚气未脱的新兵蛋子,一老一少相互间看着不说话,一个不放心答复他,一个热切的期盼着,梦医生一看就和解道:“爸爸,就让弟弟去吧,他自己愿意去,就尊重他选择。一个人的动力源泉就来自于心甘情愿的选择,这是好事情。这几天我觉得这个人不错,他对他的部下很关心,他的部下对他很尊重,常言说:跟好人学好人,跟上巫婆跳大神,让强强去错不了。”她一边说一边想起来昨晚的事,就有一种没名得心跳加速。

强强是何等样的人?一个军区司令的公子哥,出身高贵,家庭优越,密罐里长大衣食无忧,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的达官显贵,腰缠万贯的商贾巨子,能让他看得起最基层的带兵人没有几个。

更何况,这个队长刚刚到来就出手不凡,刮目相看,征服了她,也征服了强强,说明这个人蕴藏着无穷的价值,是一个值得为之付出所有的人,自我感觉良好的表情,悄悄的写在了光鲜亮丽的俏脸上。

曲司令眼睛里充满了慈祥,看着两个孩子期盼的眼神,就有些匪夷所思了。这个羽队长仅仅才来三天,怎么就让他们俩个家庭显赫,背景优越的人为之倾倒?甘愿为他下话求情说好话?这个还不怎么了解的带兵人,能有这番所作所为难能可贵啊!想到这里就说:“你们两个人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两个人一听相互间看了看,谁不知道他是二一八车队的队长,强强不明就里的说:“曲叔叔,这谁不知道呀?他就是车队长么,他的名字叫羽虎佳,还是他告诉我的......”

“切——你姐姐也知道,我是说他和你爸爸有关系,还是你爸爸的救命恩人,这个你不知道了吧......”“啊......这这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在这么巧的事?这怎么可能呀——曲叔叔,你是在编故事吧?他怎么会和我爸爸有关系?”小兵惊骇的说。

曲司令一看他惊骇不已的神态说:“这是你爸爸告诉我的,以前你没有听说过你爸爸告诉过你这件事吗......”

“有啊——我爸爸经常说起来,救命之恩大过天,总想着有机会好好报答,一直机缘不巧合,现在怎么知道了是他......”“呵呵——这就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爸爸多少年来一直寻找这个救命恩人,都不得其法,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次抽调上来的这个羽队长,正好就是当年的救命恩人,在逐浪滔天的泥石流里,悍不畏死的舍己救人,那时候他就像你现在这么大,还是个毛孩子,一眨眼就成了赫赫有名的车队长了。你爸爸总想着有一天见了他说一声谢谢,起码是当面说一声谢谢,可这样的机会多少年来渺渺茫茫,望眼欲穿,就是不能心想事成。冥冥之中老天保佑,这次机缘巧合,总算是了了你爸爸的心愿。”老将军悠悠的说。

他们俩个人沉浸在惊心动魄的故事中,幻想着曾经命悬一刻的危急关头,舍生忘死的英雄气概,是何等的惊天地泣鬼神?强强的心里充满了好奇心,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曲叔叔,我爸爸怎么会知道这个队长就在当年救过他命的人......”

“哦——有档案呀?这次调他过来,他们所有的人把档案都调过来了,档案里记载着他舍生忘死救人的事迹,他们部队还给他立了三等功,你爸爸一看就知道了。你爸爸总以为他已经复员回家了,这一辈子无缘相见了,他们路过省城的时候,你爸爸特意去看了他。”老将军实话实说。

强强若有所思的说:“哦——想起来了,我爸爸不经常说,我奶奶却念念不忘,老抱怨爸爸不近人情,一个人怎么能不感恩图报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犹如父母再造,一生一世都不能忘记。嗯——现在好了,我爸爸了了心愿,真是件值得庆贺的大好事,梦姐姐你说是不是?”

梦医生思绪飘荡,遥想当年,突然听到他说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强强一看她心不在焉,又急急地说:“姐姐你说是不是......”

“哦——对对——对——就是,就是——好好好——”她嘴里面题不达意胡咧咧。

一顿饭还没有吃完,光顾着说话了,漂亮女儿看了看父亲说:“爸爸,菜凉了,我去热热......”

“我吃好了丫头,您还没有吃好吧......”“我也吃好了,我就拾掇了。”姑娘站起来收拾桌子。

曲司令坐在沙发上抽烟,强强也表现积极的搭把手,把锅碗瓢盆都拾掇干净,来到曲司令身边说:“曲叔叔,说了半天,你还没有答应我么?我爸爸一听我去高兴坏了,高兴地答应了,你就答应我吧......”

“呵呵——你爸爸都同意了,我怎么能不同意呢?嗯——我在想,有什么办法让你不露声色、自然而然的调过去,让他心甘情愿的接受你,这样对你有好处。如果我不讲究方式方法,就这么一权压人把你硬塞进去,他就会反感,会看不起你了,你也很难融进他们的生活里去,你就会成为边缘人,也不好管理你,你懂吗......”“嗯——这么说来有点意思,我明白了。嗯嗯——这个——曲叔叔,我有办法,你就等着他到你这里来要我吧......”“哦——小鬼头有什么办法说出来听听......”“呵呵——天机不可泄露,只要我去,这件事就妥了......”“哦——这么有把握......”“呵呵——那当然,我也是将门出虎子,可不是吃素的......”“呵呵——说得好,有气魄。不过,我可警告你不许胡来,那个队长很有个性,惹恼了会适得其反,我可就不同意你的请求了......”“嘻嘻——放心吧——曲叔叔,我是去低头哈腰求人家,怎么会乱来?如果不是羽队长来求你要我,我就不去了好不好......”“哈哈哈......好——好好——一言为定......”“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两个人击掌为盟。

梦医生拾掇好厨房里,坐在茶几对面,静静的听着一老一少在想办法对付羽队长,就觉得心里清波荡漾,涟漪阵阵,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要听到“羽队长”三个字,就有一种奇妙的反应,就想渴望见到这个人,了解这个人的所有,关心他的点点滴滴,怎么会这样啊——自己身为医生,却诊断不了这是为什么?

曲司令看着姑娘一脸含笑的表情,文静的坐在那里不言不语,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就说道:“丫头,这几天你准备好给二一八车队的所有人做一次体检,对身体不适合在高原工作的人,要本着爱护负责的态度坚决留下来,他们要去的地方比这里还要恶劣,海拔高出一倍,身体条件就是首要因素,你可要把好关。还有,给他们准备好急救药品,分发到每一个人手里,不要集中在一起,万一一个人有问题了,就不会波及其他人,他们一旦离开这里,就要靠自己的能耐自生自灭,有本事活着回来,要不然就一去无返了。”

女儿一听不由得心一紧,略一沉吟说:“知道了爸爸,给他们的急救药品,我已经向卫生处提交了清单,他们出发的时候我会发下去。体检就安排在明天,

下午我还要去医院看看十几个病号。”女儿说完了看着父亲,等待着答复。

“行,就这样安排,一切工作都要提前,不能滞后,时间很紧迫,不能耽误他们出发,我上班去了。”父亲说完,站起来穿大衣出去了。

新崭崭的三桥驱动越野车高大威风,光鲜亮丽,行驶在尘土不起的雪地里,在阳光映照下熠熠生辉,闪闪发光,汽车兵一个个显得心情舒畅,精神抖擞,体会着新车的不同之处。

经过几天适应性训练,每一个人对汽车性能了如指掌,羽队长还是不放心给大家做示范,讲原理,有些反应慢的兵不得要领,还得手把手去施教,气得他抬手就打,腿脚就踢,张口就损,战士们一个个在嬉笑怒骂中掌握体会,还是不尽人意。

无奈的他把大家集合起来,苦口婆心的说:“弟兄们,这款车是我们国家最新研发出来的越野车,通过能力强,马力强劲,适合在沙漠、丘陵、戈壁、沼泽地带行驶,每一条轮胎都有动力,底盘高皮实,通过障碍和涉水能力尤为突出,和我们原来开的车同出一个系列,唯一不同是变速箱有一个分动器,可以增大扭矩,爬坡性能显著,车头前的保险杠上有一台卷扬机可以自救,提高了自我生存能力。这些性能大家要熟练掌握,使用说明书里面有详细的讲解,要熟记于心,还有容易发生故障的原因,如何排除?我在这里就不罗嗦了,你们每个人都是老兵了,机械常识原理都想得通悟得透,细心体会,用心琢磨,就能熟能生巧了,不要怕弄坏了,现在弄坏了怕什么?我们自己不会,还可以求教高人,到无人区去找谁去?有些人到现在还不会用卷扬机,到用的时候怎么办?临时抱佛脚可就来不及了,解散以后每个人把卷扬机拆开了组装两遍,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还有,剩下的时间自由活动,洗衣服,给家里写信,明天不训练,可以打扑克下象棋,就是不能走出大门口。这里咱们两眼抹黑不熟悉,免得节外生枝,没事干就多想想如何才能完成任务,把准备工作做到万无一失,做到极致。我就说这些,各位班长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解散——”

停车场里一派繁忙景象,好好的卷扬机大卸八块,几十米长的钢丝绳舒展开来,战士们体会学习其中的工作原理,兴致勃勃。

队部里赵群里一脸喜悦的表情,嘴里面哼哼唧唧哼着小曲,给羽队长泡了一杯茶说:“呵呵——师傅,汽车太漂亮了,我还是第一次开新车,以前那个破车,怎么拾掇都看不出好来,瞎子点灯白费蜡,新车稍微的捯饬捯饬就光亮如新,太让人喜欢了。嗯——师傅,什么时候出发?”

羽队长静静的听着他表白,端起杯子揭开盖子,浓郁的茶香令人陶醉,他嗅了嗅闭上眼睛细细品味,喝了一口停留在嘴里,滋润着舌尖上的每一个味蕾,享受着茶香的奥妙无穷,咽下去后连续的喝了几口茶,感慨道:“好——好茶,真正地上品好茶。嗯——茶文化——咦——徒弟,什么是茶文化?书里面有描写茶文化的章节,都是生活优裕的文人墨客聚在一起,以茶代酒抒**感,说古论今,谈天说地,那才叫一个雅,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品尝一回南方的功夫茶?体验一把西风古道瘦马,小桥流水人家的美妙意境......”“哈哈哈......师傅,这有何难?我们车队南方兵不在少数,闲下来你去家访的时候,不就可以体验一把了吗......”“切——哪有那么容易?这些南方兵都是泥腿子,没有一个儒雅风范。唉——想想我们现代人,还不如古人过得潇洒,真是笑话......”“呵呵......师傅,发烧了吧?让我摸摸。”赵群里抬起手要去摸他的额头。

“去去去——谁发烧了?我是感慨——不说了,你小子命真好,当兵两年就开新车,要不是这次的任务特殊,就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唉——新车是好,要好好爱护,懂得珍惜,想想这次的任务很艰苦......”“那当然,不是说武器是军人的第二条生命吗?汽车就是我们汽车兵的生命,我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它。”赵群里说。

羽队长抽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呼......”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你去发动汽车,我出去一趟......”

“哦——去哪里?马上就要开饭了......”“去去就来,到医院里去看一看病号们情况如何?”他说着话站起来穿好大衣,往口袋里装了几把糖块,赵群里一溜烟开车出去了。

基地医院离基地还是有些距离,医院的大门口有军人站岗,汽车进入的时候还要验明正身。医院的占地面积颇具规模,花坛树木星罗棋布,看起来独具匠心,羽队长跳下车没时间东张西望,心无旁骛直径来到了病房里。

很大的病房里有十几张病床,二一八车队的病号们都在这里,每个人都在输液体,苍白的脸上尽显病态,还有急切的成分。

老兵何夏生斜靠在床头上,向旁边的李玉山说:“老李,我们车队过几天就出发了,听说新崭崭的汽车都配发了,我们还躺在这里爬不起来,这几天要是不能康复,可就赶不上趟了......”

“可不是吗?这不要命吗?我这身体在内地棒的像牛一样,怎么到这里就不争气出古董?急死人了?这次的任务非同寻常,是去自从盘古开天地以来,就没有人去过的地方,多大的荣耀**呀——我们能去踏上一脚,把我们的脚印留在那里了,真正是不枉此生啊——”李玉山无奈地说。

其他人黯然伤神的听着他们俩个人说话,内心深处都有伤感,突然房门打开,羽队长神采奕奕的走进来,看着大家说:“同志们好——”

大家一看队长来看他们,高兴的异口同声地说:“队长辛苦——”

“呵呵——身体恢复得怎么样?我看你们怎么一个个萎靡不振?有什么问题吗......”“队长,眼看着你们就要整装待发了,我们还躺在这里半死不活,怎么能......”“废话不是?吃五谷得百病,哪个人都逃脱不了,别想那么多,吃块糖。”他掏出糖来,每个人发给了两块说:“你们要安心养病,其他的事情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要怨天尤人,要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我们都急死了,还能安心养病吗......”“呵呵——急有什么用?我给你们整天价说的话忘了?每个人都不希望发生这样那样的不幸,可生活中谁能把握不发生不幸?既然发生了,就要以乐观的心态堂堂面对,才能重新站起来,不要为已经打翻的牛奶哭泣,那样的话就会消沉下去,于事无补,大家说好不好?”羽队长侃侃而谈。

病号们内心的痛楚,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问题的,一个个眼睛里蕴满泪水,李玉山哽咽着说:“队长,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剩下的人手够不够?不够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出院?”

羽队长一听大受感动,病号们虽说是身体有病,心里面还是牵挂着车队的任务,这样的好战士难能可贵,像自己带出来的兵,略一沉吟说:“具体什么时间出发我不知道,得听上级首长的。目前的人手是勉勉强强能维持,有些还不能放单车的兵,只能是拔苗助长,小材大用了。你们都是主力队员,一下子躺倒了这么多,能不吃紧吗?好在整个车队都在一起执行任务,把新兵们夹在中间磨砺一段时间就催熟了,也是无奈之举。你们好好养病,如果这次任务跟不上趟,还有下次不是?车队永远有你们的位置。”

大家一听欣慰了不少,只能面对现实。何夏生说:“队长,你的糖真甜,甜到心里去了,能不能多给几块?”

羽队长一听好难为情,奢侈品资源匮乏,就那么一点家当,省吃俭用的只能起到一滴密的功能,哪里还有多余的东西?赵群里一听就不客气地说:“何班长,你胃口不小呀——好东西谁不知道好吃?总的有啊——你知道这个糖怎么来的吗?这还是军区刘副司令送给队长的礼物,队长到现在还没有舍得吃一块,你还嫌不够?你这不是成心让队长难堪吗?”他一边说一边往他跟前去。

何夏生一看他的举动,看了看自己露在外面的脚,就知道他要抠脚心以示惩罚,赶紧的求饶到:“小赵,我可告诉你,我是病号耶——我本来就跑肚拉稀治不住,抠脚心可就是雪上加霜,你让我出不出医院了?我是和队长开玩笑,知道队长把我们看的比自己还宝贝,队长,你看小赵他......”

“哈哈哈......小赵别捣乱,等待他出医院了惩罚不迟,我们回去吧?同志们,开饭时间不早了,你们好好养病,有时间我再来看你们,再见——”“再见——再见......”大家依依惜别。

小赵开着车,羽队长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催促道:“加油——已经开饭了,兄弟们都在等待。”小赵一听油门踩到底,汽车飞一样的回到了基地。

第二天全体放假,处理自己手头事务,羽队长同样把自己的行李物品整理好,急急的给家里写一封报平安信,不假思索的写到:

奶奶好,好久不见孙儿想你。

爹爹妈妈好:孩儿想你们。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你们好,我好想你们,不知道你们什么时间能收到我的信?我一切都好,吃得好,睡的好,身体更好。

这些天,部队上命令我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执行任务,由我带队,我既高兴也担心。高兴的是我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说明部队首长相信我,我能堪大用了,担心的是我是能力水平能不能胜任?能不能带好兵完成任务?每一个兵都是爹妈的好儿子,家庭的顶梁柱,把他们平平安安的带领好立功受奖,光宗耀祖,深深的感到我责任重大,担子好重哦——

弟弟妹妹们要发奋图强努力学习,唯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长大了报效国家,改变我们家乡的贫穷落后,学费及生活用品不用担心,我每个月的工资都会按时寄回家,放心好了。学习的动力来自于一家人无私的付出,学习的目的不仅仅是掌握知识,更重要的学会感恩图报,就会有无穷无尽动力源泉,明白吗?

下次写信预计要好长时间,你们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听党的话,走党指引的路,争取荣誉,立功受奖,报答全家人对我的爱。

爹爹妈妈多保重,全家人多保重,有机会我会回家看望你们,期待着见面的那一天。好了,写到这里吧,工作很忙,下次再谈。

羽队长写完信看了看枯燥乏味,没有一点点文字水平,更没有具体的内容,简直就是敷衍了事嘛?细细一想只能这样,自己的任务不能说,让家里人知道还不得让他们夜夜惊魂啊?那可就不美气了。自己苦笑了一下,装好信封写好地址。

“报告——”“进来——”“咣当”一声门打开,进来的是基地通讯员,他立正敬礼后说:“报告队长同志,基地首长指示,集合你的队伍去医务室体检......”“哦——知道了,谢谢......”“再见队长——”“再见——”

羽队长让赵群里通知一班长整理队伍,转眼间齐刷刷的聚集在医务室门口,梦医生在白大褂的衬托下窈窕妩媚,自然的美,清新的美集于一身,让人百看不厌。

脖子里挂着听诊器,手里面拿着一摞子资料说:“队长同志,你把你兵的名字填在表格里,剩下的我让你怎么填写,你就如实填写好,每一次进来一个人,我检查完出去后再进来一个,可以吗......”

“是——坚决执行命令。”他心里面腹诽道:简单的和一一样,有什么嘛?用得着动脑子吗?

他转过身说道:“从一班开始,第一名进来,他体检完了出去后,再进来一个,以此类推。体检完了的人自由活动,开始——”

自从当兵的时候做过体检的军人们,到部队后就再也没有做过,都有一种不以为然,小题大做的感觉,岂不知是部队首长的关怀,万一不适应在高原工作,就会出人命。

井然有序的部队一个接着一个,梦医生一丝不拘的量血压听心脏,数脉搏,看五官体表,几十个人过去后她就有些吃不消了,鼻子上布满了汗水,呼吸有些喘,羽队长看着她欲言又止,这里只有她一个大夫,柔弱的身躯不停地在眼前晃动。

“报告队长同志,我是最后一个人......”“知道了,回去休息吧。”羽队长头也没有抬起来说道。

把记录好的一摞子资料整理好,羽队长看着梦医生说:“辛苦你了梦医生,我回去了。”说完转过身就走。

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见身背后传来了说话:“还有一个没有做体检。”

停住脚步的羽队长有些愕然,左左右右看了看,出去门外面看了看,诧异的说:“切——梦医生你忙晕了,哪里还有一个?”

梦医生翻了个白眼说:“你才晕了呢?干这么点活我就晕了,我还能在这里为兵服务吗?”

羽队长看着她吹弹可破的俏脸上,湿漉漉的布满汗水,一定是累过头了,明明没有一个人,非要说还有一个人?就没好气地说:“还有一个在哪里?明明就没有人了么,你还......”

“切——你不是哪一个吗?你查完了吗?”梦医生同样没好气地说。

“我——”羽队长不可思议的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还有查呀......”

“你为什么不查?你比别人特殊些呀?这是全体体检,又不是个别抽查,还在这里胡搅蛮缠说我晕了?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想蒙混过关逃避呀——有什么毛病害怕别人知道?过来,脱衣服躺下。”梦医生不可置否的说。

羽队长一看她口气决绝,有些不服气的腹诽道:这个婆娘怎么啦?没有检查也是自己把自己忘记了,又不是故意的,干嘛这么严肃?压住心头的不满说:“梦医生,我就算了吧——你看我身体壮的像你们这里的野牦牛,还能有什么毛病?你辛苦了老半天,坐下来谢谢,我......”

梦医生的目光**辣盯住他看,意思是说我看你编?你还能编出花儿来不成?

羽队长一看她不容置疑的目光寸土不让,轻哼了一声,无可奈何的走到了检查床跟前,乖乖躺在床上接受检查。

梦医生看着他极不情愿的样子,满心喜欢的笑出声来了,用手背想挡住鼻子,感觉到了汗津津,才意识到出了一身汗。

脱去白大褂白帽子,走到了洗手池跟前洗了洗手,拧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无意中解开了衬衣的两颗口子,擦了擦脖子里的汗水,对着镜子看了看骄人的面容,整理好刘海,忘记了扣扣子,转过身看了看老老实实躺在床上,接受检查的他,不见了刚才的蛮横无理。

梦医生有一种征服的成就感,拿起听诊器说:“把衣服脱了......”

“哦——全**吗?”他惊骇的说。

梦医生一听就是一个趔趄,看了看他一本正经的表情说:“谁让你全**了?把上身的外衣脱了,衬衣的扣子解开。”她说话的时候脸红了。

看到他准备就绪,把听诊器架在耳朵上,弯下腰把听筒放在羽队长胸脯上听起来,强劲有力的心脏跳动声清晰可辨,她的目光自然的看了看他,就看到羽队长的目光露出来惊骇的痴迷,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为什么?

检查床低人高,梦医生弯下腰,忘记了扣扣子的衬衣自然垂落,门户大开,饱满精致的胸脯雪白挺拔,**天成,嫣红骄人。引人入胜的鸡头,犹如雪地里的红梅高高耸立,春光大泄,灿烂无限,毫不保留的展现在未经人事的羽队长眼前,让他大开眼界,惊骇的匪夷所思。

机缘巧合的他领略了秀美的山川河流,坏惺惺的说:“梦医生,你给你自己要好好的检查检查,你胸脯怎么会肿的那么厉害那么大?不会有事吧?”

全神贯注听心脏的梦医生,猛然间感觉到他心脏瞬间加速,一看他痴迷的眼神盯着看自己胸脯,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吓了一跳,我地妈呀?衬衣口子怎么会自己打开?酥胸**裸的暴露在他贪婪的目光中,就看他贪婪的目光中全是痴迷,羞涩的抬起手赶紧捂住了胸脯,心脏瞬间加速,羞愤的抬起手扇过去,想给他一个耳光。

已经饱览无限风光得他,意识到了接下来就会是暴风骤雨,怎么能不知道严加防范?看到她肩膀耸动,就知道大祸临头,轻轻抬起手就把她扇过来的手抓在手里,借力打力趁势一拉,失去平衡的梦医生轻吟着惊呼一声,整个身体失去重心倒下了,趴在了他身上。

羽队长血流加速,呼吸急促的哈气,端端正正喷在了几乎和他贴在一起的梦医生脸上,梦医生同样吹气如兰与他对峙着,捂住胸脯的手支撑着身体,藏不住的胸脯门户大开,春光大泄,昭然若市,依然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面前,一览无遗的让他大饱眼福。

小巧玲珑的姑娘,在气吞山河的小伙子面前弱不禁风,羽队长一看她羞红了脸,害怕她急眼了反目成仇,一使劲从检查床上坐起来,揽住她一把可掬的小蛮腰,她像面条一样柔软的不挣扎不反抗,依偎在自己怀里,显得好享受。

红艳艳的嘴唇噴着火微微张开,仿佛像翩翩起舞的蝴蝶,越过千山万水,直奔自己的嘴而来,姑娘特有的芳香四溢,熏得他荡气回肠,四肢酥软,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土崩瓦解,身不由主的低下头直奔主题......

“......”

小说《喋血荒漠》 第七章体检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