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南兮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奚月娘言莫询) 大结局无弹窗

主人公叫奚月娘言莫询的书名叫《忆江南兮》,是作者银狐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来人点了点头,快速的打开了最后面的箱子,然后依次寻到了蓝洛阳要用的药,倒在了原本带来的小瓶里,又把不知什么东西填了进去,使那个药瓶看不出什么变化,才又复原成了原本的样子,若是不动那药,根本就看不出来发...

推荐指数:10分

《忆江南兮》在线阅读

《忆江南兮》 第五十五章兵分两路 免费试读

来人点了点头,快速的打开了最后面的箱子,然后依次寻到了蓝洛阳要用的药,倒在了原本带来的小瓶里,又把不知什么东西填了进去,使那个药瓶看不出什么变化,才又复原成了原本的样子,若是不动那药,根本就看不出来发生了变化。

做好了一切,来人便把钥匙还给了奚月娘道:“姑娘明天只要表现如常就好。”

奚月娘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来人得手以后快速的离开,在百济部族的出口处,早就有一人已先行等在那里,问道:“东西拿到了。”

来人点了点头,道:“拿到了,咱们快走。”

二人正是蓝洛阳唯一留在百济的亲兵简玉笙与季舒云。

九斤也是费了些力气才联系上二人,当时九斤的打算本是由这二人帮衬,然后奚月娘出手偷药,隔日一早商队就离开,只要出了百济的地界,即便被发现,也没太大的凶险,茫茫沙漠,就是百济人也不能如如履平地。

只是简玉笙与季舒云在百济潜藏几年,深知百济人对于大沙漠的抵抗力,商队人手本就载重,虽然回去的时候没有来的时候物资多,可是刚开始的时候也不能急行,以免引起猜忌,再说这个计划本身就带着危险,一个不好,就容易给奚月娘带来危险,百济人的凶残,这些经历过战争的人是深有感触的,正是因为如此,简玉笙和季舒云才截下了这次任务,两人凭借经验,再有奚月娘的里应外合,加上时机,可算是一招得手,不敢多留,连夜牵了两匹马就往中原的方向奔去,至少这一个晚上脱离出去就有生还的机会,实在不行,九斤与二人也有约定,在百济回封城的方向只有一处绿洲,二人会奋力到达绿洲把药埋在一处,留下记号,若是安全,两人也会在那留下隐秘的记号,以便九斤等人知晓。

言莫询也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因此言莫询才甘愿为耳,当然,言莫询也不会真的把自己扔进去就是了。

这个夜,注定了有人得有人失。

九斤等人直到宴会的尾声方才回转,一个个喝的脚下直打晃,还直跟百济的勇士们碰杯,嘴里呼喝着什么,大伙总算是喝个尽兴,待栽栽歪歪的相互搀扶着回了帐篷,各个寻了自己的被窝就呼呼大睡,九斤小声的打趣着躺在床上的言莫询道:“二少爷的酒力也太差了些,只一杯就夺路而逃了。”

言莫询去干什么了,九斤自然心理有数。

言莫询瞪了九斤一眼,道:“要是误了明天的事,只怕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九斤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这一晚,其实他的酒大半都倒在了地上,心理紧着一弦,还好到了最后也没听到什么消息,正所谓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天将破晓,言莫询商队的人就准时的起了身,这是规矩,临行之前要检查行囊,如今货物都卸下了,所剩的就是从百济带回去的礼物还有少部分的特产。

扎依昨天晚上与大胡子又是一夜缠绵,不过百济女人到是比在原女人来的胸怀宽广,并没有死缠烂打,不过是一夜**到天明罢了,早上扎依有些精神不济的进了阿史那思云的帐篷,只是帐篷除了奚月娘却并没有她人,就连卡马也没见到影子。

昨天大伙都去喝酒了,扎依就大着胆子把大胡子带到了她跟卡马的帐篷,卡马未回,扎依还以为是体贴她,听到动静没进来呢,这会儿进来瞧见奚月娘睡的还香,很是纳闷,莫不是卡马去寻小姐了。

扎依想着昨天自己被大胡子拉走,连小姐的嘱托都忘了,一时又有些懊悔,不过想着昨天晚上大胡子的勇猛,一点不比百济的勇士差,而且还口口声声的让她在百济等他,下次言家商队再来,他就自请带队,到时候两人再会。

族长与言家商队达成了什么协议她不知道,不过却是知道两方会是来往密切的,有了这句承诺,她更加的全身心的投入,为两人下一次的再会留下美好的记忆。

刚好外面的帐篷传来叫人的声音,原来是奚月娘的哥哥通知她商队早上要起程,让她抓紧起来。

扎依正好趁势叫了奚月娘起来,问道:“姑娘,你哥哥来叫人了,说是早上起程呢!”

奚月娘猛的拍了下脑袋,道:“糟了,昨天晚上跟卡马说话说多了,有些睡的迷了。”

扎依正想问卡马的去处呢,忙道:“姑娘知道卡马去哪了?”

奚月娘摇了摇头,扎依有些失望,奚月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道:“我们正说着话,想着等宴会散了,思云姐姐回来,我把东西还给她,只是她一直没回来,卡马怕我累,又听到有人在帐篷外说什么族长喝多的话,就出去了,然后我就睡着了。”

说完了,又拿出枕边的项链道:“不知道思云姐姐什么时候回来,昨天思云姐姐把这个借给我了,你先帮着姐姐收起来吧,替我谢谢她,这东西挺好看的,我哥哥说下次还来百济呢,要是我还能跟着来,就让思云姐姐带我去看真正的神鹰。”

扎依想说小姐这会怕是跟你们商队的领队在一处呢,只是这话跟奚月娘一个小姑娘也说不出来,只能收了东西,点头,道:“我伺候姑娘洗漱吧。”

奚月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没推拒道:“谢谢扎依姐姐。”

扎依笑了一下,给奚月娘打了水,又准备了干粮,才道:“姑娘拿着这些东西找你哥哥去吧,奴婢还得寻我们小姐去。”

奚月娘也不拦着,一脸的感谢,道:“好,我先去寻哥哥了,若是思云姐姐回来,请扎依姐姐帮我转告一声吧。”

刚到了商队集合的地方,就看见言莫询正在那里带着商队的人一匹匹的检查着马上的水囊,还有干粮,这一次有了上次沙漠忽起风暴的经难,特意多带了些水囊,就是干粮也是分了几匹马,每个人身上也带了一些。

大家检查妥当以后,阿史那思络早就安排好了那个年纪大些的长老来送行,彼时扎依正挨个帐篷的寻找着阿史那思云的影子,因为听了奚月娘的那番话,让她知道卡马应该没在小姐身边,卡马对族长的心思,不只小姐知道,就是她也知道,本来也无可厚非,族长作为百济最勇猛的勇士,自然是万千少女心系的对象,卡马喜欢族长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族长愿意,卡马随时可以献身,昨天晚上估计族长就收了卡马,不然不会一大早还没见人。

而令扎依恐慌的不是卡马的不见人影,而是言莫询出现在了商队里,而不见阿史那思云,按理说阿史那思云应该与言莫询在一处的,如今只余言莫询一人,莫非昨天晚上的计划出了变动。

那个药还是阿史那思云研制出来给阿史那思络的女人用的,只是研制出来的时候,那些女人都去了部族的后方,也就没机会得到手,阿史那思云也从没用过,昨天还是被逼得急了,才想起来要用的,这会儿要是出了事,那就是大事了。

扎依带着恐慌的四处找寻起来,直到走到了一个极偏僻的帐篷,离着阿史那思络的主帐也不算远,一般都是用来招呼别的部族过来的客人的,只是这顶帐篷里住的人却有些微妙,扎依知道,这里面住的是拓跋部族的大王子拓跋冥阳,拓跋部族一直想同百济部族联姻,以往拓跋部族并不强大,在百济部族面前不过蝼蚁,不过这次百济部族战败,伤亡惨重,因此拓跋部族才舔着脸要与百济联姻,共同称霸草原,族长一直拖着,并没有给予肯定的答复,当然也是小姐本身就不乐意,族长对小姐极宠爱。

不过现在拓跋部族发展的极其迅速,已经吞并了几个周边的部族,隐隐成为草原上另一只崛起的雄鹰,族长不得不防,因此这次火把节,拓跋部族过来的时候,大王子就被族长盛意的留了下来,若是昨天晚上与小姐成事的真是拓跋部族的大王子,那接下来的事,只怕就由不得小姐了。

“扎依,你怎么在拓跋王子的帐篷外?”卡马从主帐走出来的时候,就隐隐的看见了扎依的身影,昨天晚上的一夜狂欢,让卡马这会眉梢眼角都带着俏意,并没有注意到扎依难看的脸色。

扎依回身瞧了眼卡马,带着希冀的问道:“你看到小姐没?”

“小姐?”

“小姐不是与你一处吗?”卡马愣了片刻才回道。

扎依脸如土灰,卡马瞬间反应过来,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嘴马也张开了,一手指着扎依,又指了指帐篷。

扎依连连的摆手,又点了点头。

卡马被扎依弄得迷糊了,索性拉着她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句话啊?”

扎依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了,哭着脸道:“卡马,小姐丢了,我找了好几个帐篷都没找到。”

“怎么可能?”卡马惊疑。“昨天不是……”

扎依忙上前捂了她的嘴,摇了摇头,心道:昨天这事若是没成,就不能捅破,不然小姐即便嫁到了拓跋部族,只怕也会落下隔阂,如今若是错了,只能将错就错。

卡马也不是傻子,大概也猜到一些,刚好这会帐篷里传来了一声惊呼,骂道:“拓跋冥阳,你可**,你怎么会在这?”

正是阿史那思云的声音。

还好这边的帐篷人少,而且都是拓跋冥阳带来的人,不过三、四个,再加上扎依和卡马在外边站着,别人到也没敢进前。

拓跋冥阳一夜得手,原本以为是阿史那思云主动来勾引他的,这会没准是不好意思,毕竟两人昨天晚上太激烈了,以致于阿史那思云最后都昏倒在他怀里了,自然没办法趁着没人回到自己的帐篷,当然,拓跋冥阳也是存心没想让她回帐篷,把这事做实了,才有筹码与百济的族长谈条件啊。

这会舔着脸哄了一堆的好话,见阿史那思云还在耍脾气,索性大声嚷嚷道:“思云妹妹,我劝你适可而止,思云妹妹别忘了这可是我拓跋冥阳的帐篷,昨天晚上可是思云妹妹自己走过来的,可不是我拓跋冥阳绑了思云妹妹过来的,若说思云妹妹对我拓跋冥阳没意思,只怕也干不出这种主动勾引的事吧,如今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拓跋冥阳不会因为思云妹妹这般行径就小瞧了思云妹妹去,咱们草原的女儿本该就是这样,喜欢的男人就该拒为己为,思云妹妹且放心,一会儿我就与你哥哥说说咱们的亲事,到时候我拓跋部族定会以最隆重的大礼来迎娶思云妹妹进门。以后思云妹妹就是我拓跋部族最受尊敬的女人。”

百济部族与拓跋部族的官司,言莫询自然不会去关注,九斤这样的做法自然不会是助两个草原之雄相互联手以对付中原,草原人都是狼子野心,谁也不会甘心的臣服在另一个部族的脚下,只怕百济部族与拓跋部族的内哄很快就会挑起,到时候阿史那思云只会以为是拓跋冥阳算计了她,自然会有一番手断,草原儿女,从来没有弱者,就冲着这样一个小姑娘能配出那样的毒药就可见一般,草原人,只有她在想向你示弱的时候,你才能看到她弱的一面,不过那结也都是表像罢了。

商队总算安全的出了百济部族的地界,九斤与奚月娘都松了一口气,若是百济的人追来,少不得一顿盘查,到时候给大伙带来麻烦,自然不是他们所乐见的。

夏末与大胡子在队前队后的喊着:“马上就进沙漠了,大伙要小心,守好自己的水囊还有干粮,若是遇到风暴,尽量找寻东西躲避,实在不行就躲到马的肚子底下,千万不要被狂风刮走。”

等到两人汇到一处的时候,都忍不住吐了吐口里的黄沙,骂道:“真他娘的鬼地方,这些人是怎么呆的。”

猴三这一路上都老实,到了百济更是少有的没添麻烦,这会儿打趣大胡子道:“胡大哥,百济的娘们睡的如何啊?”

大胡子不以为意的上前拍猴三的肩膀一下,道:“往回咋没见你小子这般听话,说说,这回怎么改邪归正了,不会是那儿不行了吧。”

商队的人一听,都纷纷的朝猴三打量去,哄笑而起。

猴三一边朝着那些小子们摆手,骂道:“去,去,去,一脑门子下作主意。”

然后又一脸嬉笑,道:“胡大哥,不是老弟不行,实在是老弟不好这百济娘们的口,小弟可没有胡大哥长的魁梧,再加上那百济娘们只怕用起力来,都能把老弟给装下,这样的重口味还是留给胡大哥吧。”

大胡子一听,一脸邪笑道:“我说猴三,不会那晚小树林,你也去了吧。”

猴三像是被什么咬到了痛脚一般,连连的摆手道:“哪有的事,哪有的事,你可别血口喷人啊!”

只是那一副作贼心虚的神态让人不得不怀疑他说的是假话。

吕富也难得来了打趣的心情,很不厚道的举报道:“胡大哥,那晚二少爷让我清点人数的时候,猴三可是后回来的,我要出他们帐篷的时候才跟他碰个正着,这小子慌里慌张的,一副受惊的样子,差点撞了我一个趔趄。”

夏末一听有戏啊,忙扯着猴三的袖子一脸感兴趣的问道:“我说你小子咋这么老实呢,快跟兄弟说说,到底咋回事,不会是让百济的女的给强了吧。”

说完这话又觉得不妥,到底商队里还有个小姑娘呢,回身看去,奚月娘不知何时已走到了队头去,那匹马刚好被言二少爷牵在手。

奚月娘原也不会骑马,来的时候有九斤照应着,这会九斤想着给商队垫后,再加上这些小子越说话越浑,就把奚月娘拖给了言莫询。

没了顾忌,夏末更是张罗的欢了,非要让猴三说说到底是咋回事,这小子向来是处处留情的,这回难得的改了好,这么劲暴的隐情要是挖出来,准够兄弟们笑话一段时间了。

猴三最后抻不住劲了,才脸红道:“这帮百济的娘们,实在是太猛了,就跟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拉过来就上,连说话的功夫都不给,直接就脱衣服。”

咳……咳……咳……还好大家没喝水,不然就不只是被唾沫呛到了。

大胡子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我说猴三,你不会是让女人给强了吧?”

这意思实在是不得不让人这般想啊!

猴三的脸瞬间暴红,辩道:“我猴三是那么不顶用的人吗,再没本事,还能让个女人给强了,那以后我还有什么男人的尊严。”

扑哧,扑哧,又是连番的笑声,这回不只是说话的几兄弟,就连队伍前头扯着两匹马缰的言莫询嘴角都扯了丝笑意出来,有句话说解释就是掩饰,猴三这般的急切,再加上那样闪躲的眼神,没了往日百花丛中过的风流,多了丝躲避,明显就是心虚吗。

终于在大伙的哄笑声中,猴三恼羞成怒的道:“笑什么笑,等哪天你们要是被女人强了,就等着被笑死吧。”

小说《忆江南兮》 第五十五章兵分两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