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与将军解战袍》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陆霜霜秦重小说阅读

火爆新书《愿与将军解战袍》由蓝华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霜霜秦重,书中主要讲述了:陆霜霜没有忙着去老夫人的面前告状,而是带着人,开始折腾起老夫人做寿那一天,琼玉堂的布置。老夫人年纪大了,自然喜欢热闹。正赶上也是莲花娘娘的寿诞,所以她吩咐众人,抬出百十来个各色各样敞口的花遵。在楚国,...

推荐指数:10分

《愿与将军解战袍》在线阅读

《愿与将军解战袍》 第十二章 花樽风波 免费试读

陆霜霜没有忙着去老夫人的面前告状,而是带着人,开始折腾起老夫人做寿那一天,琼玉堂的布置。

老夫人年纪大了,自然喜欢热闹。

正赶上也是莲花娘娘的寿诞,所以她吩咐众人,抬出百十来个各色各样敞口的花遵。

在楚国,莲花是神圣的象征,同时,也有着美好的寓意。

一般人家不管是做寿亦或是成婚之类的喜事,都会摆上几盆莲花应景,也是为了讨一个好彩头。

陆家在城外,有专门的一个莲池,就是用来培育各色莲花,同时也是为了想用的时候方便。

所以陆霜霜这一举动,倒也算是正常。

直到,她拿着账本,一个个的对那些从库房里搬出来的花樽的时候,才起了点小小的风波。

“我记得库里头不是还有一对万寿无疆的花樽么?这还是我母亲从娘家带来的嫁妆,怎么账本上也没有,库房里也没有。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负责管理瓷器小库房的管事被推了出来。

面对着大小姐,年过四十的精明男人,却只顾着擦头上的冷汗。

“可,可能是忘在哪了,也可能是大小姐,记错了吧?”

“那要不要,我请来母亲的嫁妆单子给你对一对?”

陆霜霜凉飕飕的说道,而管事的立刻心虚了起来。

冷哼一声,陆霜霜自然知道那对花樽去了哪里。

她也是后来偶然得知那花樽是某一年,库房管事为了讨好宋惜,才私下做主,送给宋家二老的。

现在,正好给了她发作的机会。

人越聚越多,陆霜霜也不跟她废话,合上账本,神色微冷。

“这件事关系到我陆家的颜面,你既然是管事,那我必定要让你给我一个交代。来人,把他给我送到老夫人那去。”

但此时,却有一人笑着迎了上来。

“大小姐何必动怒。”

陆霜霜瞥了他一眼,这人是内院管家,也算是陆家的老人了。

“赵管家,你拦我做什么?”

“小的不敢拦您,只是为了这点小事,去惊动了老夫人,实在是有点小题大做。小的倒是觉得,定然是这管事不经心,也许是磕了碰了摔碎了也未可知。大小姐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又何必多生事端呢?”

陆霜霜看也没看,一把把账本甩到了赵管家的脸上。

“啪”的一声,彻底的削了他的脸面。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陆家的事情,也轮得到你插嘴了!”

众人都不由得觉得一阵脸疼。

眼前的陆霜霜别看年纪小,但真有些不怒自威的架势。

不过若是秦家的那些下人们在场,便会倍感熟悉。

自家可不天天就有这么一位么!

“大小姐,您、您别不识好歹!”

赵权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他在陆家二十多年了,在主子奴才里,也都是颇有颜面。

竟然,居然被个毛丫头给打了,怎能不气?

“呵,这也是你跟主子说话的语气?莫说是你了,就是你的主子见了我,也不敢这么说话。赵权,我看你内院的管家,是干到头了!”

她毫不留情的呵斥,丝毫不给对方一丝颜面。

赵权气得蹦高,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对陆霜霜怎么着。

只能捂着脸,退到一边,面色铁青。

“还不快走,你们跟赵管家一样,不会做事了么?”

她只横了那些人一眼,众人立刻做鸟兽散。

也不知大小姐是怎么了,那小脸一沉,倒还真唬人得很呢!

赵权看着他们的背影,啐了一口。

“小丫头片子,等死吧!”

说完,就往金玉堂的方向走去。

荣禧堂内,得知了前因后果的老夫人,虽然没说什么,但也觉得陆霜霜这回是小题大做。

何况,那管事的一道这里,就大喊冤枉,非说花樽是碎了,自己却忘了入帐。

“霜霜,这花樽是你娘留下的,你说该怎么办?”

眼看着老夫人是想要了结此事,陆霜霜却忧心忡忡的说道:“孙女从来也没看重这俩件花樽,祖母不知,孙女是在担心咱们陆家的声誉。”

一听到事关陆家名誉,老夫人也不得慎重了起来。

但不过就是两个花樽而已,碎了就碎了,难不成,还有人因此说他们陆家坏话不成?

此时,宋惜也带着人赶到。

刚进门,她就跪在地上,神情恳切的请罪。

“都是妾身办事不利,请老夫人跟大小姐责罚。”

老夫人是极不爱看她。

何况,因为陆瑾对她的偏爱跟纵容,曾经多次忤逆过老夫人的意思,是以老夫人更是对其厌恶。

要不是阿瑾只有她一个妾室,她这老骨头又不堪中用了,又怎会让一个妾室掌家?

“知道是你的错就好,我们陆家的东西,一针一线都要入账。现如今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你也该知道轻重。”

陆霜霜在心中暗笑。

老夫人果然是个双重标准的人,刚才还觉得没什么,现在见到了宋惜,就又成了大事了。

但她却没幸灾乐祸,而是颇有些惋惜的说道:“这对花樽的来历可不一般,祖母您也知道,我曾祖是巨富之家,曾经接过先皇的圣驾。当初这对万寿无疆花樽,可是入过先帝爷眼。先帝曾经有一幅寒梅图,里面盛放寒梅的,就是这对花樽。如今陛下仁孝,就连先皇用过的御笔,也得打造金樽供起来。这对花樽,先皇不仅看过,还画过,先来是极喜爱的,只可惜......”

她的话没说完,却让老夫人联想到了不少。

要是这对花樽还在,在陛下的万寿节上一送出,岂不会是龙心大悦。

顿时,就恨不得一拐仗戳死那个管事的。

看宋惜的眼神,也越发的不待见。

瞧着老太太心疼够了,她再度开口。

“丢了碎了,也没什么要紧。可是,这事万一传出去,我们陆家可是对先皇不敬。父亲是文官,最是看重名声。我只怕,皇上会怪罪父亲。”

立刻,老夫人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花樽虽是宝贝,却也是个累赘。

若是好好供着还罢了,偏偏,是给个不成器的狗奴才失手打了。

一想到陛下可能降下的雷霆之怒,就连老夫人,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这怎么是好?”

此时,宋惜也明白过来,柔声说道:“妾身倒是觉得,此事没有大小姐说得那般严重。”

小说《愿与将军解战袍》 第十二章 花樽风波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