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鉴宝师》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秦力欧阳兰小说全文

完结小说《神级鉴宝师》由蓝短裤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力欧阳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七章力透纸背秦力的话虽然平淡无奇,但是却引起了在座的人大惊失色,谁能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至少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宣纸分层的事情自然都是知道,可是竟然还有人分这么多层,并且在一层一层之间可以留下暗号。当...

推荐指数:10分

《神级鉴宝师》在线阅读

《神级鉴宝师》 第七章 力透纸背 免费试读

第七章力透纸背

秦力的话虽然平淡无奇,但是却引起了在座的人大惊失色,谁能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至少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宣纸分层的事情自然都是知道,可是竟然还有人分这么多层,并且在一层一层之间可以留下暗号。

当然这张大千当年的手段关键不在于他弄什么暗号,而是他临摹的作品绝对是以假乱真,可是张大千之后,这文玩界也算是提高了鉴赏书画的真本事和手段,难道说现在用和张大千同样的技法的人仍然可以瞒混过关??

汪老抬了抬眼镜,凑到画跟前仔细查看,忍不住摇头,旁边站在一边看了半天的李伯额头都冒出了汗,对于现在的情况来看,眼前这个小子真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就把这一套说了个一清二楚。

可是若依这小子所言,那岂不是又是套用了张大千的技法,那为何大家看不出来呢?

一群人又看了半天,这次汪老也好,李伯也罢,欧阳兰甚至包括一群人,还是没有看出来。

小伙子所说的这一层,并非能为大家清晰的看出来,这种事情若是不能得到真正的证实,那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个小伙子胡说八道,套用以往的知识来欺瞒眼前的几位专家,这种事是断然不可取的。

望着汪老和李伯之间交互的,怀疑的眼神就连旁边的欧阳兰也有些坐不住了,秦力虽然与自己有一面交好之缘,但不代表这小伙子可以肆意的胡说八道,这宣纸之上哪有这么多层?

几位专家看得清楚,这宣纸上明明只有两层,而且力透纸背,再揭下去恐怕就会出问题。

到这种时候,如果秦力真的出了错,丢了人倒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欧阳兰有些惋惜。

就算汪老宽宏大量,不会把眼前的这个秦力怎么样,可是依照张扬的个性,加上张氏集团财大势大,这古玩街乃至于文玩界,恐怕这小伙子再没有所谓的职业生涯了,欧阳兰都替他有些沮丧。

张扬一看这种情况,那股子嚣张劲儿就起来了,他虽然不懂什么字画古玩,可是在这一行他也稍微知道一点,眼看着让他吃瘪的这个家伙竟然没有说动那两位专家。

显然,他的说辞不足以说服所有人,在不能确定这幅画就是赝品之前,他自然要想办法再挽回来。

于是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秦力,转过头看一下汪老,有些暗自得意:“汪老,您的心胸在下十分的佩服。别看您岁数已经这么大了,可是真是什么时候都在学习,那个叫什么来着,学到老,活到老啊。”

这话一出口,旁边的欧阳兰忍不住了,把手一摆:“那叫活到老学到老,不叫学到老活到老,你别弄反了。”

张扬把手一摆:“我这么说话还不就是怕说汪老老嘛。咱汪老不老。”

这小嘴也够甜的,可是秦力大概也能体会到,自己眼下明明可以看得出来的,但是他们却压根也看不出来,难道说这么明显的事情,非得要自己亲自上手剥开,才能证明那2002年刘洋于家中的这几个字儿?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竟然没有说什么,他的本意是有些曲高和寡之意,却不料被众人有所误会,别人都以为这小伙子已经自动弃权、自动认输了。

李伯扬起头,露出笑意,有些勉强的看着秦力说道:“算了算了,你呀,打眼还不是正常的?汪老老先生这么多年也总说,自己如何如何打眼,从来不说他以前的那些功劳簿上的那些事儿。”

“不过我们都记得清清楚楚,这种事儿嘛,没办法,总是要交学费的对不对?这毕竟是汪老他老人家亲自鉴定的书画,怎么可能轻易出错?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不妨替你指出来。”

其实李伯是好心,俨然在这个过程中汪老和秦力成了一种对阵,可是汪老的身份那辈分高得不能再高,若是再由汪老亲自指点,那几乎就有点太失身份了。

所以他要替汪老找一个台阶,同时也想安慰这个年轻人,他知道,这样一个年轻人能让欧阳兰和汪老都维护,将来一定是不可**,所以他心知肚明,他走过来拍了拍秦力的肩膀。

“宣纸的确可以揭很多层,据说最为厉害的上古宣纸可以揭78层都不止,但是若想作画,一般单层宣纸上进行临摹,实际上难度很大。”

“当初张大千先生进行临摹的过程中曾经提到过,必须要用这种极薄的宣纸2~3层进行临摹,才有可能不会出现力透纸背的现象。要知道,一旦要是力透纸背的话,那么对于宣纸本身的材料,以及对于宣纸本身的这种墨迹的传导,就可以观察出年代。”

“所以说,你说只有两层,而其中又裱上了一层,在里面使用了所谓的装裱的记号,第一,你说的这个记号我们根本看不到,第二只有两层宣纸,这张纸已经用到了极致,从墨迹上看不可能是假的了。”

这话已经很平和了,甚至在给秦力耐心的讲道理,可是秦力却摇了摇头。

“李先生,我无意冒犯您以及汪老,您二位大家一直是我最欣赏的两位前辈,可是我不得不说,宣纸的确是可以分很多层,那么这里面的两层,它本身是结合在一起的,你想过没有?有没有这种技术把一张薄的和一张厚的宣纸结合在一起,而不用原来的宣纸?”

“这种情况你想过吗?这样的话,无论作画在比较薄的宣纸上,还是作在厚一点的宣纸上,就没有您说力透纸背的这种情况,那也就是说,如果不出现您说的这种情况的话,自然也就无法观察它的年代背景。”

这话一出,就连旁边的张扬都听的明白,他上来一把薅住秦力的脖领子:“你简直就是胡扯,你难道说,连这点小伎俩汪老他老人家都看不出来吗?哎,我说兰兰,您怎么会让这种人继续留在台上?”

小说《神级鉴宝师》 第七章 力透纸背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