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后狠毒》怀墨染百里邺恒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经典小说《魅后狠毒》由一剪梅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怀墨染百里邺恒,内容主要讲述:百里邺恒赶来的时候,看见怀墨染浑身是血,一时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烧。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每次见到怀墨染,他的心情就很难平复。他走上去,一把将怀墨染抱起来,连马车都不坐,也没有跟那...

推荐指数:10分

《魅后狠毒》在线阅读

《魅后狠毒》 第15章 养伤 免费试读

百里邺恒赶来的时候,看见怀墨染浑身是血,一时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烧。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每次见到怀墨染,他的心情就很难平复。

他走上去,一把将怀墨染抱起来,连马车都不坐,也没有跟那些家丁交代一声就直奔太子府。

怀墨染的伤口还在流血,染红了百里邺恒的衣服和手。

百里邺恒心里很乱,只想赶快回去,这是一种他从不曾体会过的慌乱,对,就是慌乱!

怀墨染可以感觉到百里邺恒现在心情不好,像是随时要爆发的火山,于是忍着痛说道:“宁卿没事,你别臭着一张脸啊!”

想起宁卿刚住进太子府的时候,怀墨染教宁卿爬树,结果那个笨丫头从树上掉下来,被百里邺恒稳稳接住,将宁卿放下来之后百里邺恒劈头盖脸就骂她。

还警告她说要是宁卿有事,一定饶不了她。

百里邺恒冷眼看了一下怀里脸色苍白的人,不说话。

怀墨染也不说话了,背部那**辣的痛席卷而来,几乎要让她晕了,可惜意志力坚定的她就是晕不了,醒着感受那种痛。

百里邺恒将她放在床上,由于伤在背部,她只好趴着。只听见嘶嘶裂帛声,忽然觉得后背一凉,她知道百里邺恒将她的衣服撕碎了,露出伤口。

“喂……你是大夫吗?干什么不给我找个大夫。”怀墨染忍着剧痛问道。

百里邺恒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只听他森然的开口道:“伤在后背。”

“伤在背后怎么了?”怀墨染问道,这人真是莫名其妙,他说话的语气倒冷的可以冻死人了,真是阴晴不定,揣测不得。

“女人的身体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看!”百里邺恒几乎暴怒着吼出来的。

怀墨染一愣,没太明白他的意思,别的男人看和他百里邺恒看有什么区别么?她又不是真正的太子妃,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他这样生气算什么事儿?

正想着,宁卿、良辰和美景也回来了。百里邺恒也帮怀墨染伤了药简单包扎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

怀墨染看见美景跟着百里邺恒出去了,出神了一下子,随即笑看着哭的跟泪人似地宁卿。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有没有事啊?”宁卿一边抹泪一边问。

怀墨染表情一下变得很严肃,说道:“有事。”

“啊?!我现在就去让父王请御医来给你看。”说着就要转身却被怀墨染一把抓住。

“着什么急啊,我话没说完。”怀墨染笑笑的看着她,觉得她也蛮可爱的,就是被大家宠着护着生出娇蛮脾气来,“你再叫我‘不要脸的女人’就有事了。”

宁卿顿时觉得自己被戏弄了,“讨厌,你不要脸。”一生气,一手啪的打在她背上。

只听一声惨叫,百里邺恒和美景立刻奔进屋子。

宁卿一个劲儿的道歉,怀墨染现在根本没力气说话了,惨白着脸大口的喘气。

百里邺恒掀开被子,看着纱布被血浸红,沉声道:“良辰带宁卿出去,美景去拿凝碧膏来。”

美景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去把凝碧膏给拿来了,丝丝凉意浸透如肌肤,安抚了一些疼痛,没那么痛之后她才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百里邺恒走出门,宁卿就守在门口,他看了宁卿一眼道:“跟我过来。”

宁卿身子轻颤,跟了过去。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宁卿第一次见到百里邺恒眼中透出责备的神情,有些难过。

想她堂堂的郡主,从来不曾有人用这样责备的眼神看她,这次太子居然这样看她,难过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百里邺恒叹了口气,蹲下身来,抹了她落下来的眼泪,说道:“宁卿,你这段时间去潇潇姐姐那里去玩儿好么?”

“可是……可是……”她想去怀墨染那里,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来是真的很讨厌怀墨染的,而且她要跟在怀墨染身边的想法也不是她的主意,是百里扶苏说要学会忍这样才能做想做的事。

于是她才来怀墨染身边的,但是她却越来越喜欢怀墨染了。

她抬头看着百里邺恒,点了点头,什么也不再说了。因为她已经看懂了,百里邺恒是不会让她去怀墨染那里的,如果不去潇潇姐姐那里,太子会把她送到别处去。

百里邺恒站起身,让美景带宁卿去潇湘阁,而他却站在墨香苑,看着怀墨染的房间,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主子,最近城里出了一些怪事。”夜四从外面走来,贴进百里邺恒轻声说道。

“什么怪事?”他沉声问道,转身走出墨香苑。

夜四紧跟上去,说道:“最近城郊发现几具尸体。怪就怪在那些尸体上,太子您看看就明白了。”

百里邺恒点了点头,跟着夜四来到后院一处很偏僻的位置,院子里有一具尸体,尸体身上没有明显伤痕,没有外伤,内脏也全都完好,也就不是受了内伤而死。

用银针测试,却也没发现有中毒的迹象。而那具尸体大概二十岁,没有外伤,没有内伤,也不是中毒这人死的很是蹊跷。

百里邺恒蹲下身仔细的看了看,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样的尸体多么?交给大理寺去处理吧!”百里邺恒也没有看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于是站起身欲走。

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那个死者的太阳穴的皮肤下,有什么东西蠕动了一下,带着皮肤也跟着动了起来,但是也只是一瞬间就什么都没了。

夜四站在他身侧,说道:“也不是很多,最近发现的有三四名的样子。”

“仵作都说了什么?”百里邺恒一边走一边问道。

“仵作直说奇怪,也验不出什么来。”夜四说道。

百里邺恒点了点头,思考了片刻之后,对夜四说道:“你去找冷傲,让他派人去查一查。”

“是。”夜四得令走了!

百里邺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正欲去书房,看见潇潇的丫鬟急匆匆的跑来,说:“太子……太子不好了。”

百里邺恒也不等她说完,就直奔潇湘阁而去。还没走进院子,就听见剧烈的咳嗽声,还有宁卿的哭声。

他快步走进去,潇潇看见他来了,不动神色的把什么东西藏在身后了,一边压抑着咳嗽一边朝着他艰难的扯出一抹笑容。

百里邺恒什么也不说,走上前,将她藏起来的那个手绢拿出来,洁白的手绢上赫然一团红,他拿着手绢神色复杂,自责、愤怒、疼惜……

最后他只是闭了眼,走到潇潇的背后,一手缓缓地抵住她的背脊,缓缓地将内力灌注进她的体内。

精纯的内力缓缓地进入她体内,压制住毒性的游走。渐渐地,潇潇也不在咳嗽了,平息下来后她也只顾着喘气,说不出话来。

“你等着,如果冷傲不给你治病,我就杀了他。”百里邺恒周身散发出煞气。

潇潇拉住他的袖袍,她抬起头虚弱的摇了摇。

百里邺恒转身,不顾女子眼中的柔情。

“宁卿真是个不祥的人,跟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受了重伤,才到潇潇姐姐这里,潇潇姐姐就毒发,宁卿还是回去好了。”宁卿情绪低落的说道。

潇潇柔柔的看着她,喘了一会儿才说道:“跟你没有关系,不要自责。”

宁卿默默地走出潇湘阁,走进墨香苑,走进怀墨染的房间。

良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她怀墨染睡着了,不要吵醒她。宁卿点了点头,然后办了一个小凳子坐在怀墨染的床前,看着那个苍白的睡颜。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明明那么讨厌你的。”宁卿的声音很低,很小。

怀墨染没有醒来,只是颤动了一下睫毛。

“你为了救我是不是就想我以后不骂你不要脸了?你想的美,你就是不要脸,臭女人。”宁卿嘴巴上虽然说这无情的话,但是语气却充满了浓浓的关切。

“老大,你还让不让人睡了?”怀墨染睁开眼睛,看着她。

宁卿愣了一下,皱了皱眉,梗着脖子说道:“就不让你睡。”

怀墨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真是的,耍什么小孩子脾气,长大了可没人敢要你。”

“要你管啊!”宁卿腾的一下子站起来。

看到她这么激烈,怀墨染倒是有些意外,她嘟了嘟嘴,说道:“不管就不管。”

“对不起!”宁卿细若蚊吟的说道。

“什么?”怀墨染问道。

要强的宁卿不好意思再说一遍,于是吼道:“你趴着把胸都压平了,太子不要你了。”

怀墨染抽了抽嘴角,这丫头是不是太早熟了!

那厢,冷傲刚接到夜四的消息,便立刻派遣奔雷和欺霜去追查此事。

夜四回去复命,冷傲也回房间研究刚才送来的尸体去了。

才刚走一步,忽然觉得身后一道劲风袭来,他足尖点地,左脚发力,身体斜斜的向右飘去,躲开雷霆一击。

“冷傲,去救一个人。”百里邺恒沉着脸说道。

冷傲淡笑,每次百里邺恒这样着急他就知道是要救谁,他也发过誓,不救姓慕容的人,所以只是静默着不说话。

“救不救?不救我杀了你。”百里邺恒浑身爆发出强烈的杀气。

冷傲很从容的看着他,说:“如果要我救她也可以,这话我很久之前就跟你说过了,你不会不记得的。”

百里邺恒沉默了,杀气也敛了不少,“可是她是无辜的。”

“谁让她姓慕容呢!”冷傲嗤笑道。

三十年前,那一场血光灾难早已被世人以往,但是他从不曾忘记,一刻都不敢忘记,那是一个血色的昏黄。

“傲儿,你要活下去,活下去……”在一片哭喊声中,冷傲的娘亲哭喊着,然后有鲜血从她的嘴里流出。

冷傲永远也不会忘记,满院子的尸体,空气里都是血腥味,是慕容家杀了他们冷家三百六十八口人。

而百里邺恒却还抱着一丝希望,冷傲或许能放下仇恨去救慕容潇,真是可笑,他没有杀了慕容潇就算仁慈了。

百里邺恒闭了闭眼,转身。

“放心,她死不了,就是多受些罪而已。”冷傲开口说道,这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百里邺恒点头。

“那个小美人怎么样?她买下醉月楼之后做了什么有趣的事?”冷傲严肃的表情一下子被嬉笑取代。

百里邺恒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回去了。

冷傲看着他的背影,笑道:“你不说我不会自己去看么,呵呵!”

小说《魅后狠毒》 第15章 养伤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