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娇妻是个宝》小说免费阅读 《二婚娇妻是个宝》最新章节目录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二婚娇妻是个宝》的小说,是作者甜甜梦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想到这个可能性,他捧着杯子的力度加重,杯里的咖啡还溅到了他手背上。温倩儿一看就心痛了,“寒洲,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看都红了,你这样我会很心痛的。”她边说着,边刻意靠过去,魅惑的红唇几乎贴到傅寒洲脸上...

推荐指数:10分

《二婚娇妻是个宝》在线阅读

《二婚娇妻是个宝》 第15章 老总和秘书的关系 免费试读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捧着杯子的力度加重,杯里的咖啡还溅到了他手背上。

温倩儿一看就心痛了,“寒洲,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看都红了,你这样我会很心痛的。”

她边说着,边刻意靠过去,魅惑的红唇几乎贴到傅寒洲脸上。

商薇不经意的瞥见这一幕,心中密密麻麻的刺痛着。

原来,他们之间已经这么亲密了,更显得她像个外人。

在吧台里躲到两人结账离开,她才拖着疲倦的身体过去接替叶姐的工作。

“哎,小薇啊,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叶姐一见她,迫不及待的就八卦起来,“你刚才看见没有!刚才过来喝咖啡的那两个人,一个是当老总的,另一个是他的女秘书。”

“哎哟!这个年头啊,当秘书都很擅长爬床啊。”

“……”

心中隐隐作痛的伤口再次被撕开,商薇低着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两年了,她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温倩儿主动勾引,还是傅寒洲有意在先。

只是现在再纠结这些事,对她来说,早就毫无意义了。

唇间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她正想要跟叶姐扯开话题,大门忽然再次被推开,她下意识的回头笑道,“你好,欢迎光——”

余下的话题猛地卡在喉咙里,商薇惊讶的看着温倩儿去而复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

“小薇,你怎么了?”

叶姐很快就发现她的不对劲,暗示性的用手碰了碰她,扭头又对着温倩儿笑道,想要打破僵局,“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我什么都不要。”温倩儿娇嫩的红唇微扬起,抬起白皙的手指向商薇,“我有事要找她。”

“找小薇?”叶姐惊讶,但毕竟是客人的意思,叶姐也不好多说,过去帮忙收拾桌子了。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

商薇压着情绪迎上她的目光,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示弱。

“我过来是想让你看看这个的。”

温倩儿傲慢的从包包里取出一份报告,白纸黑字的,大红色的医院盖章刺痛了商薇的眼。

这是一份孕检报告!

温倩儿怀孕了,是傅寒洲的孩子……

为了怀上傅家的孩子,她努力了这么久,傅寒洲仍是对她爱理不理的,可现在!温倩儿却轻易办到了她没有办法做到的事……

她的丈夫拒绝跟她**,另一边又日日夜夜的陪着另一个女人,这就是她的婚姻。

商薇忍着喉中的哽咽,极力保持冷静,“温秘书,这件事我觉得你不应该跟我说,你应该去告诉傅寒洲或者傅夫人。”

“傅太太真是体贴啊。”温倩儿娇媚的把玩着耳畔的碎发,“我抢走了你的老公,你不仅没有对我生气,还为我着想,像你这么伟大的人真是少见。”

她笑得自然,说出来的话却句句讽刺!

商薇攥紧了双手,“温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担心你在这儿会影响到我们店里的生意,更何况,我现在也不想看见你。”

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这两个人了!

小说《二婚娇妻是个宝》 第15章 老总和秘书的关系 试读结束。

  • 苏凉意陌千宸小说 我最亲爱的章节在线阅读

    独家小说《我最亲爱的》由苏小爱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秦思羽顾凌深,书中主要讲述了:刺目的大红色。上面是繁体的囍字。秦思羽瞳眸缩了缩,他们要结婚了,就在明天。喉头一股

    2019-11-202
  •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顾潇傅御诚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主角是顾潇傅御诚的小说是《国民男神宠妻成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浮烟若梦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拉开落地窗帘,

    2019-11-204
  •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顾潇傅御诚章节免费试读

    主角是顾潇傅御诚的小说叫做《国民男神宠妻成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浮烟若梦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潇一僵,本能的想躲,可还是在触及

    2019-11-206
  • 我最亲爱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甜宠新书《我最亲爱的》由苏小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思羽顾凌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呵,怎样才能消恨?”顾凌深冷笑

    2019-11-206
  • 《我最亲爱的》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11章 笑着

    主角叫秦思羽顾凌深的书名叫《我最亲爱的》,它的作者是苏小爱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穿着新郎的礼服,撑在墙上的无名指上,有着一枚男

    2019-1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