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大人别太狂云楚越君逾墨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完结小说《千岁大人别太狂》是鹿迟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云楚越君逾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相府回来之后,云楚越心中一直惴惴不安。若是没有余梦笺,她今天定当教训那对恶毒母女,可她如今也有了顾虑。云楚越皱眉,这都不像她了。她边往永宁宫去,边思索之后该如何应对相府、宫里的情况。走到殿门外的时候...

推荐指数:10分

《千岁大人别太狂》在线阅读

《千岁大人别太狂》 5、尸变 免费试读

从相府回来之后,云楚越心中一直惴惴不安。

若是没有余梦笺,她今天定当教训那对恶毒母女,可她如今也有了顾虑。

云楚越皱眉,这都不像她了。

她边往永宁宫去,边思索之后该如何应对相府、宫里的情况。

走到殿门外的时候,领头的公公便停了下来,转身对她说。

“请等一会,我去通报。”

云楚越一愣,本也没什么,可似乎听到阵阵呻吟从里面传出,这是太后寝宫,难不成?

那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可这群太监们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

云楚越一个激灵。

宫闱之中,秘密甚多,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她也并非想要窥探,可那声音听着着实让人毛孔竖起。

云楚越径直入了那道门,冷不防一眼便看到男人的手从太后身上下来。

她心里咯噔一下。

君逾墨这厮看着禁欲寡淡,居然跟当朝太后有一腿。

难怪之前对她那样粗鲁,原来是替太后守身如玉。

简直无耻!

云楚越越看这个男人越觉得恶心,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面色也是各异。

站在太后身侧的男人,冷眸微睨,这该死的女人心里在嘀咕什么,看样子是在咒骂他吧?

“臣女见过太后。”云楚越跪了下来,不再抬头,越看这两人越是有猫腻。

“起来吧,灵堂设在后寝,今夜便替夙儿守着,若再出了差错,哀家定当剥了你的皮!”

太后冷声道。

云楚越一个激灵,她浅声:“臣女定当尽心竭力,替殿下祈福。”

她起身,跟着小太监往前面走,从君逾墨身侧走过去的时候感觉到了那炽热的目光,男人一直盯着她,像是要将她吃了一样。

“是福是祸,谁都说不准,哀家知道是督公出手相救,要不然昨夜她已经死了,只是不知,这样的女人竟然能入你的眼?”

太后眼底起了一丝不悦,盯着君逾墨,眸色之中满是情愫。

君逾墨浅声:“不过是只无关紧要的野猫儿,娘娘何必在意。”

男人脑海之中满是云楚越之前那眼神,似是怀疑,似是不屑,就好像他跟太后有什么猫腻似的。

他真想把那个死女人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藏了一些什么玩意儿。

“哀家还以为督公动了凡心,她说到底也是太子妃,君大人往后还是三思为好。”

“如此,娘娘多心了。”

君逾墨往前走了一步,适才想起什么,转过身去:“皇上已经下令彻查私盐一案,国舅爷一家牵扯其中,如今皇后尚在冷宫,也不知道太后娘娘能不能保得下来。”

男人唇边勾起一抹笑意。

似是故意提起这件事情,明明心里烦透了云楚越,可他还是给太后敲了一个警钟。

高位之上的女人,浑身一抖,唇色苍白:“君大人这是在威胁哀家吗?”

“娘娘愿意那么想,也未尝不是,本座看中的人,在意的人,不是谁都能动的了。”

君逾墨拂袖,不曾多言,转身便从永宁宫出来。

太后气得一下站了起来,她打碎了架子上所有的瓷瓶,怒吼一声:“这么多年来,哀家的心意,他终究不明白!”

“娘娘。”身侧的老嬷沉声,“也怪皇后不争气,辜负了您的部署,只是君大人如今这意思,是要保那个贱婢?”

“呵,不管他什么意思,云楚越也不会活太久。”

太后眼眸冰寒,死死的盯着一个地方。

她放在心上的人,又岂能让别人染指!

永宁宫后殿,挂满白幔,棺材就停在正中间。

云楚越看着牌位上那几个字,心中咒骂。

死便死了,还要拉一个无辜的人陪葬,简直是恶臭!

她端坐在蒲团上,脑子里在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从穿越到如今,处处透着古怪。

她本该是已死之人,为何会穿越异界?

那该死的太监又是什么目的,几次三番戏弄她,虽说君逾墨的确救了自己,可她也没少被他坑害。

就像是驱逐猎物的感觉。

云楚越太讨厌这种感觉了,可惜,如今对付不了他,也唯有忍辱负重。

殿门外,一阵阴风吹过,落叶哒哒哒作响。

后殿不比前殿繁华,尤其停了一个棺椁,满殿清寒,瞧着甚至有些渗人。

黑暗中一道人影闪过。

“谁?”

女人警觉,一个翻身,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暗中那浓重的杀气,只怕有人趁着这当口,想要她的性命。

可四下再没了动静。

那道黑影就像是一闪而过,便消失不见了。

斯斯斯……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爬,云楚越拿了烛台朝前面去,蛇影交错,两条碧色长虫吐着信子,目光凶恶,朝着云楚越这边来。

蛇?

深宫内院怎么会有这般毒的蛇。

来不及多想,云楚越快速伸手,一手一根死死的攥着蛇,任由它们蜷在她的手腕上。

恶心的黏糊感。

“出来吧,不用再藏了,妄图用蛇咬死我,也不打听打听我从前是做什么的。”

云楚越伸手,将两条蛇交错在一起,在空中略一用力。

便将蛇震的骨头皆断,再没有爬起来的力气。

嗖……

黑暗中,夹杂着暗器一同出现的,便是那个黑衣人,他提剑上前,朝着云楚越的脖子过去。

尖端擦着她的脖子,嫣红的血渍站在剑上。

“你的死期到了。”

黑衣人略微沙哑的嗓音,透着一股子浓烈的杀气。

之前是高估这个女人了,还以为是一场硬战,没想到……

“呃……”黑衣人始料不及,却被女人攥着下颚,咔咔咔几下,云楚越拆了他的几根骨头。

全都断了。

“怎么,还说大话吗?”

“你……”黑衣人疼得连话也说不全,他一拍地,又一次跳了起来。

云楚越抽出匕首朝着男人划过去,而就在此时,黑衣人落荒而逃,她的匕首,刺入男人的背,留下一道很深的印记。

那人逃得很快,云楚越本也不打算追。

而此时,烛台被她移动之后,噗地一下火焰便熄灭了。

黑暗中,一股冰冷的气息在蔓延。

棺材之中好像有移动。

云楚越一转身,咣当。

棺木落地。

她站在门外,眼看着那“人”从棺材里爬出来。

尸变了?

难不成在这个时代,还有这般诡异的事情,她从前可不信这鬼神之事,自从穿越了,也不一定没有。

苍白的脸色,嘴角沾染着一丝血,宛若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云楚越扑过来。

她甫一转身,腿便被那长指攥了过去。

“该死的。”

云楚越一个翻身,一脚踹在那“人”身上,可惜对方就像是铜墙铁壁,任由她这般,也没有半点要退散的意思。

小说《千岁大人别太狂》 5、尸变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