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主母夏青应辟方阅读_寒门主母文本在线阅读

新书推荐,《寒门主母》是吕_高_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夏青应辟方,书中主要讲述了:“夏青——”蓦的,方婉儿几乎变了音质的声音尖锐的在门外响起。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看在了出现在门口的方婉儿主朴二人身上。粮铺的掌柜左看方婉儿,右看夏青,心里嘀咕着:这大半年,他可是一直叫着这位长得漂亮但此...

推荐指数:10分

《寒门主母》在线阅读

《寒门主母》 第18章 免费试读

“夏青——”蓦的,方婉儿几乎变了音质的声音尖锐的在门外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看在了出现在门口的方婉儿主朴二人身上。

粮铺的掌柜左看方婉儿,右看夏青,心里嘀咕着:这大半年,他可是一直叫着这位长得漂亮但此刻气得脸蛋都有些扭曲了的方婉儿为少夫人,可老夫人的亲信廖嬷嬷却站在那个长相平凡,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女子身边,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少夫人?

“你……你怎么能**到这种地步。”方婉儿冲到夏青面前,大眼瞪着,神情充满了怨愤,声音刺耳,哪还有往日那副淑惠的模样。

“怎么了,妹妹?”夏青奇道,她什么时候惹她生气了?

“你在家里做恶也就算了,竟然光明正大出现在相公这里来吃饭,你只是个乡**女人,大字不识一个,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在这个镇上,所有人都当她方婉儿是应辟方的结发妻子,是正妻,是元配,这个乡**蹄子根本没多少人知道和关心,如今她出现在粮铺,要是再大言不惭,那她岂不是难堪?

不过这些话一说完,方婉儿就悔了,显不说应辟方看着她眼底闪过的不悦,单看本来买米的老百姓渐渐围了过来,伙计们也朝这里东张西望,她就在心里悔个没完,她在应家听到这贱女人朝粮铺来了,一急就跑了出来,一愤怒就骂出了口。

“你总说**这个词,什么是**?我到底哪里**了?”夏青望着方婉儿,目光并不若以往那般平静无波,而是冷冷的。

方婉儿微讶了下。

“应家许我夏青婚约在先,这是**吗?应家的轿子抬我进了门,这是**吗?”夏青走近方婉儿一步,目光渐渐冷厉了起来:“我是应家的少夫人,应辟方的元配嫡妻,这样的身份是**吗?”

方婉儿心神一震,因为夏青神情突然逼迫的冷厉,不禁退后了一步,眼前这个人是夏青吗?

“够了。”见方婉儿脸色一点点变白,应辟方出声,拦在了夏青面前,拧眉看着她:“你闹够了没有?”

听到应辟方这么说,方婉儿突然哽咽,委屈的喊了声:“辟方——”

“什么叫闹够?我闹了吗?”夏青直视着应辟方的寒眸,不闪,不辟,毫无朝气的眼眸微敛,与他一样蹙着眉。

“大闹广众之下,你想让应家颜面尽失吗?”

“那也是你那小妾方婉儿造成的。”夏青淡淡说。

一句小妾方婉儿,人群中有了轰动,方婉儿瞬间脸色苍白,紧咬着下唇充满了怨恨的目光盯着夏青,声音更显委屈了:“辟方?”

正当应辟方拧眉开口时,陡听得夏青‘呀——’了声,就见夏青突然握过了应辟方的手,看着他的寒眸轻声道:“相公,我们的孩子它动了,动得好厉害,你快摸摸。”

应辟方僵直了身子,正当要收回手时,手中确实有什么东西在动着,甚至那本是隆起但毫无动向的肚子突然凸了起来,不知什么原故,应辟方赶紧用手碰了碰这个凸起,那凸起便很快消失不见了。

夏青轻笑:“看来,孩子也是饿了呢,所以在踢脚告诉我,相公,今天午饭吃什么?”

应辟方深深看了夏青一眼,再看着她的肚子,面对她已变得平静无波的眸子,冷沉着脸道:“就在后堂。”

“那我们快去吃吧。”夏青拉过应辟方的手就往后堂走去。

应辟方想拿回手,可一触到那充满了小茧子的手掌,还有这份温暖的温度,竟忘了抽回,直到坐下掌柜的上了饭菜才惊觉自己竟然又随了这个女人一回。

夜,还是有点冷。

应母的屋内,方婉儿哭哭啼啼,应母也沉着一张老脸,气恼的看着方婉儿:“你怎么这般没用啊?现在怕是镇上所有的人都知道应家少夫人另有其人,那我们先前做的不是都白费了?”

“娘,她一个**的作妇,做事说话都不要脸,这些事,我哪扯得下脸来。”

“辟方喜欢的人不是你吗?他就不帮着你?”

说到应辟方,方婉儿又掉起了眼泪。

“**。”应母气得大骂了声:“没爹娘教的野种,看我不扒了她的皮。你也真是的,辟方的心你可要牢牢抓住,还有,你的肚子争点气。”

方婉儿点点头。

站在一旁的方嬷嬷道:“夫人和少夫人仁慈,才会让那贱丫头一而再,再三而骑到头上来,但要是不给点狠的,怕那贱妇只当夫人是个软柿子任她拿捏。”

“对。娘,我们要想个法子才行。”方婉儿擦去眼角的泪水,狠狠的道。

此时,方婉儿贴身丫头秋蛾跑了进来,急声道:“小姐,不好了,那贱蹄子拿了夜点去大公子的书房了。”

“什么?”方婉儿腾的站了起来:“她午膳和晚膳都和辟方一起用还不够吗?欺人太甚了。”说着,跺了跺脚就要离去。

“慢着。”应母喊住了她:“你就这样去?”

方婉儿一愣,听得应母又道:“你拿着我炖好了的鸡汤过去。”然后,应母附在方婉儿边上说了几句。

对于廖嬷嬷与水梦来说,那个眉开眼笑,夏青能争宠,她们是打心底里开心,只要安这个气势下去,不愁得不到大公子的垂怜。

夏青转身就见二人在笑,不禁奇道:“你们在笑什么?”

“老奴觉得少夫人有点少夫人的样子了。”廖嬷嬷笑呵呵的说。

“可不是。奴婢还真怕少夫人不习惯宅子里的生活,现在,奴婢心里也算是有个底了。”水梦心里其实更好奇,少夫人是个乡下人,从小就生长在山脚村,应该没出过远门,也没进过这种宅子,但觉得少夫人似乎很适应这种生活似的,是怎么做到的?

夏青笑笑。

“不要脸的**。”方婉儿带着讥讽又尖锐的声音出现在三人面前。

在夏青看向她时,方婉儿身后的秋蛾突然一个上前,打掉了夏青手中的糕点。

‘哐啷——’一声,盘子碎了一地,几颗精心做的糕点也散落在地上,脏了一片。

廖嬷嬷与水梦气青了脸。夏青平淡的看向方婉儿,后者是一脸得意:“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你得逞,走着瞧。”在夏青看向她手中的鸡汤时,方婉儿戒备的后退了一步。

夏青却是淡淡一笑,撕下了裙子的一角,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糕点,一边捡一边吹去糕点上的脏泥放进撕下的布内。

“你,你这是做什么?”方婉儿鄙夷的看着夏青的动作。

捡好起身,夏青平静的回了一句:“这是送给相公的甜点,自然是要给相公吃的。”

不止方婉儿傻眼,连廖嬷嬷和水梦听到这句话也傻了眼。

夏青没理众人,进了书房。

应辟方的书房就跟他的卧室一样,简单明了,墙上的挂饰也只是风景画,再加上几盆青竹,最让人注目的便是那一排排的书架了,可见应辟方是个极为爱看书的人。

夏青一进来,应辟方就拧起了眉:“你来做什么?”

夏青的目光已经被满屋的书吸引了,平波无澜的眼底有着一份羡慕和惊奇。

与此同时,方婉儿也疾步走了进来:“相公,那甜点吃不得,都已经掉在地上脏了的,夏青,你到底按了什么居心,竟然给相公吃脏了的东西,你就不怕相公闹肚子吗?”

“甜点?”应辟方看向夏青,果然,在她手里看到了几块小糕点,只是糕点上这会沾了许些的污泥,一目了解。

“这些书都是你在看的吗?”夏青答非所问,目光依旧看着满屋子的书。

本是毫无朝气的眼眸突然泛起点点星光,正因为这丁点的色彩,使得这张平凡的脸多了几许的光泽,应辟方看得呆了一下,这张平凡的脸配许些生动的表情竟也是出彩的,他在乱想什么?

“自然是相公看的。”方婉儿将手中的鸡汤放在应辟方面前,骄傲的说道:“相公五岁时就能背诵数十本诗书,七岁就管里起了家里的生意,十岁那年,公公就将数个镇的粮铺都交给相公管理,这些可都是大家知道的事。”

“哦。”夏青点点头,看着应辟方的眼晴充满了稍许的不一样:“原来相公这般的厉害。”

虽然并不喜欢这个乡下女子,但想到她方才看这些书那羡慕的表情,应辟方还是问了句:“你也喜欢看书?”

夏青摇摇头:“不喜欢,我一看书就犯困。”

不喜欢看书?他厌烦这个女人的理由又多了一条,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他更喜欢与识字并且喜爱看书的女子在一起:“看你似乎很喜欢这些书似的。”

“嗯。”夏青诚实的点点头:“一本书至少也要一两银子呢,这么多书,得多少钱啊。”

应辟方黑了脸,又是钱?从认识这个女人开始,她最关心的似乎永远是钱,此时夏青又说:“而且爱看书的人都很聪明,心地又好,长得也很白净斯文,就像相公这样的。”

这是在赞美他?应辟方倒是愣了下,这个女人在心里是这样想他的吗?他以为她会觉得他……至少应该是恨他的。

“相公,快喝鸡汤吧,要不然汤都要凉了。”方婉儿恼这个夏青跟应辟方竟然讲了这么多话,可又不能出声无理阻止,辟方并不喜欢那样的女人,忙拿出鸡汤来说话。

“哇,这鸡汤真香啊。”夏青对桌上的鸡汤深吸了口气。

“自然,”方婉儿冷笑一声:“这鸡汤可是用文火熬了一个下午的。”

“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喝过这样的鸡汤,哪怕有孕了后,也没有吃过。”说着,夏青看向应辟方:“相公,给我吃吧?”

这种话,对于一个男人,特别是像应辟方这样的男人,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不行,”方婉儿愤愤的声音才出口,夏青已然将盏捧起喝了一口。

小说《寒门主母》 第18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