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雁北》大结局精彩阅读 《岁岁雁北》最新章节目录

新书推荐,《岁岁雁北》是陈二贰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青阳未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离儿尴尬地转过头不再说话。她一想到刚刚那一巴掌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脸,就觉得很是耻辱。不知又过了多少时间,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青阳一下车,就看见迎面扭来一个穿着紫色大褂的胖嬷嬷,她头上高高地别了一个飞云...

推荐指数:10分

《岁岁雁北》在线阅读

《岁岁雁北》 第五章 苏府 免费试读

离儿尴尬地转过头不再说话。

她一想到刚刚那一巴掌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脸,就觉得很是耻辱。

不知又过了多少时间,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青阳一下车,就看见迎面扭来一个穿着紫色大褂的胖嬷嬷,她头上高高地别了一个飞云髻,还极其认真地在旁边插了一朵大红花。

她抿了抿唇,这老嬷嬷穿衣打扮如此夸张,竟不像平常印象中府邸里的知礼数懂教养的下人,倒像是街头巷尾的老媒婆。

胖嬷嬷见青阳一副乖巧样,心里十分欢喜,忙跑来扶着她入府,嘴里还念叨着许多体己话。

“姑娘可是累了?”

“咱们府上备了好多好吃的,姑娘呆会儿随我去。”

而同样一身疲惫的离儿听了,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在旁边无奈地叹道:“张嬷嬷,也没见到我进府时你这么殷勤。”

她跟着公子那么多年,在府里还真没见过一个人对她这么热情呢,离儿怒了努嘴,早就有了些许不满,这青阳凭什么呢。

张嬷嬷听了这话,扭了扭胖身子,忙解释道:“啊呀离儿姑娘,你在府里也这么多年了,还吃这干醋啊。”

青阳偷笑,想不到这嬷嬷还挺会埋汰人,她还以为苏府的下人应当都是那冷漠样呢。

毕竟别人口口相传的,都是苏府多么多么可怕,下人之间多么勾心斗角,都随了主人的性子。

想到这,她眼神深邃,朝旁边那个白色的身影望去。

这个人究竟藏了多少秘密,他跟郡主之间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

“张嬷嬷,”苏苕冷如冰山,平常眉眼上像附了一层厚厚的霜,但是在此时眼神里却透露着一点点消融之状,“青阳日后的生活麻烦您多料理料理了。”

张嬷嬷欣喜地应和了一声,扶着青阳就往府里塞,其他下人见她乐呵呵地样子也都憋着笑。

因为她的身形有些胖,一言一行中都显得她十分忠厚老实,甚至透露着喜感,但是青阳却有些头疼。

“那个......张......张嬷嬷,我们能不能慢些走,”青阳边走边道,僵硬着微笑,她实在被这热情砸击地很不自然。

她在西崆的生活基本上是除了练功就是偷偷出去玩,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照顾她。

“哎哟青姑娘您快些吧,还有几个嬷嬷在等着你呢!”她笑道。

啊......啊?

青阳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被卖了一样……

回味她刚才说的几个嬷嬷,敢情是早就准备好了咯。

等她被拖着进房间,才真正被吓到,房间里已齐齐站了三四个嬷嬷,一个端着新衣裙,一个端着首饰耳环,还有旁边端着刚煮的补气汤的。

她尴尬地看向张嬷嬷:“嬷嬷,这是要干什么啊……”

这阵仗,好像即将要干一件大事一样。

张嬷嬷眼里放光,激动地抓住她,道:“青姑娘不知道,府上从今以后就多了个女主人了!”

自从这苏府建立以来,一年到头就这几个下人,暗地里还有重兵看守,甚至府里几年没来一个客人,她越想越是心酸。

其他嬷嬷听了,也欣喜地附和道:“是啊是啊!”

青阳微微扬起嘴角,觉得有些好笑:“多伺候一个人不累吗?”

张嬷嬷摇了摇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青阳居然都感觉她眼睛里水汪汪的。

“姑娘有所不知,我们这些嬷嬷啊,就等着公子纳个女主子回来,他一个男儿,哪有功夫料理内宅之事,是不是?”

诶?她们好像想多了,她默默扶额。

她从没有当女主人的意思啊!再说了女主人不应该是她,而是远棠姐姐啊!

青阳忙挥手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

但是她抬眼一看,好像没有人听她说话诶……一个嬷嬷忙着去给她梳理头发,一个在扒她的衣服,另一个帮忙打理她的包袱,她轻叹一口气,也放弃了抵抗,只是任由她们摆布。

一柱香时间后,青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一愣。

镜子里的人原本随意的一束马尾已经盘了上去,旁边挽着的黑发上还插了一支粉色的步摇,显得清新可爱,她身上原来素灰的衣服也换成了淡粉色的纱裙,耳坠上也十分巧妙地用了深粉色的明珠作为装饰。

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虽有一种稚气未脱的感觉,但已经算的上非常好看了。

她自己都从来没有这么用心的打扮过自己。

那边,收拾包袱的嬷嬷忽然瞪大了眼睛,扯着嗓子问道:“这是什么?”

其他嬷嬷都围了上去,有的挤不进去还故意扭了扭。

这东西硬梆梆的,像是叶子,可又不是树上那种叶子,它的叶脉上还泛着一闪一闪的白光,不过是她们看不见的。

会不会是吃的,其中一个老嬷嬷想。

青阳此时喝了口水,差点喷了出来。

她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这是我的簪子啦,放回去吧。”

对于这个簪子的设计,她也觉得蛮无语的,但毕竟是未见给的,也不能嫌弃什么。

可那张嬷嬷听了,眼波流动,委屈地摸了摸青阳的脸:“拿叶子当簪子,苦了姑娘了。”

她一个老妈妈心疼死了!原来这个姑娘活得这么悲壮。

“咳咳,你们先出去吧,”青阳被这突然的闹腾地有些不习惯,“我自己来就行。”

“啊呀呀!啊呀呀!姑娘这是害羞了嘿嘿嘿,我们这就走,这就走嘿嘿!”张嬷嬷又是咋咋唬唬,但却很明事理,不一会儿就把人全带下去了。

青阳得以大呼了一口气,终于走了。

也不知道未见在干什么。

她掏出叶簪子,屏气凝神念叨着:“乾坤大地,皆入我手,万物之灵,潜于我心,西崆山未见树。”

嘭!一个人形幻化眼前。

“小青阳想我啦,”未见眼里充满了宠溺,而且他惊奇地发现此时自己的小青阳被打扮地特别漂亮!

最重要的是他在西崆山下可是无聊死了,正准备逗逗某个小灵兽就感应到了青阳。

“未见,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追踪人,”青阳立马回过神来,此时脑子里都是那个女乞丐的身影,“就是这个手帕,你能不能感觉到什么。”

说完,她把那个粉色的帕子放在他的手上,上面还绣着一海棠。

未见听了抿了抿唇,呵,又是有事才找他,他气呼呼地抱着手坐在地上。

在西崆也是,在这也是!

哼!

“乖啦,”青阳眉眼一舒,有些忍俊不禁,哄道。

“你找不到那个人的。”未见忍住不多说,好让她来撒个娇,或许他心情好就妥协了呢。

青阳皱眉,看来真的行不通,还得多打听打听才行。

不过在此之前,她还得把苏府熟络一遍。

地上的人见她若有所思样,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觉得很是无趣。

她总是爱自己发呆,从来也没有在意过他这棵小树妖的心情。

于是未见轻飘飘站起来了,走到她面前。

她正想着怎么找到女乞丐呢,谁知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张精致的脸蛋。

怎......怎么了……

“小青阳,这个怨气呢是很深,但是手帕上附着的能量还是太少了,”他用力揉了揉她的头,“所以,你还需努力修炼才行,这样才能知道你想知道的。”

看来还是没有办法啊。

青阳轻轻叹了口气,回答道:“嗯。”

“真听话,”他得意洋洋地看着眼前的人,能让小青阳乖乖的可不容易。

这家伙平时喊打喊杀惯了,自己真的办起什么事都恨不得躲在他背后,一身桀骜不驯但啥事也干不好。

“那听话的我,是不是可以让你帮忙打扫一下屋子呢,”此时的青阳显得很得寸进尺,两只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原来这才是重点呀!

未见拍头,他俩多少年的交情了,别人都羡慕不起,何止是打扫屋子,就算是赴汤蹈火,他也理应在所不辞啊。

.......

呵,怎么可能......

又是嘭地一声,未见拧着眉头,二话没说就消散了。

你!

青阳脸色铁青铁青,立马把簪子埋在了盆栽的土里,哎,不帮就不帮嘛,反正这么多年的交情,给你涨涨灵气也是不错的。

埋好之后,她就吭哧吭哧跑到床上去睡了一觉。

啊哈,新被子,暖暖哒!

而消失的人立马急匆匆地回了树,他感觉到自己调查的事好像有了着落,果然他回去时,恰逢小树精跪拜在地上。

小树精见主回来了,慌张地低头,报道:“主,您身上的气息和冥水洞里的气息一样。”

未见冷冷地望了他一眼,慵懒地躺在榻上:“你确定?冥水洞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小树精乖乖地点了点头,继续道:“五年前,西崆山的几个法术高深的弟子经常在冥水洞里练功。”

未见深思,果然有猫腻,青阳不是阴体质,而是身体里有尸气。

难怪她的功力不涨反而不断的减少呢,她根本不是修仙的体质。

他手里把玩着一个瓷杯,仔细斟酌了一番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忽而手上的动作顿住了。

世间有一种法术可以复活死人,但此法已经失传好久,而且复活了的人不光会忘记以前的记忆,连自己是谁都会逐渐忘记,他眸子深沉。

原来如此。

青阳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就被张嬷嬷拉起来去吃饭,等她到桌上的时候,发现苏苕,离儿,李管家,刘嬷嬷等几个人都在。

她揉了揉眼睛,下人和主人在一个桌上吃饭的?

苏苕见面前的女子一副娇憨之态,眼里多了些惊异,以前她穿得稍微随便了点,就显得如出水芙蓉一般,而今她换了身粉色的纱裙,整个人都多了些柔媚之气。

如果覃妤之还活着......应该和她差不多大了吧。

而一旁的张嬷嬷看青阳又在发怵,笑得脸上的肉挤在一块,上去就是把她按在椅子上,随后像养猪一样,拼了命给她夹菜:“姑娘多吃点。”

不一会儿,不仅青阳的嘴里,连她的碗里都是满满的肉!

“嬷嬷,”离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她自己有手。”

张嬷嬷笑得更开心了,“哟,光顾着这边的青姑娘,也不能忘了旁边的离姑娘是不是。”说罢,也匆忙夹了几筷子敷衍了一下对方。

“张嬷嬷,近日府里的开销怎么样,”苏苕低眼,薄唇轻启。

对面的人听了,立马停了筷子,让人唤来了旁边掌管账户的老人,然后给苏苕递上了账本。

“近日府里又多出来五百两银子,像是有人刻意给的,”张嬷嬷脸色阴沉,“府里一定有内应。”

近几日,苏府的财库了总是平白无故出现五百两银子,多也不多,少也不少,颇有些奇怪。

若是府里人的,府里除了苏公子,谁还那么有钱,若是府外的,那这些银两想要运输进来,也需得有人接应才行。

苏苕眯了眯眼,心中大概有了数,只是夹了一口饭:“我知道了,这几百两银子就收下吧。”

“诺。”

大家就这么和和气气地把晚饭吃完了,而青阳也是重点关注对象,整个饭桌上所有人就光给她夹菜了,导致她胃胀的好些难受。

于是,以饭后散步的理由,张嬷嬷硬拉着她在苏府后的小花园聊天。

青阳原本以为她又是想说一些体己话,可见她反而却是满脸愁态。

一会儿开心一会儿愁,这个嬷嬷太有意思了,青阳想。

见青阳看着她,张嬷嬷叹了口气:“青姑娘不知道啊,我们这苏府好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自从主子经历过一些事,他再也不许外面的人来府上做客,张嬷嬷天天能听到外面的人骂他家主子薄情寡义。

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青阳不知道这些,这样的苏府确实也在她意料之外。

以前她所知道的都是关于苏苕的恶闻,苏府的恶闻,最为难听的是苏苕府里经常养一些水性杨花的女子,那身边常跟着他的就是其一。

她莞尔一笑,拍拍嬷嬷的手,安慰道:“没事,今后多了一个人,也是多了一分热闹。不过嬷嬷以后啊莫要拿女主人的身份来臊我,苏公子心心挂念的人啊另有其人。”

可不是吗。

张嬷嬷听了,愈发惆怅:“我也知道,我们家公子念着那远棠姑娘,可人死不能复生啊,他也不能老是挂念一个不存在的人啊。”

青阳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听到的那些关于苏苕的话,还真不作数了。

张嬷嬷是个老实的人,待人也和善,府中的人也热情,没道理和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生活在一起。

“可是嬷嬷,公子也有公子的难处,对了,你可知道公子不是本地人?”她试探道。

张嬷嬷听了,神色慌张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连忙示意她住嘴:“姑娘有所不知,苏公子原先是北柔国的皇子,听说还是皇位的候选人之一,但他把机会让了自家的兄弟,自己跑到定都来住着了。”

“说是来定都住着,实际是被圣上软禁了,你别看这府上一片安宁的样子,其实背地里有很多眼线。”

哪里是在定都生活,说穿了就是成了敌国质子罢了。

青阳眸子深邃,觉得自己可以多多了解一些关于苏府的事,或许所有的故事都是另有安排。

就比如质子这一事。

可冥冥之中,青阳还是有人在谋算着这一切,苏苕愧疚于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夫人,故舍弃了故土,来到定都,这一点,是全然不管国家的利益。

她很好奇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在苏府,这些除了苏苕,没其他人知道。

小说《岁岁雁北》 第五章 苏府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