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君心by帝曦宫华完整版 帝曦宫华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叹君心》由落曼凝华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帝曦宫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浩瀚的海上,一艘墨家的商船驶向远方。墨梓兮回头见琼仙岛在视野中愈渐缩小。“小姐,三岛四州,您要去哪处呢?”茉儿问。墨梓兮望着海天交接的地方,启唇:“去东州。”毕竟,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最接近光明。而...

推荐指数:10分

《叹君心》在线阅读

《叹君心》 第5章 少年终是为情殇 免费试读

浩瀚的海上,一艘墨家的商船驶向远方。墨梓兮回头见琼仙岛在视野中愈渐缩小。

“小姐,三岛四州,您要去哪处呢?”茉儿问。

墨梓兮望着海天交接的地方,启唇:“去东州。”毕竟,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最接近光明。而她是光明之神,自然向往光明。

东南西北四州,西州最强,东州次之。

三日后,商船驶进一处港湾。墨梓兮和茉儿下了船,由墨家的人接应,住进了一个别院。

东州的墨家旁支派来的人问墨梓兮:“大小姐,不知您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墨梓兮道:“为我准备好飞马,我不日前往都城。”

那人便问:“可要通知都城里的分支,让他们做好准备?”

“也好。”墨梓兮点头。

晚上,墨梓兮和茉儿走在繁华的街头。茉儿道:“原来,四州的夜晚也和三岛一样繁华啊!”

墨梓兮微微一笑:“四州除了会修炼的人比三岛少,其他的也就没有太大的差别了。”

“哦。”茉儿点点头,随即便周围的事物吸引了视线。

次日,两匹飞马拉的马车在别院外停下,马车前站着八位白衣婢女。

墨梓兮嘴角一抽:“太招摇了。”

负责的人却有些不赞同:“大小姐此去路途遥远,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

墨梓兮想要扶额:“用不着这么多人。”

见她真的不同意,负责的人就只留下一半婢女。墨梓兮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谁让她在别人眼中就是个不会灵力的废柴呢?

墨梓兮坐进马车,飞马张开翅膀飞了起来。是个婢女和茉儿运起灵力跟在后面,向都城的方向而去。

此时东州君主容均正召集大臣商讨迎接墨梓兮的事务。

“诸位皆知,苍岚、玄汐、琼仙三岛强者林立,却唯有琼仙岛是真正的超然世外。墨家大小姐虽生来不能修习灵力,但能在墨家乃至整个琼仙岛都身处主导的地位,想来定不会是真的废材,我们万不能怠慢了。”容均道。

有人便道:“不如让太子殿下前去迎接吧,两人若能看对眼也是一件美事。”

容均想了想,觉得确实如此。墨家大小姐基本上掌管了整个琼仙岛,若与太子结亲,东州便等于是得到了琼仙岛的支持。于是,他大手一挥,定下了这件事。

帝宫内的一座偏僻的宫殿外面不远处,一名墨衣少年摸索着前行。两名宫女路过此处,在远处驻足。

“这就是那位瞎眼皇子吧?”一名宫女道。

“嘘!他就算瞎了眼,也是皇子的身份,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另一人说。

两人默默离开。

一名同样身着墨色衣裳的少年跑到皇子面前,问道:“殿下,您怎么出来了?”

“她来了,”容景无神的眼眸朝向城门的方向,“北夜,带我离开。”

北夜愣了一愣:“殿下,‘她’是谁?”

“带我离开帝宫。”容景没有回答,只是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他面色如常,然而那微颤的双手还是出卖了他心里的不平静。

北夜无奈,只得背起容景,运行灵力,迅速到了宫外。

城门口,一辆由两匹飞马拉着的马车从天而降。马车前,站在四位白衣女子和一名蓝衣少女。

太子容卓与众多大臣齐呼:“恭迎墨大小姐!”

蓝衣少女拨开马倩倩的帷幕,俯身道:“小姐,我们已经到了,茉儿扶您下来。”

墨梓兮颔首。

一只修长而白皙的玉手探出。随即,一抹白衣倩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前。女子的裙上,绣着古老而典雅的花纹。三千青丝自然的垂于身后,插着几朵银白色的珠花。她有着婴孩般柔嫩的肌肤,明眸皓齿,可谓绝世姿、倾城颜。

容卓一时之间看呆了,竟有些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卓太子?”墨梓兮唤了声。

容卓迅速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假咳两声掩饰住尴尬:“墨大小姐,请。”

“卓太子请。”

两人朝行宫而去,身后一行人默默地跟着。

一个角落里,容景颤声喃喃:“曦儿,是你对吗……”

北夜站在一旁,不解:“殿下,您所说的‘兮儿’,可是墨大小姐墨梓兮?”

墨梓兮忽然驻足,向四周张望。

“怎么了?”容卓问。

“哦,没什么,”墨梓兮笑了笑,“刚才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我,可能是我听错了吧。”她继续往前走。

墨梓兮面上带笑,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宫华,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来了人界,你是铁了心要扰我安宁对吧?

望着墨梓兮远去,容景从树后走出,半晌沉默。

曦儿,千年了,我已是刻骨铭心的悔恨,可要怎样才能被你原谅呢?

容景苦笑,如今这样的结果,不正是他自己作出来的吗?怨得了何人呢?

风起,叶落,少年的身影落寞,伫立许久……

入夜,墨梓兮息了灯火,却久久未躺下入睡。她都:“既然来了,你又何必躲躲藏藏?”

一股风将窗户吹开,旋即,一个黑影无声地落入房中。墨梓兮凝眸一看,可不是容景么?

“不知阁下深夜造访,有何见教?”墨梓兮坐在床前,漫不经心地问。

“曦儿……”容景轻声唤道。

“住口,”墨梓兮一瞬之间出现在容景半步之远,“阁下非我爹娘,非我故友,‘兮儿’这样的称呼还是免了。”

容景忍下心中的苦涩,问她:“那我该怎样称呼你呢?”她伸手想要触摸墨梓兮,却被她避开了。容景收回手,将手缩进衣袖中,隐藏住深深的失落。

“这重要么?”墨梓兮清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仿佛随时都会飘远,“阁下还是回吧,不耽误了我休息。”

容景即便双目失明,也能感觉到墨梓兮看他时眼中的冷意,他扬起一个凄美的笑,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容景翻越到窗外,在阑珊的月光下缓缓离去。

然而他尚未走远,就已撑不住。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他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小说《叹君心》 第5章 少年终是为情殇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