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洛闻倾飞霜by西甘在线阅读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西甘写的一本古代重生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洛闻倾还点着烛火坐在桌前,她手中拎着枚玉佩,仔细的瞧看,身后的夕梅走近,小声道:“小姐,今天赏花会你也累了,早点歇息吧。”洛闻倾摆摆手,然后招呼夕梅道:“夕梅,你过来瞅瞅,这一枚绯色玉佩应是何人的?”...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在线阅读

《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 第18章 全城皆晓 免费试读

洛闻倾还点着烛火坐在桌前,她手中拎着枚玉佩,仔细的瞧看,身后的夕梅走近,小声道:“小姐,今天赏花会你也累了,早点歇息吧。”

洛闻倾摆摆手,然后招呼夕梅道:“夕梅,你过来瞅瞅,这一枚绯色玉佩应是何人的?”

夕梅也顺着那一枚玉佩的纹上下看,寻思了一会儿,才有点迟疑的说道:“这枚玉佩虽看着没多起眼的,但其上的花纹为牡丹,不俗的材质应是皇宫之物。”

说到这里,夕梅猛地一惊:“小姐!这枚玉佩你是从何而来?”

“宁婧身上的。”

洛闻倾一边答,一边凑近了那枚玉佩,还真的发现玉佩上的花纹是一朵牡丹,大张旗鼓的点缀在其上,显得夺目许多。

一听宁婧的名讳,夕梅更加的震惊,洛闻倾头一次庆幸幸好身边的人是夕梅,若是夕兰,此时此刻不嚷出声便不错了,夕梅缓解一下心中的起伏,沉声问道:“小姐,你什么时候与宁婧小姐的关系如此的好了?”

毕竟交换玉佩这件事在当今看来,是亲密的人之间才会发生的,可宁婧和洛闻倾两人什么关系?就算是如今洛闻倾不再是以前那样了,但关系也不会飞速那么快。

就在夕梅胡思乱想之际,洛闻倾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击破了夕梅所有的想法:“我从她腰间偷来的。”

“什么?!”

再稳重如夕梅,也忍不住出声惊呼,“小姐,你你你,你怎么能偷宁婧小姐的玉佩呢?若是被发现了,定会来找你麻烦的呀。”

“确实如此,”洛闻倾也点头赞同夕梅的话,随即话锋一转道,“如果她连自己身上曾经有过这一枚玉佩也不自知呢?”

夕梅愣住,她细思一下,便明白了洛闻倾话中的含义。

“你是说……”

“没错,”洛闻倾赞赏的看了眼夕梅,又道,“这绯色玉佩在京城极其少有,多为为皇族里面的人供应,且花纹都不同,皇后的是凤,贵妃的是荷花,七皇子身上的我不知晓,但也不会是牡丹,而牡丹图式的,夕梅你可知晓?”

夕梅摇了摇头:“夕梅不知,不过,”她道,“近日来,墨阳郡主赐给她的伴读一枚玉佩,听说是绯色的,至于花纹,夕梅确实不知。”

“那墨阳郡主的伴读是谁,你又知否?”

“这夕梅知道,”夕梅诚实地回答道,“当时我也是无意从其他婢女口中得知,那受了玉佩的是侍郎之女,叫周妍的,是宁婧小姐哪一个小团体之中的。”

“那为什么呢?”

洛闻倾不解的看着手中的玉佩,摸了摸,还光滑无比,突然间仿若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忙吩咐夕梅拿纸笔过来,三下两下便写了封几行的信,放在烛火边烘干了墨水后,与玉佩叠加在一起,交予夕梅。

“夕梅,明日一早还没鸡鸣,你就将它带去宁府,交给宁府,就说是我叫你的,切记,勿让别人瞧见了。”

洛闻倾声声叮咛,夕梅听见洛闻倾这话里的认真,也仔细的将信相叠放进了袖口里,点了点头:“夕梅知晓。”

看到夕梅走出房门后,洛闻倾才舒了口气,躺在床上。

她是突然想起来,前世的时候,洛闻倾从农庄别院回来的那个时候,恰好碰上了墨阳郡主从凉城回到京城,而这墨阳郡主也如当时的她一样骄纵跋扈,在书院的时候与宁婧发生了矛盾,就此结下梁子,额那个时候洛闻倾就与墨阳郡主一同给宁婧找不痛快,如果说绯色玉佩是墨阳郡主赐予周妍的,而那玉佩又不小心出现在了宁婧的身上,且墨阳郡主和宁婧不和……

这么仔细的想过去就可以知晓所有的思路了。

洛闻倾撑着下巴,不禁眯着眼笑了,她很期待宁婧看到她这份“求和礼”时的表情了。

那应该是有趣非常吧。

不出洛闻倾所料,待第二天宁婧醒来的时候,看到下人呈上来的这封信和信上的玉佩时,狠狠蹙了蹙眉:“你再说一遍。”

下人再复述了一遍之前的话:“这封信和玉佩是镇南侯府的洛小姐身边的夕梅送过来的,说是洛小姐给小姐。”

“洛闻倾给我的?”

宁婧眉毛高高挑起,手指捻着这薄薄的信纸,还想出口嘲讽一下,却发现面前的人并不是她想嘲讽的人,便无趣的闭上了嘴摆摆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下人也很识趣的退下去,顺便关上了门。

“洛闻倾给我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宁婧一边嘴上嘟囔着,一边将信打开来,映入眼帘的就几行字,虽然看起来是几行字,真要算起来,就是几个字,只不过写得颇有些大罢了。

——求和的诚意礼。

“求和?开什么玩笑!”宁婧“哈”的一声笑了,拿起那枚玉佩仔细看了看,却觉得有点怪异和熟悉感。

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刚走不久的下人又重新回来了,且神色慌张,他一把推开大门,冲着宁婧道:“小姐!不好了!墨阳郡主……”他喘了喘气,见宁婧一脸不耐烦,忙继续说道,“墨阳郡主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走来,拦也拦不住!”

“什么?她来做什么?还闯我家?”

宁婧更不爽了,将玉佩随手塞到了宣纸之下,然后放上一个盒子遮掩住,这种东西可要仔细留着等看到洛闻倾时拿出来好好嘲笑一番,看洛闻倾再怎么在她面前骄横!

这么想着,宁婧不爽的心情减少了些,走出房门想要看看这墨阳郡主,却正好见着墨阳郡主一身水蓝色的衣裳,却与她那着实艳丽的眉眼不符,此时她眉梢间尽是得意,身后紧紧跟着几个婢女。

当然,还有那个曾是宁婧小团体里并不起眼的周妍。

墨阳郡主推开妄图拦着她的奴才,伸着脖子往里面吼道:“宁婧!你给本郡主出来!”

宁婧扯了扯嘴角。

真是和洛闻倾一个货色的。

另一边一直看到墨阳郡主闯进后的夕梅这才回去报给洛闻倾听。

洛闻倾才起床不久,闭着双眼,任由夕菊拿着湿毛巾擦拭着她的面容,身后站着夕竹为她编发,夕兰则持着热水盆。

小说《重生女将:病怏夫君太温柔》 第18章 全城皆晓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