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浓时·木棠开》完结版免费阅读 《情到浓时·木棠开》最新章节目录

主角叫林木廖棠的小说叫《情到浓时·木棠开》,它的作者是莫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们想逃跑,可是保安像看守犯人那,样死死地盯着。没有半点机会。直到天黑的时候才放我们回到小屋。“唉,你们总得让我们吃饭吧!从昨天到现在,我们还没吃东西呢?”我冲着保安气急败地喊。保安也不说话,把门从外...

推荐指数:10分

《情到浓时·木棠开》在线阅读

《情到浓时·木棠开》 第八章:夜色美人 免费试读

我们想逃跑,可是保安像看守犯人那,样死死地盯着。没有半点机会。直到天黑的时候才放我们回到小屋。

“唉,你们总得让我们吃饭吧!从昨天到现在,我们还没吃东西呢?”我冲着保安气急败地喊。

保安也不说话,把门从外面锁上后走了。

过了好大一会,有人敲了敲小窗户,我打开窗户,从外面递进来一个盆。里面盛了两个硬馒头和咸菜。

我和李鸣狼吞虎咽地吃了。我口渴的厉害,可是小屋里连水也没。

“我们不会被关一辈子吧!”李鸣哭咽地说。

“不会的,那个老巫婆不是说,一周后就放我们回去吗?”我安慰着李鸣,同时也在安慰着我自己。

小屋里没有被子,只有一张硬板床,床上铺着薄薄的脏褥子。天北春天的夜里很冷。我和李鸣抱在一起,依然冻得瑟瑟发抖。

“我们想办法逃出去吧!不能在这里等死啊!”我对一脸愁容的李鸣说。

“可是怎么逃啊!外面上锁了。”李鸣紧紧地抱着我。

“我们撞门试试。”我白天的时候观察了一下,小屋的门是木头的,因为年代久了,很破旧,木头已经糟了。如果用很大的力气,门应该可以撞开。豁出去了,我暗暗下着决心。

我使出吃奶的力气,用肩膀向门撞去。扑通一声,由于惯性太大,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哎呦、哎呦……”我痛得一连叫了几声。

李鸣把我扶起来说:“我试试吧!

李鸣深吸了一口气,使出全身力气,也用肩膀向门撞去。

只听“咣当”一声,门板被撞到在地。李鸣肥胖的身体和牛一样的力气,今天倒是派上了用场。平时我老是笑他胆小。

我们破门而出,迅速地离开了小屋。可是天太黑,竟然迷路了。我和李鸣像两只无头的苍蝇一样,在海棠园里乱窜。

赫然,一个长发披肩的美女,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水一样的月光照在美女苗条的身上,夜风吹动她的长裙,飘逸自然,妩媚动人。我怦然心动。

她背对着我们,用情地吟诵:“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这是苏东坡的一首咏海棠的诗,这首诗我妈妈曾经教我读过。描写浪漫的东坡先生深夜点燃蜡烛去欣赏海棠花,把海棠花想象成美人……

我用心地聆听着吟诵,忘情地欣赏着美人。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在逃命。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

好大一会,美女慢慢地转过身来。看见站在她身后的我们,吓了一跳。

“你……你……”美女由于惊讶有点结巴。

“我们是……”我刚要说,我们是过路的。

美女突然惊叫了起来:“林木,怎么……是……是你啊!”

我仔细一看,吃了一惊。是廖棠。

“廖棠,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问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片海棠园是我家的。趁着夜色迷人,特意出来欣赏海棠花

。”

我心想,海棠园是廖棠家的。那么抓我们的保安,和那个说话尖刻的中年女人,跟廖棠又是什么关系呢?

“那么别墅里的中年女人,是你什么人?”我睁大眼睛问

“那是我的妈妈,别墅是我的家。”廖棠有些不解,接着问:“你们去别墅做什么?”

我把被保安抓和锄草的事跟廖棠说了。廖棠听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怪不得,我今天一回来,就听妈妈说,有人在偷海棠园里的花。原来偷花贼是你们啊!”

“是我…折的花,不关……林木……的事。”李鸣结结巴巴地解释。

“他是谁啊?”廖棠看着李鸣问。

“他叫李鸣,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同事。他折花是想送给他妈妈,他是孝子。”我帮李鸣解围。

“没事,几朵花算不了什么,再说上次你还救过我的命呢。”廖棠拍拍我的肩膀,微微地笑了一下。

“是……是我们不对,对……不起”我有些激动地说。

“天这么晚了,你们别回去了。明天我开车送你们,先住到别墅里吧。”廖棠柔情地对我说。

我心想,现在回去肯定没公交车了,再说也天太黑也找不路。那就先别回去了。

我们三人趁着夜色走到别墅。此时,别墅的灯已经熄了,廖棠的家人可能已经睡了。只有院子里的两盏路灯,发出昏暗的光芒。

我们轻手轻脚地走进别墅里。廖棠把我们安排在,一楼的客房里。客房简洁而干净,藕荷色的落地窗帘,给人一种宁静而温馨的感觉。

“唉,我说林木,你和廖棠是怎么认识的。我和你相处这么长时间,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阔气的朋友啊!”李鸣疑惑地说。

我把和廖棠认识的来龙去脉和李鸣原原本本地说了……

折腾了一天,此时困意像海浪一样,席卷而来。我和李鸣像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

第二天清晨,和煦的阳光从玻璃上洒了进来。我睁开睡眼,准备起床。

“当当当……当当当……。”

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我以为是了廖棠。

“等一下。”我边说,边穿衣服。

打开门一看,是一位大约四十几岁的中年女人。女人矮胖,看上去很朴实的模样。穿了一件白色碎花短袖,下面围了一件围裙。我想她应该是这里的佣人。

“先生,大小姐,让我带你们去餐厅用早餐。”矮胖女人微笑和气地说。

“哦,知道了,谢谢您阿姨。您能稍等我一下吗?我们洗完脸马上过去。”我有些过意不去地说。

“可以,你们先洗吧!我等一会。”中年女人依然微笑着说。

我和李鸣用很快的时间,洗完了脸。跟着中年女人来到餐厅。

廖棠睡得很好,容光焕发地坐在那里。

“林木,坐在我的旁边吧!”廖棠笑着向我打招呼。

“你们怎么在餐厅?是谁放你们出来的?”

我刚要落座,就看见那个罚我们锄草的中年女人,走进了餐厅。

小说《情到浓时·木棠开》 第八章:夜色美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