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意笙席北冥小说主角 慕意笙席北冥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是慕意笙席北冥的书名叫《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是作者乐狸乐梨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知道,你是真的很爱席北冥,也很想得到席北冥,不过,你真可怜,用尽心机都不能成为席北冥真正的妻子,北冥他真的很讨厌你。”“绑匪当时给北冥打电话的时候,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肖茵说这话的时候,故意顿了...

推荐指数:10分

《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在线阅读

《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 第一十章 席北冥,你怎么可以这么伤我 免费试读

“我知道,你是真的很爱席北冥,也很想得到席北冥,不过,你真可怜,用尽心机都不能成为席北冥真正的妻子,北冥他真的很讨厌你。”

“绑匪当时给北冥打电话的时候,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肖茵说这话的时候,故意顿了顿,像是吊我的胃口。

见我还是不肯说话,她笑了笑,走近我,身上浓郁的香水味,格外的恶心。

我睁开眼睛,伸出手,就要将肖茵从我面前推开,肖茵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对我得意道:“当时我和席北冥正在上床,而且,很嗨呢。”

“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姿势要我吗?”

“啪!”

“**。”喉咙涌起一股猩甜,我最终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我被肖茵激怒了,毫不留情的给了肖茵一个耳光。

肖茵捂着被我打的脸,没有生气,反而大笑起来。

“真是可怜呢?你慕意笙,好歹也是出生豪门的千金小姐?竟然被我这么一个没家庭背景的人压制成这样?真要笑死我了。”

“说了这么多,你想做什么?就是想要我打你,好让你回去和席北冥诉苦是不是?”

我紧紧抓住身上的被子,双眼发红的望着肖茵,冷冰冰道。

肖茵放下手,被我打肿的脸,看起来有些突兀,却难以遮盖女人的得意和张狂。

“当然,我说过,我会坐上席太太这个位置的。”

“慕意笙,你肯定很好奇为什么这么多女人中,席北冥会爱上我吧?”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马上给我滚,要不然,我杀了你。”

我抓起一旁的水果刀,对准肖茵的方向,眼神凶狠冷漠道。

肖茵看着我手中的刀子,假装被我吓到一样,拍着胸口道:“席太太,你这样真的吓到我了。”

我抓着刀子的手狠狠抖了抖,要不是尚且还有理智在,我真的很想将肖茵的脸直接刮花。

“哎呀,你现在肯定恨不得杀了我,可惜,我背后可是席北冥,你动了我,席北冥会要你的命!”

“慕意笙,你真是太没挑战了。”

“**,想要得到席太太这个位置,你休想!”

我将刀子朝着肖茵扔过去,刀子刺破了肖茵的手臂,她没料到我真的敢扔刀子,捂着受伤的手臂,脸色阴沉道;“慕意笙,你还真是疯女人。”

“既然知道我疯,就少招惹我,在敢跑到我面前嚣张,我会直接捅死你,你既然知道席北冥不爱我,厌恶我,就应该知道,我一点都不在乎让席北冥在讨厌我一点。”

我扬起下巴,冷傲道。

“哼,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反正,北冥已经和我求婚了,你想不离婚,做梦去吧。”

肖茵有些嫌弃的朝着我撇唇,骄傲的扬起下巴,离开了我的病房。

我看着肖茵嘚瑟的背影,克制不住心口的怒气,将肖茵放在一旁的汤壶扔进垃圾桶。

席北冥,你怎么可以这么伤我!

鲜血一滴滴将白色的被子染红,我捂着鼻子,仰起头,努力想要阻止鼻血流出来,却怎么都没办法堵住。

我的双手都被鼻血染红了,看起来非常恐怖。

眼前一片漆黑,我感觉整个人都头重脚轻,仿佛很快就会倒下去一样。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杨雪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她让我仰着头,然后拿出药递到我的嘴边,让我吃掉。

几分钟后,鼻血终于止住了,杨雪眼睛发红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更好一点?”

“嗯,辛亏你来了。”

我抓住杨雪的手,哑着嗓子道。

“笙儿,你这个样子不行,我们走,好不好?”

杨雪抓紧我的手,对我劝说道。

慕家现在这种情况,肖茵又在虎视眈眈,我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婚礼,怎么可能离开。

我摇头拒绝了杨雪。

杨雪对着我发脾气道:“你不走真的要死的,会死的。”

“所以,去了美国,我能活吗?”

杨雪沉默了,因为杨雪也没有把握,去了美国,我能活着。

医生只是说,去美国,可能有一线生机,但是几率并不大。

所以,左右都是会死,我为什么要去美国折腾?

“刚才肖茵过来了,我打了她,情绪有些激动才会流鼻血,我以后会克制自己的脾气,尽量不伤害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杨雪是关心我,我和她保证道。

“那个**,有什么资格过来找你?不过一个不入流的第三者?竟然还敢跑到你面前耀武扬威?”

“席北冥眼睛是不是有问题?这种女人都看得上?白瞎他那张脸。”

杨雪对肖茵可以说生痛恶觉,听到肖茵两个字,眉头皱的像是要夹死苍蝇。

我捂着嘴,淡淡笑道:“可是,席北冥就是爱上这么一个货色。”

感情这种东西,真是……无法预测呢。

杨雪沉默几秒,将一瓶药递给我:“这是我刚研究出来的新药,对你的病情有帮助,配合我之前给你的药,每天吃三次,不要落下。”

“好。”

“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身体最重要。”

杨雪不放心的又再次嘱咐我。

我点头,浅笑道;“我不是小孩子。”

杨雪还有手术要做,呆了一会便离开了。

杨雪离开后,我拿着杨雪交给我的药发呆。

自从知道自己生病开始,我每天都是数着时间过日子的。

我在想,我会不会突然有一天,就这个样子死了,如果真是那样,我肯定会死不瞑目的。

……

“砰!”晚上,我喝着杨雪给我熬的鸡汤,刚喝了一口,病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我吓了一条,抬头看过去,便看到站在门口,脸色阴郁恐怖的席北冥。

我心口一窒,将手中的碗放在一旁,淡淡道:“你怎么过来了?”

他是过来看我的吗?

“你打了茵茵?”

席北冥迈着修长的双腿,走到我床边,伸出手,凶狠无比的掐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拉近他,冷冰冰道。

原来是为了肖茵过来兴师问罪的?

我抬起柔弱无力的手,推开席北冥,咳嗽道:“是我打的,怎么?为你的小情人报仇吗?”

小说《不负情深:前妻,束手就擒》 第一十章 席北冥,你怎么可以这么伤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