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菊云轩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秋菊云轩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火爆新书《巧媳当家》由小玲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秋菊云轩,书中主要讲述了:铁柱从刘可妍的大伯家出来,已经是下晌了,他带着妻子匆匆忙忙往家赶,还是晚了一步。李大叔与李大婶带着女儿准备好的节礼,已经出发了。留下来传话的来福一见铁柱就说道:“老爷与老夫人让大爷***奶回来后赶紧过...

推荐指数:10分

《巧媳当家》在线阅读

《巧媳当家》 第七章 顺心的日子又起包 免费试读

铁柱从刘可妍的大伯家出来,已经是下晌了,他带着妻子匆匆忙忙往家赶,还是晚了一步。李大叔与李大婶带着女儿准备好的节礼,已经出发了。

留下来传话的来福一见铁柱就说道:“老爷与老夫人让大爷***奶回来后赶紧过去。”

结果铁柱与刘可妍刚下了马车,又重新坐上,出了家门。

李老太太见二儿子二儿媳带着节礼来看她,很高兴地把长孙长锁唤过来陪着一起说话。长锁媳妇带着一双儿女在灶间忙活,准备留二叔二婶吃晚饭。

李老太太问起秋菊的肚子,一脸慈爱说道:“一看你就是个有福气的,婚后两年多,就有了两个孩子。别看孙女婿那一支单息,很快就儿女满堂了。”

说得秋菊有些不好意思,云轩却笑眯眯地表示赞同。

一时又问起铁柱与刘可妍,听说去岳家还没回来,就又说起了长锁。

“长锁与他媳妇在顾家客栈干两年了,明年再干一年,他爹欠下的账就一笔勾销了。这两年多亏了你们常来看我,又带吃的又带烧的,才勉强维持下来。”

李大伯与李大娘自从离家躲债以后,就再没了音信。长锁与他媳妇被逼着给顾家客栈干了两年活儿,从前的懒病也给去了,连带着孩子也会生火做饭了。每年赚的六七两银子,只够家里几个人吃个半饱的。

李大叔一个月总会过来一两趟,每次不是带菜就是带面,连柴禾也供着。

长锁听说二叔二婶要搬到省城去,第一时间恳求李大叔把家里的三亩旱田地让他来种。打算春耕的时候请几天假,先把地种上,再让儿子大兴时常过来看看。

“等我与媳妇干满了这一年,就搬到村里住,这样也方便种地。奶奶说这所宅子到时候就租出去,一年也能有几十两银子的进项。每年农闲的时候我再到镇上打打短工,家里的日子就能好过多了。”

长锁对未来信心满满的样子,让在坐的人心里都跟着轻松了不少。李大叔一家依然没有说出已经替大房还清欠债的事,觉得秋菊的法子挺有效。

秋菊解下腰间的七彩荷包,亲手塞到李老太太手里,对她说道:“奶奶,荷包里有二十两银子。只要我还在省城住,每年都会派人回来给您送银子。”

李老太太接过荷包,捏了捏,脸上乐开了花。

李大叔于心不忍道:“大哥与大嫂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要不娘跟我们一起去省城吧?但凡儿子有一口吃的,就不会让娘饿着的!”

李老太太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一年的债没还完哩。顾家说了,必须每日去客栈干活顶账,还是让长锁和他媳妇再苦一年吧。再说你大哥大嫂没回来,家里也要有长辈帮忙操持着,我要是走了,怎么能放心他们啊!”

这时候,铁柱带着刘可妍到了。

见面给李老太太行礼的时候,李老太太起身把刘可妍扶起来,忙不迭地劝道:“你这肚子比菜花还大,可得当心些,磕碰了可不得了!”

说罢,把刘可妍带到身旁坐下来,刘可妍赶路冻红的小脸越发红了。

灶间的大兴与妹子采莲看到案板上的猪肉与烤羊,馋得直咽口水。采莲伸手要抓,被哥哥大兴一手拉住了,瞪起眼睛喝道:“太奶奶与叔公还没吃呢!”

“哥,你说咱们多久没吃肉了?我算过了,整整三百六十天。过了这个年,咱们又没肉吃了。要是天天有肉吃,那该多好啊!”采莲的目光又飘了过去。

在灶上炒菜的长锁媳妇听了心里一酸,险些没落下泪来。

让孩子把饭菜一样一样地端上去的时候,秋菊才看到堂侄与堂侄女,从前的霸道骄纵不见了,如今朴实得让她想起自己与弟弟铁柱小的时候。

吃过晚饭,又陪着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才离开了大伯家。

转天三十这一日上午,秋菊派人去肉铺又买了些猪肉,带上从省城拿过来的几样礼盒,让铁柱代她去探望一下杂货铺子的于掌柜。

于掌柜听说秋菊要卖镇上的铺子与宅子,当即表示想要自己买下来。

铁柱心中一喜,回家就告诉了姐姐。

秋菊听说后,亲自去了一趟杂货铺子,见到于掌柜后一番寒暄。一时问起买宅子与铺子的缘由,于掌柜笑着说道:“你经手的铺子生意好,你家的宅子出了一位贡生与一位秀才,将来想必还会出一位进士与举人,算是吉宅吉铺了。”

没想到于掌柜还这样迷信,秋菊面带笑容的没说什么。谈到价钱的时候,秋菊想起对方给予自己的关照,宅子与铺子一共只收了二百二十两银子。

于掌柜也没客气,当即付了钱。秋菊命人回去取来两张房契给了对方。

秋菊起身告辞之际,于掌柜道:“实不相瞒,今年秋季的时候我在省城食街也买了一个铺面,位置靠近悦来客栈,铺子原是做小吃的,当时买下来后曾去你的食铺找你,铺子里的人说你有孕正在家中静养,就没好意思过去打扰。”

于掌柜也不绕弯子,直接提出想要与秋菊合伙作生意。他出铺子,秋菊负责经营,双方共担成本,赚了钱利润四六分成,对方只要四成。

“行,三年一次秋闱,食街的铺面准赚钱。”秋菊痛快地答应了。

于掌柜指着伙计说道:“你这次回省城,我派冬宝跟着过去。掌柜他做不了,但是卖个货、帮忙打个下手还是能行的,他是我远房的表侄。”

说罢,又拿出了二百两银票,做为他投入的先期资金,主要是不想让秋菊在铺子开业初期一个人担成本。秋菊也笑眯眯地收下了。

大年三十,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团圆饭,转天早晨起得都有些晚了。

秦伯开门的时候,看见秋果正一脸焦急的在门外转圈。一见大门开了,就向里面跑去。秦伯连忙唤来孙子来福,让他跟着去瞧瞧,顺便给主家传个话。

秋果来到廊下,有些迟疑地停了下来。来福一路跟着过来,看出他有急事,就提点道:“表少爷有什么事,先回老爷与老夫人吧,他们起得早。”

转到客房,秋果见李大叔正在院子里溜达,连忙上前一步唤了一声“姑夫”,就垂下头去,局促不安地说了唐大舅与姐夫孙大牛双双摔伤的事。

李大叔听说二人为了多赚钱,大年三十在乔家库房登高搬货,梯子没放稳,孙大牛跌了下来,正好砸到唐大舅身上,唐大舅一只胳膊骨折了,脑袋磕破了一块皮,还伤了脚踝,孙大牛一条腿蹲了筋,一只手腕扭伤,伤势轻多了。

“大过年的,本不想这个时候说。但过了一夜,瞧着不好。医馆与药铺都关门了,连个大夫都请不到。听说药铺有明日开张的,心里实在没底……”

秋果从省城回来就回了唐家,本来想着与媳妇好好聚聚,没想到大年三十的晌午,自己的爹被乔家库房的人用门板抬回来,身后还跟着一瘸一拐的孙大牛。

李大叔带着秋果到上房来找儿子,铁柱从床上爬起来向刘可妍要了银子,让陈三备车,连早饭也顾不上吃,跟着老爹、表哥一起出门了。

刘可妍听说唐家出事了,也起身唤人进来帮她拾掇,穿戴梳妆后坐等消息。

早饭的时候,秋菊才从老娘与弟妹的口中得到消息,让山草去厨房把几个人的早点装入食盒,送到唐家去,顺便探望一下伤者,走前又给了二十两银子。

山草是与李大叔父子一起回来的,瞧见女眷围坐到一处等消息。

李大叔蹙眉说道:“妹婿的伤势不伤,别的还好说,就是右脚踝骨伤得厉害了,大夫说即便是身体痊愈了,他的右脚也吃不住劲儿了。”

听说李大叔请来了大夫,众人心中还有些安慰,但唐大舅将来成了跛子,还是让李大婶颇为忧心。以后上马都成问题,更别说登高卸货扛重物了。

一时间与儿女们商议道:“你大舅如今这个样子,怕是不好找活计,就算亲家肯帮忙,遛马、搬扛他都干不了,最多就是扫扫院子除除草。全子还小,你二婶一个女人家又顶不起外面的事,秋果怕是要留下来照顾家里了。”

秋菊却不打算让秋果走,铺子里本来就缺人手,于掌柜还请她照管新铺子,等庄子上的牲口养起来了,也需要添些人手。

“我多留些银子给大舅,让他好好养着。秋果年后先跟我回去,等我把铺子里的人手安排妥当了,再放他回来床前尽孝。”秋菊斟酌着说道。

“也好。”

大年初二,李大婶带着秋菊又回了一趟娘家,瞧见唐大舅的样子有些揪心。

唐外婆抹着眼泪说道:“你大哥后半辈的日子怕是难过了,你如今日子过得好,多帮衬些,纵有一日我闭了眼,也能放心了。”

秋菊把事先准备好的五十两银子交给唐外婆,唐外婆这才止住了眼泪。

唐大舅有些灰心道:“以后怕是不能干重活了儿,家里的担子要落到秋果身上了。我知道他是个心气高的,只可惜生在我们这样的人家,误了他的前程。”

一旁沉默不语的秋果也红了眼圈,秋菊看看了他,说了想让他年后先在铺子里干一段时间的事。秋果没说什么,唐大舅思忖片刻点了头。

“表姐,听我哥说,他在铺子里干得可顺心了。我也想跟我哥去铺子里做事,你们走的时候也带上我吧?”唐二婶的儿子全哥儿突然开口恳求道。

“你与你哥都走了,家里怎么办?”秋菊不动声色地问道。

小说《巧媳当家》 第七章 顺心的日子又起包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