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杨小小云雷小说免费阅读 杨小小云雷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是花嫁小妞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精彩节选:杨小小匆匆回到东跨院,在正房廊下看到刘全与田喜正焦急地踱步。二人被唤进房里,田喜先禀道:“路上老太爷染上风寒,如今在数百里外的镇上客栈里。病得不轻,又没有好大夫,老夫人瞧着不好,让小的骑快马来京城送信...

推荐指数:10分

《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在线阅读

《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 第七章 人有旦夕祸福 免费试读

杨小小匆匆回到东跨院,在正房廊下看到刘全与田喜正焦急地踱步。

二人被唤进房里,田喜先禀道:“路上老太爷染上风寒,如今在数百里外的镇上客栈里。病得不轻,又没有好大夫,老夫人瞧着不好,让小的骑快马来京城送信儿。”

大年初三,少有人出门,也少有人串门。

杨小小让刘全去请云雷回来,云雷在书房陪着云郡王说话,听话岳父病在路上的消息,当场恳求道:“如今这个时候大夫不好请,儿子能不能拿着父王的名贴,去常给府上看病的张大夫家请人?”

“过了今日吧。”云郡王摇了摇头。

云雷回到东跨院,让杨小小少安毋躁,多等一晚。次日早膳后,云雷让刘全带着云郡王的名贴,果真把人请到了东跨院。

杨小小拿出千两银票,恳请张大夫出诊。张大夫瞧了瞧名贴,又瞧了瞧银票,终于应下了。回去稍作准备,带上药箱,由刘全和田喜陪着,坐马车出了京城。

严妈妈来东跨院传话:“迎财神的香案已摆好,王妃身体不适,请大爷与***过去,同府里诸人一起参拜灶君。”

杨小小整理了一下衣襟,让何嫂把云童带过来,与云雷一起,跟着严妈妈赶去摆香案的地方。

没想到香案摆在了花园里,赵冲与赵惜兰已经到了,还有侧妃米氏、赵平儿、赵春、杜姨娘,以及府里各处的管事,站在雪地里等着他们。

仪式由严妈妈主持,侧妃米氏带着众人焚香祭拜,折腾了好一会儿,冻得杨小小手脚冰凉,嘴唇发紫,后悔自己来时只披一件薄薄的织锦披风。

云童小脸通红,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回到东跨院,杨小小催着周嫂去厨房取姜汤,自己与云雷各喝了一大碗,云童喝了一小碗,在温暖如春的房里待了一会儿,身上才缓过来。

转天,杨小小按小云氏的吩咐,带着礼盒,坐马车去了周府。周府的管家把她让进后堂,周夫人带着大儿媳段氏过来陪客。

见面的寒暄过去,杨小小问起周巧娘的情形。周夫人唉声叹气地说道:“年前吴太医来过三次,当初刘大夫给赵大人治病的药方,我们也拿到了,只是一直不见起色。”

段氏一旁跟着叹道:“家里出了小姑这样的事,过年都没了心思。”

杨小小提出要去房里探望一下,周夫人带着段氏陪着她去了周巧娘的绣楼。踏上一节节木梯,上了阁楼。

房里有周巧娘平日近身服侍的丫头守着,撩起帷幔,杨小小见到了周巧娘的真容。床上躺着的人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一时问起周巧娘平日吃些什么,房里的人都有些吃惊。

“自从小妹变成这样,连药都很难喂进去,哪还能吃东西啊?”段氏一脸困惑地望着杨小小。

“不吃东西,人怎么能活?饿也饿死了!既便是不知动齿,总可以喂一些羊奶、米汤和水吧?而且也不能让她一直这样躺着……”杨小小讲了许多,房里的人都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周夫人也似有所悟,让服侍周巧娘的丫头按杨小小说的去做。

一时房里的丫头婆子们动了起来,翻身的翻身,揉肩的揉肩,抚背的抚背,捶腿的捶腿。厨房也很快送来了米汤,又开始喂病人汤水。

杨小小一旁瞧着,喂进去的大部分都流了出来,病人偶尔会下咽。

想起小云氏的交待,杨小小试探着问道:“若是入夏后还这样,夫人有何打算?”

周夫人听出杨小小说的期限,面露悲戚地说道:“若是入夏还不见巧娘醒来,我们周家也不能耽误赵二爷的婚事,到时候也只能退亲了。”

杨小小得到周夫人的承诺,告辞回府复命。小云氏听说周家希望等到入夏,也没说什么,又简单地询问了几句,就让杨小小退下了。

转天,小云氏带着小女儿赵惜兰去了大阿哥府,探望长女赵惜凤。

赵惜凤的肚子已经鼓了起来,见到娘与妹妹,原本十分开心,听了周家的事后,才变了脸色,转了转眸子说道:“我这胎已经请太医看过了,是男胎。大阿哥听后心下大悦,赏了我一个承诺,我想让冲弟娶端阳公主府的明娴。”

“端阳公主虽说不是皇上的亲妹妹,但却与皇上的关系很好。明娴姑娘又是端阳公主唯一的女儿,冲儿那样的性子,公主府能乐意吗?”

小云氏觉得有点不靠谱,赵惜凤却信心满满:“端阳公主与淑妃娘娘的关系一向要好。只要大阿哥肯出面说项,淑妃娘娘就会帮忙。王妃生不出儿子,华夫人虽然生了大皇孙,却是个笨孩子。大阿哥还指望我这一胎呢!”

“若是你弟弟能娶到端阳公主的女儿,离世子之位又近了一步。”小云氏郁闷了一个月,终于听到了舒心的好消息。

母女俩在房里说了好一会儿私房话,小云氏才满面笑容地告辞离去。

回到郡王府,把杨小小唤到上房,好心情地问道:“听说你娘家爹病在路上了,要不要王府派人把他接回来?”

杨小小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一下,才开口道谢,同时讲了请张大夫过去诊治的事。

听说她还不知道病人的近况,小云氏派人找来严管事,让他安排人带上礼物过去探望。

杨小小有几分不好意思地拒绝了,小云氏听说她也不知道杨大叔在哪个镇子哪家客栈,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想了想说道:“那就等他们回来再说了。”

打发走了杨小小,小云氏交代严妈妈:“去库房找两支年久的山参,送到东跨院去。就说是我的意思,等亲家公来了,用老山参好好补一补身子。”

严妈妈一脸的舍不得,探问道:“王妃怎么对***奶的娘家人关心起来了?”

“周家的事,我不好出面催促,但是让她去就好说多了。”小云氏对着身边服侍的人摆了摆手,一时众人退下,只有严妈妈留了下来。

严妈妈听说赵惜凤打算给弟弟娶一门好亲,脸上也有了喜色,对于小云氏的指派,也就没了异议。

当她恭恭敬敬地把两颗五十年的老山参放到桌上时,杨小小瞪大了眼睛问道:“这是王妃让妈妈送过来的?”

“是,还让老奴传话,***奶若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出来,别不好意思。”

杨小小认识严妈妈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她低眉顺眼,反倒心里泛起了嘀咕,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开口问道:“王妃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要说烦心事,就是周家那档子事了。”严妈妈也是个极上道的,一时说了小云氏想让她去催周家退亲的事。

杨小小对赵冲本就有几分不待见,觉得他那沾花惹草的禀性,谁嫁给他都没好日子过。加之后来他伤云雷的事,又生出许多反感。

对于周巧娘那样一个花样年华的姑娘,更有那么一点儿可惜。

听说小云氏急着退亲,是为了能娶到大阿哥的外甥女,杨小小越发替周巧娘不值,觉得若是促成此事,等周巧娘醒过来,就能逃离不幸的婚事,所以答应得很是痛快。

严妈妈感到意外之余,也乐得事情顺遂,告辞回主院复命。

初六开市,刘全先带着一拨儿人赶回来了。

“老夫人说十余人住在客栈里陪着,开销太大,也没必要。只留下方妈与田喜,张大夫说还要住两日客栈瞧瞧情形,若是烧能退下来,就可以上路了。”

刘全禀报完了,一年未见的山草有几分激动,跪下叩了一个头,把身上背着的包袱解了下来,双手呈上:“这次连烧烤铺子的账册也一并带来了,两家铺面一年的进项有四千六百多两银子,舅爷娶二房借走了六百两。省城的宅子卖了七百两银子,烧烤铺子卖了四百六十两银子,一共有五千一百多两银子。”

杨小小留下山草和包袱,转头吩咐刘全把人先带到后街上的那处宅子里,生火作饭,吃些东西,沐浴梳洗,先歇上一晚,等候安排。

她打开包袱,看到账册和银钱盒子里的银票与散碎银子,柔声对山草说道:“你先留在东跨院吧,明日刘管事会送你们去东市附近的一家饭庄做事。”

周嫂带她下去安置,杨小小收好银子,开始细看账本。

相较于京城铺子,省城铺子的开支小了许多,记录的内容并不繁杂,每一笔银子的去向也写得清楚明白。只用一个时辰的工夫,四本账册就看完了。

刘全已经从牙行带了一部分人,留在了饭庄,如今省城铺子里的人也到了。杨小小与他商议起开业的事。

“在初八开业,是不是太急了些?”第一次开大铺面,刘全有些担心。

杨小小却想尽快营业:“厨子、伙计都到齐了,大掌柜也雇来了。一层让山草记帐,二层让周嫂记帐。前三日你先替我盯着饭庄的生意,过几日田喜回来,再把他调过去。还按老规矩,三日优惠,铺子里的东西备得充裕些。”

初七这一日,府里热热闹闹地聚在一处,过人胜节。

晚上,杨小小跟云雷说了明日饭庄开业的事。云雷有几分遗憾地说道:“我不能同娘子一起去了,三阿哥邀我去宫外的皇庄上放生。”

次日早膳后,杨小小正要出门,被赵兴请去了书房。

第一次进郡王府的书房,杨小小怀着几分忐忑与兴奋,见到云郡王后屈膝下拜,被书案后的人制止道:“大媳妇不必多礼,今日唤你过来,是为了冲儿与周姑娘的婚事。”

杨小小起身站定,微垂着头说道:“初五,我去过周家了,周姑娘尚未醒来。”

“方才周府派人传话,依你的法子,周姑娘已醒了,周夫人请王妃携你一同过府。王妃去了端阳公主府,你就代她过府探视吧。”云郡王淡淡地说道。

小说《富贵花田:农女要休夫》 第七章 人有旦夕祸福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