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月白久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夙月白久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主角叫夙月白久的小说叫做《给前任他弟冲喜》,它的作者是张大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半个时辰过去后,洛荧依旧在书房里准备规划图,夙月若离开,势必会引起洛荧的注意,看了一眼天色,夙月戴上面具,一个侧身跳出窗户,听到响动,洛荧耳朵一动,紧跟其后。“哪儿来的声音?”洛荧眉头一皱。夙月闻言,...

推荐指数:10分

《给前任他弟冲喜》在线阅读

《给前任他弟冲喜》 第10章 我要赌太子的死期 免费试读

半个时辰过去后,洛荧依旧在书房里准备规划图,夙月若离开,势必会引起洛荧的注意,看了一眼天色,夙月戴上面具,一个侧身跳出窗户,听到响动,洛荧耳朵一动,紧跟其后。

“哪儿来的声音?”洛荧眉头一皱。

夙月闻言,捏着嗓子轻轻叫了一声:“喵~”

按照戏本子上的,此时男主听到猫叫应该就会误以为是猫咪发出的声音,不会再追究了,然而。

“滚出来!”洛荧狞笑一声,朝夙月藏身的树丛袭来。

“**。”掌风凌厉,夙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低声线,声音变粗,强烈的光辉在手中绽放,剧烈的光使洛荧一瞬间致盲,等再恢复视觉时,他记得刚才在耳边出现的那句话。

“活该你不是主角!”

带着点咬牙切齿,和一丝丝的熟悉感。

夙月捂着淌血的手臂,暗忖洛荧这家伙可真是下死手,回到九皇殿,天光渐起,寝房里有两张床,夙月将伤口简单的包扎后,悄悄地溜进去,夙月庆幸白久睡得很熟,没有被吵醒,要不然免不了得是一顿询问。

今天这么一遭,日后洛荧肯定会更加小心,夙月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她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思绪被整理好之后,夙月意识到她终究还是太冲动了,并非只是今晚这场行动,还有制裁挑衅白久的那两个蠢货。

“不行,得找到他们两个。”

夙月的正统异能不能暴露,她现在的人设是来自烟花之地的女子,不能强大,要不然人设就崩了。有点烦躁的挠了挠头皮,夙月把脸埋进被子里,直到小脸憋得通红,才掀开被子。

太难了。

像夙月这种只顾脑袋不顾**的,来完成这种难度系数极高的任务,太难将所有的狐狸尾巴都藏起来。当时只顾自己爽了,现在想想,还真是留下了个大祸端,希望那两个魔族青年是聪明人。

赌坊。

对于这两个青年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其中一个青年曾说过的赌坊。正好,反正夙月无论如何也得去一趟赌坊,若是能找到,那样最好,若是找不到,那也得把夙月一直记在心里的事儿给办了。

清晨,按照惯例夙月又从路边摘了一束野花,塞到了洛荧的怀里。

“弟妹这样做,不好吧?”洛荧将野花扔到了身后随从的怀里:“你现在不担心会影响我的声誉了?”

连新婚当晚来找我都不敢承认,你还说你爱我?

虚伪!

“这附近又没人,没事儿。”夙月油腻腻的朝洛荧抛了个媚眼,她笑容明媚:“我特意挑这个时间来找你的,不会被人发现的,别担心。”

谁担心你了。

洛荧嗤笑一声,翻了个白眼。

走了。

趁皇子大臣都在上朝的时间,夙月换上一袭仙气满满的白裙,带着面纱,出现在了魔族最大的赌坊门口,此时是早晨,但赌坊门口已经人满为患,夙月虽身无分文,依旧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了赌坊。

“小姑娘,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赌坊的管理人员看到上前说。

“你给我介绍你们赌坊的项目吧。”夙月柔柔一笑,眸中含情,跟之前的她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她柔弱可人儿,循规蹈矩:“小女子先谢谢大哥了。”

“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小姐又出来找乐子了。”

“看穿着,像是城南楚家的那位小姐。”

“你别扯犊子了,你这双眼,看谁都像那楚家小姐。”

……

“赌坊有很多项目,最简单的就是骰子,但是看姑娘年纪不大,又涉世未深,要是真想玩,那我推荐你可以去赌当今的九殿下白久的去世时间。”

“我们赌坊针对这个项目,有很多种选择,若是按天押,是一赔一万的比例,按周押,是一赔一百的比例,要是按月,那就——”话还没说完,就被夙月一抬脚给踹飞,重重的摔到了桌子上,顿时,惊声四起,夙月反手将门关上:“这个大哥,你话太多了,我不喜欢。”

“你是来找事儿的!”摔在地上的管理人员意识到不妙。

“不是。”夙月坐在桌子上,一只脚蹬着椅子:“我是来找你们坊主的。”

事儿是谁?

我不找他,我找你老板。

动静不小,坊主在里屋闻声而来,看样子瘦瘦小小的,但每走一步都无声无息,是个练家子。坊主的眼中浑浊,闪着精光,看到夙月时,没有因为夙月的样子而心生轻视。

“敢问这位小姐,可是我赌坊里的人惹到你了?”坊主温和的笑着,没半点不耐和愤怒:“或是有什么不满,都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我要赌魔族太子洛荧的死期。”夙月红唇轻启,话音还未落,周围一片吸气声,夙月眨眨眼,满脸无辜:“为什么你们赌坊没有这个项目,是不是故意在针对我?”

故意?

针对?

坊主脸上的笑挂不住了:“小姐,你知道这家赌坊是谁旗下的吗?”

夙月摇摇头。

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坊主耐着性子解释:“就是魔族太子洛荧的。”

“那管我什么事?”夙月撒起了泼:“我跟你说赌坊的项目,你跟我说洛荧,你是不是有毛病?”

……

做赌坊的生意,坊主做了十多年,早已学会了与人为善,尽量避免与人发生冲突,他为人圆滑,不假,但不代表,他可以无底线的去迎合别人,尤其还是已知,对方就是来找麻烦的。

坊主也不傻。

“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姑娘诚心捣乱,那在下也不客气了。”坊主给周围的打手使了个眼色,打手们心领神会,齐齐的摞起了袖子,朝夙月走去。夙月挑挑眉,战意在眼中弥漫。

她真的太想痛痛快快的跟人打一架了。

光系异能在身体的脉络里澎湃,夙月毫不顾忌的将光线实质化封印了整个赌坊,金黄色的光线锋利无比,闪着刺眼的光,如同鸟笼一样,将所有人都变成了金丝雀。正统异能的力量光明又庞大,就像是一望无际的海,看不见边沿。

“什么时候魔窟来了这么一号人物?”

坊主惊呼一声。

小说《给前任他弟冲喜》 第10章 我要赌太子的死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