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前任他弟冲喜》夙月白久章节在线试读 第9章 和离书

主角叫夙月白久的书名叫《给前任他弟冲喜》,是作者张大花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回到九皇殿,得知白久还没回来,想问问下人,但还是决定算了,这群下人肯定什么都不知道。拖着伤了的脚,夙月往外走,正好和刚回来的白久打了个照面,白久看到夙月,眼眶都红了,他上前一步,将夙月紧紧的抱在怀里。...

推荐指数:10分

《给前任他弟冲喜》在线阅读

《给前任他弟冲喜》 第9章 和离书 免费试读

回到九皇殿,得知白久还没回来,想问问下人,但还是决定算了,这群下人肯定什么都不知道。拖着伤了的脚,夙月往外走,正好和刚回来的白久打了个照面,白久看到夙月,眼眶都红了,他上前一步,将夙月紧紧的抱在怀里。

“……怎么了?”夙月有点懵。

“赏花会出事了,我知道之后就立刻去找你,却没有找到。”白久的鼻子红红的,眼眶也红红的,他的手冰凉,隔着单薄的衣物,夙月能感觉到白久的体温,他缓了缓情绪,继续说道:“还好你没事。”

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听在夙月的耳朵里,心中划过暖流。

被关心的感觉真好。

“我醒来之后就回来了,咱俩可能错过了。”夙月反手抓住白久的手:“天凉,咱们回屋吧。”

白久顺从的跟在夙月身后。

“你的脚怎么了?”白久问。

“不小心摔着了,没事,我擦擦药膏就可以了。”要说疼,也确实是疼,夙月被白久扶着坐在椅子上,她看着白久在找医药箱,笑着说没事,白久却充耳不闻,只是小心翼翼的将夙月的鞋子脱下,眼中带着心疼:“血都凝固了。”

白久抬头:“很疼吧。”

“也没有很疼,我自小就皮的很,比这重的伤受的多了。”夙月很难为情,被一个男孩子抱着脚,她的脸颊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视线避开白久,她要将脚收回,可此时白久的力量却大得很:“我给你涂药吧,我的殿内没有治愈系异能者,委屈你了。”

白久很愧疚,夙月是他的新娘,他却带给夙月这样的生活。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在颤抖,声音轻不可闻。

“没有关系,过两天就好了。”夙月安慰白久,长期不受重视的人敏感又脆弱,她咧嘴一笑,笑容明媚动人:“别说的跟这伤是你造成的一样,是我不小心才摔成这样的,再说了,治愈系异能者本就极为少见,就算是太子殿,也就一位而已。”

白久就像是心里装了很多心事的水晶娃娃,好似大一点的风就能将他吹落到地上,而后摔个粉碎,夙月同情他,所以想救他。

晚餐时,白久将和离书递给夙月。

白久眉眼弯弯,笑容纯粹干净,他的个子不算特别高,大约178的样子,身材瘦瘦弱弱的,常日穿的一身白衣,以至于显得他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毫无血色,他的食量也不大,有时候还没夙月吃得多:“一周前,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父皇听了太子的意见,决定让我娶个女子来冲冲喜,我拒绝了,但没有人在意我的想法。”

“我不愿耽误你,咱俩本就是因为误会才相识的,这和离书早日给了你,我也就不必再在心中挂念此事了。”

夙月看着白久递过来的和离书,怔愣了两秒,而后将和离书接了过来,咧嘴一笑:“那就谢谢了。”

夙月想救白久,这是她第二次有这种想法。

翌日,夙月起了个大早,去太子殿门口堵洛荧。

“好巧啊。”

太子上早朝,刚出门正好跟夙月打了个照面,夙月的怀里抱了一大束不知道从哪里摘来的野花,还带着露水,打招呼的同时,一股脑塞到了洛荧的怀里,夙月自以为邪魅的勾了勾唇角,媚眼如丝:“别推辞,送你的。”

“……”洛荧看了一眼花根,还连着土,被蹭了一身的脏,洛荧将野花扔到了身后随从的怀里,下巴一抬,趾高气昂的走了。

诶呦呵,还挺傲。

夙月也不生气,回去的路上还乐呵呵的买了两屉灌汤小笼包,带回了九皇殿。

“今日上朝的时候,我听将军说岳辛帮助邻星重建家园的行动已经结束,现在正处于收尾工作,他快要回来了。”白久慢条斯理的说道:“岳辛是魔族七殿下,夙月你认识他吗?”

夙月将包子吞下:“我一个小女子,怎么可能会认识岳辛。”

……

骗人。

白久抿了抿唇瓣,而后露出一抹笑:“那就好,岳辛是个不好惹的人,你一定要离他远一些。”

“好。”夙月回答的爽快。

夙月来到魔族,就是为了攻略洛荧,在得到他的信任之后,盗取钥匙,进入他掌管的魔族秘境,去印证自己想要证明的是否真的存在。夜晚,夙月潜入太子殿,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洛荧的书房,之前夙月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避免打草惊蛇,主要就是稳,争取一发入魂。

然而现在,岳辛的到来使夙月开始乱了马脚,对于岳辛,夙月并不陌生。

那可是只狡猾的死狐狸,贼有心眼儿。

“果不其然,那秘境的钥匙洛荧肯定是贴身带着的。”

如此重要的东西,洛荧绝不会安安稳稳的放在书房。一通翻箱倒柜之后,夙月死心了,看来就算是夙月想要走捷径进行强取豪夺,也不可能。关上抽屉,夙月要走,拴在门上的光线断了,夙月哈着腰往前一滚,溜到了屏风后。

“货兵器又被劫了。”

洛荧风尘仆仆,身上还带着寒气,他一甩长袍,坐在了椅子上,极有威严,面前的属下跪了一地。他气极反笑,面色黑如锅底:“很好,岳辛真的很好。”

不愧是被外界称之为‘狐狸’的老七。

嘴张的倒是大,大到谁的货都敢吞下去。

“这件事先别往上报,暂时用咱们库房的兵器顶一次,下次押送兵器时,云饶你跟着。”洛荧对于岳辛,开始有了危机感。岳辛最近这几年政绩很不错,收复了好几处流失的土地,与邻星的关系处的挺好,黑的白的,他都有点人脉。反观洛荧,最近这几年没出过任务,身心都投在了秘境里的那点儿破事上,要做得好也就算了,还频频出问题:“嘴巴都严一点儿,别到处乱说。”

云饶提议:“殿下,这次抓到了岳辛的亲信,还是活的,如果带到魔王面前,就凭着魔王对您的宠爱,就算不惩罚岳辛,但是也一定会对岳辛心存芥蒂。”

“云饶,你跟着我多长时间了?”洛荧不答反问。

“……五年了。”云饶有点懵,但还是回答了。

“都五年了,你怎么还不知道在魔族,不分对错,只论强弱?”兄弟反目算计这种事,捅到明面上,只会让魔王觉得难堪,洛荧就算恨岳辛恨得牙痒痒,但是在魔王面前,他也得祝岳辛长命百岁:“不长进的东西,早晚得把你扔到万人坡好好磨练磨练。”

云饶脖子一缩,尽管身为魔族,但提到万人坡,还是会打个激灵。

那个地方,可不是人待的。

小说《给前任他弟冲喜》 第9章 和离书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