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沦陷全本资源 辛澜陆湛北完整未删减版

主角叫辛澜陆湛北的小说是《柔情沦陷》,它的作者是江晚晚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和笑笑姐到步行街出口的时候,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了周辰。他穿着一身浅色的衬衫,袖子半挽在手上,侧身握着手机正给我打电话,绿水鬼表盘在他腕上反射着幽幽的光,连带着他的人都让人觉得有一股清冷的气质。电话响...

推荐指数:10分

《柔情沦陷》在线阅读

《柔情沦陷》 第18章 今晚不能走了 免费试读

我和笑笑姐到步行街出口的时候,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了周辰。

他穿着一身浅色的衬衫,袖子半挽在手上,侧身握着手机正给我打电话,绿水鬼表盘在他腕上反射着幽幽的光,连带着他的人都让人觉得有一股清冷的气质。

电话响了一秒,他像是有感应般的忽然转身,比黑曜石还要漆黑深邃的眸凝视向我,紧抿的唇,朝我走近,“怎么这么久。”

我背后跑的一身汗,上气不接下气,说喜欢的东西太多,挑花了眼,所以耽误了点时间,怕他不信,还提起手上几个购物袋给他看。

他扫了那些购物袋一眼,脸色才缓和,朝我伸了手,替我撩开耳边被风吹乱的碎发,“下次挑不定就都买,不差这点。”

金主舍得对我花钱,是圈子里几个姐妹最羡慕的,我点头说了声嗯,脸色很红,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一路跑的,还是因为心虚骗了他。

我们说完,他目光扫向我身后,我说的是跟瑶瑶一起,没见到她人,他问瑶瑶呢。

“她。。。。。。“我想说她在上厕所,可就怕别金主是听到了风声特意来问我的,我迟疑了片刻,笑笑姐从我后面跟上来,打趣的开口,“一年不见,周局一点没变,还是跟以前一样恨不得把辛澜宠上天,迟早给你惯出毛病来。”

金主冲笑笑姐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接了她的调侃,“还不是你带的好,这么磨人的小妖精,不宠着能怎么办。”

我身边的姐妹里,只有笑笑姐是能让他平起平坐说笑的。

不仅是因为笑笑姐现在是正室太太老公还是京圈不小的官,还有一点就是当初我刚跟了他,他公务繁忙,他托笑笑姐照顾我。

笑笑姐带我融入这圈子,适应了情妇的身份,还教会了我不少在情妇间立足的本事,还有如何取悦迷住一个男人的手段。

他挺感激她的,把我培养这么好,留在他身边陪了他两年。

“这么喜欢的话,干脆领回家一大一小平起平坐算了,你看澳门赌王何鸿燊都几房老婆,你这么显赫的地位家世,有两个也不过火。”笑笑姐半开玩笑的说,还把我往他身边推。

金主揽住了我,惩罚性的往我腰上挠,“肯定是你在她面前说我对你不好,她才会一见面就想着为你谋福利。”

我最怕痒,一边扭捏着闪躲,一边大声说没有,还是跑不掉被他一把抓进了怀里,掐了下我的**,然后让我伸手,把一个丝绒镶钻的非常精致的小盒子放到我手里。

“这是什么?”

“遇到一点突**况,我临时要回上海一趟,临走之前把这个给你算做补偿。”

“这么着急过来找我,就为了送这个?”我惊讶的瞪大了眼。

“不然呢!”他说着努了努嘴,示意我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我被金主弄得一怔,差点被他非要过来找我的态度吓出一身汗,结果没想到他居然只是为了给我送个礼物,除了心里一块提着的石头落下了,紧跟着的却是一阵紧张的期待。

我盯着手上的盒子,是五爪形的,中间有一个古铜色玫瑰的按钮,按一下,这盒子就像是花朵的花瓣一样绽放,盒子中间卡着一枚银色戒指,上面镶着足足有三四克拉的钻石,在广场的灯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我心头一颤,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一样,骤然紧缩了一下,“钻,钻戒?”

这两年金主送过我很多东西,衣服首饰啊包包,再贵重七位数的手表都有过一块,唯独戒指这玩意他从没买过给我。

当然我也不会主动开口提,算是我们心照不宣,戒指是婚姻盟约的信物,他也曾一直说过这辈子什么都能给我,我想要的也尽力满足我,唯独婚姻和周太太的名号。

“不喜欢?”

我猛地摇头,“喜欢,喜欢的。”

“喜欢还不赶紧让周局给你带上,愣着想什么呢。”笑笑姐在身后掐了我一下,提点我。

我回过神,把手伸到了周辰眼前,他捏着指环缓缓套上了我的无名指。

忘了曾经在哪里看过这么一句话,无名指相对于其他的手指来说离心脏最近,文艺的说法就是这根手指连着自己的心,有人把戒指带在你的无名指上,表明这个人一定很爱你,因为他想套住你的心。

我怔怔的看着周辰一脸认真为我套戒指的模样,他逆着路灯,光在他背面照不到他的脸,溺在半阴影里他的脸说不出的深刻,连带着那双眸子都深邃的像是里面藏了汪洋大海,望一眼,便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他摸了摸我的头,“好了,飞机快到点了,我还要赶去机场,你玩几天,乖乖等我接你回来。”

“好。”

我送他上了车,一直到看着那辆888的车牌消失在我视线里再找不到我才收回目光,转身就看到笑笑姐双手交叉绕在胸前,扬着下巴,一副准备审问的模样,“说吧,三爷那是怎么回事?今天要不是遇上我,三条命都不够你瞒的。”

我索性对笑笑姐全盘托出,陆湛北的事不说,瑶瑶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处理。

“陆三爷的事你最好别插手,黑白不两立,咱们的男人就注定不能再跟姓陆的走近,轻的话连累的是你自己,重的甚至都可能影响周辰的仕途,你说他到时候还能不能容得下你?”

笑笑姐提点了我一句,语气有点重,但确实是对我的关心,但即便陆湛北是个坏人,一晚上的事都是因他而起,可那一个酒瓶子实实在在是他为了保护我才会被捅的那么深。

跟笑笑姐分道扬镳后,我还是打车回了停车的地方,那辆宾利已经不见了,绕了一圈也找不到陆湛北的身影。

后来瑶瑶给我打了电话,我只能先赶去了警局。

见到瑶瑶的时候,她脸色不好,浑身发抖的样子不是装的,应该确实被吓得不轻,在做笔录,我上去问做完了吗,什么时候才能走,外面忽然来了人。

是一个穿着白色正装的男人,看起来挺有魄力的,就是一双眼睛,太尖太细,对视都让人觉得很有压力。

他扫了我们一眼,问怀世远呢,做笔录的小警察抬头看到是他跟见了菩萨似的,立马丢了手上的笔,带他上楼,把我们晾在了一边。

那人上去十几分钟,等的我都快有了脾气,他才从上面下来。

也没再继续做笔录,直接拿手铐朝瑶瑶走了过来,“何瑶是吧?今晚恐怕你不能走了。”

小说《柔情沦陷》 第18章 今晚不能走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