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惊魂劫》金拾赵欣欣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主角叫金拾赵欣欣的书名叫《惊魂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桃木生写的一本灵异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看到一个浑身**的人正背着我家的大狼狗。乍一看,此人有丰满的胸部和臀部,一张脸蛋长得挺俊秀,头上编着一条大辫子,皮肤白花花的,身材还算盘正条顺,是个大姑娘。就胯部那儿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非常稠密,扎...

推荐指数:10分

《惊魂劫》在线阅读

《惊魂劫》 第13章 :杀人犯 免费试读

我看到一个浑身**的人正背着我家的大狼狗。乍一看,此人有丰满的胸部和臀部,一张脸蛋长得挺俊秀,头上编着一条大辫子,皮肤白花花的,身材还算盘正条顺,是个大姑娘。就胯部那儿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非常稠密,扎眼得慌。

再仔细一看,其茂密的黑毛丛中有一根短小的肉橛子,肉橛子下面还挂着一颗金桔大小的卵袋子。被浓毛遮盖着不咋明显。虽然截至当时,我还没亲眼见过女人的下面,但我不是个傻子,还是知道女人的下面应该是个窟窿的。

这下,我有些发懵。分不清此人到底是男还是女。倒是知道我家的大狼狗是个母狗。此时它正用俩后腿站立着,俩前爪子扒着那人的肩膀,张大嘴巴伸出老长的舌头,哈嗤哈嗤的喘粗气。那人将一条胳膊向后拢,搂住了狼狗的腰身。另一只手正放在胸前,用力搓自己丰满的乳.房。

人和狗没有停在原地,而是一步迈一步地走着。那狼狗细如麻杆的后腿恰到好处的跟上了人的白肉腿,脚一下也没有绊住过,配合得不错。正围绕着父亲尸体所躺的那张床转圈子。即便我已睁开了眼看它们。但它们对我视而不见。

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何勾搭上了我家的狼狗。这一人一狗围绕着我父亲的尸体转圈子又是怎么回事?我不敢出声打扰它们,将眼皮子阖了一些,只留一道缝隙以便观察着。

过了一会儿,人狗互换了一下位置。成了狗前人后。那人俩胳膊搂着狼狗的身躯,让狼狗的俩后脚踩在了自己的脚背上。自己抬脚托着狼狗走。那狼狗也知道配合,人抬腿时它也跟着弯腿抬。头一扭,长嘴巴凑过去,伸出舌头舔那人的脸。

再看那人胯部的小肉橛子,已经变得又长又细,红溜溜的充.血欲滴。好像一根烧红的铁条。在狗身上蹭来蹭去的。正到了这狗换毛的时候。蹭下来了不少棕黑色的狗毛。

就这样围绕着我父亲的尸体又转了半个小时的圈子。

我所担心的最不堪的一幕终于发生了。它们停住了转圈子。狼狗上了床趴下,正压着我父亲的尸体。它将自己的**撅了起来。那人扶正自己胯部的血红肉橛子,对着狗腚迎了上去。

一人一狗组成了超级污秽的画面。

作为观赏者的我,心里犯膈应和恶心,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珠子。

不知过去了多久。天快明了。那人才抽身而退。去到了堂屋左侧的耳房里。留下一条狼狗瘫软的趴在床上,两眼迷离,张嘴哈哧,**里有乳黄色的秽物流出来。我忍不住怒吼一声:“畜生,快滚下去!”

那狼狗受到惊吓,俩耳朵支棱起,四肢猛一蹬,从床上跳下来了。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它歪头看了看我,眼神里带着一种警惕和敌意。

“滚!”我又暴吼一声。“汪!”它竟然冲我咬了一下,中气十足,声音响亮得震耳朵,又扭身上前一步,对我呲了呲牙,露出一副凶相。我不禁感到害怕了,勉强挤出讨好的笑容,温柔的喊了一声:“狗狗!”

那狼狗才收敛了凶相,慢腾腾地转过身,钻过门帘子从堂屋里出去了。

我焦虑不安的又等了一阵子后,门帘子被掀开,母亲进来了。我气急败坏地大喊:“咱家的狗呢!快点儿去打死它!”母亲愣住了,随后问:“好好的狗,打死它干啥!”我说:“那畜生想咬我!”母亲说:“你别恁些事儿了,没了狗咱家进来小偷咋办,指靠你,你也打不过小偷啊!让人拎起来扔飞了!”

我又急道:“娘,有人钻进你们卧室了!”

“谁呀?”母亲吃了一惊。

“我也不认识他!没穿衣裳,是男是女都分不出来!”

“真的假的?咱家的狗咋不咬他呢!”

“还咬他呢!咱家的狗已经被他拿下了!让他给......操了!”

母亲冲进堂屋左侧的耳房里看去了。出来后,人显得慌里慌张的,说:“咱家就是来人了,扒着我卧室的窗户进来的。窗户上本来有钢筋防盗窗。但钢筋被人掰弯了!”

我将昨夜里见到的情景讲述了一番给母亲听。刚开始她还不信,说我胡诌。但见到我父亲的寿衣上沾上了一片狗毛,她才怒气冲冲的闯出去了。我听见她在外面吵狗的吼声,不知拎了个啥东西,照狗身上嘭嘭砸了两下子。狼狗吃痛叫唤,呼啦一声从狗窝钻出来,噔噔跑掉了。

一些至亲亲戚和效劳的村民陆续又过来了。到了上午十点半的时候。我父亲的尸体被移到了院子内的棺材中。顿时哭声一片。但哭过之后,那些人脸上立马露出了嬉笑,互相逗乐,讲笑话听。连大妹和小妹也被几个小伙子逗得嘎嘎叫。唯有我坐在藤椅上,冷眼瞧着,一张脸往下耷拉得不能再耷拉了。

我家门口前的大街上已经搭建起了灵棚。请来的鼓乐队卖命地演唱着。就连卖小吃和小玩意儿的贩子也赶过来凑热闹。十几个人一起,将装有尸体的棺材抬出院子,搁到了灵棚内。棺材前面再摆上父亲的灵位。让收到讣告前来的宾客们进行吊唁。

由于父亲死得仓促。生前又不爱照相。死相难看就不拍了。用了一张他青年时期的黑白照放大当了遗像。咋一看,还以为死了一个小青年。有过路的人不明就里的问:“谁家的半大孩子死了?”

母亲和族里的长辈又商议了一番,决定不拖到明天了,就今天下午把父亲的遗体埋掉。因为明天没有宾客过来吊唁,棺材仍然摆着就不好看了。而且今天是个下葬的吉日。

事后我才知道,这都是借口。主要是因为高祖奶奶胡世珍发话了。说我父亲的尸体必须今天埋掉,要不然就要出邪恶事件了。

但下午却没能顺利的将父亲的遗体下葬。过程中出事了。刚过正午,约莫还不到下午一点。正准备给棺材上钉。警察找上门来了。说指纹检验出结果了,杀死金大珠的凶手正是你们家金拾。

要把我给抓走。

母亲死活不相信,说:“这怎么可能!拾儿连床都下不来,怎么可能跑到厨房里杀人!再说,就算他能下床。他老实善良的孩子一个,为啥要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警察却不由她分辩,说了一句证据确凿,抵赖不得。也不管我疼不疼,掏出手铐铐住了我的手腕和脚腕,把我从藤椅上拽出来抬到警车上。我拼了命的挣扎,哀嚎。完全无济于事,最终被警车给拉走了。

而死者在进行下葬前,是要让自己的长子摔阴阳盆的。阴阳盆摔不烂就不能下葬。因为阴阳盆是死者在阴间吃饭的家伙,只有把它摔碎了死者才能携带。如果没有儿子,就让侄子什么的代劳。

我作为家里的长子,还没来得及给父亲摔盆,就让警察给抓了。别人建议让我的堂哥代替我为父亲摔盆。可我母亲怎么也不愿意。她说:“俺家拾儿是绝对不会杀死大老猪的。他是被冤枉的。在他没有被洗冤出来之前,俺家大老猪还就不埋了!啥时候等俺家拾儿出来了,亲自给他爹摔了阴阳盆,才埋!”

有人说:“嫂子,你这就是往死里犟不讲理了!要是金拾真被定了杀人罪,一辈子出不来,或者半路上被枪毙了呢!那你家大老猪的尸体咋办?总不能一直搁置着不下葬吧!”

小说《惊魂劫》 第13章 :杀人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