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不知返》大结局精彩阅读 《婚途不知返》最新章节目录

独家小说《婚途不知返》是青梅花开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乐以南陆明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余莉双眼放光,“以南,真有你的!这个帅哥太优质了,你是怎么勾搭上的?”“你不是爱左呈爱得要死要活吗?”我瞥了她一眼,一口热水下肚整个身体都舒适了起来。“那有什么关系,并不妨碍我欣赏帅哥啊!”余莉笑嘻嘻...

推荐指数:10分

《婚途不知返》在线阅读

《婚途不知返》 第19章 交颈而眠 免费试读

余莉双眼放光,“以南,真有你的!这个帅哥太优质了,你是怎么勾搭上的?”

“你不是爱左呈爱得要死要活吗?”我瞥了她一眼,一口热水下肚整个身体都舒适了起来。

“那有什么关系,并不妨碍我欣赏帅哥啊!”余莉笑嘻嘻地说道,“快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简单讲了认识庄鸣的过程,余莉继续感叹,“我觉得庄鸣真的好绅士,而且很有风度,最重要的是长得特别帅,有很man,你知道吗?我刚才看见他衬衫下若隐若现的肌肉了!”

余莉叽叽喳喳的讲了起来,我却没有什么心思听,总觉得公司里那个放出我和李珉州结过婚证据的人别有居心,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说真的,林韵那女人这样一直纠缠你,对你影响也挺大的,要不你换个地方上班吧。”余莉劝说道。

我露出一抹笑,“不,她气急败坏崩溃胡闹的样子就是我想看的,这点小打小闹还不够,我曾经尝过的滋味,我一定要还给她!”

余莉看着我,眼里全是震惊,“你疯了?”

“我是疯了。”我心间恨意翻涌,“李珉州是个**没错,可唆使李珉州拒不还钱的人是她,散步我是小三的人也是她,如今还泼我一身狗血,我为什么不收拾她?”

余莉沉默不说话,她似乎是看不透我的想法。

“我要让她也常常被人抛弃的滋味,我要让他们离婚!”我第一次如此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待在周氏,我将有无数的机会促成这样的结局。

天黑的时候,有人送来了两人份的外卖,都是些清淡有营养的小菜和粥。我和余莉面面相觑,表示都没有人叫过外卖。

余莉担心是林韵送来的毒药,拒绝签收。

外卖小哥很无奈时,我收到了庄鸣发来的短信。

“收下吧,是庄鸣叫的。”我哭笑不得地说着,将外卖和余莉一起拉进了门。

这时候都过了晚饭点,我两大快朵颐的将外卖消灭干净。

余莉擦着嘴巴赞叹,“庄帅哥真是太体贴了,我看比冷冰冰的陆明森要好多了,要不你考虑考虑吧,干脆把陆明森甩了算了……”

余莉还在滔滔不绝,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给他使眼色,陆明森站在她身后,脸色难看,左呈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一个箭步过来捂住了余莉胡说的嘴。

余莉脸涨得通红,左呈见势不妙,拉着她就夺门而出。

陆明森挑眉看着我,“庄帅哥?”

我不理会他乱吃的飞醋,放下碗筷擦嘴,起身收拾一桌子的狼藉。

“外卖是他叫的?”陆明森继续发问,言语间已经十分不满了。

我冲他假兮兮一笑,“陆先生你还是留着这份关怀顾好你的亦双吧。”

我与他擦肩而过,他忽然抱住我,接着他的整个重量就压了下来。

“喂!”我不满,想要推开他。

“我好累。”疲惫的音色从陆明森口中传来,他靠在我身上,用一种我从未听闻过的语气说道,“我现在只想抱着你睡一觉。”

这句带着撒娇意味的话很小声,但撞进我心里却引起了不小的冲击。

最后我们终于再次相拥在一起,交颈而眠。

习惯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靠在他的胸膛,我睡得出奇的好。

陆明森难得早起在厨房忙碌,等我洗漱完毕以后,他已经将做好的早餐摆在饭桌上了。

“我怀疑你是叫外卖。”我坐下来,看着秀色可餐的早点如此评价。

“需要我帮忙吗?”陆明森突然问道,见我疑惑又继续说,“我知道昨天的事,那个女人。”

“不用了。”我的胃口全无。

公司里,例行早会结束后,小晴拿着手机举到我面前,屏幕里是我和李珉州的照片,姿势亲昵。

是那天我上他办公司问他要钱的时候,居然被人错位**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是真的有人在刻意制造这些谣言。

这张图片传到了小晴手里,说明公司里不少人都知道了,关于我和李珉州已经旧情复燃的消息传遍了。

难怪林韵的反应会那么大。

“你真的和李经理复合啦?”小晴带着一脸的天真,“那你的帅哥男朋友怎么办?”

我笑着解释,“这种流言你都信?如果我和李珉州复合了,他就不是你们的李经理了。”

“啊,为什么啊?”小晴一脸懵逼。

旁边的其他同事好好大笑,“因为他是靠吃软饭坐上那个位置的。”

这是端着一张严肃脸的李珉州出现在门口,他大概是听见了那些说辞,眼中带着明晃晃的怒意,在我以为他要发作的时候,他只是开口叫了我的名字。

这种风口浪尖上,李珉州居然亲自跑下来找我,他想干什么?

在同事们暧昧探究的目光中,李珉州带着我上了他的办公司。

办公室的大门关上,李珉州又放下了百叶窗,“公司里的谣言是怎么回事?那天的照片是你故意的?”

“你找我就为了问这个?”我有些惊讶。

李珉州微微皱着眉,“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拜托你用脑子想想,我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我鄙夷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我曾经以为他没有心,现在才发现他还没有脑子。

“谁知道呢。”李珉州显然不相信,他围着我转了一圈,“没准你真想和我符合呢?”

我忍住骂人的冲动,微微一笑,“复合?你能扔下你家里的小娇妻不管和我复合?”

李珉州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我身上鸡皮疙瘩一层一层地往外冒,“林韵一定吃了不少醋吧,现在你还单独叫我上来,不怕她和你离婚?”

李珉州靠近我,表情暧昧,“离了正好,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追你,咱们再重新开始,多好?”

在李珉州的心里,我一定是他招招手就会回去的人,可他不知我已经在心里唾弃他千万遍了。

“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以为我是靠着林韵才在这个位置上坐着的。”李珉州突然说道,“可能坐稳才是我的本事,你那些碎言碎语的同事们,让他们小心点,别让我逮到把柄。”

我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面无表情。

多么相似的话语,当初他也曾这样说过,你们只是借了我钱,公司的成功还不是靠我自己的努力。

这样一个男人,真让作呕。

我露出一个微笑,“我知道你能力很强,就算离开宏业集团,也一定能谋个高就。”

他一个有案底的人,要不是靠林韵,连在宏业集团扫地都不可能。

李珉州自信满满,“那当然。”

我看着他得意,开口问道,“不知道才高八斗的李经理,什么时候还钱给我?”

李珉州表情一滞,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以南再缓缓吧?”

我可不想缓,钱还是捏在手里最踏实,万一他知道我是骗他的,那钱就再也要不回来了。

我摇摇头,“再给你三天时间。我听说周家老爷子前几天给林韵买了一辆豪车,你把它卖了钱还我,说不定还剩许多呢。”

我从李珉州的办公室里出来进电梯以后,故意将衣服揉皱,又将衬衣的扣子解开两颗,对同事们投来的目光躲躲闪闪。

我相信,最迟今天晚上,我和李珉州在办公室亲热的传闻就会落到林韵的耳里。

我走出公司大门,看见陆明森的车子就停在对面。我本想转身走掉,可双脚又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在拉开车门的那一瞬间我知道,我其实很想见到他的。

今天并不是男人开车,他坐在后座,腿上是笔记本电脑,他听见响动转过头看着我,“下班了?坐后面来。”

驾驶座上坐着另一个男人,那男人对我笑着打招呼,“乐小姐你好,我是陆先生的司机陈铭。”

我关上副驾驶的门,退了一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陆明森合上电脑,手一伸就将我抱进了怀里,“累不累?饿不饿?”

“你工作还没做完?”我反问。

“完了。”陆明森的手在我腰上缓慢摩擦,“带你玩玩。”

驱车三小时来到S市,陆明森所谓玩玩的地点居然是在游轮上。游轮上灯火通明,甲板上余莉和左呈正在嬉嬉闹闹,梁儒溪和周亦双居然也在。

游轮上的姑娘不少,穿着比基尼一个比一个性感,而周亦双即使穿着普通的泳装,姣好的身材也让她十分耀眼。

我身上还穿着宏业集团的工作服,真是衰爆了。

余莉看向我这边,拉着我下了甲板,轻车熟路找到一个小房间,“你怎么穿这身就来了?怕别人不知道你的宏业集团的员工?还是小组组长?”

我脸上发烫,“陆明森他没跟我说是在海上。”

“我真是败给你了!”余莉十分无奈,她翻翻找找最后拿出一套红色的比基尼塞进我怀里,“穿这个,还好我之前在这两套中犹豫,多买了一套。”

“你真是太给力!”我拥抱住余莉。

“赶紧换吧。”余莉一脸嫌弃地推开我,出去了。

我换上后,门被人敲响。

陆明森看见我以后,不满地啧了一声。我忐忑地看着他,“怎么了?不好看?”

他眼神幽暗,二话不说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我身上。

我失落的看着他,“那我还是换回来算了……”

“就这样吧。”陆明森说完拉着我走了出去。

小说《婚途不知返》 第19章 交颈而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