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沈美景宋凉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主角名叫沈美景宋凉臣

精品小说《门前花多》由白鹭成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美景宋凉臣,内容主要讲述:第2章我可真冤!“我丑,不都是拜小白菜所赐?”忍不住还嘴,沈美景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裹着的被子。宋凉臣眯了眯眼,看着她身上的痕迹,想起昨天的洞房花烛,不知为何,身子竟然还起了点反应。这人不是心月,这人不...

推荐指数:10分

《门前花多》在线阅读

《门前花多》 第2章 我可真冤! 免费试读

第2章我可真冤!

“我丑,不都是拜小白菜所赐?”忍不住还嘴,沈美景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裹着的被子。

宋凉臣眯了眯眼,看着她身上的痕迹,想起昨天的洞房花烛,不知为何,身子竟然还起了点反应。

这人不是心月,这人不是心月!他弄错了!深吸一口气,宋凉臣挥掉脑海里的画面,冷着声音道:“小白菜是谁?”

“就地上躺着那个。”沈美景撇撇嘴:“长得跟清水白菜似的。”

宋凉臣:“……”

“她叫江心月,本来该是我的世子妃。”

沈美景恍然大悟,拍手念道:“十年楼前江心月,今日方可入怀中!”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顿了顿,沈美景觉得有点不对劲,笑着抬头问面前黑着脸的男人:“本该是你的世子妃?那你是她口中那个我勾引的世子啊?”

宋凉臣冷笑一声:“这不都是你安排的么?装什么茫然无辜?中途将新娘子掉包,你嫁给我做了世子妃,心月却……我真是杀了你都不足以泄愤!”

眼里突然迸发的杀意跟箭似的,吓得沈美景后退了两步,皱眉道:“凭什么就说是我安排的?我一觉睡到大天亮,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打醒了,一个说我勾引世子,一个说我掉包新娘,我是有多大的能耐啊?”

怎么不说她炸了京城,将皇宫里的金子都卷出来修了个长城?

宋凉臣转身,轻柔地将地上的江心月给抱在了怀里,回头冷眼看着她道:“你穿上衣裳,跟我去燕王府。”

说完就抱着人出去了。

脸上还有伤呢!沈美景见人走了门关了,连忙跑到镜子旁边看了看。

小白菜下手可真狠!这么长的口子,怪不得世子说她丑八怪,这要是留了疤,那估计她这一辈子才真是完蛋了。

正愁眉苦脸呢,外头就进来了两个丫鬟,恭恭敬敬地上前道:“奴婢锦衣。”

“奴婢玉食。”

“来伺候世子妃更衣。”

世子府上的丫鬟,就是素质高,刚刚她都被世子那么吼了,而且这会儿衣衫不整狼狈十足的,两个丫鬟竟然也没拿异样的眼光看她,而是捧着衣裳上来,麻利地给她穿上了。

崭新的锦缎襦裙,浅蓝的底子配着绿色的裹腰,长袖飘飘,好看极了。太长时间没穿过好衣裳,一时还有点不习惯,沈美景忍不住在原地转了个圈圈。

两个丫鬟瞧着她,表情终于有了点变化,一脸惊愕。

沈美景不好意思地收住了动作:“吓着你们了?”

两个丫鬟摇头,锦衣忍不住开口道:“恕奴婢多嘴,奴婢只是觉得奇怪,等会儿等着主子您的,一定是一场腥风血雨,您怎么还这样自在?”

沈美景抿唇,严肃地道:“你们知道什么叫不知者无畏么?”

两个丫鬟茫然。

“因为我从醒来到现在,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在等着我的是什么,所以我还能蹦蹦跳跳的。”沈美景沉重地道:“真摊上事儿的话,我比谁都害怕!”

玉食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立马就恢复了平静,替她梳好发髻。

锦衣道:“世子妃您脸上的伤,府里有去痕膏,效果极好,只是不知道世子爷给不给。那东西有些珍贵,每年就得一小盒子。”

去痕膏?沈美景倒是有点心动。然而看那世子刚刚的表情,别说帮她去疤痕了,不杀他可能都是她祖上积德了。等会还是找机会去扯点芦荟来抹抹吧。

“收拾好就出来,别磨蹭。”

外头响起了一声怒喝。

沈美景吓得一抖,忍不住想啊,这人是昨天晚上跟她洞房那人?声音是一样没有错,然而差别也太大了啊!昨天晚上温柔得跟绵羊一样,今天凶得跟老虎一样。

锦衣给她戴上了遮挡疤痕的面巾,沈美景提着裙子就出去了。

一出门,就见宋凉臣还抱着小白菜呢,也不嫌重。瞧见她,那眼里闪过一道奇怪的光,跟着就扭身走了。

锦衣和玉食跟在世子妃旁边,低声道:“虽然不知世子妃与奴婢们有多长时间的缘分,既然世子妃还是世子妃,这去燕王府的一路上,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奴婢们。”

这么好?沈美景连忙点头,绕了半天出了世子府,看着外头的两辆马车,很自觉地就要往后头那辆钻。

“站住。”宋凉臣又开口了。

沈美景钻进车半个身子了,都硬生生退了出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世子爷有何吩咐?”

宋凉臣已经将小白菜给放进了头一辆马车,朝她走过来,站住她面前,满面冰霜地道:“人丑就别多作怪,戴面巾干什么?”

话落音,伸手就将她的面巾给扯了。

依旧血淋淋的伤口横贯在那张绝艳的脸上,宋凉臣觉得解气多了,拿着面巾就回去了前面的马车。

沈美景无语地看着他的背影,转头问锦衣和玉食:“你们世子是不是有点脑子不正常?”

戴个面巾也要他管?

锦衣摇头叹息:“是您当真惹怒了世子爷,他才会这样刻薄。平日里世子爷对下人们都挺好的。”

沈美景好笑地上了马车,看着这两个丫鬟道:“我到底做错什么得罪他了?”

锦衣摇摇头,玉食示意她先别说话,等马车启程了,才借着车轱辘声开口道:“世子妃您还不明白么?昨日燕地一场大婚盛典,本该是您与燕王爷成亲,江姑娘与世子成亲的。然而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这一觉醒来,您在世子的床上,江姑娘却在王爷的房里。”

沈美景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说,我把世子本来想娶的人,给挤成他继母了?”

玉食沉重地点头。

沈美景捂了捂眼睛:“我可真冤,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怎么知道一觉醒来会在世子的床上?再说,你们家燕王爷没事吧,娶个续弦也这么轰轰烈烈的,低调点不就不会出错了吗?”

谁家续弦还穿嫁衣这么隆重迎进门的?

“世子妃有所不知。”玉食道:“昨日是个特殊的日子。”

小说《门前花多》 第2章 我可真冤!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