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嫁到:王爷,何弃疗》免费试读 颜若龄容宁贤小说章节目录

主角叫颜若龄容宁贤的小说叫做《医妃嫁到:王爷,何弃疗》,它的作者是粉瑟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深夜、宸王府。容宁贤穿身赤色锦纹长衫,脚步散乱走向云熙殿。“呯!”殿门被大力踹开。殿里穿单薄衣衫的颜若龄见容宁贤醉醺醺走来,起身慌忙要逃开。但、他更快一步抓住她的衣衫,若龄惊呼一声,衣衫在容宁贤手中瞬...

推荐指数:10分

《医妃嫁到:王爷,何弃疗》在线阅读

《医妃嫁到:王爷,何弃疗》 第1章 初见之恨 免费试读

深夜、宸王府。

容宁贤穿身赤色锦纹长衫,脚步散乱走向云熙殿。

“呯!”殿门被大力踹开。

殿里穿单薄衣衫的颜若龄见容宁贤醉醺醺走来,起身慌忙要逃开。

但、他更快一步抓住她的衣衫,若龄惊呼一声,衣衫在容宁贤手中瞬间撕裂,一抹凝雪肌肤展现眼前。

容宁贤粗暴将若龄按在桌前,手掌钳制住那张仙姿玉色的脸庞。

可惜,容宁贤对这张绝美容颜毫无情念,他冷眉双挑逼近她:你胆敢对御医胡说八道,是想让父皇知道本王没有和你圆房吗?你就那么着急圆房吗?”

“呲啦!”两声,若龄衣裙尽被撕碎,雪色肌肤被他抓出无数青紫痕迹,容宁贤强行分开若龄双腿贴近她,灯烛下一双身影看上去无比旖旎。

“不,我没有……”

颜若龄颤抖的推拒,她不过在御医巡诊的时候回答了两句实话,不料竟触怒了容宁贤。

容宁贤抓紧若龄一双玉臂,轻蔑道:“你不折手段嫁入宸王府就是要做本王身下之妾,就是要这样得到本王雨露是么?贱妇!”

容宁贤在她双腿间起伏着凌辱的姿势,两行泪从她脸庞流下,不!她从未这样想过。

容宁贤扯掉若龄所有衣衫,俯下头来,唇齿在她肌肤上绵密游移,白皙柔滑肌肤上出现一个又一个裹着恨意的咬痕。

容宁贤身为皇子,他在瑄朝出名的冷酷如霜,薄情寡义。

他唇齿肆意游走她的身躯,若龄腰肢被强有力的双掌托起,她双臂不得不攀住他的脖颈。

两个人从未如此靠近,呼吸流转之间能看到彼此眼睛里的倒影。

容宁贤薄而冷的双唇讥笑:“就这么急不可耐么?你就那么下贱么?”

若龄含泪看着近在咫尺的冰眸,她从不知他的心如冰冷,似铁硬。

但,他却在侵入她身体前最后一刻停下。

若龄看到他双眸中毒恨:“贱妇!本王永远不会让你得逞,更不会让你身内留下本王的种!”

咬牙切齿说完,容宁贤用力推开若龄,而后狂怒一脚将桌腿踹碎,若龄随桌面狠狠摔跌地上。

木桌断裂,木刺划伤凝雪肌肤,一道道血痕现出。

容宁贤似笑非笑看着若龄:“你给本王听好了,从今后云熙殿就是你的囚牢,这个囚牢是你自己用尽手段求来的,你就安心在这里住到死为止。”

她趴在满地碎木上含泪沉默,地面的冰冷让身躯彻骨寒凉,冷的如同寒冰地狱。

容宁贤很满意若龄痛不欲生的表情,他清冷一笑,转身出门对站在门外李嬷嬷道:“你手脚利落点儿,别让风声吹到父皇耳朵里。”

“是,奴婢明白!”

他头也不回走了,李嬷嬷却带着一丝阴狠冷笑走进殿阁。

若龄惊惧看着李嬷嬷步步走来,她手里还拿着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工具。

“我们王爷恩露贵重至极,怎么能恩赐给你这种脏女人?你不是处心积虑求圆房吗?我老婆子就成全你。”

“啊……”

凄厉惨叫响彻整个深夜中的宸王府。

李嬷嬷拍拍衣衫灰尘走出云熙殿,大殿里,颜若龄颤抖身体缩成一团,身下,是李嬷嬷用手段破了她贞操的血迹和失去知觉的双腿。

颜若龄躺在冰冷地面眼望窗外冷月,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他这么恨她?难道就因为在祈隐寺意外相遇?

一次意外相遇竟会让他恨她如斯?

罢了!罢了!我命如此!

一道白绫悬挂房梁之上,一缕幽魂含恨而终。

疼!

双腿疼的仿似要断掉一般!

若龄昏沉着,一个焦急且柔和的声音响在耳边:“王妃醒一醒,快喝口药吧!”

若龄缓缓睁眼,一个梳双鬟发髻的年轻女子正焦虑看着她,手里还端碗汤药正喂若龄喝下。

药碗里有浓重的楸木草和天仙子气味,若龄自幼生于中药世家,对中药不能再熟悉。

不过,她是在哪里?

还没等若龄弄明白状况,一个刺耳叫声忽然传来:“该死的玉芝,谁让你给那个贱妇喝药?”

随着喝骂声,一个恶面豺目的凶婆快步走来,她伸手抓住那女子发髻就狠命一拽,玉芝吃痛的一歪身,手里汤药洒了一半。

若龄吃惊看那恶婆,她明明没有见过这人,但心里却模糊知道她是歹毒凶恶的李嬷嬷。

而那玉芝则是位柔善侍女,若龄思绪还在混沌中摸不清方向,却见李嬷嬷伸手去抢玉芝手里的药碗。

玉芝抱着药碗不肯松手,痛哭哀求:“嬷嬷你让王妃喝口药吧!她好歹也是王妃娘娘呀!”

“她算什么王妃?一个攀龙附凤的贱妇还敢妄称王妃,我呸!”

若龄瞠目结舌眼望这一幕,心里越来越渗得慌。

什么鬼?我穿越了吗?

“嬷嬷你行行好……!”

“不行,你赶紧滚出去,宸王府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若龄想上去帮助玉芝,可是她浑身散架针扎一般疼痛,半步都挪不开。

“嬷嬷,我求你……”

李嬷嬷不顾玉芝哀求,一把将药碗打翻,药汤泼了玉芝一脸,李嬷嬷犹不解气,捡起地一根残破桌腿狠狠轮在玉芝后颈七八下,玉芝双眼一翻就直挺挺躺在地上不动了。

若龄喉咙里嘶吼一声,想要扑上去救玉芝,可李嬷嬷拎起玉芝后衣领就把她扔出大殿。

李嬷嬷转身对若龄冷声道:“王爷说了让你自生自灭,你也好歹存点儿脸面赶紧去死,别浪费我们府里米粮。”

“哐啷!”

殿门关上,被人从外面锁住了。

若龄绝望趴在地上,她原本在新世纪里出身中药世家,是一位资历颇深的历史研究博士,几天前回乡看望行医多年的爷爷。

爷爷刚刚研究出一种将针灸和注射器融为一体的新设备,只有小指大小的袖珍银针。

她好奇的将银针在自己食指尖试了一下,不料一针下去若龄竟然穿越了。

小说《医妃嫁到:王爷,何弃疗》 第1章 初见之恨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