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之王》江黎林初绒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主角是江黎林初绒的小说是《炼狱之王》,是作者涉川所编写的都市逆袭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深色的血液横流,溅了林初绒一手。林初绒原本恨意滔天的眼神陡然变的慌然无措起来,他在干嘛?江黎是医生。自然有意控制刀锋的切口,看似流的都是血,在中医血学中,有个简单的说法叫放血。排除身体杂质,舒缓血压负...

推荐指数:10分

《炼狱之王》在线阅读

《炼狱之王》 第13章 年会 免费试读

深色的血液横流,溅了林初绒一手。

林初绒原本恨意滔天的眼神陡然变的慌然无措起来,他在干嘛?

江黎是医生。

自然有意控制刀锋的切口,看似流的都是血,在中医血学中,有个简单的说法叫放血。

排除身体杂质,舒缓血压负荷,神清气爽。

可惜,林初绒不知。

“初绒,我知道那件事情你始终过不去,对你造成的伤害难以弥补。”

“所以,就让我来好好补偿你。”

林初绒一步步后退,对江黎,她除了恨意之外更多的是恐惧。

林初绒贴在墙上,双腿不断战栗着。

她想拔出江黎胸口的匕首,可她不想杀人,不想的。

“呜呜……”

渐渐的,林初绒泪眼婆娑,无声的抽泣起来。

背后是冰冷的墙壁,江黎离她越来越近,熟悉的记忆复苏,她嘶吼着,目光含泪,不断撕打着江黎的胸膛,企图推开他得身影。

不要,别过来!

似乎能读懂她眼角的信息,江黎苦笑。

接着点了她的中枢神经,让她短时间处于麻木状态。

林初绒越来越恐惧,她想呼救,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瞬间,浓浓的恐惧在心底蔓延。

江黎将她放在白色大床上。

掏出十二根针,对着林初绒身前的的各种穴位刺了上去。

麻木。

纵使银针如同,林初绒依旧没有丝毫感觉。

直到最后一根银针刺入天灵,开始拨动。渐渐地,腹部卷起一股热流,袭遍全身。

暖洋洋的,很温暖。

与此同时。

江黎冷汗直流,额头青筋爆起,咬牙坚持着。

看似随意的针法,精气神缺一不可。

老头子教他的时候就说过,鬼门十三针,救人伤己,一般情况下,七日才可施一针。

但为了林初绒,他更改周期,三天一次,对自身的损伤也很大。

加上胸腔的血一直在流,他很虚弱。

“别把我想的那么禽兽,之前,很抱歉。”江黎歉意道。

他知道林初绒能听懂,只是主动选择过滤,不愿意与这个世界交流,沉寂在自己的世界。

林初绒转头,泪水无声的滑落。

十分钟后。

江黎收针,将胸口的匕首抽出,剧烈的咳嗽起来。

“让你解解恨,也不错,有助于恢复。”江黎嘴角勾勒,他脸色苍白,笑的比哭的还难听。

“早点休息吧。”

“噗……!”

江黎起身,下一刻头晕眼花,直接摔倒在地上。

明月高照。

看着地面上脸色苍白的江黎。

林初绒眼中多了一丝狠辣,她缓步上前,捡起地面上的匕首,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

手中的刀起起落落,陷入抉择。

鬼门十三针逆天改命。

虽将林初绒拉回鬼门关,却也只是遏制,真正能救林初绒的还是她自己的求生意志。

银针只是辅助,林初绒的心伤才是最重要的。

索性这些年里老头子也不是光交他医术,心理学也有些涉猎,对江黎来说。

林初绒是他第一个病人,也必须得救!

街头。

一辆燃烧的油罐车呼啸前行,直接撞在罗恒生物集团总部大厦。

熊熊烈火在蔓延。

罗家别墅,一辆冷藏轿车出现在楼下。

一群守卫上车,看着浑身僵硬,目光惊恐被冻成干尸的何彦,心口发凉。

别墅内部,罗恒召集一众高层开会,就罗宾的问题让众人商议一个解决方案。

江黎来势汹汹,太嚣张,若不给个教训,真当他罗家没人?

“老爷,出事了!”

“罗布,何事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罗恒戴着老花镜,坐在沙发上,威严十足。

罗布上前在罗恒身边耳语几句。

啪!

罗恒一拍桌子,怒骂道:“什么?”

别院中,灯火通明。

看着何彦被抬出来的尸体,众人脸色异常难看,这些人早已是连在一条船上的蚂蚱,谁都脱不了干系。

罗恒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上。

罗恒道:“诸位,这件事情怎么看?”

“让暗堂的人出动。”

“一个废物而已,五年前能让他死,现在照样可以!”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制定方案,杀死江黎,重振罗氏威严!

“可对方隐藏在暗处……”某高层道。

“那就断了他的一切资助!”罗恒眼神一厉,杀气腾腾道。

“得令!”

高层集体拱手,眼神凌厉。

事情还没解决,集团大厦的事情就火急火燎的传了过来,听到消息的罗恒浑身麻木。

罗彬死了!

他弟弟死了?

罗恒双目赤红,双手都在战栗:“小杂种,老子弄死你啊!”

由于事情闹得太大,惊动了市局,罗恒只能把一切放在暗处进行,并直接报警,向市局施压,市局连夜出动,遗憾的是,查了三个小时直到东方黎明都没找出半点线索。

次日。

江黎睡的香甜。

老两口却是担忧了一夜,见江黎一夜没走出林初绒的房间,很是紧张。

江黎苏醒时,还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

林初绒指着房门,眼神示意。

滚!

江黎捏捏眉心,推开门走出去,一大早众人林杉等人已经准备完毕。

张紫琼急忙上前检查林初绒,见她浑身无碍,总算松了一口气,接着给江黎投来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江黎不断回忆昨晚的场景,却是忘的一干二净,怎么可能!

林家老宅,年会上,各方亲戚齐聚一堂。

远方表亲,三姑六婆,齐齐走进林家老宅,场面相当宏大。

年会这个规矩还是多年前林开山定下的。

自从他富了以后,各种亲戚往出冒,后来林开山心一狠,直接带一家搬迁到海天市。

这才断了一些人的念头。

老宅外。

江黎借着没人的机会,他偷偷跑到街头的汇款机上,给桑木集团的公账上打了三千万。

那天林杉跟林忠讨论公事的时候他偷偷把账户记下来。

不管如何,跟林深的赌约他可不想输。

“进去了别乱说话,知道么?若是给初初添乱,我饶不了你!”

临进门前,张紫琼拉着江黎的衣领警告道。

“知道了。”

江黎答复道。

接着一家人走了进去,意料之中的,林杉一家的到来根本没引起林开山的重视。

连迎接都懒的动身。

“林杉,好久不见,要挺住啊,都过去了。”

“节哀。”

但凡跟林杉有所接触的,都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很嚣张。

“你们……”

张紫琼快哭了,很难受,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别人羞辱,她却无可奈何。

林初绒面无表情,神情淡漠,丝毫不在意。

她早已习惯这样的侮辱,几乎提不起任何兴趣,越是这样,张紫琼心越痛。

哈哈哈。

众人哄笑着一起离开,留下脸色苍白的林杉一家。

小说《炼狱之王》 第13章 年会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