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佩珑万显山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王佩珑万显山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主角是王佩珑万显山的小说叫做《艳绝》,它的作者是无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十五章派对老板的话,是要放在心里好好去想的。万显山的话有时非常浅显,有时也很有深度,他刚才一连用了两个能带上‘好’的字眼:即带好‘东西’去、跟人‘好好地’讲。他自己好好琢磨了,认为双重肯定即是双重否...

推荐指数:10分

《艳绝》在线阅读

《艳绝》 第十五章 派对 免费试读

第十五章派对

老板的话,是要放在心里好好去想的。

万显山的话有时非常浅显,有时也很有深度,他刚才一连用了两个能带上‘好’的字眼:即带好‘东西’去、跟人‘好好地’讲。

他自己好好琢磨了,认为双重肯定即是双重否定,对待戚老八这种人,就是要七分恶三分善,先把人吓怕了再谈条件,这样事情就会好办很多。

许多事都是言传身教,一环一环套,万显山强硬蛮横,他那跟班不见得就能好到哪里去。

洪双喜鼻青脸肿,完完全全一副被毒打过头的样子,不过这也是万幸,能靠一顿毒打就揭过去就已经是老板赏他脸,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大的表情和动作一概都不能做;

鼻梁骨虽说还是痛的不能自已,腹部也被几下重拳打的抽搐,好在嘴巴尚且没问题,只是有点撕裂破皮,不妨碍他作出答复。

“晓得了。”他说:“我明天就去跟戚老八谈。”

“嗯。”万显山看着气是彻底消了,便伸手一把将这小子从地毯上捞起来:“自己收拾一下,明天办完事我放你两天假,鼻梁骨好了再回来。”

洪双喜点头,嘴巴一丝一丝抽冷气,这回的确是无法再作出什么回答。

老板的人下手太狠,他下次宁愿挨胸口上,也不愿挨在脸上了。

交代完事情,万显山消了气又惦记起人,就问他一个小时都过去了,女人怎么还没送来。

洪双喜顶着一脸乌青,不好说花晓娟是看姓王的回来抢了她的台口,还压了她的票钱,一个人在家生了大气,花瓶都砸了不止一车,只好斟酌着回答:“花小姐说难得过来见大老板,要静下心好好打扮。”

“就她那个样还用的上打扮?”

万显山声音轻了很多,好像零零碎碎地又骂了句脏话,大意是说这个女人比咸肉桩里卖的好点有限,身价早八百年就跌到见底,现在还敢跟他来这套。

其实花晓娟也没他说的那么不堪,外头介绍起来,大都是‘一花围一佩,一佩托一珑’地这么介绍着,梨园行难得出现三足鼎立的局面,都知道花是小旦花晓娟,佩是小生苏佩浮;可就可惜花和佩加起来都不及珑的一半,他们都得托着她,让王佩珑一个人撑台面。

一般人看花晓娟好歹还给个面子,承认人家当年也是梨园一枝花,可万显山看花晓娟也就是个看普通人的姿态,想叫她来也是因为花晓娟这女人眉梢眼角已然是见老了,老了也就失了面子,在床上什么都干得出,比什么都不懂的黄花大姑娘要好用一些。

“那我这就去把花小姐请过来。”洪双喜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说:“您先上去休息。”

万显山点头,转身慢腾腾地上楼:“哪天让你们也玩一次,她嘴上功夫不错,比她唱戏好。”

洪双喜站着,没搭茬。

他心里对老板要睡谁并无异议,他只是单纯不喜欢花晓娟,那女人香粉扑的太厚,脸上还老卡粉,每次都是人不见香风先来,次次都把他熏的差点翻个跟头。

躲都来不及,更不要说睡她了。

他这回踹掉司机亲自开车,总算是亲自把乱发脾气的花晓娟载到了万老板的床上。

人到,车熄火,他走。

大老板的跟班不能白做,讲的就是速度,和效率。

万显山于是又对阿大满意了,也承认他刚才叫人打的那拳是有点重,左右一拳头下去,好像是故意要把人的鼻子往歪里打。

阿大的鼻子是他整张脸唯一出彩的地方,山根挺拔且笔直,乍一看还挺像混血儿,只是混的比较低级,只有鼻子像。

万显山有一双慧眼,他看这小子不光凶神恶煞,甚至在气势上都有点和当年的自己肖似,唯一的不同是他已然发迹,而阿大却刚刚崛起,尚未露出端倪。

肯打肯做、脑子灵光,又会看眼色,这样的小子比一味只会拿刀乱砍的愣头青好太多,不然万显山也不会用他。

好的跟班哪里用成群结队,一人挑担足矣。

就是有一点需要注意一下:

越看重,越不能让他上脸,这种人用的好就用,用不好就要坏事,而且是分分钟就要坏事。

他这个人的特色,不在做事,而在做人。

这么多年,万显山牢牢把控身边人想要窜出头的心理,一边广施恩惠,一边予以压制,保持绝对的平衡。

他现在还没老,半分都没有老的倾向;

也许以后等他年纪大上去,开始有别的打算,到那时再把阿大正式扶持上来,也不迟。

现在说这个还太早,实在是太早。

没进主卧,他跟花晓娟在客房瞎胡闹了一晚,第二天开出一张一千的支票再把人送走,花晓娟没料到色衰了还有这待遇,得了支票不算,还抖着胸前几两肉,赖皮赖脸要伺候他洗漱。

万显山被搞得不胜其烦,只好打着哈欠又开了两千,用金钱的力量才把人赶了出去。

聒噪的女人走了,他一个人直至日上三竿才爬起来刷牙,边刷就边琢磨过味来,不由自主地就在想:差了一点。

一身皮一身肉,乍看没两样,但他碰过的女人只需摆至台上和佩珑作比,就是哪里都差了一点。

差一点可以,但不能一直这么差下去。

在憋死别人和憋死自己这样的问题上,他一贯以自我为中心,半点都不用考虑。

万家的东西,隔了两年照样要物归原主,至于别人,不论大小基本都是捡漏,可气的是知道捡漏居然都不还,妈的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现如今佩珑傍上陈凤年,那个陈家最大的宝贝加蠢货,物归原主这个词就显得有点难办,有点不好办。

万显山自己慢慢给自己穿戴好,左手拇指一个金镶玉,右手中指一个翡翠玉,多余的配饰就是那一身暗底满绣团花的褂子,好似富贵二字就是为他量身定制。

说好听点,他是要跟人做生意。

说难听点,他出了门,就是要害人。

万老板穿戴完毕就已经是下午,洪双喜跑完戚老八住处顺便送掉一根手指,回来自己往鼻梁上贴了块纱布,老早就在副驾驶座上待命。

老板给他放假,他自己不要放,尽职尽责地站岗;

乍一看,还真是和看家护院的狗不差许多。

万显山进了车看都没看他一眼,单单吩咐了一句:“黄公馆。”

一整个下午,他都在黄公馆谈生意,但要说谈出点什么眉目吧,倒也没有,不过万显山和黄老板臭味相投已久,杯中茶水过了有两三趟,他们就商量出三四套不同种类的方案,而预设方案的目的,则是统一的要把陈康柏扯下市-长的宝座,一起吞并瓜分陈家的生意,顺便进军金融业。

陈康柏,说来已经年迈老朽,其子陈安年身为政界新星,眼看着却是很有一番作为的;

沪上并不缺乏有作为的人,可万显山每逢人才出世,通常就会多动动脑子,想法设法地,让他们英年早逝;

英年早逝,这个词,用得好。

万显山属实是眼馋,心也热——他真是无比热爱陈家的产业,还有陈康柏头顶上挂着的一大串头衔,恨不能一口气全部私吞。

以上,这些阴私污糟的弯弯绕,陈三少爷一概不知。

不知道好,知道了他就该害怕了。

在上海,已经很少有人能完全地不惧怕万显山,万老板了。

万显山在黄公馆吃了一顿下午茶,然后熟门熟路地一通电话,就把陈家的傻蛋骗了出来,说今晚他的宅邸大开派对,请了仙都丽的白毛子乐队,另有不少场面上的人物,软硬皆施言辞恳切,单请三少爷务必过来赏个光。

陈凤年彼时在家,正愁没有好的借口抵挡自己大哥与李总长一家的进攻,听闻外边有派对可供消遣,几乎是一叫就来。

不光一个人来,他还自作主张,多带了一位女伴。

陈凤年加上王佩珑两个人,几乎是一进大门,就被所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有请佩珑拍照的,也有请他去喝酒的,西华剧社的老板还挤过人群要跟他握手,希望他能抽出一些空档,来点评他们新出的剧本。

这种前呼后拥星光璀璨的阵仗王佩珑早就习惯了,反观陈凤年,倒是受惊不小,他赶忙拉着她挤过人群躲了半天,躲到阳台上的角落里,额头显见都冒了汗:“哎.....万老板这个人真是,我以为他说的场面人物就是西华剧社那帮人,哪晓得他连报社的人都请了,万一明天大哥在报纸上看见我放着李总长他们一家不理,又在万老板的地盘上跟人握手拍照,回去估计要骂死我了!”

“.........”

陈三少爷今天可能是为了万显山的派对难得好好拾掇了一下,三七油头梳的漂漂亮亮,金丝边眼镜往鼻梁上一架,把世家公子内敛的气派使出来,正是应了沪上第一翩翩公子的美誉。

而王佩珑为了贴合他这种华美的外在形象,今晚打扮的也堪称艳光四射,只可惜脸不是好脸,打从她陪着凤年从小公馆一起出来开始就在那儿板着,脸上挂的冰已经结成冰锥,掉了好几层。

她跟凤年在阳台一起吹冷风,吹冷风她不气,唯独就是气他脑子不好使,回家被大少爷骂死也是活该。

埋怨的话到了嘴边拐了三四个弯,王佩珑发现自己还是什么重话都说不出来。

她不好去骂他,就只能从包袋里掏出手帕给凤年,帮他把汗擦掉。

“我就说了万老板叫你出来肯定没安好心的,人家外面的绰号叫万扒皮,扒皮是什么?看你有钱就扒你一层皮!跟你说你偏偏还不信。”王佩珑用细长指甲在他胸口上戳戳戳,一词一句地埋怨他:“在家呆闷了就来我这里嘛!不要人家一有什么好东西就把你诓过去,都多大的人了,整天就惦记着派对,惦记着玩,你那些洋书都白读啦?”

“...这个、、这个也不能怪我....”

“昨天跟前天这两天吧.......我连着在万老板那里挂了不少账。”陈凤年被她戳的有些羞愧,又有点心虚:“他说只要我肯给面子赏光,那些账就都算他的,他跟开赌盘的黄老板是朋友,输掉的钱挥挥手就销掉了.......”

王佩珑用那一双乌溜圆的大眼睛瞪他:“这种话你也信啊?”

陈凤年点点头,耳根软的人,一说就信。

王佩珑无语,心说还好今晚是我陪你出来了。

要放凤年一个人出去,他还不被姓万的一口吃了!

小说《艳绝》 第十五章 派对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