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佩珑万显山是哪本小说主角 王佩珑万显山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独家完整版小说《艳绝》是无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佩珑万显山,内容主要讲述:第二章两年不见小公馆走的是西洋风,房租相当之高,当然内部构造也是相当漂亮。坐式钟的钟点滴答跑,刚划过七点一刻,门就被敲响。还好,也就比约定的晚饭时间晚上个十五分钟。好饭不怕晚,王佩珑起初以为是心爱的凤...

推荐指数:10分

《艳绝》在线阅读

《艳绝》 第二章 两年不见 免费试读

第二章两年不见

小公馆走的是西洋风,房租相当之高,当然内部构造也是相当漂亮。

坐式钟的钟点滴答跑,刚划过七点一刻,门就被敲响。

还好,也就比约定的晚饭时间晚上个十五分钟。

好饭不怕晚,王佩珑起初以为是心爱的凤年香喷喷**嫩地赶奔此地,要跟她共进晚餐,心中喜悦的小花忍不住又绽放开来,穿着那身素净的白底蓝花缎子旗袍下了楼,想亲自去迎。

一迎就迎出问题来了。

她先是看见陈凤年,看见他喝了酒,正冲自己傻兮兮地笑,欢喜的感觉没有了,眉头就是一皱。

再一看,又看见陈凤年身后的高大男子,她的眉头倒是不皱了,觉得心颤的慌,还有点想骂人。

门被打开,王佩珑俏模俏样站在门口,大眼睛睁着看这一对,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正常。

如果只有陈凤年站在跟前的话,那好办,他们下一秒就会来个贴面礼,顺便再嘴对嘴地亲密一阵,期间或是调笑,或是浪漫地来个情人间的拥抱,怎么样都是好的。

总之情形绝不是现在这样,一男一女隔空对望,当中还夹着一个酒鬼。

王佩珑半愣着眨巴眨巴眼,脸上笑意未收,打心眼里不肯承认刚才自己那个秋波递送错误,还恰好被后头那位山似的壮硕男子给接收去了。

后头那男人不太好形容,他英俊,也高大,从身高到体积都大了凤年一个码,体格健壮宽阔,然而长相却是大开大合,剑眉星目,非常的不寒碜。

和凤年的白净斯文不一样,他是那种真正的男人,男人的脸和男人的腔调,而且居然还很漂亮,硬朗的漂亮。

漂亮男人,王佩珑有印象。

她那双眼挑剔,从小到大,衣服要最好看的,首饰要最新的。

但凡她看上过的人,当然也得是好看的。

尤其上门来的还是老相好,怎么可以不认识呢?

好歹睡过几回,说起来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断不能忘。

旧情人分的不光彩,见了面要嘛打架,要嘛翻旧账,这都可以。

但是当着凤年的面,她翻不起这个脸,更丢不起这个人。

老相好和现在的相好一齐堵在门口,一个醉成鬼,一个精的不像人;

王佩珑此刻非常想转身,上楼,上楼去查老黄历。

今天真是太不吉利了。

原先开了门,倒是没什么的,可直至看清万显山的神色状态后,她便感觉有些紧张了;

原来此人在扶住了凤年后,很突兀地就抬眼打量了她一下。

那眼神不好形容,仔细说来仿佛是有点淫邪,又带着点猥祟;

就是那么阴恻恻地,不怀好意的看了她一眼。

从手看到脸,仿佛要透过旗袍看到里面的肉去了。

这样的万显山似乎有些陌生,但王佩珑却记得,这眼神当初自己也是很熟悉的。

她浑身一凉,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后背却是无法克制一般地,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还没等女主人想好该如何应对,面前的万显山却是收回目光,自来熟地自己进了门。

他自带一张万能通行证,乃是身上挂着的陈凤年;

从玄关走进客厅,他走的可谓是畅通无阻。

“.....你、你来干什么?”

王佩珑小步子跟在他后头,不客气地质问他。

“啧、一见面就跟我讲这样的话,我是好心啊,大老远把你男人送回来,这样都不感激?”万显山说着,便空出一只手想往她脸上摸一把,摸空了也不生气,依旧笑模笑样,撑着醉酒的陈凤年还要往路上的卧室里进,脸上半点也没看出吃力,还颇轻松地同她解释道:“下午陈主-席跟我谈生意,三少爷也在,我是做东的嘛~有客在,当然要好好招待他。”

“....你做东?”

“不要这么看我,陈康柏那个老古董最是讲排场的,他的儿子我自然也认识。”看得出万显山是极力想把自己渲染成个大好人,可放到脸上,却是一副不伦不类的面孔,笑着说:“你跟陈凤年一起睡了那么多天,总不该现在才知道?”

王佩珑冷眼观瞧,内心极其不喜欢他的某些措辞,但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的确是实情。

“在我的地盘,要什么给什么,输了账划平,叫三少爷一晚上牌钱赚了万把,你说我待你的男人算不算好?”见她两只大眼睛满载怒气,万显山貌似心情更好,他今日登门,在她这里几乎都有点嬉皮笑脸,其实放出去很不符合大老板的身份。

“生意谈到一半,哪晓得我的人一个没看住,他就喝成这副样子。”说罢,他又将身上的陈凤年颠了一颠,恶笑凛凛地打趣道:“好个三少爷,白相人呐!”

王佩珑看凤年被架着实在没个正形,从鼻孔里往外喷着酒气,连衬衫都快被从裤腰带里扯出来了,气愤之余只好是亲自上去,也帮着架住了另一边,从脊梁骨到脖子都梗的笔直,丝毫不敢处于下风:“那可真是不好意思,还让您这位‘大老板’特意地送他回来,我真是要替凤年好好谢谢您了。”

“小东西,跟我讲辈分啊?”万显山咧着一口白牙,晃得人眼睛疼:“那我要你跟从前一样谢我,你肯?”

“........”王佩珑此时因承载了陈凤年大半的重量,这时就有点吃力,又不好让万显山得意太过,只能撑着点头,手上使劲把人架住,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回敬他:“说好的我拿了钱,咱们就一拍两散,现在还敢上门来找姑奶奶白睡,做你娘的春秋大梦去吧!”

“哈!”万显山把陈凤年往床上一甩,拍拍手往她那边走,把她逼得不自觉往后退:“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来就是想睡你,跟我那几年睡出好习惯了,要我现在帮你记一记?”

“一边死去!就是睡成一被窝了也不是跟你、”王佩珑不甘示弱,回呛他:“凤年现在跟我好着呢,等我这回开戏翻了身.......”

“翻了身怎样?”万显山抖抖衣袍,不知不觉就将她逼至死角:“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心里应当有数。”

有数,她自然有数。

王佩珑那张利嘴历经风浪,大概就只有碰上姓万的才不伶俐;

她闻言,简直是气得发抖,恨不能用眼睛瞪穿他——然而偏又瞪**。

.......真好,这样实在是好、

万显山看着她,真是好,脸皮崩的紧,两腮也气的鼓起,要是咬上一口再舔一舔,它就能从气鼓变成艳红,更漂亮;

他大手一撑,拦住她的去路。

“嘘、不要闹。”他说着,就把脑袋靠在美人肩上,很放松地深嗅了一口:“两年,已经两年,你一定是不知道的,我.....”

两年的光阴浓缩在他的鼻尖和话里,让他有点控制不住感情,只好幽幽地叹口气:“我很想你.......”

如果可以,他真想咬住她耳朵,咬下一小块肉来;他要咬牙切齿地跟她剖白,他没说谎,他真的在想她。

小说《艳绝》 第二章 两年不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