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凌雪薇沈羲遥的小说免费阅读 凌雪薇沈羲遥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甜宠新书《寂寞凭谁诉》是白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凌雪薇沈羲遥,内容主要讲述:醒来时,皓月呆呆地坐在我身旁,手里是一块半干的手巾,正痴痴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我醒了也没有发现。我看了她半晌,淡笑了一下,感觉身体没有那么难受了,但是依旧乏力。我轻轻地转个身,皓月这才将眼神从远方收回...

推荐指数:10分

《寂寞凭谁诉》在线阅读

《寂寞凭谁诉》 第十八章 奈何君情此时至(2) 免费试读

醒来时,皓月呆呆地坐在我身旁,手里是一块半干的手巾,正痴痴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我醒了也没有发现。

我看了她半晌,淡笑了一下,感觉身体没有那么难受了,但是依旧乏力。我轻轻地转个身,皓月这才将眼神从远方收回,下意识地要将手巾敷在我额头上,一低头看见我含笑看着她,吓了一跳。

我慢慢坐起来,皓月连忙扶我。我伸手点了点她的眉心,笑着问:“想什么呢啊?”

皓月脸红了,“小姐说什么呢,没有想什么啊。”

我盯着她的眼睛,她有一丝丝的闪躲。我笑了,看来皓月是真的有心事了,还是先不问的好。

我又闭上眼睛,“我饿了呢。”

“我这就吩咐他们上膳。刚才做了些清淡的小菜和粥。”

“嗯,就是想喝点粥。”皓月扶我起来,我看看外面昏黄的天,“几时了?”

皓月掩口笑道:“都傍晚了呢,酉时过半了。”

“我睡了很久啊。”

“可不是,不过小姐回来的时候可把我们吓坏了。你都不知道你当时的脸色多苍白,过了晌午还发热了,我就又想去找御医的,可是御医院里的御医都去养心殿了,我就回来了。”

“养心殿?”我惊得坐直了身。

皓月惊讶地看着我,“怎么了小姐?”

我镇定下来,“没什么。”转而看着皓月,“昨天见到父亲哥哥他们了吗?都还好吧?”

“嗯,都好着呢。老爷还是原来的样子,不过昨天真的很高兴就显得更精神一些。大公子可是很风光呢,这次立的功也不小,看起来皇上很赏识他呢。”皓月说到“皇上”二字的时候,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那就好了,都好我也就放心了。我没有去,父亲问了什么吗?”

“皇上似先前说过了呢,所以我去老爷就没说什么了。”

我点点头,心里知道皓月在我这儿藏不住什么,就静静地等她说。

果然,皓月开口了:“小姐,皇上好像很喜欢您绣的那幅图呢。”

我点点头。此时,蕙菊进来说偏厅里已摆好了饭菜,皓月扶我过去。我看了看偏厅里站的太监宫女,又看了看皓月,知道在这里也不好问什么,便先行坐下吃起晚膳来。

喝了口莲子羹,稍有些烫,一旁的紫樱发觉,连忙走来端了下去。

此时,我心里真有些担心,御医若都去了养心殿,那说明他病得不算轻。许是昨天夜里淋雨,又穿得少,那么晚还批奏折,虽然我给他搭上了被子,可是毕竟还是不行的啊。

我越想就越担心起来,唤来玉梅要她去打听一下。

用完了晚膳,我回到寝殿。皓月坚持要我回到床上躺下,便披了件细丝云纹的外挂,半靠在织锦的软垫上,皓月坐在我身边绣一方丝帕。

我瞅了一眼,虽然还只是轮廓,但我看出是一对锦鲤。我不说话,只静静地拿枕边的诗集看起来。

“小姐,”皓月看了我一眼吞吐地说道:“昨天我看见皇上了呢。”

我放下书,抬头看她。皓月的脸色微红,眼睛斜看向一旁,抿着嘴不再说什么。

我平和地说:“然后呢?”

“他……”皓月欲言又止。

我笑了,“皇上很好是不是?”

皓月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皇上看起来很温和,一点儿不像我先前想的那样。”

我点点头,是啊,他也和我先前想的不一样呢。

我看着皓月,“人中之龙自然是不一样的。有什么心事就跟我说吧。我们虽说名义上是主仆,可这么多年不是早就如同姐妹了么?”

皓月笑了,“小姐……”

我接着说道:“皇上定是不错的,不然当年先皇也不会选他继位。爹爹也说过他的天资极高,毕竟是帝王啊。”

“昨夜皇上和老爷还有大公子谈笑,气度超群,甚至还跟我说了几句话呢。”皓月有些兴奋地说。

我淡笑不语,但是我能想象得到那种场面。他的一切真的很容易让人沉醉,只是,他是皇帝啊,你是永远不能奢望他能给你那种普通百姓拥有的、夫妻间举案齐眉深深依赖的幸福的。

我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我这坤宁宫他是不会来的,皓月也就不会再有什么机会和他有接触,这个印象也就会渐渐淡去,也许过段时间,皓月就会忘记喜爱,只留下崇敬吧。

这时,蕙菊端了药进来,“娘娘,该喝药了。”

皓月连忙站起来接过,吹了吹递给我,“有些烫的,但是这样药效才好些,您快喝了吧。”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好苦啊,摇摇头吐了口气。

“娘娘,备了蜂蜜水的。药是要一气喝下才好,也不会那么苦了呢。”蕙菊说。

我深吸一口气,一闭眼一口喝了下去,皓月连忙递来蜂蜜水,我接过饮了才感觉好了很多。

看着蕙菊出去,皓月方又坐到我身边,帮我拉了拉盖在身上的被子,“小姐昨夜去哪了啊?那么大的雨,您身子本来就不好的。”

“出去走了走,没想到碰上了雨。回来的路上差点被巡夜的侍卫发现,躲着就淋了些,不碍事的。”我轻描淡写地说着。

“哦,小姐以后出去还是带上小福子他们吧,也安全呢。”

“知道啦。”我闭上眼,药劲有些上来了,头沉沉的想睡。

皓月扶我躺好,刚要出去又回身来,“小姐。”

“怎么了?”

皓月停了一下,眼神流转,“小姐的那件长绸舞衣裙摆处破了,可是我们没有那种丝线,要不要找内侍府寻些来补?”

我摇摇头,“先洗净再说罢。”说完,闭上眼睡去。

次日清晨就醒了,皓月伏在我床边睡得很熟。我轻手轻脚地起身,没有惊醒她,自己找了件裙衫穿好。

蕙菊这时进来正要行礼,我示意她不要吵醒皓月,便坐在铜镜前让蕙菊给我梳头。那边皓月动了动,睁开眼,想是发现我不在床上了,连忙起身。

一回头,看见我坐在一旁笑看着她,她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小姐……”

我温和地说:“回去睡吧,我已经没事了呢。今天就给你一天的假,这两天你也累坏了。”

“不用啊,小姐。”皓月辩解着,“我没有事的。”

“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这里又没有什么事,每天不都是老样子。今天我也答应你不出这宫门,放心了吧?”

皓月掩口笑道:“您要出去谁还敢拦不成?”

“好啦,快回去休息吧。看你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皇后连贴身丫鬟都不善待呢。”

等皓月出去,我让蕙菊去找来玉梅。

“回娘娘,听御医院的小太监说皇上染的是风寒,来得急也就重些,不过调养一下就会好了。”

听玉梅这么说,我的心放下来些,拿了旁边刚沏好的茶喝了一口,装做不以为意的样子问:“可知道是为何感了风寒么?”

玉梅听到这笑了起来,“说来是件奇事呢。”

一旁蕙菊轻咳了一声,玉梅发现自己有些失仪,忙低下头不再说了。

我笑着看了蕙菊一眼,又看向玉梅,“说吧,我们这宫里本就冷清,说些有趣的事也好解解闷。”

玉梅见我这样说了,走到我身边奉上蜜枣,接着说起来,“听那小太监说,皇上晚宴后独自去了御花园,结果遇到了一位女子。据说,那女子美得不似凡人。后来天降大雨,皇上就带那女子回了养心殿。皇上批奏章睡过去了,可醒了那女子竟不见了。”

玉梅停了停继续道:“要说养心殿的侍卫那可是万里挑一的勇士,若真的是跑走还能不被发现?可就是生生的没了踪迹。皇上睡了一小会儿醒来发现人不见了,竟跑出去寻找。张总管追着给打伞都没成,可是那女子就是没了。皇上找了很久,眼看天要亮了才回去的。就染了风寒,还坚持去了早朝。可是刚下朝就倒了,发了热,可把御医院那些御医吓坏了……”

我心里已经是乱得如麻,不过他没事就好了。

一旁的蕙菊听得起劲,“那后来呢,找到没有啊?”

“还没有。不过,好像要在后宫挨个找了。”

我一惊,挨个找?不至于如此大动静吧。

蕙菊也很惊讶,“挨个?这后宫女子那么多,怎么挨个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好像柳妃娘娘不高兴了呢。也是,万一要挨个找,那女子找不找得到不说,若再发现几个美貌多才的,柳妃不就要失宠了么?现在她有孕自是不能侍寝的。”

“想来那女子一定极美呢,能让皇上如此牵挂。”

“可不是么,都说那是天宫的仙子下了凡尘游玩遇到皇上,不然怎就生生地不见了呢。”玉梅一本正经地说着,蕙菊也应和地点点头。

我看她们似要一直就这么讨论下去,便站起身,蕙菊连忙扶我。

我淡笑着摆摆手,“我去小花园,你们就不用跟来了。”

小说《寂寞凭谁诉》 第十八章 奈何君情此时至(2)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