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凌雪薇沈羲遥的小说 《寂寞凭谁诉》 全文精彩试读

主角是凌雪薇沈羲遥的小说叫做《寂寞凭谁诉》,它的作者是白桃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与柳妃相遇后的数日里,我的心中一直有些惴惴不安,怕自己那一时与她的冲撞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没有任何事发生,坤宁宫里一如往昔地宁静。夜半有时醒来,甚至暗笑自己的杞人忧天...

推荐指数:10分

《寂寞凭谁诉》在线阅读

《寂寞凭谁诉》 第十三章 未成曲调先有情(1) 免费试读

与柳妃相遇后的数日里,我的心中一直有些惴惴不安,怕自己那一时与她的冲撞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没有任何事发生,坤宁宫里一如往昔地宁静。夜半有时醒来,甚至暗笑自己的杞人忧天。

柳妃毕竟是有龙脉在身的,又甚得皇帝宠爱。而我,虽贵为皇后,却一直未见天颜,和那些普通的无宠嫔妃一样,恐怕在她眼里应是构不成威胁的。

夜晚的风清凉入骨,我披衣起身,梦中的人影依稀——是那只紧紧抓住我衣袖的手,还有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睛,仿佛有什么要说,却又都尽在不言中。

我的目光落在了枕边的一方丝帕上,那是最简单的白帕,上面没有任何花样,却是难得的蜀丝织就。那蜀丝极细极轻,织造时稍一用力便会扯断。需十岁以下的女孩焚香细织,一年也未必能得此一方的,甚是珍贵。

传闻中,太后拥有一件蜀丝的内褂,只有在祭祀太庙时才穿。

这方帕,原本就在那日他交在我手中的木匣里。还记得我回到坤宁宫,用忐忑的心打开时,就有这么一片洁白美好的风景映入眼中。

丝帕下面是一小包雪绒茶,一两左右,应是今年最先采摘下的嫩芽焙成。听黄敬说,他从蜀地回来也只献给皇兄三两而已。

茶叶,我让皓月小心地收起来了。丝帕,却是万万舍不得置于柜中,生怕弄皱了或是埋没了,便才收于枕边。仿佛自己还是个小女孩,那时爹爹送的珍物能让我欢喜半天,要仔细地寻找归置的地方,娘亲为此还常常笑话我,兄长们却都为我说好话。

如今,当我每每看到这丝帕,往昔的时光就一一在眼前掠过。泪眼婆娑过后,面前还是一方丝帕,还是这冰冷的坤宁宫。

一连好几日没有去烟波亭,主要还是怕遇到皇帝和妃子们。每日在西暖阁里看看书,累了就到小池塘边喂喂锦鲤,或者在西窗下绣花,如同未出阁时的日子。不再去想那只手,那双眼。

一日,阳光明媚,我坐在池塘边的桂树下读一本佛经,正入迷时,皓月端了清凉的花草茶来。

“小姐,都看一上午了,还是回殿里休息休息吧。”皓月递上青瓷茶杯,一股别致的淡雅清香扑鼻而来。

我笑了,饮了一口,深吸一口气拉着皓月的手站起身,活动了下身子说道:“回去吧。今日真想绣完那只荷包。”

“小姐,你呀就是闲不住呢。”皓月嬉笑着,上前拍了拍我的裙角,“小姐最近怎么不去烟波亭了呢?是因为裕王么?”

我的手轻颤了一下,“是怕遇到皇上,那日你又不是不在。”

心中却有些波澜起伏。真的是怕遇到皇帝么?还是那些妃子?又或是,自己不敢去面对那个人?毕竟,我接受他的东西是犯了后宫大忌的。

想到此,手不由得伸进宽大的袖中,所触到的是一片柔软轻盈。

“小姐莫怕的。听说那日之后,柳妃娘娘是想尽办法不去烟波亭了,也暗着阻止皇上去呢。还听说皇上本来就不喜欢烟波亭,说它太婉约。如今飞龙池里的荷花也都开了,皇上就不再去西子湖了呢。”

皓月在我身旁说着,引着我往殿内走去。

我的心微微一跳,一丝笑容就浮上了嘴角。

“可确实?”我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嗯,听几个宫女都是这样说的,不会错的。”皓月的口气很肯定。

我凝神盯着远处,手却在袖中捏紧了那片柔软,“明儿个一早过去吧。”快走了两步,转身朝落在后面的皓月一笑,“记得带上我的琴。”

清晨的风很柔和,穿的是经丁香熏过的水绿细纱裥裙,裙角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又沾上了些许香气,就有几只彩蝶萦绕着不肯离去。

我轻盈地走着,头上的青玉珍珠步摇前后晃着,散下的头发也微微地随风飘拂,整个人有些飘逸的感觉。

烟波亭没有人,早先挂的白纱羽帐还在。皓月早已带人将琴放置好,我就面对西子湖上的荷花,弹奏着自己新谱的熙春调。明快清亮的琴声飞扬在西子湖上,我仿佛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正着隔着羽纱笼罩着我。

一曲终了,我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掌声或者与琴相和的箫声,暗有些伤神,心中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黯然回身想唤来远处的皓月,一个身影却映入眼帘。

心中是欢喜的,却不动声色地福身下去,“参见王爷。”

他手一挥,欲上前一步,却又止住。他的眼神落在我手中握着的白丝帕上,一抹笑意掠过眼底。

他用温和的声音问道:“本王的礼物不知姑娘可还喜欢?”

我微笑着点点头,“喜欢,只是太过贵重了,不知何以为报。”

他爽朗的笑声响起,我能听出他心中的欢喜,“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他停了停,好像解释似的说:“这次回来没有带太多的东西,皇兄也就只赐给了那几个得宠的妃子一些,我想你是没有的。噢,那茶是不错的,就是稀少,下次得到不知会是何时了,所以就给了你一些。”他的言语有些慌乱,但是却是那么的质朴。

我微微施礼,“谢过王爷了。茶我喝了,的确是难得的好茶呢。”

“茶经上说‘焕如积云,烨若春敷’。我在蜀地喝到时,觉得它真真符合这话,就带了些回来。”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其堪夸。”

我笑着低吟,看着西子湖盛开的荷花,眼波迷离。

他惊喜地看着我,即使隔着羽纱帘,我依旧能感觉到那眼神表达的一些东西。

小说《寂寞凭谁诉》 第十三章 未成曲调先有情(1)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