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昆仑郭泥是哪本小说主角 萧昆仑郭泥小说主角

新书推荐,《异蛊传说》是九道泉水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昆仑郭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惊讶不已,师父说过,苗人用黑罐养蛊,最厉害的蛊虫就是金蚕蛊,问道:“麻师叔,你们茶花峒是苗寨,有没有金蚕呢?”麻师叔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道:“整个湘西苗寨,唯有茶花峒能养出金蚕。你要是有缘,或许能一...

推荐指数:10分

《异蛊传说》在线阅读

《异蛊传说》 第9章 怨婴缠身 免费试读

我惊讶不已,师父说过,苗人用黑罐养蛊,最厉害的蛊虫就是金蚕蛊,问道:“麻师叔,你们茶花峒是苗寨,有没有金蚕呢?”

麻师叔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道:“整个湘西苗寨,唯有茶花峒能养出金蚕。你要是有缘,或许能一堵金蚕的真容。”

我连忙摆手,说:“还是算了吧,越是厉害的蛊虫,脾性就越不好,万一咬我一口,那就糟糕了。”

我牵着麻师叔,登上山头,眼前莽莽山林,回头再看一路走过的大山。十万大山的说法,一点都不过分。

“蛊神庙,罗家村,咱们再会了。”回看来路,我心中颇有感触,最终毅然决然朝前走去。

从山头下来,有条修好的马路。

我们在路边等到一辆破巴士,坐了四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叫做凤凰的县城。在凤凰县城,麻师叔让我帮忙挑了个毛绒玩具。

我仔细选了选,最终选了只小浣熊。

中午时分,我们朝茶花峒出发。

按照麻师叔所言,从凤凰县城出发,走上小半天山路,就能到达十万大山下,清水溪边茶花峒了。

我开始紧张起来,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到达茶花峒。

麻师叔被血螳螂折磨过,再加上在山中穿行,走得很慢,走上一会,就咳嗽不已。麻师叔脸色变得乌青起来,有点难看。

我焦急问道:“麻师叔,你脸色发青,怎么回事啊?”

麻师叔淡然说:“应该是血螳螂的毒还没有解开,不要紧,只要回到茶花峒,我就有办法彻底解蛊。”

天渐渐黑了下来,山林传来野兽的叫声。

麻师叔越来越虚弱。

我咬牙背起麻师叔,顺着山路往前走。

终于,我看到远处微弱的光芒,应该是个苗寨,再仔细一听,还能听到溪水流动的声音。

我欣喜道:“麻师叔,我们到了。”

麻师叔道:“我闻到炒腊肉的香味了,终于回家了,我还以为会死在外面。”

最终,我们停在清水溪边上。

我把麻师叔放在溪边的石头上,四处看了看,大声叫道:“师父,师父……你在这里吗?”

一连喊了十几句,都没有人回应我。

我的心空荡荡,师父没在这里等我。

麻师叔咳嗽声越来越剧烈,用手捂住嘴巴,涌出来的黑血。

“敲锣!”麻师叔挥挥手。

我回过神来,敲了好几声阴锣。

没过多久,就听到狗吠声传来。随即看到一个个头不高的瘦小子,脑袋上扎着黑头巾,一身灰布衣,提着灯笼跑了出来。

“阿爸,你终于回来了。”瘦小子躺着溪水就跑了过来,眼睛已经通红。

瘦小子扭头看着我,先是看到我腰中挂着的黄罐子,眼神带着几分敌意:“你是谁?”

我道:“我叫萧昆仑,昆仑山的昆仑。”

麻师叔说:“小刀,我被螳螂蛊攻击,是昆仑救了我。你先扶我回去养伤。”又对我说:“昆仑,你身上背着三尸蛇蛊,暂时还不能进寨子。”

我皱眉问:“为什么不行?”

麻师叔说:“茶花峒有金蚕蛊镇寨,外来的蛊虫不能贸然进去。等我回禀之后,你再进去!你稍微等上一会。”

苗寨和蛊术禁忌很多,我便点点头,看着瘦小子,问道:“最近寨子有没有外人来?”

瘦小子摇头说:“没有外人。”

我心头一凉,路上耽误许久,按理说,师父早就应该到茶花峒,怎么还没来呢。

我失魂般地坐在石头上,心乱如麻。

麻师叔把沾满鲜血的手在衣服上反复擦了擦,把毛绒小熊,递给了瘦小子。瘦小子脸上一喜,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

瘦小子搀扶这麻师叔过了清水溪,很快就朝茶花峒里面走去。

我在清水溪边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瘦小子打着灯笼走了出来,道:“族长说了,三尸蛊是侗人的神蛊,不适宜进苗寨。你可以把三尸蛊放在外面,自己空手进去。”

我不想丢开三尸蛇蛊,道:“我来茶花峒是和我师父会合的,进不进苗寨无所谓。只是天黑了,这附近有没有地方歇脚。随便有个破屋、山洞都可以。”

瘦小子道:“那随你便了,往西边走两百米,山坡上有个山洞,你可以在那边过夜。”

我说:“好,你回去吧,好好照顾麻师叔。”

瘦小子提着灯笼返回了寨子。

我按照他指的方向,还真找到了一处破洞。

一进洞,就闻到了淡淡的尸臭味,应该是麻火心安置行尸的地方。

我弄了些树枝,烧起了篝火,随身还有馒头。吃过之后,我把黄色罐子和的铁罐子拿了出来。

我查看了黑白蛊虫,它们的气息越发地微弱。

我叹了一口气,说:“黑白虫,本打算请师父替你们疗伤。可现在师父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我也没办法医活你们。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黑白虫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反应。

我爱莫能助,唯有脱下外套盖在铁罐子上。

我靠着石壁,胸前的伤口还有些隐隐作痛,连日来的行走,双腿更是灌铅了一般。整个人疲惫到了极致,可是脑海里想着师父,根本就睡不着。

到如今,我、三尸蛇蛊、黑白双虫,都一样,没有了家,四处漂泊。

我翻起身,把两个罐子抱在身上,眼中流着泪,心中难受,心中大喊道:“黑白蛊虫,你和我都不能死。三尸蛊,你快点变强大。师父没了,从此以后,大家相依为命。”

泪水流了许久,我终于睡了过去。

睡到后半夜的时候。

我忽然感觉暗处有一双猩红眼睛看着我,整个山洞变得阴森寒冷起来。

我猛地睁开眼睛,火堆只剩下微弱的亮光。

“什么东西,你给我滚出来?”

我四处查看,就在洞口位置,站着一个全身通红,整张脸却异常苍白,眼珠子猩红无比的孩子。他站在洞口,鲜血顺着肌肤不断涌动。

可怕至极。

那孩子张开嘴巴,凄厉叫喊声一下子袭了过来。

我全身直冒冷汗,这是我和血螳螂搏命之际,听到的叫喊声。那晚,我就感觉到有婴孩的怨念跟着血螳螂。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血螳螂消失了。怨念却没有魂飞魄散,竟然一路上跟了上来。

我本能地往后退,喊道:“冤有头债有主,真正害你的人,是那个神秘的黑衣人。是他用的血养螳螂蛊,你杀了我,也没有用,你的大仇人依然活得逍遥自在。”

我清楚得狠,恶鬼索命,以我现在的状态,只有死路一条。对付血螳螂,靠着三尸蛇蛊、先天之虫,尚可应付。可怨婴现身,我真是束手无策。

现在只希望他还残存些理智,知道杀死我于事无补。

那怨婴慢慢地走了过来,洞内越发猩红。

我一直退到山洞最里面,无路可退。

怨婴停在三米开外,极力咧开嘴巴,发出微弱的声音:“帮我报仇,饶你一命。”

这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深处。

我倒抽一口凉气,摇头说:“你……你……找错人了。我能干掉血螳螂,不过是运气好。黑衣人蛊术之强,强我数百倍啊,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怨婴根本不听,又往前走了两步,红色怨念越发地强烈,罩在我身上,皮肤隐隐有些刺痛。

“你不帮我,我……现在就咬开你的脖子。”

我心中叫苦,叫道:“我们无冤无仇,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赖上我呢?”

怨婴再次咧开嘴巴,道:“因为你就是我仇人……要找到的那个孩子。只有你能帮我报仇。”

小说《异蛊传说》 第9章 怨婴缠身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