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阅读《温润王爷独宠妃》依雪宁驿弦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完结小说《温润王爷独宠妃》由司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依雪宁驿弦,书中主要讲述了:浓眉星目,俊脸薄唇,眉眼间掩饰不住的温文,看上去却依然光彩夺目,高贵得体。一身喜服尤衬得他面若冠玉,俊逸不凡。而他,看着地上的她,颇有些错愕。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容貌竟生得淡然出尘,清丽无双。她倒在地...

推荐指数:10分

《温润王爷独宠妃》在线阅读

《温润王爷独宠妃》 第17章 调戏 免费试读

浓眉星目,俊脸薄唇,眉眼间掩饰不住的温文,看上去却依然光彩夺目,高贵得体。一身喜服尤衬得他面若冠玉,俊逸不凡。

而他,看着地上的她,颇有些错愕。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容貌竟生得淡然出尘,清丽无双。她倒在地上,身着小厮的衣服,头发有些凌乱地披在肩上,模样很是有些狼狈。但越是如此,却越显得她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

两个人双双看着对方,一时间整个场景都静止了。好在依雪很快回过了神,回复沉静的面容,从容起身。

宁驿弦和先前那位杜公子也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了目光。那杜公子忙向依雪赔礼:“不知姑娘在此,在下莽撞,还请姑娘见谅!姑娘可有大碍?”

依雪这才看向那人,只见他一身藏青色袍子,也是一副富家公子的打扮。她微微福了福身子,道:“公子多礼了,是小女子失态。告辞!”说罢,她俯身拾起地上的小厮帽,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宁驿弦竟失神吟道:“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杜公子回过神来,笑道:“王爷这是做什么?今儿个可是您的大喜之日,对这一个别的姑娘吟这句话,您就不怕开罪了新娘子?”

宁驿弦淡淡笑了笑,再望向那条小路,早已没了佳人的身影,顿时恍惚起来,疑心自己方才是做了一场梦。再回身,却不经意看到了一支紫玉簪静静躺在地上。他俯身拾起来,又往佳人背影消失的小路上看了一眼,依旧空空如也。只有手上这支簪子,无声的证明着他刚才,是真的见到了一位绝代佳人。

再说依雪躲在一个角落里束发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头上的簪子不见了。她这才想到可能是刚才头发散落的时候落到了地上。她不敢回去捡,只得胡乱拢了头发,勉强套上了帽子,然后出去找寒烟。

对于遇到宁驿弦那件事,她是真的措手不及的。不过她很快就平复了心绪。她对自己生命的设定就是平平静静的生活,旁的人,不过过客而已。

终于找到了寒烟,寒烟也正到处找她。依雪不想再多呆一刻,道:“走了。”

寒烟顿觉不甘心:“这么快?我都还没见到信王呢!”

“那我到马车里等你。”依雪转身就走。寒烟忙在后面嚷了一句:“那你自己小心啊!”

依雪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人们等候多时的信王终于出现在了前院。周围的人顿时都围了上去,纷纷向他贺喜,整个前院顿时一片骚动。人声鼎沸,依雪也忍不住回头看去。

宁驿弦心不在焉的应承着,眼睛却不断的左右张望,希望寻找到那一抹娇小的身影。最后,他的眼光停留在了门口。

那里,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正回身望着他,清丽的脸上,毫无一丝波澜。他当场就呆住了。直到那个身影回转身,走出了府门,逐渐消失,他才回过神来,回头心神不宁的应付起宾客来了。

而依雪刚走出府门口,背后就被人拍了一下。她回过头,却是刚刚撞她的那位杜公子。

他施了个礼,道:“姑娘,晚生杜朝安,今日冲撞了姑娘,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他日晚生必定登门道歉。”

依雪微微皱了皱眉,淡淡道:“不必了,公子无需多礼。”说罢就要走。没想到杜朝安却忽然一个抽身挡在她面前:“不必道歉也可,还请姑娘告知芳名!”

看着他嬉皮笑脸,与刚刚的彬彬有礼截然不同的嘴脸,依雪不禁心生厌恶,但面上依旧淡淡的:“还请公子让路。”

“呵呵,只要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府上何处,我变让你,如何?”杜朝安不依不饶,一只手更过分的往依雪脸上伸去。

“啪”的一声,他的手被人从空中打掉,他怒不可遏的看向来人:“你是谁?”

寒烟微微一笑,将依雪拉到自己的身后:“凭你,也配知道她的名字?”

原来,寒秋在挤到寒秋身边见过信王之后,问及依雪,被寒秋骂了一顿,赶紧出来,却刚好看到这一幕。

“你可知本公子是谁?”杜朝安跋扈道。

“哦?”寒烟玩味的一笑,“还未请教?”

“我父亲是当朝二品大员,你一个小毛孩子敢在这儿挡住我的道?”杜朝安得意洋洋的转过脸看向依雪:“姑娘,这小毛孩就是你的相好?索性弃了他跟我吧,我保证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哈哈哈……”寒烟朗声笑道:“就凭你?就凭你爹?二品大员?好大的官啊!可吓煞小人了!哈哈……”笑罢,立刻收敛了笑容:“你可知我是谁?“

杜朝安见他一身打扮也绝非普通人家的公子,心里有些打鼓,嘴上依然硬道:“管你是谁!这小姑娘是哪个梨园的戏子,或是哪家红楼里的姑娘,值得你这样维护?为了这么个小丫头,竟肯得罪二品大员不成?”

听得他一席污言秽语,寒烟怒从心生,一把揪住他的领口,道:“把你的嘴巴放干净一点!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本公子是谁?告诉你吧,我是你?——老子的老子!乖孙子!”说罢一把推开了他,拉起依雪:“我们走。”

那杜朝安被推倒在地,自然不甘心,起身道:“想走?没那么容易!来人!”

片刻之间,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十来个打手模样的人,将寒烟和依雪团团围住。寒烟嘴角划过一丝笑意:“哈,想打架啊?好啊,本少爷确实很久没打过架了!来吧!”边说边摆好了架势。

依雪无可奈何的看了他一眼。慕容观止有一个多年的好友,是本朝的镇北大将军。而那位大将军十分喜爱寒烟,时常将他带在身边,因此寒烟自小就在军营中混,自然练就了一身好本事。而如今,好容易有展示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果然,那些人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只几下便被放倒了几个。正欲再动手时,王府的管家却已经得了信赶出来,敛容道:“诸位,今日我家王爷大喜,还请各位不要在此捣乱!否则,请恕本府不欢迎!”

话已至此,自然不好再动手。寒烟愤愤的拉了雪儿回到车上,杜朝安只得狠狠的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甘心的握了握拳头。

上了车,依雪便靠在车身上,闭上了眼睛。寒烟看了看她,忽然道:“雪儿,你在想什么?”依雪睁开眼睛,一双眸子清澈动人:“什么都没想。”

寒烟顿了顿才道:“其实,我刚才见到信王,应该是个不错的人。”

宁驿弦的样子在依雪脑中一闪而过。她忽然觉得周边的丝竹声很刺耳,对寒烟道:“好吵,我们回去吧。”

寒烟还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是应了一声,便叫车夫打道回府。

而这边,婚礼依旧热热闹闹的进行着。

小说《温润王爷独宠妃》 第17章 调戏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