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修仙》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第18章修真者:下

火爆新书《重生都市修仙》由逆天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东楼雨盛红音,内容主要讲述:东楼雨抱着真凤铃全速向着监狱大门冲去,此时所有的犯人都被警**吵醒了,一齐拥到了门前,四监室的女囚更是不顾一切的冲了出来,爬在地上的少女一咬牙站了起来,大声叫道:“给我回去!”说着在怀里掏出一只手枪,...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都市修仙》在线阅读

《重生都市修仙》 第18章修真者:下 免费试读

东楼雨抱着真凤铃全速向着监狱大门冲去,此时所有的犯人都被警**吵醒了,一齐拥到了门前,四监室的女囚更是不顾一切的冲了出来,爬在地上的少女一咬牙站了起来,大声叫道:“给我回去!”说着在怀里掏出一只手枪,向天就是两枪,所有的犯人都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一齐爬在了地上。

看守所墙上的探照灯从四面八方向着看守所里投射出无数道光柱,跟着七、八只八一杠步枪响了起来,同时向天鸣叫,看守所里的混乱立时止住了,但看守所的人员却一窝蜂的冲了出来。

在看守所的监控室里,司徒禄一脸凝重的道:“马上派人去查明,是真家还是萨满教劫人,来得家伙够了得,竟然在监视器上发现不了他的踪迹。”

两个彪形大汉同时冲了出去,司徒禄拿起对讲机呼叫道:“叶灵灵,告诉我你那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来的是什么人!”

对讲机里传出来那名少女的声音:“头儿,我不知道,我和他交了手,我连一招都没能对上他,而且他用了特殊的方法隐了身,我只是靠着灵力手表才发现他的,一直没能看到他的样子。”

司徒禄恨恨拍了一下桌子,叫道:“你给我回来!不是你私自出手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就在他们说话的工夫东楼雨已经冲到了看守所的大门口,刚要向外冲,就听轰的一声,大门猛然倒塌,跟着一个一身青衣的女子脸罩青布冲了进来,向着东楼雨大喝一声:“把人给我!”她竟然看破了东楼雨的隐身。

东楼雨冷哼一声,向前直冲,真凤铃被东楼雨抱着,感着男人的炽热的气息,听着周围的枪声,只觉得比看米国大片还要来劲,眼见有人拦路跟着叫道:“冲过去!”说着手还向对方一指。

青衣女子冷笑一声,一扬手一条长长的蛇鞭在空中发出尖利的哨音,向着真凤铃的手指上缠了过去,鞭头像一条灵蛇一般缠在真凤铃的指上,青衣女子跟着用力一扯,真凤铃尖叫着从东楼雨的怀里飞了出去。

东楼雨大喝一声,身子跟着前扑,一把抱住真凤铃的双腿,真凤铃身上穿得是女监的睡衣,没有裤带,两下一扯裤子此溜一下滑了下去,下面贴着隐身符也跟着失效,监视器里露出一个女孩儿从头到膝的影像。

真凤铃破口大骂:“**!都给我松手!”青衣女子冷哼一声,接着向怀里扯,东楼雨一把将囚服甩了,抱住真凤铃两条光滑的大腿猛然一抖,真凤铃手指上的鞭子松了开来,青衣女子直觉上面一股大力传到,身子竟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

青衣女子人在半空低叱一声,蛇鞭化成一条黑色长蛇向着东楼雨缠了过去,蛇口大张,一团黑烟跟着喷了出来,几个追过来处在下风头的民警被黑烟的气味扑到,立时倒在地上。

东楼雨一扬手一张火焰符丢了出去,漫天大火平地而起,向着黑蛇冲了过去,青衣女子急呼一声,身子在空中一晃,一团黑雾把她给裹了起来,跟着一个硕大的蛇头从黑雾之中探了出来,一张嘴喷出一团如同墨汁一般的毒液打在火焰之上。

呼的一声,毒液被火焰蒸发的向天飞起,青衣女子从黑雾之中冲出来,一把抓住黑蛇的尾巴,此时黑蛇已经幻化回蛇鞭了,只是半截鞭身都已经被火焰给烧化了。

这个时候被火焰蒸腾而起的毒雾正在不住的犷大,两个从监视室里冲出来的彪形大汉顾不得去抓人,同时发功,两道淡紫色的护屏凭空而起,和毒雾撞在一起,轰的一声,毒雾和护屏炸了开来,两个彪形大汉被反噬之力震得连连后退,加上毒气浸入,他们两个的脸色立时变得相当难看。

司徒禄愤愤的捶了一拳桌子,骂道:“他妈的,跑到老子这玩仙剑来了!”他手里只有四个特局的人,一个奉命出去监视谢长俊,剩下的三个都出手了,可全都不顶用,这种场合别人上了又没用急得他只能骂娘了。

青衣女子抓着蛇鞭心疼的向东楼雨叫道:“你敢毁我宝物!”说话的工夫,向着东楼雨一甩头叫道:“蛇发雷光弹!”她头上万千青丝化成一条条小蛇,向着东楼雨张开口吻,无数道电流在小蛇身上游走,东楼雨大吼一声急忙把玉炎符取出来一张祭在身前,大声道:“凝盾!”一团跳动的白玉般的火焰凝成一面巨盾挡在东楼雨的身前,小蛇身上的电流跟着喷了出去,狠狠的打在了巨盾之上。

东楼雨手中的符箓光芒一闪,化成飞灰落在地上,巨遁颤了两颤消失在空中,而电流也跟着消失,青衣女子巨烈的喘息着,不敢相信的看着东楼雨。

东楼雨身体里的灵力也消耗到了一定的程度,对方明显是在炼气五期左右的实力,和他打成平手只是因为他手中那玄妙的符箓,东楼雨心向下沉,此时他已经没有了取胜的把握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在监狱之中拦截东楼雨的少女叶灵灵冲了出来,手中托着一柄古怪的黑枪,大声叫道:“都给我停手!”说着向着青衣女子就是一枪,黑枪之中喷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一股雷电之力,青衣女子大惊失色,急忙一纵身跃了开来,可那只雷电之力竟能自行追踪,在空中转了个弯,狠狠的劈在在了青衣女子的背上,青衣女子尖叫一声,身体被闪烁的银光给包裹起来。

东楼雨趁机向着大门冲了过去,此时武警战士们已经围了过来,他们看得见没了隐身符的真凤铃,一起向着真凤铃开枪,尖利的枪响中子弹向着真凤铃飞去,司徒禄在监控室里破口大骂:“谁他妈让你们开枪的!叶灵灵,你这个小**,出了问题我活剥了你的皮!”

东楼雨第二张玉符飞起,他大喝道:“凝盾!”一面白玉火盾像龟甲一般把他整个人给护住,子弹打在上面化成铁水落了下去,叶灵灵一咬牙端起枪向着盾上就是一枪,东楼雨的声音再次响起:“化镜!”白玉火盾化成一面火镜,雷电之力被火镜反射得停住了,片刻之后,火力和雷电之力同时向着天空冲起,一道火电光柱平地而生,半空之中炸出一道耀眼的礼花。

青衣女子总算从雷电之力中挣脱出来,一扬手半截断鞭打在叶灵灵的手上,叶灵灵尖叫一声,黑枪落在地上,与此同时监视器里再一次失去了真凤铃的身影,司徒禄再也坐不住了,在桌子下面又掏出一只黑枪,也冲了出来。

东楼雨抱着真凤铃一纵身撞在铁门之上,那铁门早被青衣女子撞烂了,随着他的一撞整个门架子都倒下了,真凤铃此时竟然发出一声兴奋的尖叫,凭着感觉一把抱住东楼雨的头,狠狠的亲了一口叫道:“太**了!”

东楼雨怒叱一声:“发什么疯!”抱着真凤铃就跑,一辆停在黑暗之中的黑色迈腾冲了出来,后车门在行驶中打开,东楼雨抱着真凤铃跳了上去,迈腾飞一般向着画州市外飞驰而去。

青衣女子跟着冲了出来,脚尖点地一会的工夫竟追上了迈腾,纵身飞落在迈腾顶上,探身向里,冲着驾驶员大声叫道:“停车!”半截鞭子狠狠的搠了过去,驾驶员被打得身子一阵乱晃,但仍然紧握着方向盘,东楼雨怪笑一声,道:“你就没看出来那只是一个傀儡吗!”

青衣女子神情一愕,东楼雨趁机把最后一张玉炎符祭了出去,大喝一声:“长索!”一条长索平空出现,把青衣女子缚在迈腾上面,青衣女子刚要奋力挣开,那长索之中强大的火焰之力暴发,轰的一声,一团飘摇的火焰把青衣女子给裹住了,青衣女子痛苦的大叫一声,运功全力对抗火焰。

此时迈腾已经冲出去三、四里地了,东楼雨抱着真凤铃踹开后车门滚了出去,迈腾仍然向前,远处警**大作,警车在后面追了上来。

东楼雨抱着真凤铃穿过四五条胡同,在一条胡同里取出一根烟花点燃,呯得一声,烟花冲上天空,一直蹲守在看守所一里之外的谢长俊立即发出指令,四辆红色雅阁包括他坐的那台现代酷派都在傀儡的驾驶下冲了出去,在大街上横冲直撞的跑着,而他自己则借土盾溜了。

谢长俊回到家之后特意看了看那个藏在暗处监视他的特局特工,果然像东楼雨说的一样,被东楼雨的傀儡被吸引住了,一直在敬业的监视着,谢长俊得意的一笑,回到了卧室之中,就凭着东楼雨炼制出来的这些傀儡,这个人也值得他结交了。

东楼雨抱着真凤铃跑上大街,一辆帕萨特迎了过来,东楼雨跳上车去,两个傀儡跟着下车,他们都是东楼雨用大号洋娃娃贴了灵符改造成的,干别的不行,吸引一下警方还是不成问题的,东楼雨等他们走远之后,开着车向着画州城外急驶而去。

此时警车已经追上那辆迈腾了,就在警车要拦住迈腾的时候,一声巨响,迈腾竟然爆炸了,好在炸弹的威力不大,只是把迈腾给掀了起来,火光之中一道青影如同疾风一般的冲了出去,人们一心躲避爆炸,都没有注意到青影,司徒禄从车里出来,看着那还在不停发生爆炸的迈腾,愤然的一挥手,骂了一句高级别的脏话。

帕萨特飞速的行驶在公路之上,东楼雨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坐在身边呼呼大睡的真凤铃,小丫头睡姿不雅,伸腿拉胯的,她的那条囚裤丢在看守所了,下半身盖了东楼雨的一件外衣,那外衣不长,掩不住她一双优美的长腿,两条光滑的小腿就那样**在外面,一双**的小脚丫顽皮的踏在车子上的红毯上,那鲜艳的色彩衬得她肤光莹莹。

东楼雨看着真凤铃的身体,想到昨天晚上那美好的风光,身体里心火升腾,他急忙转过头去,强制自己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车上。

帕萨特驶过画州市火葬场路,在路边的一处农田里跳出一个少年,手中拿着真家的信物向着帕萨特晃了晃。

东楼雨长出一口气,急速停车,喃喃的道:“可算不用受罪了,再晚来一会老子就把这个小白鹅给连皮带骨的吞了!”说完打开车门窜了出去。

清晨6点的阳光温暖的照在东楼雨的身上,他舒展一下身体,在车顶棚上敲了两下道:“丫头,起来了,接你的人到了。”

真凤铃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就见车前站着一个腼腆的少年,看见她起来急忙躬躬敬敬的叫了一声:“六十六姑。”东楼雨听了一阵暴汗,忖道:“真洪昌还真是一头种马,光女儿就弄出了六十六个。”

真凤铃看着少年略有些失望的向东楼雨:“怎么?你不送我?”

东楼雨双手一摊道:“你没事了,我还跟着干什么。”真凤铃心急的道:“谁说我没事了?我以前是盗车犯,现在是逃狱犯,你不把我送到地方就不怕我再被抓回去啊?我告诉,我这个人革命意志薄弱,一但被捕就会把同党给供出去。”

东楼雨眨了眨眼睛凑到真凤铃身前,轻声道:“你最好不要**我,我对太妹没感觉,而且你那里太小了一点。”说着东楼雨眼神向着真凤铃的胸脯瞟了一眼。

真凤铃恶狠狠的看着东楼雨,怒吼道:“你要死啊?”

东楼雨笑笑又道:“对了,我听谢长俊说你要出国了,是真的吗?”

真凤铃愤愤然的道:“要你管?”东楼雨摇摇头道:“我不是管,我只是想问一下,你要去哪。”真凤铃哼了一声,板着脸说道:“还能去哪,我家和倭国的秋山家族有些交情,自然是去倭国了。”

东楼雨站直了身子,拍拍车子道:“我麻烦你一件事,倭国**横行,你到了那正好给我找她们要点签名什么的,要是能有唇印、阴模之类赠品就更好了,对了,找那胸脯大点的,别跟你这小荷包蛋似的。”

真凤铃脸都变了样了,怒吼道:“你给我滚蛋!”

东楼雨放声大笑,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道:“我发现你生气的样子比你笑的样子好看多了。”

真凤看着东楼雨的背影举着拳头一顿咒骂,当东楼雨消失在路的尽头她又失落的停了下来了,嘟着嘴在反光镜里看了半天,回头向少年说道:“小勇,我真的是生气的时候更好看吗?”一边说还一边用双手捧了捧脸。

少年尴尬的笑笑,说道:“六十六姑,我看你还是笑的时候更好一些。”

真凤铃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说完又颓丧的向车椅上一歪骂道:“那个没眼色的家伙。”

东楼雨慢步走在公路之上,真凤铃既然已经从监狱里逃了出来,那国安就不会再去当真追捕她,毕竟以真凤铃的身份,偷个汽车只能是小事,如果国安抓住不放那就当真不好向真家交待了。

东楼雨走了一会停了下来,在怀里取出从翼豹上折下来的GPS定位仪寻找了一下方位,然后下了公路向着一条小路走去。

走了一会的工夫一座孤零零的大院出现在他的眼前,周围有着几家小的商店,门前摆着各种花圈饰品,东楼雨走到大院的门前,看着那门上的牌子‘画州市火葬场’他先是叹了一口气,虽后一转身钻进了一家烧纸店。

店老板是个中年妇女,一见东楼雨过来急忙迎上去说道:“先生,您须要点什么?我们这货品最全,各种钱币都有。”

东楼雨笑眯眯的看着货驾上的那些纸钱,其实这些东西在阴间一样都用不上,阴间更看重真金白银,而且他们那里得到金银的机率比人间还大,只是死去的人不是投胎了就是被压到十八层地狱受罪去了,没人能回来给家人传个信,让他们别废这个事了。

东楼雨随意的挑了两叠大洋票子,掏出五十块钱给了那个女老板,女老板刚要找钱,东楼雨一摆手说:“行了,钱就不用找了,我想问大姐点事。”

女老板一听不用找钱乐得眉开眼笑,说道:“大兄弟,你有什么事就问吧,只要是这火葬场的事我就没有不知道的。”

东楼雨问道:“我想问问您,这火葬场里那个司炉工的手艺最好啊?”

女老板笑道:“这还用问啊,当然是老炉工徐师傅了,人家干了二十多年了,手上那活肯定能让死人满意。”

东楼雨点了点头,说道:“那个,大姐能不能帮我指指,那个是徐师傅,我有点事求他。”

女老板一拍手道:“行啊,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就在我店里等着吧,一会徐师傅就要上班了。”

东楼雨就在店里待着,和女老板聊着家常,从长舌妇一般的女老板嘴里轻而易举的了解到了徐师傅家里的情况。

等了一会,女老板拉着他说道:“你看,就是那个小老头。”东楼雨顺她的手指方向看去,就见一个干瘦干瘦的小老头正向火葬场走来。

东楼雨向女老板道了一声谢,从店里出来,迎着小老头过去,把路挡上,小老头愕然看了一眼东楼雨,东楼雨笑嘻嘻的说道:“是徐师傅吧?我想求你点事。”

小老头又倔又横的道:“我一个烧死人的你求我什么?让开,我要上班。”

东楼雨微微一笑,手掌一翻一块石子落到他的手中,被他捏成碎粉。

小老头略有些惊慌的道:“你……你干啥。”

东楼雨一笑道:“不干啥,我想到烧死人的炉子里坐一会,还怕那里那里太凉了,想请您生个火。”

小老头看鬼一样看着东楼雨,东楼雨一翻手一串钥匙垂在手上,道:“这是一辆斯巴鲁翼豹的钥匙,那车不贵也就二十几万,如果您同意,那它就是你的了。”

小老头狠唾一口,说道:“你拿我老头子开心呢?”

东楼雨眼中凶光暴射,一伸手拍在老头的左胸,三道热气钻进小老头的体内,小老头的心脏一阵乱跳,身子哆嗦着向地上倒去,东楼雨一把将他抱住,说道:“徐师傅,你的体内现在藏了三份火毒,如果你不同意,那你就等着被这三份火毒烧死吧!”

小老头是烧死人的,胆子比一般人大的多了,但是他看到东楼雨的眼睛之后,他怕了,那是一双冷到极致的眼神,里面没有任何的感情,有的只有一丝杀意,小老头咽了一口苦水,费力的道:“你是修真者?”

东楼雨闻言一愕道:“你知道有修真者?”小老头避开话头,消极的道:“你……你今天晚上来吧!”

东楼雨怪笑一声,拍了拍老头肩膀道:“不要让我失望,我听说你老伴虽然早就去世了,可是还有一个正在画州上大学的女儿,你儿子离婚之后去了南方打工,给你留下了一个小孙子,听说在学校满受老师喜欢的。”

小老头惊惧的看着东楼雨,东楼雨暗暗感谢那个女老板是个长舌妇,拍了拍老头走了,小老头一直看着他离开,心里的恐惧感也没有消失掉,站在道上半天没有动作,最后喃喃的嘀咕了一句:“老子今晚上烧死你这个疯子。”

夜色深沉,徐师傅心情忐忑的在火葬场等着,他今天晚上买了几瓶好酒,把几个值班的同事都给灌醉了,然后又按照东楼雨的要求把一号炉给清洗干净,不安的等着。

一点钟左右,徐师傅正处在半睡不醒的状态,突然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上,徐师傅吓得猛然跳了起来,东楼雨嘻皮笑脸的出现在他的身后,说道:“都准备好了吗?”

徐师傅默然的点了点头,领着东楼雨到了一号炉的前面,东楼雨看了看钢炉满意的点了点头,跟着开始脱去衣服和饰品,光着身子站在徐师傅面前,得意的做了几个健美的动作,然后又取了一桶药泥把浑身上下都糊满,这才向炉子里钻了过去。

原来东楼雨的肉体已经不能承受他进级的灵力了,为了能顺利进级东楼雨可谓是挖空了心思,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他们寒松谷的‘火粹大.法’了,只是修真界里练这手功夫随便找个火山就行了,地球上却办不到,真正能喷发的火山不是在省外就是国外,东楼雨一来没钱去省外,二来也没门子去国外,想来想去只有火葬场这个地方最合适了。

东楼雨走到一号炉前,回头向着徐师傅一笑,就见徐师傅浑身哆嗦个不停,老头炼了一辈子死人,这是头一次炼活人,东楼雨微微一笑,道:“行了,想想你女儿和孙子,你就不哆嗦了。一会多下点火,好好出出气。”说完一头钻了进去,老头一咬牙狠狠的关上了炉门。

小说《重生都市修仙》 第18章修真者:下 试读结束。